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昏婚欲睡 > 【容颜夫妇】084:他不是箫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岸琰的车,开得极快。

    手握着方向盘,指间苍白,手背上青筋突爆,脸上更是凝聚着肃杀之气。

    陆蓉颜预感到是有大事儿发生,可是,她不敢问,她害怕……

    怕问了,结果却是自己无法承受的!

    她只觉好冷,明明车子里开着暖气,她却冷得浑身直抖。

    许是因为她抖得太厉害的缘故,陆岸琰伸了手过来,紧紧地握住了她颤抖的手。

    “会没事的。”

    他安抚着她。

    虽然他的手与她同样冰凉,但被他握着,她的情绪稍稍稳定了一些。

    是!会没事的……

    一定会没事的!

    到警局二十分钟的路程,他们只花了十来分钟,车在停车场挺稳,两人快速下车,直往警局里走。

    “陆先生!”

    才到门口,局长就恭敬地迎了上来。

    陆岸琰没有精神和局长寒暄,只问他,“……人呢?”

    他的声线,哑得像喉管被割破了一般,说这话的时候,目光还是朝身边的蓉颜看了一眼,而后,揽过手去,抱住了她的肩膀。

    “……什么人?箫箫找到了?”

    陆蓉颜问局长。

    局长有些紧张的看了眼陆岸琰,犹豫了数秒,才道:“陆先生,陆太太,你们先跟我来吧!”

    他说着,就领着两人往里走了去。

    经过大厅,绕过一个庭院,然后一直往里走……

    楼道很长,且越走越偏,还越来越阴森。

    陆蓉颜下意识的往陆岸琰的怀里靠了靠,惨白着脸问陆岸琰,“我们这是去哪儿?”

    正问话间,就听前面的局长道:“陆先生,到了!”

    陆岸琰和陆蓉颜两人同时驻足。

    陆蓉颜在看清前面那间房上写的几个红色的大字时,差点直接昏厥了过来。

    门上,赫然写着——停尸房。

    她顿觉眼前一黑,幸好身边陆岸琰反应及时,一把抱住了她,“蓉颜!!”

    陆蓉颜强打起精神,眼眶里却早已蓄满了泪水,“不会的……不会的!!箫箫不可能……不可能!!!”

    “陆夫人,您先冷静……”

    “你带我来这种地方,你让我怎么冷静!!”陆蓉颜忍不住一声哭吼,又对陆岸琰说道:“我们回去……”

    他们的儿子,怎么可能会在这!!

    她不要进去!!她绝不相信!

    陆岸琰有力的猿臂紧紧地抱着她,非常用力。

    能清楚地感觉到,他其实是在努力地压抑着自己快要崩溃的情绪。

    许久,他才低哑着声音同陆蓉颜道:“林局长只是让我们来认认,里面的人一定不会是我们箫箫的……”

    林局长道:“是!我们请了当地所有失踪案的父母来认领,不单单只有你们的。”

    “走吧!”

    陆岸琰扶着浑身颤栗的陆蓉颜,随着局长的步子,进了停尸房。

    陆蓉颜只觉双腿发软,每一步都像走在了棉花上一般,若不是陆岸琰扶着她,这会儿她恐怕早已瘫软在了地上。

    没一会儿,林局长就让人拉开了一间冷冻柜。

    冰棺里躺着一个早已面目全非的小男孩,在见到眼前那一幕时,陆蓉颜顿觉所有强撑的力气,一下子泄堤,她再也控制不住,扑进陆岸琰的怀里,嘶声痛哭。

    陆岸琰抱紧了她,一只手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摁住她的后脑勺,“不要看……”

    陆蓉颜在他怀里哭得一抽一抽,两只手死死地扣着他的胳膊,“告诉我,不是他,不是箫箫……”

    林局长道:“这孩子是装在一个行李箱中,从河里打捞起来的,捞起来的时候,脸就已经毁了,完全看不出模样来,身上也没有任何可以供辨别的衣物,你们可以仔细看看孩子身上有没有可以甄别的东西,例如胎记什么的,当然,我们也会做DNA比对。”

    “这不是我儿子。”陆岸琰看了一眼,非常肯定。

    怀里,陆蓉颜闻言,抬起了脸来。

    她刚刚根本没有勇气去仔细看一眼冰棺里的孩子,无论里面躺着的孩子是谁家的,都足以令她心痛。

    但这一刻,她听到自己丈夫的话后,心里还是自私的松了口气。

    不是箫箫,不是她的宝贝儿子!

    这比什么都好!

    “陆先生,您确定吗?”局长问陆岸琰。

    “我非常确定!”陆岸琰肯定,“我儿子比他高了大概半个头,还有,他的膝盖上有块半截拇指那么大的红色胎记。我可以非常肯定,他不是我儿子!现在需要采集DNA吗?”

    “好的,感谢配合!”

    听到陆岸琰如此肯定的语气,陆蓉颜这才终于从他的怀里退出来,鼓起勇气,往小冰棺里看了一眼。

    孩子的脸,已经完全面目全非,着实让人不忍直视,但她细看下来,正如陆岸琰说的那样,这孩子确实不是他们家箫箫。

    身高和胎记都不符合。

    陆蓉颜长长的松了口气,被陆岸琰搀扶着,轻一步,重一步的出了停尸房。

    才刚出停尸房,陆蓉颜就吐了。

    其实,她作为医生,各种各样的尸体,她见多了,甚至比今儿的恶心百倍的她都见过,但她就是没忍住胃里的翻涌。

    这并非恶心,而是心里那份恐慌和紧张导致的,以至于让她身体里的五脏六腑都快要撑不下去了。

    陆岸琰采集过了DNA之后,就带着陆蓉颜往家里回。

    回去的路上,两人的心情比较于刚刚稍稍放松了些分,陆蓉颜坐在副驾驶座上,不断地做着深呼吸,试图要调整一下自己紧张的情绪。

    这一刻,她更期望真的是曲玉溪绑走了自己的儿子,那样,箫箫的人身至少有可能是安全的。

    就算看在陆岸琰的面子上,她曲玉溪也不会对箫箫下狠手吧?

    可是,被嫉妒蒙蔽了双眼的女人,真的还有良知么?

    陆蓉颜用手拂了把面,这会儿,她真的只能祈祷上天开眼了。「喜欢的亲们不要忘记投月票哦!PS:我经常属于间歇性忙的人,所以有时候忙起来可能更新就有点不按时了,这个月估计要按时也很难了,大家多担待,争取这个月完结吧!么么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