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快穿之我家系统套路深 > 第三三九章 暴躁斯文多伪装2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琅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能坐以待毙,于是对君璧说道:“我去伥鬼沼泽走一趟,你留在这等我,我很快回来。”

    这一系列事件的前兆,都似曾相识。

    那晚,鲜血汇流成河,尸骨遍布千里,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味,即使是现在回忆起来,也让人胃里忍不住翻腾。

    白琅不想再经历一遍,那种不能反抗的无力感,和失去珍视之人的撕心裂肺的痛楚。他不由自主地望向君璧,微微一怔,便垂下双眸,掩去复杂的情绪。珍视吗?

    夜幕降临,明月洒下清冷的银辉。

    白琅穿梭在密林之中,奔跑跳跃,身形说不出的敏捷利落,和平日里的他截然不同。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那双琥珀色的竖眸冰冷而锐利,手掌化作锋利的爪,本来就修长的身材更是拔高了几分。

    白琅头顶生出一对雪白兽耳,耳尖微动,似乎在辨别周围细微的声音。

    太安静了……伥鬼沼泽的边缘地带,本该有亡灵们的低吼哀嚎,如今却悄然无声。白琅拨开面前的树丛,来到这片充满淤泥的沼泽。静谧、平和,又诡异得让人心中不禁微微颤抖。

    “果然,是你吗?”白琅轻声呢喃道。夜风轻拂,夹杂着淡淡的泥土腥味,争先恐后地涌入他的鼻腔。白琅上前一步,一脚踏入沼泽内,任凭那浑浊的淤泥没过他的小腿,如同贪婪的巨兽一口口渐渐将他整个人吞噬下去。

    白琅没有任何挣扎,他坦然接受,可那沼泽好似在迅速地向下拖拽着他,几乎是眨眼的时间,他柔软的黑发就消失在了沼泽里。

    咕嘟一声,方才白琅站立之处的淤泥,冒出吞咽似的声响,很快就再次恢复了平静。与此同时,沼泽中央出现了一双菱形的幽蓝色眼眸,好像两团鬼火,飘忽在沼泽之上。

    伥鬼沼泽的淤泥似乎带有腐蚀性,很快白琅的制服被侵蚀腐化得干干净净,却对他一身如玉的肌肤毫无办法。

    那从四面八方积压在白琅身体的巨大力量,带着他缓缓沉入淤泥深处,触底之后竟是泾渭分明的另一番天地。很难想象,没有被那些淤泥腐蚀成为一具白骨,就会看到这样一幅堪称梦幻的美景。

    星空。准确来说,这里是一片犹如绮丽星空般的湖水。星星点点的荧光从空中落下,化作细碎的光斑,融入清澈的湖水中。

    白琅从淤泥底层坠下,径直落入了这片清凉幽静的尘星湖。

    “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仿佛带着亘古不变的沧桑,从湖底深处传来。

    白琅在湖水中尽数洗去身上的淤泥,只余下一具洁白修长的身躯,被朦胧的白雾笼罩。湖底涌动着斑驳闪耀的星屑,伴随着水波的涟漪,交织在他的周围,宛如潋滟流光的绸缎。

    “为什么要帮它?”白琅没有开口,只是凭借神识与那道声音的主人交流。

    “我想解脱了,景珩。”苍老的嗓音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透出无尽的疲惫与悲伤。

    白琅眉头蹙起,微微抬起头,琥珀色的竖眸遥望着满天繁星,“你明知道它会做些什么?这不像你。”

    苍老的声音回答道:“我已经守护太久了,我也失去的足够多,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白琅沉默片刻,方才缓缓说道:“澜,你难道忘了玄宇了吗?”

    这个名字瞬间戳到了澜的痛楚,他停顿了许久,才发出一声悲切的哀鸣。“我没有忘!我怎么会忘记?!”他激动地吼叫着,原本平静的湖水,因为他越来越强的音浪,泛起失控的阵阵波浪。

    “可你还是帮了它。”白琅沉声说道,嗓音里透露出不容忽视的冷峻,“如果玄宇还在的话,他一定不会原谅你。”

    如果玄宇还在的话……闻言,澜的嘶吼戛然而止。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两人沉默无言,仿佛互相都在等待着什么。

    直到星屑已经没过白琅的脚踝,澜终于开了口,“带走吧。”随着他的妥协,一枚血红近乎到墨黑的晶石,被湖水轻柔地送入了白琅的手中,“这是我最后能够帮你做的了。”

    白琅攥紧手中的晶石,双眸泛起淡淡的血丝。他转过身,不再去看天空中隐隐闪现的那双幽蓝的眼。

    临别之时,澜的声音再次传入白琅的脑海,“景珩,如果你执意要与它为敌,答应我,待你赢了之后,就杀了我。”

    白琅合了合眼,强忍住胸口翻涌的情绪,沉声回道:“好。”

    君璧斜倚在大树的枝桠间,眯着眼假寐。毛团乖巧地趴在她的头顶,两颗圆溜溜的幽绿瞳仁四处转动,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树下是兴致勃勃的学生们,他们围坐在篝火旁,激动地讨论着与毒噬藤战斗的过程,听上去还有些沾沾自喜。

    君璧默默翻了个白眼,真是一群无忧无虑的小孩。她以手臂为枕,张开眼仰望着天空中皎洁的明月,想起白琅,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我去,快看!那是什么?”

    “好像是流星吧?”

    “不对!不对!那是,那是妖兽!”

    君璧的悠闲时光被学生们的大喊尖叫打破,目光也随之望过去,只见一道不容忽视的雪白身影划过。巨大的羽翼在它的身侧铺展开来,洁白的绒羽根根分明如精雕细琢,恍若披在它身上耀眼的铠甲,连它背后的星空都沦为了陪衬。

    漆黑的夜幕里,只能看到它优美而流畅的身形飞跃而过,尖尖的兽耳显现,森森獠牙露出在嘴边,伴随着无尽的威势,铺天盖地地朝他们袭来,转瞬即逝。

    突如其来的妖兽,调动起了所有人的兴奋情绪。然后天空中飞驰而过的巨型妖兽显然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只是匆匆一瞥,就消失在漫漫夜空之中。

    不知为何,君璧总觉得这妖兽看起来十分眼熟,可是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究竟在哪里见过。

    “这不是妖兽。”人群中一位武战学院的老师开口说道:“这是玄兽。”

    玄兽与妖兽有着巨大的不同,除了等级的差距之外,妖兽即使到达烈炎苍龙的级别,实力已经傲视群雄,却依旧不能化形。而玄兽则生来就能化形为人,寿命漫长,实力更是深不可测。

    玄兽不喜与人接触,有些人终其短暂的一生,也未必有机会见到玄兽。

    “你们的运气真不错。”那老师笑了笑,目光中满是对岁月的感慨。

    自从大战之后,玄兽伤亡惨重,很多人都以为玄兽已经彻底灭绝了,或者销声匿迹不会再出现。不想在这荒蛮之地,竟然能有缘见到一只。

    妖兽令人惧怕,玄兽却令人向往。

    君璧闻言,默默低垂着头,心中疑惑丛生。化形为人?她怎么感觉,自己身边大概就有一只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