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战斗在魔法世界 > 第162章 海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和平从来都是属于手里的家伙最利的人的。

    王剑还是决定出手。

    最关键的是,虽然不知道这个身影的底细,但是许多细节还是可以通过观察得知的。

    此人身形并不高大,与自己相仿,是人类体格,而且,其面对海浪的颠簸,偶尔海水打在身上,也会身形受到影响。

    很显然,如果仅仅说身体,未必比得上每天吃十个人饭的唐大刀了。

    当然了,许多大宗师的体格也都是差不多如此,王剑给朱雀好几位老宗师打过下手,请教过问题,对此还是有所了解,但切勿觉得他们好惹,一旦准备妥当,反应过来,那就是如山如海一般的泰山压顶。

    王剑没有做多余动作,而是在慢慢接近那个敌人。

    那敌人全神贯注于前面的情况,自然没想到,在经过了几十年后,终于有人类,把目光放在了侦查一下整个兽海队伍方面。

    过去的时候,浩浩荡荡的兽海大军,会将沿途任何监控设备,全数摧毁,不会留下麻烦,这也导致了,人类始终对于兽海后方的情况一无所知。

    人类有飞行器,还不少种类,但是面对飞行魔兽的威胁,不敢抵近侦查,这可是非常危险的。

    而王剑制造的风火轮,却是刚好可以应对这种情况!

    渐渐接近了那圆形的小船,看的更加清楚,虽然看不清其材质,但这船绝对不简单,起码在人类世界,难以想象这样造船,更别说上面的柱子,怎么看怎么像是用来控制魔兽的法器。

    王剑却是低头一弯腰,将风火轮拿在手里,同时借着最后的这点劲儿,以及最基础的体术,一下跃上了小船!

    他左手抓着风火轮,这以珍惜精钢为主的飞行器,早在最开始的时候,就被居心叵测的王剑当做了关键时刻用来抵挡袭击的盾牌。

    右手的龙角剑,瞄准的却是这个敌人的右臂!

    一剑命中,虽然没能将右臂砍断,却是戳中了肩周部位,但同时王剑却是心底一寒的是,这个“人”的肤色居然是淡紫色,而且血色也绝非红色!

    当然了,这不是花心思在这里的时间,这个“人”怪叫一声,却是浑身一颤,王剑只觉得一阵巨大的压力袭来。

    风火轮拿在手里,狠狠一击盾击,将这个“人”推着撞上了那柱子!

    好极了,起码不必面对一个力大无穷的体术修行者,以他们可以改造魔兽的能力,如果把自己也进行改造,那会是多么可怕?

    但这阵巨力袭来,王剑居然被推了出来,一下子就跌落下船,落在半空中。

    但王剑的龙角剑也没有闲着,第二剑准确的划中了这人的脖子后颈,露出了巨大的血口。

    身体构造,与人类相似!

    但鲜血却是淡紫色……

    王剑被打落,却并不慌乱,他几个月来的辛苦锻炼下,身体素质和运动能力虽然比不上真正专心体术的强者,但比一般纯粹施法者要强得多,风火轮拿在手里,却是直接启动,变成了一手按住风火轮,双脚勾住在船上,同时龙角剑砍向了那人的脚!

    而另一方面,一道法术准确的释放出去!

    他没有瞄准那人的要害,而是一个登堂级水系法术,青龙吸水!

    无数海水原本就不时的洗刷着小船,但那里比得上故意引导的海浪,直接朝那人扑去1

    王剑自然也受到了波折影响,但他早有准备,却是不怕这海水。

    而这个人,却是猝不及防,这里是大海,他原本并不畏惧海水,但一下子喝了一口水,认谁都要慌乱吧。

    而这慌乱,给的正是王剑机会!

