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抢救大明朝 > 第552章 崇祯觉悟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皇儿,你莫不是在说胡话吧?”周后心疼地看着儿子朱慈烺,“是不是这些日子为国为民太操劳了?”

    “是啊,是啊!”崇祯皇帝也连连点头,“要不大春哥你好好歇几个月?”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还有一半就是:让为父来为国为民吧!为父现在已经知道怎么当个奸诈一点的明君了!

    原来经过两年多的学习(向儿子学习),崇祯皇帝觉得自己在治国理政方面有了极大的提升——如果崇祯元年的时候他有现在的水准,早就把大明天下治理的井井有条了。

    那个时候他实在太天真了,居然相信大明朝的事情都是坏在一帮贪官污吏奸臣身上!

    所以他上台执政后就忙着找不贪不污不奸的好官来办事儿来挽救时局......可是没想到这个路子居然完全是错的,大明的问题根本不是出在贪官污吏奸臣身上,而是出在士大夫、世袭武官勋贵和宗室这三伙人把国家给瓜分了!

    宗室不用说了,人丁繁殖日多,亲王、郡王、将军、中尉多得数都数不完,个个都得发饷,简直就是财政黑洞!

    不过宗室的黑洞再大,也没大明几百个军卫的黑洞大!账面上有那么多的军户和军田,可实际上有几个能上阵杀敌的?

    寥寥无几啊!

    几百个卫怎么都有一亿多亩田吧?这些田都是国有的!既然养不了兵,收点租总行吧?

    还是不行!

    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勋贵和世袭武官把卫所的军屯土地给瓜分了......大明的军制是以土养兵,土地没了,兵也就难养了。

    世袭的勋贵武官吃军户、军屯,而读圣贤书考科举的士大夫则在吃民田、官田、隐田和商税!

    通过买卖、侵占、诡寄等手段,他们这些士大夫,主要是在籍未入仕的士大夫就把天下大半的土地都吃进去了,而且不加税、不交摊派,也不纳租。更有甚者还庇护商人,通过帮商人逃税牟利!

    老祖宗给举人、秀才的那点优待,全都被他们利用了去瓜分朝廷的财源税赋!

    崇祯皇帝原本以为官场最大的问题是贪官污吏太多,现在他终于知道当了官才贪污根本不是什么问题,真正的问题是没有当官他已经在贪了......这才是真正的问题啊!

    如果当了官才能贪污,没有当官就没得贪,只能当个穷酸书生,看着那些贪官流口水,那大明朝就不会穷成那样了。

    因为当了官才有机会去贪,意味着读书人的富贵荣华都在皇帝手里捏着!

    皇帝给,他们才能富贵!皇帝不给,穷措大一个!

    全天下那么多穷措大伸着脖子,红着眼睛要来当贪官,会没有一些愿意替皇家捞钱的?他们会只顾自己发财,不顾主子穷死?

    可是大明给读书人的免税优待和秀才、举人的特权,却被他们一再扩大,最后变成了瓜分国家税源,挖大明封建主义墙角的工具。

    大明的文官,都是未官先富啊!

    而且这个“未官先富”的利益,往往比当贪官还要大。

    譬如那个钱谦益,他也没当几年官啊!而且也没捞着什么肥缺,怎么还那么有钱?

    他不就是利用名士身份和科举功名免税、庇荫、诡寄发的家吗?

    丢了官都一样能荣华富贵,还能有人好好当官吗?

    所以大明吏治的问题根本不是官贪,而是贪官都不好好去当!

    朱慈烺这忤逆子凭什么一呼百应?不就是领着一群两手空空的北方勋贵贪官到了江南?他们不听话行吗?不听话就没得贪了......这帮家伙吃饭的钱都没有,不贪污怎么活?所以他们都是朱慈烺的狗!比狗还听话!

    忤逆子一边用两手空空的北方勋贵贪官,一边想尽办法去夺东南士大夫“未官先富”的特权,这路子完全是对的......

    崇祯皇帝已经下了决心,如果还有机会掌权,一定比忤逆子还狠,绝对把东南士大夫往倾家荡产的路子上整!

    现在就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机会了?

    崇祯皇帝期待的看着儿子,黑不溜秋的,瘦了不少......倒是真的有点像叫花子!就不知他是不是真的累糊涂了?

    “父皇,儿臣孝顺,累一点,苦一点,都能捱过去的。”朱慈烺笑着,“绝不会让父皇再被俗务所累的,所以父皇只管放心养老就是了......只是内禅大典要稍稍延后,等儿臣要饭回来再办。这个崇祯二十年是不会有了!”

    为什么呀?崇祯脸色一下阴沉下来了,你个逆子,给为父凑个整数都不肯!

    周后只知道心疼儿子,追问道:“春哥儿,你真要去......”

    “去要饭!”朱慈烺笑着解释,“东南这边总有二百万以上的北地难民吃不上饭......儿臣准备效仿隋唐时候逐食天子的做法,带着他们去湖广、江西、广东就食。”

    逐食天子?崇祯心想:那也该是朕去啊!可是要饭该怎么要呢?老祖宗是有这门手艺的,可是没传下来啊!

    “原来如此......”周后秀眉轻蹙,“春哥儿,那些湖广、江西、广东的士绅肯拿粮食出来?”

    “肯啊!”朱慈烺笑着,语气已经阴冷下来了,“他们都是开明士绅......看到那么多人没饭吃,一定会把粮食献出来的!”

    那是肯定的!遇到太子殿下带着的两百万拉着大炮,坐着战船来吃大户难民,大明的士绅们一定会非常开明的......粮去人安乐啊!

    你要带着难民去抢粮啊!

    崇祯心里面那个恨啊!那么好的主意,朕怎么就想不到呢?当年让杨鹤去招抚流寇的时候就该用这个办法啊!朕苦啊,自掏腰包拿出十万两白银,再哀求几个藩王拿出五万两白银和两万石粮食......可是够个屁啊!那么多流寇,根本吃不饱,结果全都打了水漂!

    早知道就该用逆子的办法,亲自领着杨鹤招安的流寇去江南吃大户!

    让大户们拿出钱粮,难民吃三成,朕吃七成......有了钱粮再募兵去打东虏,这天下早就平定了!

    真是笨死了!

    崇祯看着儿子,心说:咱俩换换多好?你当父皇,去接熹庙留下的烂摊子,朕当儿臣,将来接班当仁君......

    周后看着丈夫悔恨交加的模样,心里也难过,她现在也知道儿子没糊涂,于是就用商量的口吻道:“春哥儿,你这一去湖广没几个月回不来吧?现在已经入秋了......要不你过了年再即位吧!总要让崇祯有个二十年吧?”

    “好好,”朱慈烺看了眼崇祯,“那就给父皇凑个整数吧!”

    总算有二十年了.....崇祯叹了口气。

    周后见崇祯叹气,以为崇祯还有别的心结,一定是在担心两个庶子的安危。于是她又对朱慈烺道:“春哥儿,慈照那孩子还小,又被流寇捉去受了惊吓,说错些话也是情有可原的。你是当大哥的,不要太过计较......”

    崇祯这个时候也想起来了,连连点头:“对对对,还有慈焕。大春哥,你知道慈焕的下落吗?”

    朱慈烺笑了笑:“父皇,母后,你们放心吧,儿臣是不会和四弟计较的......非但不会计较,还会把云南封给他。现在他的护卫正在整顿,等儿臣再去湖广时,差不多就该上路去云南了。

    至于五弟......儿臣不知道他的下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