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昏婚欲睡 > 第二百六十六章:他随时会死?

第二百六十六章:他随时会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暮楚的病在陈妈和小日林的监管之下,恢复得极快,没两天手脚就已经消肿了,烧也早就退下了,她又重新回了酒店去上课。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一眨眼的功夫,又到了离别的时日了。

    这几日里,暮楚虽与楼司沉同住一个屋檐,但两人几乎没有见面的时候。

    暮楚早出,而他晚归。

    等他下楼吃早餐的时候,暮楚早已出了门。

    等他忙完回家的时候,暮楚早已睡下了。

    楼司沉本以为在她留下的这最后几个夜里,她或许会更加变本加厉的来纠缠于他,甚至连暮楚自己也是这么以为的,可当时间一天天流走,当她知道自己和他所剩的时间越来越少,少到几乎可以用秒来计算的时候,暮楚反而变得越来越安分了。

    为什么?

    因为,她忽然就害怕了……

    怕这会儿用力过猛,回了国之后便无法适应,而后开始疯狂想念……

    想念一个人的滋味,并不好受,尤其是疯狂的想念一个人!那种感觉,就像掉入了深不见底的万丈悬崖里,永远都攀不到顶峰……

    那是一种孤单的,令人窒息的滋味,明明知道难受,却还偏偏跳不出来,宛若一个牢笼,把自己困在里面,锁得死死地。

    而唯一,握着那把钥匙的人,就是他!也只有他!

    ………………………………………………

    离别的日子,总是来得特别快。

    下午,两点。

    楼司沉并不在家。

    “妈妈……”

    小日林抱着暮楚的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痛哭不止,“我不要你走,呜呜呜呜!不要你走……”

    暮楚有些无奈,又很是心疼。

    她蹲下身来,温柔的替小家伙把脸上的眼泪擦干,“宝贝,别哭了,以后你跟妈妈一定还有机会再见的。”

    “我不要,我不要……”

    小日林伏在暮楚的肩上,两条小胳膊抱着她的脖子,锁得紧紧地,“妈妈,求求你不要离开日林,好不好?我才刚有了妈妈,呜呜呜呜……”

    听着日林的哭泣声,暮楚的心疼得似被人狠狠地揪着扯着一般,难受到了极点。

    如若可以,她多希望自己能把这小东西一并打包走,可是,可能吗?当然不可能!

    “宝贝……”

    暮楚再也说不出一句安抚他的话来。

    她眼眶通红,鼻头酸涩,有种想哭的冲动,手掌轻轻拍着他的后脑勺。

    明明知道自己应该说些好听的话来哄哄他的,可终究,一句慰藉的话,她都说不出口了。

    说什么呢?

    除了非常偶尔的来探望他之外,其他的,暮楚一个也承诺不起。

    她只做得了他嘴上的妈妈而已,实践中的,却是半星半点都没做到,也做不到。

    陈妈见两人很是难分开,也大概是瞧出了暮楚的难为来,连忙走上前去,把小日林从暮楚的怀里抱了出来,哄他道:“日林,妈妈只是走一小会儿,没两天她肯定就又回来了,知道吗?”

    “撒谎!妈妈不会再回来了,妈妈不要日林了……”

    小日林抱着陈妈痛哭流涕。

    暮楚偷偷抹了把眼泪,又重新把日林从陈妈怀里接了过来。

    日林才一回暮楚的怀里,就像找到了自己的港湾一般,把暮楚抱得紧紧地,那模样似唯恐她下一秒便会消失不见了似的。

    暮楚不再说什么,只是不断地轻拍着日林的后背,安抚着他的情绪。

    起先日林哭得很厉害,后来情绪渐渐的平复下来,又在陈妈的一通连哄带骗之下,终于同意让暮楚离开。

    踏出门槛的那一刻,暮楚只感觉自己心如刀绞一般,竟然不敢回头看一眼里面的小日林,深怕自己这一看,就会哭得无法自抑。

    她越发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身后传来小日林的哭喊声,她却根本不敢回头去。

    脚下的步子,只越走越快,越走越急,行李箱磕在地板上,“亢亢”直响。

    暮楚却不想,一出门,就遇见了薛秉。

    薛秉早已在门口候着她了。

    一见暮楚出来,他连忙走上前来,恭恭敬敬的打了声招呼,“少奶奶!”

