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地心的崛起 > 第四章 实验室的意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早上起来,整个考察队伍都无精打采。这一夜是有些折腾,令傅五典不解的是,这台仪器竟然半夜能发出微黄色的光,但是自己却始终搞不清楚,毕竟实验和测试工具都在研究院实验基地,只有返回后再落实。

    第二天下午,考察队伍终于把金属设备运回了西北研究院实验基地。由于旅途太累,早早地傅五典上床,直接进入了梦乡。迷糊中,有一个声音在召唤傅五典。傅五典揉了揉眼睛,发觉床前有一团朦胧的亮光闪烁。那团亮光发出声音,冷冷地说:你人不错,但是我要告诉你,你们连钥匙都没有,你们现在的初级激光武器根本无法升级到究量子级别。傅五典吃了一惊:“请问,什么是钥匙?”那团光跳动了一下:“有个关于钥匙的预言说,选中的人去地底下才能拿到钥匙。”正待傅五典追问时,那团光消失了。傅五典一觉醒来才发现做了个梦。

    那台搬运回来的金属设备看似简单,但是始科摸不到头绪。研究了三个月后,交军方处理。傅五典在这段时间里,一直在琢磨如何改造现在的初代激光枪。傅五典决心提交一个报告,建立功能实验机的项目进行专门研究。

    ……

    弹指一挥间,二十年过去了。

    夜已深,中国西北某研究院实验室功能测试间还是亮着灯光。这项功能测试机YXAS005原来是测试量子纠缠与偏移异常现象的,是一项极为重要的国家级秘密项目。

    年青技术员林宏伏案记录,时不时转头看看那个正在运转的实验机,以及旁边测试打印的数据资料。嘀达嘀达……林宏看了看手机时间,不禁自言自语:都快十二点了,这个数据为什么还是显示有异常。

    忽然一阵凉风袭过,林宏打了个冷战。林宏心想,这才七月,晚上咋可能这么冷。正想间,又有一丝凉风夹着飞尘从窗外扫进来,卷起了桌上的资料,在室内飞扬。林宏连忙去抓飞起来的纸张。谁知,那几张资料伴着扬尘越飞越快,且旋转起来,围成一个圆。林宏健步过去,伸手去触碰时,那圆形有一股巨大的吸力。林宏这下意识到不妙,怎奈身体已不受控,向纸张飞扬的圆形怪圈中吸引。林宏大叫一声,忽地便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林宏感觉头脑涨痛。睁开眼环顾四周,似雾非雾,似尘非尘,不见阳光,不见尘土,只觉得飘浮在一个无人无光之境。林宏暗叫不妙,大声喊:这是什么地方?!

    “年轻人,向前来!”林宏听到一股厉声回荡,不自觉地飘向正前方。定睛一瞧,林宏看见一团模糊的簇光在闪炼,应该是声音源头。那簇光轻轻跳跃了一下:“有缘人,你们的量子纠缠实验,触动了我们的维度。我们已经警告过你们,量子激光与量子纠缠的关系,你们不得其法。”

    林宏心里一惊道:“什么不得其法,你又是什么?”

    那团簇光一闪一闪,道:“你们人类真是废话多!你们必须有这个东西,才会事半功倍。”说完林宏眼前闪出一个立体投影,仔细看上去,是一个双鱼形状的纽扣状的投影。

    林宏看见双鱼标志也是大吃一惊,道:“这是传说中的双鱼玉佩么。”

    那团簇光膨胀变了大了些,道:“双鱼玉佩不过是简易的镜像复制装置,而这个却是秘密钥匙,完全不是一个东西。而这个双鱼令则是开启地下地道的钥匙,也是量子激光武器的核心所在。但是你们的实验纯粹是误打误撞,搅得我们的维度不得安宁,所以你们的实验也该结束了。”

    林宏只觉一阵眩晕,等睁开眼发觉竟然是晌午时分了。林宏心想这是做梦吗,掐了掐自己。难道刚才不是梦境,竟是真事?林宏心里越想越发毛起来,回想起来那簇光让告诉自己双鱼令之事,一时也想不明白。

    刚想到这些,就有人叫他到主任办公室。那王主任胖胖的,国字脸,正是王太年,这时却绷着个脸。王太年呵斥:“林宏!你昨晚搞什么鬼,到处找你找不到。看了实验机都看不住,现在实验机出故障了,为何不报告。”

    林宏刚一开口回答,那王太年挥了挥手,说道:“下去吧,找你们的组长去,把事儿解决好!”

