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昏婚欲睡 > 【蓉颜夫妇】008:爸爸永远爱妈妈

【蓉颜夫妇】008:爸爸永远爱妈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刚进科室的办公室,程晓晓便神神秘秘地凑了过来,对着正在穿白大褂的她一脸八卦的坏笑,“陆大夫,刚才在电梯间碰到你家陆院长了,脸色好像不怎么好,头也受伤了,不会是被你打的吧?”

    陆蓉颜心情烦燥得紧,遂不耐烦地白她一眼,“你若是觉得工作太轻松,回头我跟主任说一声,让他再加一些其他工作给你。”

    “别别别……”程晓晓连连摆手,“不过是随口问一声,不想说就算了嘛,干嘛这么凶?”然后她撇了撇嘴,又不知死活地凑过来,“不过,陆大夫,您最近这脾气可是见长啊!”

    说罢不等陆蓉颜发作,转身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陆蓉颜突然想起什么,起身追到门外:“程晓晓,回来!”

    程晓晓转过头来做无辜状,“还有什么教诲啊?院长夫人,我这不是马上就要消失了吗?”

    “我听说你有亲戚是做房产中介的。”

    程晓晓停下脚步,“对啊,我表姐是房产中介。”

    “能不能让她给我留意一下租房信息?”

    “租房信息?”程晓晓又折了回来,脸上仍是她招牌似的八卦笑,“陆大夫,你要在外面租房子住啊?”

    “呃……不是。”陆蓉颜眨眨眼睛,“我替一个朋友问的。”

    “嗯,我觉得也不会,你们那么有钱,跟陆院长又是这么的恩爱,怎么可能出来租房子住?就是你想,你家陆大院长恐怕也舍不得,我说得对吧?”程晓晓说着拿肩膀蹭她一下。

    他会舍不得她?

    陆蓉颜自嘲一笑。

    没有接这个对她来讲有些讽刺的话题,“到底行不行?不行我再找别人。”

    程晓晓拍着胸脯:“小事一桩,包在我身上,不过得看她要什么条件?”

    “不用太大,八-九十平,距离咱们医院近,周边有幼儿园就足够了。”

    “好,那你朋友的电话给我,到时候好让我表姐跟她联系。”

    陆蓉颜理了理额发,“跟我联系吧,反正你跟她也不熟。”

    “好吧,我这就给我表姐打电话。”程晓晓说着从兜里掏出手机拨着号码。

    “程晓晓!”

    办公室门外探进一个脑袋,是楼下消化内科的实习大夫陈瑞。

    “什么事啊?”程晓晓低头拨弄着手机。

    陈瑞看了看陆蓉颜,见她没有排斥的意思,便抬步走了进来,“今晚有空吗?请你去参加舞会如何?”

    “舞会?什么舞会?”

    程晓晓据打电话的手停了下来,一脸好奇地看着陈瑞。

    “你没听说啊?业康集团董事长程逊的千金程嘉蕊最近回国,程老爷子为了讨她欢心,特地在盛皖会所举办了一场欢迎舞会,到时候一定会有很多上流社会的风云人物出席,我想去看看,因为要求一定要带舞伴,我便让朋友替我搞了两张入场券,你也知道的,我还没有女朋友,一时也找不到舞伴,咱俩都是单身,不去接伴一起,去那里结交些人脉,对以后的发展说不定会有所帮助。”

    程晓晓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不出来,你还挺懂得为以后做打算的。”

    陈瑞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人往高处走嘛,唉,你到底去不去啊?”

    程晓晓为难地撇了撇嘴,“我是挺想去的,不过我今天晚上约了朋友一起逛街,实在没时间,结交人脉的机会,你还是留给别人吧。”

    陈瑞失望地耸了耸肩,“那好吧,我再问问别人。”

    程晓晓低头刚要打电话,突然又抬眼,鬼机灵地看着陆蓉颜,“还用得着问别人吗?这里不是有个现成的舞伴吗?”

    “谁?”

    “陆大夫啊!”

    “说什么呢?上流社会的欢迎酒会,陆院长肯定也是要去的,舞伴自然就是陆大夫,怎么可能轮得上我来邀请?”

    陆岸琰的确时常受邀参加上流社会的各类聚会,但陆蓉颜本身对这种舞会并不热衷,加之她与陆岸琰的感情也不好,所以每次都是能推便推,只有一些明确规定一定要带太太的,她才勉为其难跟着去。

    她感觉,这次的舞会陆岸琰一定会受到邀请,因为前段时间业康集团的董事长程逊一直在想尽办法跟陆岸琰谈合作,都被拒绝了,但他似乎并不死心。

    业康集团主要经营和研发药品和医疗设备。听说他们最近在研发一种新型的医疗器械,在研发的过程中遇到一系列的难题,在请来诸多专家都束手无策后,他们想到了陆岸琰,因为在这方面他有丰富的科研经验,在部队的时候便是专攻这一项。

    程逊便一直在找机会跟陆岸琰的医药科研院合作,但陆岸琰是军医出身,他的科研所也只是为军方服务,所以程逊一开口便遭到了拒绝,但这程逊似乎并不死心,时常约陆岸琰出去休闲娱乐,想要说服陆岸琰帮自己这个忙,不过都被拒绝了。

    所以,陆蓉颜觉得这一次的舞会,他一定不会忘记给陆岸琰下请柬,至于他去或不去,就不是陆蓉颜能够猜得到的了。

    想到他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会去,她当即摆了摆手,“我就不去了,晚上还要陪孩子。你可以去问问别的科室的小姑娘。”

    “好吧!”