    喊了一声,顺手就把暮楚手里的行李箱给接了过去。

    “少主让我来送您。”

    暮楚愣了一下,红唇张了张,明明有好多话想问来着,却到底什么都没能问出口来,只说了一句:“谢谢。”

    “应该的。”

    薛秉把暮楚的行李箱放进了车尾箱中去,打开后座的车门,“请上车。”

    暮楚道谢,坐进了车里去。

    薛秉也坐上了副驾驶座上,冲司机道:“开车吧!”

    暮楚的目光,落在别墅大厅里,她见到小日林在陈妈的怀里,哭得嘶声力竭,那一刻,暮楚到底没能忍住,悄悄的流下了眼泪来。

    她知道,日林是真真正正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妈妈。

    暮楚更知道,自己的离开,对他而言,无疑是残忍的,前一刻他还在得到中欢喜着,下一刻却又掉进了失去的深渊里。

    小孩子虽很多事情都不明白,但这种对于母爱的渴望,暮楚却是看得最为透彻的。

    因为她的小尾巴也和小日林是一样的,日林在对母亲的渴望中成长着,而她的小尾巴却从小到大一直活在了对父亲的渴望之中……

    早知会让他如此痛苦,当初她就不应当答应做他的妈妈的。

    薛秉在后视镜中注意到了偷偷抹眼泪的暮楚,“少奶奶,看起来您和小少爷相处得非常不错。”

    “孩子想要个妈妈……”

    车已经走远,而暮楚的视线却仍旧停留在别墅的方向,没有收回来。

    “薛助理……”

    暮楚忽而喊了薛秉一声,这才不舍的收回了视线来,她把目光投向薛秉,“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薛秉看着暮楚的眼神里似乎闪过了一丝迟疑,半晌,才回道:“少奶奶,您问吧!”

    “孩子不是他亲生的,对不对?”

    薛秉叹了口气,“这个话题在少主那一直是个禁忌,他从来不许任何人过问孩子的身世。”

    “为什么?”暮楚挑挑眉,“怕日林会知道,对吗?他怕日林会难过,会受伤。”

    对于暮楚的猜测,薛秉点了点头,“少主非常疼小日林。”

    暮楚重新把目光投向了窗外,不知怎的,眼眶里不由红了一圈,她轻轻说道:“我看出来了……”

    暮楚想不明白,为什么!

    为什么他愿意对一个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的孩子这么好,却偏偏,对自己的女儿却是这般冷漠,更甚连她的生日,他都不愿参加……

    暮楚盯着窗外的眼睛,越来越红。

    搁在腿上的双手紧握成拳,且隐隐有些颤抖起来,“他随时可能会死,是不是?”

    薛秉似乎没料到暮楚会忽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他愣了一愣,好半晌,才出声问暮楚:“你怎么突然说这种话?”

    暮楚的目光始终看向窗外,眼眶一片通红,她似在喃喃自语一般,“我希望只是我想多了罢了……”

    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可能会离开这个世界,那么暮楚希望自己永远都不会等到这一天。

    她希望,这一天永远都不会出现在她的生命里,她的世界里!

    因为,对于他离世的这个消息,暮楚非常清楚,她根本再无力承受了!

    好不容易才盼来了他活着的消息,如若告诉她,他……死了……

    暮楚不知道自己会怎样,只知道光是想着,她胸口就痛得难以呼吸,那儿像是有一只利爪在狠狠地揪扯着她一般,那种难受的滋味,她几乎找不到任何精准的形容词来形容。

    如若注定结局是那样,她真的宁愿从来没有遇见过他!

    她宁愿时间定格在这里。

    她宁愿他们就在这止步!

    那样她就可以告诉自己,他一直在,他一直还活着,他一直过得好好儿的,只是,他们没有在一起共同生活罢了!

    唯有一个‘死’字,才能解释,他为何明明相遇了,却不肯承认她,为何明明相遇了,却不肯去见一眼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孩子……

    再深远的东西,暮楚不敢再去细想。

    伦敦……

    她把所有的梦和爱都丢在了这个城市,只希望,能够保他平安。

    从此,她再无所求。

    暮楚再把视线转回来的时候,眼眶已经全湿了,而脸颊也已被泪水湿透。

    暮楚问薛秉,“他会来送我吗?”

    “少主因为太忙的缘故,所以……”

    “我明白了。”

    暮楚点点头,低低喃喃了一句:“也好……”

    只是这一别,却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见!

    或许,真的就再也见不到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