    他看着全身湿透的这个“人”,这次这人已经转过身来,可以看清其相貌,虽然带着全身式的袍子和兜帽,但是只看那张脸,就让王剑心底印证了猜想。

    这些不是人类,起码只是类似人类,也是鼻子眉眼全有,但无论是肤色还是那长长的尖耳朵,都告诉看见他的人,这绝非人类。

    王剑控制着风火轮,直接上了小船上,想借着风火轮的劲头,直接捅进这个“人”的心口,如果两边的内部构造相似的话。

    但这人转过身来,用什么语言吼叫了一声:“欧布拉拉……”

    但王剑却感觉到了异样,因为龙角剑似乎遇到了什么阻碍,明明不是奥术盾之类的法术,想捅进这人心口,却是千难万难。

    不行!

    这是个强者,王剑知道,此时正是见生死的机会,这人被自己偷袭得手,本身正在流血,其右边肩膀以及脖子后颈,还有脚上都在流血,虽然不多,混合着冲上来的海水,却是染红了一小片海水。

    那人的鼻梁很高,那双眼睛很是毒辣,看出王剑的窘境,却是丝毫不在意,忽然举起手。

    王剑的龙角剑无法再前进,而他要施展的法术,会是多厉害?

    一旦施展出来,王剑哪有信心抵挡住?

    这就是问题所在啊。

    从这个“人”的位置,一些带着血的海水也吹了过来,让王剑稍有差异,风能过,雨能过,武器不能过?

    这是顷刻之间,当真是分秒必争,王剑忽然做出了一个他想象不到的动作。

    他吐了一口痰。

    这些天王剑本身饮食就不规律,要和“周菲”吃饭的时候赔小心,回了家又得小心讨好吕青衣。

    他有点上火。

    当然了,年轻力壮火力强,这本书很正常,这口痰稍微有些浓,并且正中这人的脸蛋。

    一下子造成很麻烦。

    起码这人稍微惊慌了一下,龙角剑被控制的程度一下子被放开。

    得到机会,王剑直接戳了过去。

    一下子戳进心口,但只进入了寸许,就感觉全身一重,跟着王剑的双手被一股巨大的力量一拉,就这么举起,好似在投降。

    这不知道是什么法术,但王剑知道,如果被敌人反应过来,自己只有死路一条,因此马上反应过来。

    他单腿一砸,却是砸在那龙角剑上,这一下,王剑自己的脚直接面对坚硬的剑柄,那份儿疼痛传遍全身,只怕没有哭出来,而龙角剑也趁机进入了这个“人”的心口,多了一寸!

    这一寸的距离,足够让他又一次的停止了动作。

    王剑被接触了控制,却是第一时间扑向了龙角剑,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赶紧杀死这个人,不然的话,死的就是自己!

    而这个紫肤色的“人”却也是举起手对准王剑,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瞄准了王剑的脖子,眼看着就要掐死他!

    王剑忍耐着几乎被掐死的痛苦,不断的用龙角剑狠狠戳中那个人的心脏位置,也不知道此人与人类构造是否相同,但紫色的血液满地都是,而王剑的防水服和墨镜都救了命,虽然渐渐感觉到窒息的压力,但他死命的咬牙坚持。

    两人贴的如此之近,王剑甚至可以感觉到对方呼出的气,再加上其他混乱的情况,两人拼的都是最后的意志力。

    王剑已经浑然忘记了施法的原则,满脑子里都是各种法术释放出去,瞄准了前方,不断打过去。

    王剑已经忘记了最初的目的,实际上只不过是杀人而已,当他感觉受伤而伤痛的颈部感觉沙哑难受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昏暗的很了。

    王剑最初还没什么不适,但伸手一摸,就发现手上居然都是血迹,马上惊醒起来,跟着就记起,到底发生了什么。

    依然还是在圆形小船上,而那个紫色人,此时已经死在眼前,尸体干瘪,脱水,毫无生气。

    王剑抿了抿嘴唇,缓缓抬起头,似乎有些明白,他刚刚昏迷后,被太阳暴晒了几个小时,体内的水分蒸发,比这干尸强不了多少。

    好在提前准备了什么,就在身上挂着的,是从基地里拿到的瓶装水,虽然凝水法术门槛不高,但王剑此时可没有心思和体力了。

    太阳已经在落山了,而此时,夕阳下,那些魔兽围攻陆地的动作还在继续,而如何处理眼前的战利品,就更让王剑疑心起来。

    果然发现了有人操纵兽海,并不出乎王剑预料,但他意外的是,出现的这东西,却不像是人类。

    嗯,外部构造几乎相同,但是这耳朵和头型,乃至其他许多细节,都表明这不是人。

    当然,这不是最关键的。

    最关键的地方在于,这个柱子,难道就是传说中控制魔兽的法器?

