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快穿之我家系统套路深 > 第二八三章 欲问假真殊未分1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日,小初不知道跑去哪里玩了,君璧为了保持一贯的形象,独自留下,一个人在院中随意拨着琴。琴声一阵急一阵缓,可是无论怎样的乐曲都没办法缓解她的无聊。

    君璧斜倚在石柱旁边,一头青丝只挽起一半,其余的松松散在脑后。素手纤纤,露出一截皓白手腕,冰肌玉骨,宛若剔透的羊脂玉,让人不敢用力碰触,好像一碰就会软软化开似的。

    君璧微阖着双眸,渐生睡意,正在半梦半醒之间,身旁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她立刻睁开眼,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

    来人竟是易景珩。他一身绸缎衣褂,双手负在身后,发丝服帖地梳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那双狭长的眼眸看到君璧时,不由怔了片刻。

    两人静默对视了许久,君璧才反应过来,连忙起身,慌张地用手抚了抚裙摆上的褶皱,轻声说道:“五爷。”她低垂着头,露出一截细长的脖颈,淡紫色的脉络被明媚的光线映得清晰可见,更衬着她肌肤通透。

    易景珩的目光在君璧的颈侧短暂地停留了一瞬,便很快移开了。他低低地应了一声,“嗯。”然后就再次沉默了。

    两人都不是性子活络的人,就这样单独在一起相处,气氛尴尬得让人感觉很是局促。君璧最先忍不住了,道了个罪,弯腰抱起琴就想走。哪知她刚转身,易景珩就叫住了她,“你会琴?”

    君璧只好停下脚步,轻轻点了点头,回道:“略知一二。”

    易景珩眼眸低垂,睫毛密密轻颤,似乎在斟酌着什么。良久,他才说出了第二句话,“弹给我听听。”

    易景珩的嗓音格外低沉,甚至带着些沙哑。比起初遇之时,他的眉眼越发深邃沉稳,平日里很难从他的脸上看到多余的表情。所以此时,君璧也看不出他到底是什么情绪。

    君璧很想拒绝,可是身份不允许,于是她只好抱着琴坐回去,在不经意间,轻叹了一声。

    ————

    苏景珩回到小洋楼,随手将外套一脱,准确无误地扔到张辽手上。张辽接过外套,搭在自己的手臂上。

    苏景珩解开领口的纽扣,懒洋洋地歪倒在沙发上,缓缓揉着自己胀痛的额头。

    “七爷,那边……”苏景珩一挥手打断了张辽接下来准备提醒的话,低声说道:“我自有安排。”

    张辽便低下头,不再说了。

    安静了片刻,楼下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接着是小皮鞋踩在地板上的清脆响声。那声音越来越近,一直走上楼梯,才显现出身形,原来是个娇俏妩媚的小美人。

    小美人看到苏景珩,有些激动兴奋,但是碍于有张辽这个“外人”在场,不好直接扑过去,就站在楼梯口娇声唤道:“七爷——”

    那嗓音九曲十八弯,听得张辽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真是搞不懂爷养这些娇滴滴的姑娘干什么,爷又不用……张辽一惊,赶忙收起自己的想法。该死,他可不敢想这些,还好爷听不到他内心的声音。

    苏景珩对于美人的呼唤置若罔闻,只是自顾自的揉着太阳穴,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那美人见苏景珩不理会她,懊恼地跺了跺脚,撅着嘴,一副娇横的模样。偏偏她不敢瞪苏景珩,只能拿眼神剜着旁边的张辽。

    张辽莫名其妙被嫌弃,表示自己好无辜。

    苏景珩放下手,缓缓睁开微阖的双眼,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面前的美人,“蓉蓉,过来。”

    那美人闻言,眼眸一亮,噔噔噔地跑了过去,如同之前的“蓉蓉”一般,伏在苏景珩的脚边。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她与“蓉蓉”的容貌虽然没有一处相似,身上却都有一股娇蛮劲儿。

    “七爷——”蓉蓉的嗓音甜到发腻。

    苏景珩坐直身子,朝她招了招手,好像唤小狗一样。蓉蓉立刻凑到了他的身前。

    苏景珩轻轻顺了顺她卷烫的头发,又沿着发丝向下抚上了她的脸庞,动作极其温柔,让蓉蓉不由双颊泛起红晕。

    随后,苏景珩捏住了她的下巴,微微抬起,“蓉蓉,我待你可好?”他眉梢轻挑,那双眼眸勾魂摄魄,眼尾却流露出一丝邪佞的意味,仿佛是致命的毒,明知沉沦会万劫不复,还是让她不顾一切地飞蛾扑火。

    蓉蓉连连点头,眼底满是痴迷,“爷待我,自然是极好的。”

    她是一年前被人送给苏景珩的,一直养在老宅里,三个月前,趁苏景珩回老宅之时,刻意冲了出来,果然引起了他的注意。事实上,她原本只是想要搏个出路,不甘心在老宅里终老。但是当她看到苏景珩的那一刻,一见钟情不过如此。

    后来,她成了小洋楼里的蓉蓉姑娘。被唤作什么名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能够常伴在苏景珩的身边,成为那个独一无二的女人。

    苏景珩不常回来,待她却是极好的,有求必应。她陷入了自己编织的情网,甚至会幻想,苏景珩至今都没有碰过她,是否因为他在珍视自己?

    苏景珩贴近她,俊美的脸庞近在咫尺,每一处线条都好似精雕细琢。蓉蓉一时间迷醉其中。

    苏景珩忽然捏住了那嫣红的面容,轻叹一声,低声说道:“可惜了,我把你养坏了。”

    蓉蓉一怔,很是疑惑不解,她不明白苏景珩为何要这样说。

    转眼之间,方才还柔情似水的苏景珩顷刻面色冰冷,他一把甩开蓉蓉,站起身,跨过她走向窗边。

    蓉蓉伏在地上,不明所以,满脸惶恐。

    “张辽。”苏景珩开口说道,声音淡漠得如同三九寒冬的凛然霜雪,“把她送走。”

    张辽面不改色地应了声是。

    蓉蓉这才回过神来,仿佛遭遇雷劈一般,面上瞬间没有了血色。她不敢置信地跑过去,哭喊着抱住苏景珩的一条腿,哀戚地请求道:“七爷,蓉蓉哪里做得不好,哪里做错了,蓉蓉都可以改的,七爷您不要赶蓉蓉走,好不好?”她哭得梨花带雨,精致的妆容糊成一团。

    苏景珩平静踢开拉着他腿的蓉蓉,不含丝毫感情地瞥了她一眼,“你没有错,只是爷腻了。”说完,便对着张辽点了点头。

    张辽心领神会,拍拍手,立刻就有两个高大的士官走了进来。他们恭敬地唤了苏景珩一声七爷。

    苏景珩应下后,两个士官没有对话,上前就抓住了不停哭泣的蓉蓉,一左一右将还要往苏景珩身上扑的女子架起来,扯了出去。她凄厉的哀鸣响彻了整个小洋楼。

    蓉蓉走后,佣人们鱼贯而入,熟练地整理起房间内的物品,将属于这位蓉蓉的一切尽数清除。不过一刻钟的时间,这里再也没有半点她曾经存在过的痕迹,甚至连空气中残余的香水味,也被幽幽的冷香取代。

    苏景珩敛着眉眼,沉默良久,方才开口说道:“我要去看看娘。”

    ()

    全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