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昏婚欲睡 > 第三百二十二章:换我来守护你

第三百二十二章:换我来守护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暮楚和楼司沉睡到早上九点多才起床。

    出门就见卢老爷子正坐在火炉前熬药,一见暮楚,连忙招手示意她过去。

    暮楚不着痕迹的瞄了眼身边的楼司沉,楼司沉低头同她说道:“你去好好跟卢爷爷说说你的症状。”

    “……哦,好。”

    暮楚一路小跑着就朝卢老爷子去了。

    楼司沉在她的身后紧步跟着。

    “坐。”

    卢老爷子示意暮楚坐下。

    暮楚把手探给卢老爷子,让他替自己把脉。

    数分钟后,他饶是心里有数的点了点头。

    “卢爷爷,她这是什么病?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呢?”

    楼司沉心存疑窦,问卢老爷子。

    卢老爷子低了头去烧火,“小问题,一种比较少见的流感而已,吃些药就好了。”

    “流感?”

    楼司沉狐疑的看了眼暮楚。

    暮楚因为心虚的缘故,没敢去看他,躲躲闪闪的别开了眼去。

    楼司沉盯着暮楚的眼眸,越发凝重了些分。

    “楚楚,一会把这药喝了。”老爷子提醒暮楚。

    “哦,好!”

    暮楚点头应着。

    楼司沉抿紧薄唇,没说什么话。

    他越是不说话,暮楚心里就越慌。

    唯恐他会看出什么端倪来,暮楚拉过他的手,就往厨房走,“走了,我们先去吃早餐了!”

    进了厨房,遇上卢远。

    “楚楚。”

    卢远用一种忧虑的眼神看着暮楚,仿佛是在询问着她是否安好一般。

    暮楚真想踹他两脚!

    没见楼司沉在吗?他怎么不干脆把真相写在脸上呢?

    暮楚拍了拍他的肩膀,连忙道:“你放心吧,我没事,爷爷刚刚说了,只是一种比较少见的流感罢了,一会儿吃了爷爷熬的药就好了。”

    卢远怔怔的点了点头,“……希望吧!”

    暮楚头上三根黑线。

    希望你个头!

    卢远出去帮老爷子碾药去了,留下暮楚和楼司沉在厨房里吃早餐。

    早餐很简单,就是几个馒头,加一碗白米粥,再加一份咸菜。

    这种早餐,在来这之前,楼司沉是从来没有吃过的,也根本不屑吃,可到这之后,居然也慢慢的习惯了这种平民生活,如今倒也觉得还不错。

    暮楚把咸菜往楼司沉的粥里夹,笑着同他道:“你多吃点,毕竟昨儿晚上怪辛苦的!”

    “……伺候你,我自然不辞辛苦,应该的。”

    “……”

    暮楚咬着筷子,呵呵笑起来。

    那笑颜印在楼司沉眼底别提有多荡漾了。

    楼司沉漆黑的深眸微微沉了沉色,性感的喉结滑动了一下,哑声警告她:“别用这种勾魂的眼神看着我!”

    “……冤枉!!”

    “你的眼睛里,还写着‘欲求不满’四个大字!”

    “……这么明显??”

    “……”

    楼司沉满头黑线。

    看来这六年当真是把这丫头给饿坏了。

    也对,三十女人猛如虎,他应该能够理解的。

    楼司沉深眸看定她,忽而问她道:“楚楚,跟我说实话,你有没有瞒着我做什么傻事?”

    “啊?”

    暮楚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闪烁了一下,装傻充愣道:“什么叫傻事啊?我干嘛瞒着你做傻事?我看起来有那么蠢吗?”

    “你知不知道,你一撒谎的话,就会不停地眨眼睛,耳珠子也会泛红。”

    “啊?”

    暮楚连忙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垂,又闭了闭自己的眼睛,“我……我耳珠子红是因为刚刚跟你聊的那些话题,让我比较害羞,跟我撒谎没关系的!至于眨眼睛,这天下谁的眼睛是可以不眨的?你不也眨来眨去的吗?”

    “还是不肯说实话?”

    楼司沉那张好看的峻脸,沉了下来。

    暮楚有些不敢去看他,她只拿筷子挑了挑碗里的白米粥,小声应道:“……我没有。”

    “卢爷爷说你是异类流感,可他忘了,这里身为医生的不单单只有他一个,我也是医生出身。我的医术虽不比他老人家精湛,但流感具体什么样的反应,我还是清楚地。”

    “可每一种流感的表现形式都不一样啊!”暮楚还在试着同他据理力争。

    “那药呢?”

    楼司沉道:“火炉上熬的那副药是什么样的草药配方你知道吗?里面有蝎利草,有冰玉花!这些是什么?你知道吗?”

    “……”

    暮楚略感惊愕的看着他,“你……你怎么知道药草配方的啊?你见过啊?”

    “闻出来的。”

    “这……你也闻得出来?”

    “这不是重点!”