    留下一个失望的眼神,陈瑞抬步出了办公室。

    程晓晓给她的表姐打电话把租房子的事情说明白后也离开了。

    一条微信传了进来,陆蓉颜打开一看,是陆岸琰发的:“今天是箫箫的生日,晚上一起回老宅吃饭。”

    箫箫的生日。

    天!她竟把自己儿子的生日给忘记了。

    她一拍脑袋,真是忙糊涂了!

    ………………………………………………

    这天下午难得没有手术,陆蓉颜总算可以按正常时间下班。

    知道离婚的事情在陆岸琰这里根本讲不通,她便也懒得多费唇舌,只等程晓晓为他们找到房子后便带着箫箫搬过去,就算不离婚,至少也是摆脱他了。所以在车上她并未再提,两人一路无话,直接来到了陆家。

    崔珍爱已招呼着刘妈在进进出出地忙碌了。

    因过生日的是孩子,陆岸琰没有叫陆岸笙和曲玉溪,而陆老太太因为身体欠佳去了郊区的疗养院,所以当晚为箫箫庆祝生日的便只有她和陆岸琰再就是陆远山崔珍爱夫妇。

    陆岸琰与陆远山虽说前一天有过冲突,但毕竟血浓于水,那日陆远山在气头上将陆岸琰打伤之后,回到家里又开始心疼儿子,而陆岸琰也是出了名的孝子,自然不会跟老爹记仇,经过崔珍爱在中间串通,父子两人很快便握手言和了。

    当然,这些事情都是陆蓉颜听婆婆崔珍爱说的。

    箫箫一直在楼上楼下跑来跑去开心得不得了,虽说摔到了腿,但也只是皮外伤,并不影响走动。

    见箫箫高兴,陆蓉颜连日来阴郁的心情也多多少少受到感染,脸上开始由衷地展露笑颜,陆岸琰似乎也心情大好,满脸笑意,不时跟箫箫嬉笑打闹。

    不多时,美味佳肴上了桌,一家人围着桌子坐好,气氛十分容洽。

    桌子中央的大蛋糕是陆岸琰买的,令箫箫兴奋不已。

    对于儿子,他面上虽严,但心眼里一向都是宠溺的,他特地让店员做成了箫箫喜欢的汽车模样,还在表面涂满了他爱吃的巧克力液汁。

    “爸爸,这是你送给我的蛋糕吗?”小家伙眨巴着一双灵动的大眼儿,好奇的看着自己的生日蛋糕,小嘴砸吧了一下,咽了口口水。

    馋了。

    “想吃?”

    “想!!”小家伙伸长脖子应着,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却还不忘盛赞一翻他伟大的父亲大人,“爸爸,你真好!”

    眼前这幅温馨的画面让旁边的陆蓉颜心中泛起酸楚,一直以来,在爸爸妈妈之间,箫箫更多的不是依赖自己,反而是依赖陆岸琰,平常喜欢黏着他问长问短,说自己的小秘密,而陆岸琰对箫箫更是百分之百的宠爱。

    虽然极力保证会给箫箫没有阴影的生活,但她其实很难保证,没有陆岸琰的生活,箫箫会不会习惯。

    崔珍爱将生日蜡烛拿出来,一根一根往蛋糕上插着,插完又拿起旁边的生日帽朝着箫箫晃了晃:“小寿星,过来啦!”

    箫箫蹦蹦跳跳地跑了过去,崔珍爱帮他把帽子戴好,唱完生日歌之后又将他抱到自己大腿上,低头跟他耳语了几句,箫箫顽皮地做了个鬼脸,笑嘻嘻地回到陆蓉颜和陆岸琰的中间,一脸神秘的表情。

    看着他可爱的样子,陆远山忍不住逗他,“箫箫,奶奶跟你说什么悄悄话呢?”

    箫箫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奶奶说了,要保密!”

    陆远山哈哈大笑,“小孩子家家,还知道保密?”

    箫箫朝着他吐了吐舌头,朝着崔珍爱:“奶奶,那我现在就许愿了?”

    箫箫鬼机灵地笑着,伸手将陆蓉颜和陆岸琰往自己旁边拉了拉,“我的这个愿望是需要爸爸妈妈一起来许的。”

    陆蓉颜摸着他的小脑袋,温和地问道:“箫箫要许什么愿呢?”

    箫箫歪着小脑袋想了想:“我的愿望就是爸爸永远爱妈妈,妈妈永远爱爸爸,最重要的是,爸爸妈妈永远都爱箫箫。妈妈爸爸,你们说我这个愿望会实现吗?”「亲爱的们,不要忘记投下手里的月票,么么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