    如果这样说的话,破坏了这个柱子,不就可以缓解攻势,让人类可以安全的躲过这次危机?

    但王剑忽然想到了什么。

    仅仅是这次,有什么用?如果可以将这柱子完整的带回去,那么就可以获得完整的一根,那么无论是实验性的使用还是研究,都最有价值,说不定,以此可以寻找到控制魔兽的方式,那么战局立刻就会变得不同。

    他哀求好久,吕青衣才不情愿的演示过一次,原来她控制魔兽的方式,是一个很简单的法术,但这法术基本上只能用一次,事后需要充能不说,一次只能控制一头魔兽,麻烦的很。

    王剑内心正在挣扎,目前来说,每次兽海大陆的袭击,越是到最后,依靠消耗人类的弹药,将魔法炮消耗到炮管发热不能再打,同时顶出的道路,足够一部分魔兽趟开一条路来。

    每次,再严密的防御,总有魔兽可以跳出防护带,朝着人类世界冲去,毕竟再高的铁丝网,在活动能力爆表的魔兽面前,也是不堪一击的。

    但是不能这样啊。

    这是一个很让人难以觉得的问题,救一个还是救所有?

    以王剑这样的人,无论是所谓的大局观还是求取“进步”,将这柱子整体交出去,才是他博取个人利益,以及一贯的思维。

    但是目前来说,他最近与两位姑娘关系亲密,柔情蜜意之下,心理防线逐渐消解,没那么多的戾气了。

    这一次来袭,肯定是要有牺牲者的,这是难以避免的事件,但如果这柱子真的是来自那个神秘势力,用来控制这些魔兽的存在,那么,一旦将之摧毁,那么说不定,就直接胜利了。

    这是个两难选择。

    但王剑现在不必选择了。

    因为这柱子亮了,也响了。

    似乎是人声,但听不清楚,而很快,那柱子上,却露出了人影。

    那是张细长的脸,碧蓝的眼睛,语速很快的询问着王剑什么,声音很细腻而焦虑。

    王剑站在那,起码愣了一秒钟,才恍然卧倒躲起来,即使倒在地上,他还是想着,这个人好像很年轻,很好看,似乎是……女性?

    而那个声音,发出了几声怒吼,王剑根本听不清说什么,但话语里面,极其严厉和愤怒。

    他忽然感觉不对,这是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慌张,这里似乎不安全的很。

    抓起一直拿在手边的风火轮,虽然疲倦的很,劳累的很,但是王剑依然毫不气馁,发动风火轮,先离开这柱子的范围,而龙角剑抽出,防备可能的意外。

    “轰!”

    王剑来不及看发生了什么,全力卧倒蜷缩在风火轮上,龙角剑勉强挡住,之感觉那根柱子,发生了可怕的爆炸一样,巨大的能量朝四周而去,自然也波及到了王剑。

    王剑咬着牙坚持,所有的法力值全都释放出去,作为奥术盾保护自己。

    但与此同时,龙角剑有些不对。

    王剑可以感觉到,背后有着一股庞大的能量反应,也许下一刻就会席卷全身,以最后200多点法力值形成的护盾,不知道能坚持多久,现在跑路才是最关键的。

    而龙角剑,作为一头成年龙的角,却是与其他材质完全不同。

    纯净,毫无杂质,完美的施法媒介,可以容纳海量能量。

    起码吕青衣是这么说的。

    而下一刻,王剑感觉到不对的是,那些能量一下子开始汇聚到他身体上。

    他操控着风火轮,朝着前方冲去,但落在后面的龙角剑,却是恰好对准了那股能量,而顺着龙角剑,一下子侵染到王剑身上。

    就好像是无数能量,让他全身麻痹无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