    楼司沉一脸严肃,“就这两味药,没有任何一味是用来治所谓的流感的,而是用来排毒的。楚楚,你是不是应当好好给我解释一下?”

    “那可能是你闻错了吧!”暮楚越发心虚起来。

    “你觉得这个可能性高吗?”

    “……那,那要么就是刚刚那灌药是卢爷爷熬给你的!对对,肯定是熬给你的。”

    暮楚正说着,就见卢老爷子端着一碗热滚滚的药从外面走了进来,而后,放在了暮楚跟前,“吃过饭后记得把这碗药服了。”

    “……”

    暮楚真是尴尬了!

    她才说这碗药是给楼司沉熬的,结果,卢爷爷下一秒就来‘啪啪’打她的脸了。

    “……哦,好!”

    暮楚只得硬着头皮应了一声。

    “卢爷爷,这并非治流感的药,为什么要让她喝呢?”

    楼司沉问卢老爷子。

    卢老爷子一愣,有些诧异,“你懂中医?”

    “皮毛,只是不巧,这蝎利草和冰玉花的功效,我还是明白的。”

    老爷子怔了一怔,“皮毛?皮毛又怎会光闻就闻出了这两味药来呢?若换做普通医生,可能认都不定认识这两味药呢!”

    老爷子叹了口气,却终究什么都没说,而是转身出了厨房去。

    老爷子没说,暮楚自然不敢说。

    她料定,她要说了,楼司沉可能会有想吃了她的冲动!

    她埋头,三下五除二的把手里那碗粥扒干净了,而后,端过手边那碗药,一鼓作气的喝了个底朝天。

    喝完之后,才一放下碗,楼司沉蓦地抓过了她的手。

    暮楚愣了一下,就见他皱着眉,已经在开始替她把脉了。

    暮楚有些慌了,他的医术,暮楚是了解的,本来以为他或许不太懂中医,可当他说出那两味中药的时候,暮楚才发现是他们把他楼司沉想得太简单了。

    “你……干嘛突然帮我把脉啊!”

    暮楚试着要把手从他的大手里收回来,“我现在没事,感觉挺好的!”

    “别乱动!!”

    楼司沉黑着脸,喝了一声,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暮楚被他一吼,吓得缩了缩脖子,“……干嘛这么凶。”

    “把那只手也拿出来!”

    楼司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起来。

    暮楚是不愿意的,她故意把手背在了身后,可楼司沉的眼神却犀利得有些吓人,死死地盯着暮楚,暮楚只感觉冷箭嗖嗖射出,背脊一片寒凉。

    最后,实在耐不住他那锐利的眼神,暮楚还是乖乖把手伸了出来。

    楼司沉分别给她两只手把了脉,那张冷峻的脸上,神情越渐阴沉和严肃。

    半晌,放开了暮楚。

    眼神恶狠狠的瞪着她,“秦暮楚,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说完,起身,拄着手杖往外走,直到卢老爷子面前。

    他脸色阴沉着,质问卢老爷子,“昨儿晚上你们到底对她做了什么?!这药根本不是治疗什么流感的,而是解毒的!!”

    楼司沉忽而想到什么,眼眸一震,“你们让她喝下了我那一管血?!”

    “司沉,这事儿跟卢爷爷没关系!!”

    暮楚冲出来,拦住了楼司沉。

    楼司沉回身看向暮楚,“我问你,你是不是喝下了我的血!!”

    “……”

    暮楚没料到他这么快就识破了他们的计划。

    一时间她还有些不知所措。

    “是,是我让她喝下你的那管血的。”

    老爷子承认了。

    “不是的……”

    暮楚着急否认。

    楼司沉一张脸阴沉到了极点,拉过暮楚的手,就要往里走,“去,收拾行李,我们回家!我让陆岸琰给你解毒,你的毒性不强,很容易就能排干净。”

    “我不走!!”

    暮楚赖在原处,不肯挪动脚步,“司沉,你别意气用事!”

    “我意气用事??”

    楼司沉眉心因愠怒而突突跳着。

    暮楚道:“这事儿本来就跟卢爷爷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的血是我自己自作主张服下的,我们只是一心想要救你!你的身体太弱了,很多药必须得找人试过之后看看具体反应才能给你喝,若不然,你随时都可能因为这些药物而毙命,你知道吗?我们都只是想让你活着!!”

    暮楚激动得有些红了眼眶。

    而楼司沉盯着暮楚的那双深眸里,也染上了浓浓的红血丝,“难道我楼司沉就要活得这么窝囊?让自己的女人来为自己试药?这药我喝进肚子里我都怕穿肠烂肚。”

    “难道就只能让你保护我,为了我牺牲所有?就不能让我反过来守护你吗?爱情本来就是双方付出的,我愿意这么为你,我乐得其所,不行吗?”

    “不行!!”

    楼司沉态度坚决,“如若我需要你牺牲自己来救我的话,六年前,我何苦那样拼了命护你周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