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才纨绔 > 第1086章 同辈无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尽管,赤袍老者不曾亲眼看到江枫屠杀林小山的场面。

    但林小山在江枫的身上,留下了千里追踪符,足以确定,林小山就是江枫所杀,不会出现冤枉或者误杀的情况。

    在这样一个前提之下,不管江枫有着什么样的理由和借口,他奉长乐宗宗主之命而来,那也是必杀江枫无疑,然后,带回江枫的人头,前往长乐宗,祭奠林小山的亡魂!

    抱以这样的念头,赤袍老者甫一出手,就是无比狠辣,他卷动罡风,往前扑杀。

    与此同时,赤袍老者两手捏印,打出两道恐怖的气浪,气浪游走,如蛟如龙,虚空被撕裂,轰隆隆的声响,响彻于江枫的耳边,好似是一道道闷雷的声音响起。

    “轰!”

    那两道气浪,席卷冲击,缠绕向江枫。

    江枫目中神色微寒,心知一旦是被缠绕,自身必然是一个被撕裂的下场,血肉不存。

    而这,正是那元婴修士的手段。

    赤袍老者甫一出手,就是展露强大的修为,他无比之自负,往前逼近,没有将江枫放在眼里,欲要一举,将江枫给击杀。

    “老牌元婴修士的底气,还真是不凡。”江枫暗自说道,心头哂笑。

    他固然是,初入元婴,但他江枫,又岂能以等闲眼光看待?

    浴血而死,浴血而生,两世为人,更是三次渡元婴劫,这等经历,不说后无来者,却也必然,前无古人。

    若是传出去,估计都是足以,让这赤袍老者,骇然欲死。

    心念一动,江枫祭出嗜血剑,迎着那两道气浪,便是直斩而下。

    那剑光如长虹贯日,瞬间就是将那两道气浪给斩碎了,信手又是一剑,江枫直取赤袍老者。

    他奥义剑法大圆满,剑出皆是蕴含神奇奥义,看似简单出剑,实际上,却是蕴含万千变化。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剑道宗师,才能掌控的剑道奥义,不客气的说,以江枫目前的剑道造诣而言,开宗立派,传承万古,都是不再话下。

    锋锐的剑气,割裂了赤袍老者胸前的衣裳,赫然可见,衣裳底下,有着一道,细长的剑痕。

    赤袍老者大吃一惊,飞速往后方退去,落地,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眼底深处,充满了不敢置信的光芒。

    “你?”

    赤袍老者一根手指,指向江枫,为之失声。

    他乃是老牌元婴,面对江枫这种初入元婴的少年强者,不说碾压,却是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出现受伤的情况。

    而且,区区两剑而已。

    一剑破掉他的攻击,第二剑,就是伤他。

    至始至终,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若非是察觉不对,第一时间选择避让的话,只怕,这拥有无上锋芒的一剑,就是将他将斩成两截。

    “你这等存在,不过虚度光阴罢了,当真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江枫冷冷说道。

    以赤袍老者的年纪而言,其修炼岁月,至少是他的五倍,但在江枫看来,赤袍老者不过是蹉跎了岁月而已。

    仅仅是晋升元婴的时间足够长罢了,到目前为止,这赤袍老者,却也仍旧是那元婴初期的修为,连元婴中期都未能勘破。

    “虚度光阴?”

    闻言,赤袍老者,面色骤然一沉,这话,无疑是刺痛了他,踩到了他的痛脚。

    他自负强大,在长乐宗内,地位超凡,却是在江枫的眼中,他和那种混吃等死之辈,别无二致。

    “小子,老夫不过是大意了而已,你莫要嚣张,有的是苦头给你吃,你的人头,我要定了。”赤袍老者冷冷说道。

    “是这样吗?”江枫不置可否。

    旋即,他就是第三剑出手,江枫不打算再给赤袍老者找借口的机会,这一剑,以奥义剑法极致出手。

    三二十倍空气震荡幅度,漫天杀意,肆虐横扫。

    曾经,江枫必须要不断的突破自身的潜能极限,才是能够施展出三十二倍空气震荡幅度的一剑。

    但而今,江枫自是不可同日而语,而这,也早就不再是江枫那不可打破的极限。

    赤袍老者见状不对,疯狂出手,奈何,却是毫无用处,江枫动了杀心,赤袍老者连侥幸的机会都没有。

    瞬间,赤袍老者皮开肉绽,周身上下,再无一处完整。

    赤袍老者长吼,目呲欲裂,以为吃定了江枫,却是,双方之间,有着不可弥补的差距。

    要知道,江枫才是初入元婴而已啊,境界不曾完全巩固,而他在元婴之境,浸淫数十年,为何,江枫竟是如此之强,恐怖之极。

    在赤袍老者看来,以江枫这般战力而言,恐怕都是足以,与长乐宗宗主,相提并论了。

    可是,那长乐宗宗主林震威,却是那元婴后期的强者,比之江枫,足足高出两个小境界。

    “跨境界御敌?”

