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快穿之我家系统套路深 > 第一七三章 同病相怜异兽缘1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人的距离很近,越景珩几乎能感受到君璧拂在他脸侧的呼吸,微凉,带着糖果的甜香,瞬间充盈了他的心。

    君璧的唇轻抿着,玫瑰般的颜色,漂亮诱人。奶白色的肌肤细滑娇嫩,在月光下晶莹剔透。

    越景珩的脸颊上传来一阵酥麻的触感,君璧正在小心翼翼地帮他刮去那碍眼的胡须,动作十分轻柔,让他感觉很是舒服。

    越景珩望进君璧认真专注的眼眸里,一种奇妙的感觉涌上心间。这几日,他对于君璧的愧疚多于好感,潜意识中他一直认为是自己强占了小姑娘,这样的念头也愈演愈烈。

    可是越景珩从来未曾想过,小姑娘会有这样一面,拨动了他心底最柔软的那根弦。

    有些时候,动心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比如在这个月夜,小姑娘微凉的手,还有拂过他脸颊旁的柔细发丝。

    君璧落下最后一刀,看着恢复了整洁的英俊脸庞,对自己的成品颇为满意,“果然还是这副模样更好看。”

    银刃在君璧的掌心消融,她又帮越景珩抹去了多余的泡沫,眼眸亮晶晶的闪着光芒。

    越景珩摸了摸自己光洁的双颊,轻笑一声,“是吗?”这副皮囊他原本并不在意,不过听到君璧的夸奖,又有些庆幸他长得还不错。

    君璧点了点头。两人又相视一笑。

    围观的人默默吃着狗粮,表示不想存在这粉红的氛围里。

    布莱森怒吼一声:“越,我要跟你绝决斗!”他也想要一个又可爱又温柔还能给自己刮胡须的软妹。

    简单的梳洗之后,大家披着星光回到了各自的帐篷。

    君璧坐在毛毯上,托着双腮,静静望着越景珩的背影发呆。

    越景珩的脊背笔直,发丝微湿,偶尔会滴下点点水珠。他拿出一瓶红色的液体饮下,在君璧看不到的时间里,鲜红的脉路蔓延至他的眼眸里,不过一瞬便消退不见了。待他回过头之时,双眸一如往常。

    君璧想起来之前从艾娜露那里借来的木梳,于是拽过了越景珩的毛巾,“我帮你。”她接受着越景珩的照顾,自然也想要给予回报。

    越景珩一愣,“不用,我自己来就好……”说着就想拿回君璧手里的毛巾。

    君璧眼疾手快地躲开了,固执地不肯松手。她紧紧抿着嘴唇,眼神里满是希冀。

    越景珩对上小姑娘坚定的目光,有些无奈地摸了摸鼻子,最后只能妥协,“我知道了,那就拜托你了。”说完,他就坐到了君璧的面前,转过身去背对着她。

    君璧这才绽放满意的笑容。她用毛巾吸干了发丝上的水分,然后拿出木梳,开始梳理。

    越景珩的头发有些微长,却意外得很适合他。木梳梳过头皮,带来一种难以言喻的舒适感。女孩微凉的小手,穿梭在黑发之间,带着小心翼翼地温柔。

    君璧就靠在越景珩的身后,甜蜜的馨香将他笼罩,让人心情安宁平静。

    越景珩轻声询问:“为什么突然想要帮我?”

    君璧看不到越景珩的神情,只是听得出他的声音比平日多了几分深沉。她没有任何迟疑,下意识地回道:“你上次也帮我了啊。”

    君璧轻柔的呼吸拂过越景珩的耳畔,此时他心里却没有任何旖旎的念头。“嗯。”他应了一声,听不出特别的情绪。

    君璧越来越觉得越景珩有些莫名的奇怪,不过她暂时按捺住了追问的想法。

    头发梳理好后,越景珩起身灭了灯,将君璧横抱起,安置到床被柔软的中央。

    “睡吧。”越景珩揉了揉君璧的头,说完就和前几天一样,一个人坐到了帐篷的门前。

    君璧睁大眼睛望着头顶,耳边回荡着越景珩浅浅的呼吸声。自从那次突发事件之后,越景珩再也没有任何逾矩的举动。每天晚上,他都是守在门口,坐着入睡的。

    外面并不安静,偶尔会有一阵野兽的哀嚎声,在深夜里听起来格外凄厉。他们一行人凭借强悍的实力进入了雾黑森林的深处,或许过不了多久,就会遇上传说中的迦楼罗。越景珩究竟与迦楼罗会有什么渊源呢?

    君璧缓缓坐起身,蹑手蹑脚地靠近越景珩。她轻轻倚靠在了那温热的身体旁,借着幽幽月光,望向他朦胧的侧脸。她屏住呼吸,在越景珩的脸颊上落下了一吻,然后迅速退开,窝到了他的腿边。

    越景珩悠悠睁开双眼,望向君璧毛茸茸的头顶。

    天边渐亮,微弱的晨曦透过帐篷的缝隙落到了君璧的脸颊。她揉了揉眼,意识渐渐清醒。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安稳地躺在床被间,身上还盖着绒毯。本来坐在门前的越景珩,已经不见了踪影。

    君璧分明记得昨晚她靠在越景珩的腿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她隐约觉得不对,迅速地爬起身,抓起斗篷披在身上,就跑到了帐篷外。

    营地里的其他人还在睡梦里,布莱森和卡德里所在的帐篷还不时传来雷鸣般的鼾声。

    君璧脚尖踮起,银色的锁链从脚下攀升,将她整个人托举而起。她神色凝重,视线扫视了周围一圈,一根锁链便插入泥土里,把整个身躯也送了出去。凭借这种方式,让她可以迅速地穿越到雾黑森林的更深处。

    不过焦急的君璧没有注意到,在她的身后,易安尔从帐篷里探出头来,正望着她离去的背影,面露疑色。

    远处的山崖边,一道人影被狠狠地甩向石壁,那人正是越景珩。他在半空中强势转身,借力踏下,双翼迅速地伸展开,这才惊险地躲过了致命的一击。

    但越景珩现在的情况看上去很不好,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的无数伤口,有些是刚刚划开的,有些正在慢慢愈合,他的衣衫已经浸染了血红色,触目惊心。

    越景珩忍不住又咳出了一口鲜红的血液,却发现最后的那一抹颜色越来越淡,逐渐变成了浅金色,那是君璧看到一定会十分熟悉的颜色。

    越景珩随手擦了擦嘴边的血迹,站起身来。还要再坚持一下,很快就会结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