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权色声香 > 第80章 这个人,必须死!

第80章 这个人,必须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80章 这个人,必须死!

    “先生神机妙算,在下佩服。既然先生懂测算,至于在下身上的伤,又何须再问呢?”

    “测算之术,与天谋福,不得妄自揣踱,也不可事事问天。”

    中年人爽朗一笑:“不过是给先生说的几句玩笑话,先生不必介怀。今日来此,是有的几件事想问一问先生。”

    “但说无妨。”夏商拱手。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倒是随和平静,也看不出对方来此的目的是什么?

    不过,秦怀柔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中年人一脸凡俗之像,无甚特点,只有些许胡渣,眼神表情都古井无比,嘴角的笑意看不出真假,一声雨氅也是最好的遮蔽。

    此人表现得如此普通,秦怀柔才觉此人绝不普通!

    果然,秦怀柔很快注意到了关键——他的布鞋竟然滴水未沾!

    这样大雨,就算带着斗笠,穿着雨氅,想要身上不沾水是不可能的。就算你再怎么小心,衣裳上沾不到雨水,鞋面上至少也会留下些痕迹才是。

    可这个中年人的斜面上不仅看不到雨水,甚至连一丝灰尘都看不到,看上去跟新的一样。

    能做到这样的只有一种可能。

    除非此人内力的强悍到可以让雨水灰尘都碰不到鞋面,能不自觉地的把内力保持在脚上,能在脚上形成一层肉眼看不见的真气膜。

    这看似普通的一件事,也只有秦怀柔的这种习武之人才懂,这人至少需要达到冲脉境界的大后期才有可能的办到的。就是他父亲也无法做到!秦怀柔只在她爷爷身上发现过类似的情景。

    这是一个武功精深到让人害怕的人物!他来找相公有什么目的?

    “小月,把我的剑带出来。”

    秦怀柔小声地跟小月说了一句。

    小月还有些不明白,秦怀柔赶紧低喝一声:“还不快去!”

    这么危险的人物出现在家里,不管会不会有危险,总要的手里拿着剑,心里才踏实。

    小月意识到情况不对,悄悄地往后退。但她的动作哪能逃过中年人的眼睛?这样反倒让中间人一眼就注意到了这妮子。

    小丫鬟!

    看来是没有错了。

    中年人神色不变,依旧淡笑着问夏商:“先生,前日夜里,您可发现过什么可疑之事?”

    “前日夜里?”

    夏商想了想,两天前的晚上不是上官婵来的时候?

    对方这么问,难道是打伤上官婵的人?

    若没有那夜发生的事情,上官婵的死活跟夏商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可现在不同!上官婵跟自己有一夜~情愫,不管怎么说,夏商是不会忘记的。

    “这个……阁下说的是什么?夏某不是太懂。”

    这时,小月带着剑从屋里出来,中年人看在眼里淡淡一笑:“先生,您虽算得上是有恩于我。但此话还得想清楚了说,不然……”

    “不然你想怎样?”

    秦怀柔拿着剑,底气足了几分,一把将夏商拉回身边,自己上前了两步。

    面对秦怀柔,中年人眼皮都没动一下,只淡淡道:“夫人不用动怒,在下只是跟先生和和气气地谈话,并不打算行凶。而且,我认为夫人这般激进非明智之举,须得量力而行。”

    说完,中年人抬手轻轻放在草屋土墙上,也不见其如何用力,却有一阵焦臭传来,待其将手挪开,墙上竟多了一个漆黑掌印!

    整个过程紧一秒时间,甚至连中年人运气的迹象都抓不住,可见他根本没有尽全力!

    这是需要什么实力才能做到?

    纵使夏商不懂武功,见到眼前这一幕也不禁毛骨悚然!

    “夫人,你回来。”夏商忙秦怀柔拉到身边,能感觉出夫人绝不是他的对手,生怕出了什么状况。

    中年人很满意这个效果,笑了笑:“先生,现在您可以好好想想再说了吧?”

    夏商咽了口口水,说实话,他也很紧张。

    有些人可以用的嘴巴忽悠,有些人不行!

    眼前这个显然不是会听人胡诌的类型,跟他谈话必须得走心。

    “那……你要我说也行。不过可得先说好,只要我告诉了你,你不准乱来啊。”

    “自然,先生看我像是个滥杀之人吗?”

    “如此就好!两天前的夜里,我这儿确实来了个女贼。用刀驾着我的脖子,说要人去帮她买药,等过了一天就走了。”

    “真这么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只是中途有一味药没有买到,那女的以为是我故意坑她,她当时想杀我,我肩头还中了一刀,要不是我夫人还会点儿三脚猫的功夫,把我从那女人手中救下来,我现在都是个死人了。”

    “你肩上中过一刀?”

    还好伤疤还在,夏商忙解开外衣给对方看:“你瞧。”

    中年人紧着眉毛点点头:“确实是她的青岚所伤。”

    “放心!我以我的中国心发誓,我是绝对不会偏人的。”

    “那你先前为何不明说?”

    “我怎知你是不是那女贼的同伙?自然不能随便说。话说你到底是不是女贼的同伙?”

    “这个不是你该关心的。那你还知道些什么?知道她去了何方不?”

    “去了哪里自然是不知道了,不过她好像中了毒,身子很弱,不然我夫人也打不过她。应该跑不远的,或许在附近已经毒发身亡也说不定。”

    中年人没有再问,默默地带上斗笠,回身往雨中去。

    或许高手真有一种高手的气节,走时没有丝毫停留,很快就不知了去向。

    这时,雨也小了,让一家人都放松了心情。

    秦怀柔擦了擦额上细汗:“相公,他应该不会回来了。”

    但是,夏商没有放松,相反,他已是满头大汗,眉头深锁,阴沉着脸,看起来十分吓人。

    “相公……你怎么了?真的不用担心,那个人我能感觉得到,他不会滥杀无辜的。”

    似乎是因为紧张,夏商说话有些发抖:“这这这……这个……现在这个……不是他杀不……杀我的问题……是是是……是我要……想办法杀了他!”

    “什么?!”秦怀柔一听脸色立马变了,“相公,您别是说的胡话吧?”

    “我我我……我很清醒!那个人的……必须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