    在饮恨的最后一刻,一个念头,自赤袍老者脑海之中冒出,他胆寒了,为之颤栗。

    天才强者,动辄跨境界御敌,这等天才,赤袍老者并非没有遇上过,但那样的战斗,每每都是惨烈,就算是胜,亦是惨胜,可又有谁,如江枫这样轻松?

    同境界一战,江枫直接就是碾压横推,寻常天才,谁人能及?

    如此一来,岂非是长乐宗的那位老祖不出世,长乐宗上上下下,谁也奈何不了江枫?

    “这就是这小子,胆敢杀少宗主的原因吗?”赤袍老者,暗自想着。

    “砰!”

    赤袍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再无生气。

    他受伤极重,肉身几乎是被彻底毁去,三十二倍空气震荡幅度的一剑,威能澎湃,远远超出赤袍老者的预想极限。

    毕竟,江枫当初,不断的激发潜能极限,以三十二倍空气震荡幅度的一剑,都是与周昊有过正面抗衡。

    即便最后,依旧是抵挡不住周昊那一掌,但奥义剑法,威能衍化,却是让江枫对于奥义剑法的领悟,更上一层楼。

    看一眼赤袍老者的尸体,江枫大手一探,一枚储物戒指,落入江枫的掌心之中。

    神识探入,强行破开禁制,那储物戒指之内的情况,随着江枫神识的横扫,一清二楚。

    “千里追踪符符箓。”

    一本破旧的古籍,一眼便是映入,江枫的眼帘之中,江枫随手,将之取出。

    信手翻开,江枫进行查阅,一会,便是恍然大悟。

    千里追踪符,不过是那最为低级的追踪符箓,在得知具体的炼制方法之后,对江枫而言,便是再无半点神秘之处。

    “原来如此。”江枫暗自说道。

    他正是对这千里追踪符,有所兴趣的缘故,这才是,取下了赤袍老者的戒指,果不其然,其中有他想要的。

    略作沉吟,江枫虚空捏印,只是瞬间,那半空之中,一只呈现出透明状态的千纸鹤就是成型了。

    千纸鹤透明,肉眼无法看到,唯有用神识捕捉,才是能够感知到存在。

    右掌伸出,将那一只千纸鹤,托在掌心之中,江枫微微一笑:“不过如此而已。”

    但虽然是最为低级的追踪符箓,关键时刻,却是能够发挥出料想不到的作用,譬如,这一次,赤袍老者,如此之快,就是追踪而来,即便他再如何谨慎,都是无法避开。

    “嗯?”

    忽然,江枫心有所动,他放开神识,扫视自身。

    江枫在自检,是否有被赤袍老者,悄无声息,留在千里追踪符,却并没有。

    这是因为,赤袍老者对自身太自信了,等到他意识到不对的时候,便是想做什么,那也是做不了了。

    “哦,一本元婴期的修炼功法?”

    一会之后,这储物戒指之内,又是有着一件东西,吸引了江枫的注意,几乎是毫不犹豫,江枫就是,将之取出。

    这正是,赤袍老者,所施展的那一门功法,颇为霸道,但江枫只是看了两眼,就是放弃了。

    他乃是剑修,追求的是至高剑道,哪怕这一门功法,再如何的霸道,那也是,无法让江枫为之心动。

    进而,江枫毫不客气,将原本属于赤袍老者的灵石,尽皆笑纳了,这赤袍老者的家底倒是不菲,除了大量的下品灵石之外,也是有着,数量颇为可观的中品灵石。

    不过,那上品灵石,却是一颗都没有。

    不过也不奇怪,赤袍老者区区元婴初期的修为,能够拥有如此之多的下品灵石和中品灵石,已然是相当的不俗了,与长乐宗有莫大的关联。

    长乐宗经年在长乐城搜刮,自是积累了一笔不小的财富,赤袍老者身为长乐宗内长老级别的人物,自然是要分一杯羹的。

    如此一来,赤袍老者拥有如此财富,却是再正常不过之事。

    不过现在,这些全部都是变成江枫的战利品。

    “嗯?”

    就在江枫,打算将这储物戒指给毁掉丢弃的时候,却是,一本毫不起眼的邀请函,映入了江枫的眼帘之中。

    江枫将那邀请函取出,打开一看,脸色就是不由,微微一变,继而就是,哭笑不得的很。

    “居然有这种事情?”江枫轻叹,看这时再朝那极远之处的城池轮廓看去,心思难免,便是变得,有点复杂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江枫轻语,终究是迈动了脚步,继续往前行去,一会,那一座城池的轮廓,就是变得,越来越清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