    林宏只得悻悻退了出来,找到了科技大楼项目研究组长办公室。这个课题组长正是退休老教授傅五典。傅五典有七十多岁了,瘦瘦的,带个眼镜,背部微驼。林宏进办公室后,见傅五典望着窗外,喃喃自语。“教授!昨晚那事我也不清楚是……”

    傅五典摆了摆手,说道:“知道了!我早该料到有失灵的一天了。该发生的迟早会发生的。”林宏一直对傅教授敬重有加,追问道:“学生听不明白!”傅五典道:“一大早,我和排故人员都去了现场研究分析,电脑和纸制资料里的逻辑公式全都不对,好像是被改过一样,对!就是被改过!”

    “教授,我不知道!”

    “我知道不是你!”傅五典苦笑着说,“我猜是它!”

    “什么他?有人故意破坏么?”

    “不是人类,可能是那个神秘组织,这个组织也有可能根本不是人类,难道是高维度空间的智慧生命么?”

    林宏细思极恐,向傅五典细细介绍了自己的遭遇,介绍了一下双鱼令的经过。傅五典道:“二十年前,我也有过跟你差不多的遭遇,不过没有什么纽扣令之类的。我想,这代表了一种意思,就是这个双鱼令可能是量子级激光武器的关键所在。难怪我们一直研究,却始终在激光武器初代二代之间纠结,原来是没有这个关键东西!双鱼纽扣的事不要对外人讲。我老了,早该退休在家,颐养天年,还出来操那门子心干什么呢中,唉!”

    说完,傅五典递给林宏一本笔记。傅五典道:“这本笔记是我毕业研究心血,现在传给你,你不明白时,可以看看笔记。你天性跳脱,不拘小节,人品俱佳,这是好事,但是以后做人你也要谨慎小心。作为技术人员,本事再大,你也无法掌控全局。人生有许多遗憾和不完美,有些事你到时侯会明白的。”

    傅五典接着苦笑:“设备故障的事,我再慢慢想想办法吧。”林宏正想发声时,傅五典示意叫他不说话。林宏点了点头,便回到宿舍里。

    实验机的排故计划还有紧张而有条理地进行着,不过这段时间傅五典教授的言语越来越少,脸色越来越严峻。林宏小心地跟着傅五典,做好自己的份内工作,不好多问,也不便多想。

    这样过了五日。一天中午,轰的一声巨响将午休的研究院震动了。大家急忙赶向实验机测试间,只见测试间发生了爆炸,傅五典倒在血泊里,不省人事,只见张从军扶着傅五典,已经是油尽灯枯了。

    主任王太年指着后面的一群人,吼道:“你们几个去打开消防栓,你去医务室叫人,还有你们三人,快查探测试间还有没有险情,快!快!”王太年急切而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安排任务后,他忧心忡忡俯身下去,蹲在傅五典的身旁。

    林宏看到傅教授时,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教授,教授!您醒醒!”

    张从军其时已经是四十多岁的技术专家了,他看林宏这么急切和伤心,便轻声道:“小林,你小点声!教授有话说。”

    这时傅五典微微睁开眼晴,气若游丝,看了看王太年,看了看林宏,然后缓缓吐出几个字来:“因我—而起,没想到-会失败,跟—别—人—无—关—啊。”言讫闭上了那一双智慧的双眼,就此撒手西去。

    王太年叹息道:“可惜啊,老伙计!我们同甘共苦二十多年,没想到你就这么走了!你不该这时候走啊!”双脸也流下了伤心的泪水,这二十多年的共患难历历在目,怎么能让他不伤心呢。

    奇怪的是,研究院封锁消息,也没有处理任何人。就此解散了课题组,将人员分流至其它研究组中。林宏心里一直忐忑不安,一直对双鱼令讳莫如深。

    傅五典却提前在办公室里留了一份遗书,大意是因为他个人技术问题导致实验机故障,希望研究院领导不要再行追究其他人责任。遗书提到,实验机可能原理不太成熟,需要理论完善后,晚几年再行设计研究实验机。由于傅五典一生未娶,也没有家庭后事可安排,心愿是骨灰洒在工作过的西北戈壁上。

    第三日,在研究院的指示下,张从军和林宏带着傅五典的骨灰洒向前往工作过的沙漠和戈壁上。

    张从军回想起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不胜感慨道:“傅教授的心血全洒在这片大沙漠里了,以后我想讲点故事,可又能跟谁去诉说呢。”

    林宏见张从军神伤不已,道:“张高工,我跟傅教授工作这几年,真的觉得他可敬可佩,他的这片丹心早已融入到工作中去了。但是离开的方式也太意外了,他说过他还想回老家养老的。”

    张从军转过身,看了看林宏道:“小林,你是傅教授的亲传弟子,好好整理一下他老人家的遗物和心血,不要让他有什么遗憾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