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狼穴终结者 > 第1625章 沼泽毒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血狼谷的15万山岳狼群,半夜雾气浓密后,袭击了摩羯坨国王摩诃托的小王子当时带领的中军。

    习惯于丛林潜伏袭击战的摩诃*阿斯兰惨败。

    五万精兵损失过半,不得不在天亮后带着两万多伤兵残部撤离。

    -

    潜伏在山林中传递消息的斥候发回了消息。

    正午时分,我正骑马赶回北域幽灵沼泽。

    也不知道这时北边的两个重镇,那些留在集镇城市里的平民撤离了没有。

    在回马北上途中,树林里我和摩诃*羯托的军队擦肩而过。

    他们弓箭入飞蝗般的射过来,不过一支都没有靠近我。

    从他们折返迂回的路线就可以判断,大军前进路上的桥梁,全部被我的骑士们摧毁了。

    这样,他们就会多一天的路程,在树林和沼泽边缘去迂回转进。

    那么我的军队,就会在王城以南300公里的地方,沼泽的边缘,哪一处必经之路设下埋伏。

    -

    目前的一切战况都在我的预期当中。也是超出了摩诃*羯托此前的计划。

    本应该在第二天中午,他的10万军团抵达阿莫斯*兰顿不远的近郊树林,等候中军摩诃*阿斯兰的5万人攻城。

    作为攻城的重甲步兵都撤离了,回去了,他还并不知道详细过程。

    这就是我的部署与计划之一。

    摩诃*羯托的长矛队与弓弩手,只能看着高18米的王城,巨大墙壁感慨万分。

    不过此刻说这些还早。

    它的军队此刻在沼泽地,分兵东西两路,还在里面艰难的绕行。

    -

    在幽灵沼泽北部出口这里,公主艾洛琳带着三万多战士和五万难民,在抓紧时间砍伐木材,修建木头营寨。

    附近的百里沼泽一片汪洋,腐烂的池水里爬着鳄鱼和很多的水蛇。

    北上的难民,按照我的此前计划要求,堵住了上游黑水河的河道在蓄水。

    此刻很多的沼泽水面,在回落水位,露出了潭底的厚实稀烂黑泥。

    在草深林密之中,幽灵沼泽出现了很多的蝎子和蜈蚣还有毒蛇蜘蛛出来觅食。

    -

    艾洛琳在看着几万平民在修建唯一通道这里的木头营寨。

    就靠这些消尖的木桩,能抵抗摩羯坨国王摩诃托,即将到来的20万军队么?

    看着附近的沼泽边堆起的干草垛,骑士们在把一种黑色的药粉混合一种白色的药粉掺杂在干草中。

    按照预定计划,对手会在午夜前,穿过沼泽边缘硬地来到这里。

    不过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从昨天下去开始就消失了,还不知道能不能及时的赶回来。

    -

    艾洛琳派人去王城,拿着威廉伯爵的军团旗子向国王寻求援兵。

    但是一天过去了,从早上等到日落,身后的王城驿道上,一头牛都没有看到。

    -

    最终艾洛琳才明白了,什么才叫灭国之难。

    这不是没有先期预兆和各种作为体现的。

    为什么摩羯坨国王摩诃托一路进兵,杀进来1200公里,而一个早就应该拿出救国战力的国王,此刻还被人蒙在鼓里。

    国之将亡,其内部必然早出了妖孽。

    阿莫斯*兰顿麾下,一群养精蓄锐,存在了数千年的贵族和公爵侯爵们,此刻一兵一卒都没有看到体现在哪里。

    这87个没有死在战场上的所谓王宫大臣,其实都是一群废物。

    -

    相反,从来没有被国王重视和任用的平民还有流浪汉,那些失业者和失去耕种土地的农民,他们赤手空拳在这里聚集。

    为了不至于彻底的沦为农奴,在和这群强势的敌军抗衡着。

    夜幕落下来时,沼泽地里的河道干枯,露出了潭底的蝌蚪。

    而阿基里斯男爵一天过去了,还没有看到踪影。

    很多人拿着木棍和劈柴的斧头站在木头营寨后,面前站着钢甲骑士和猎人弓箭手等候在这里。

    天黑下来了很久,远处的树林一只鸟叫都没有。

    -

    在沼泽地艰难前进的摩羯坨国王摩诃托,在不断的派出身边的重甲骑兵,用战马去帮着后勤辎重队,把陷进泥坑里的马车拖出来。

    走这条沼泽泥泞之路,几乎用了他一天多的时间,眼看天都黑了,还没有走出这50公里的沼泽区。

    他心里包着一团怒火,一定要抓住哪个阿基里斯,一定亲手剥了这个狡猾男爵的皮掉在火堆上烧烤。

    摩羯坨国王摩诃托要听到他的惨叫声来泄愤,他要屠杀干净敢于和他交战的这三万农民。

    -

    习惯在山林作战的士兵夜里不打算走了。

    属下一位将领提醒他:“沼泽区的下半夜会有沼泽区的毒瘴,我们得得到天明才能继续赶路,我们此刻需要在沼泽边多升起篝火,提高树林中空气的温度,避免毒雾的产生。”

    另外一些将领说:“这里满地爬满了蝎子、蜈蚣还有毒蛇、蜘蛛我们无法扎营,前面只有12公里,用不了多久,半夜我们就能摆脱这该死的沼泽地抵达北面的山林出口。我们应该继续前行,在哪里扎营。”

    看着后队,挣扎在泥泞中的车马队,还远在10公里外的沼泽区。

    摩羯坨国王摩诃托说:“兵分两路,前队立刻去和我长子汇合,后队向后,去帮助车马队把我们的粮食和军备运出沼泽,这里不能扎营。”

    摩羯坨国王摩诃托本身就是在南部湿热雨林出来的草莽英雄。

    他本身就生在沼泽,湖泊,山林,丛草之中。

    如果他不懂得沼泽毒瘴我的厉害就不会出来混了。

    此刻入夜,湿地里气寒,毒瘴在日落后三个小时,已经开始从沼泽烂泥中四处蔓延毒气。

    戴着布巾,口里含着解毒药草,他的军队抹黑举着火把,在沼泽区继续前进。

    -

    “男爵回来了,是他,他回来了。”

    至少公主艾洛琳看到了那个人,骑着乌骓马回到了她的营地。

    -

    艾洛琳看着我从马上跳下来,把手里的长矛交给身边的牵马的骑士,然后走向她。

    “大家准备木筏和弓箭,上游的洪水就要下来了。”

    -

    看着营地里精神抖擞的三万农民战士,我知道他们虽然没有打过硬仗,但是今晚,他们就是一支尖兵。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