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权色声香 > 第1116章露宿古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人的性格必然和曾经经历有关。

    想必柯三客在面对昊天盟的羞辱时能忍住也跟他曾经善于隐忍有关系吧?

    当然这些仅仅是夏商的猜测,之所有对柯三客多有猜疑,只是因为夏商觉得柯三客此人不纯粹。

    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薛白鹤已经等在里面了。

    “教主,之前您让我们监视的的古剑门中的那个老人终于有结果了。”

    “说吧,那个人到底什么身份?”

    “应该是翰林院首席岳彦之大学士的前任管家,具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倒是不太清楚。不过这个古剑门掌门柯三客似乎跟岳家有关系。具体什么关系倒是没有查清楚,只是看到岳彦之对那位老管家十分尊敬,而那位老管家对柯三客却没多少客气。”

    “没多少客气?”夏商疑惑。

    “柯三客的弟子都不喜欢那个老管家,甚至有发生过言语冲突。后来柯三客处罚了自己的弟子,然后又被老管家训斥了一番。知道此事的人都很奇怪,堂堂古剑门的掌门为何对于一个老管家如此客气?”

    “那个老管家是什么时候跟古剑门的人在一起的?”

    “自来了名剑山庄之后就在一起了,刚来时时候,那个老管家还送过两封信,因为用的是信鸽,也不知道传信的到哪里。”

    听了薛白鹤的消息,夏商心中有了一个大概,具体情况和夏商所猜想的十分接近。

    但薛白鹤带来的这些消息并没有什么实质性地进展。

    ……

    ……

    风波之后,名剑山庄逐渐安宁。

    江湖门派纷纷离开,散客游侠自不愿多留,此有惊无险地一场大害,大家都需要时间消化消化。

    古剑门在柯三客的带领下和名剑山庄庄主道别。

    古剑门一行人也随着各大门派离开时机走了。

    回归西风古道,古剑门一行人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有些落寞。

    此行多有风波,门派上下全部中毒不说,自家的两个师妹险些遭人暗算,自家大师兄受了重伤,后来又被昊天盟的恶人当众羞辱,每一件事传出去都谈不了光彩。

    返回的路上,门派上下没有一个人能提起精神。

    队伍中有一辆马车,但坐在车厢里的人却不是古剑门的掌门柯三客。

    柯三客已久坐在自己的轮椅上,由百画推着往前走。

    路上颠簸,马车尚且摇摇晃晃,何况是轮椅?

    坐在上面的人不舒服,在后面推车的人更是难受。

    “师父,那马车本事给您准备的,怎么让一个外人……”

    “别说了,乘着天色未黑能多走一段是一段。”

    百画拧着眉毛,思量了许久,却说道:“就算他是老人家,但也犯不着师父如此尊敬。师父现在是古剑门的掌门,就算以往跟对方有过什么交集,但也只是以前的事了。您看他市侩的样子,丝毫不觉得师父这般是出于尊敬,反倒觉得是我们应该做的,好像咱们整个古剑门的弟子都是他的下人一样。”

    “不许胡说。”柯三客严肃道,“当年师父被岳家收养,承蒙刘管家照顾,否则也不会有师父的今天。咱们武林中人讲究的就是仁义为先,他人不仁,我们不能不义。况且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现在不管对方要求什么,只要我们能做到的都要的想办法做到。”

    “徒弟就是气不过,师父毕竟是一派之长,又不是当年寄人篱下的养子,而且他是客人,我们才是主人。”

    “走吧,身在江湖就不必在乎这些。”

    百画欲言又止,看到师父如此坦然,不由心生敬佩,暗想:“师父才是江湖中真正的侠士。

    半个时辰后,天渐渐黑了,一行人停在官道的半路上,周围也没有一个落脚点。

    “之前驿馆还有足足一个时辰的路,还没赶到天都已经黑尽,看来我们今夜要在野外凑合一下了。”

    一位古剑门的弟子看了看天色,愁眉不展地对大家说道。

    “什么?住在野外?”车帘立刻被掀开,里面的老管家气哼哼地说着,“我一大把年纪了,跟着你们颠簸不说,居然还要老夫住在野外?不行!必须找到驿馆。”

    “想要驿馆啊?也行,您老下来自己走呗,反正我们是走不动了。”

    “嘿,老夫跟你们师父说话,啥时候轮到你们插嘴了?”

    “你!”

    “住口!”柯三客开口打断,“去做你自己的事。”

    听到师父的命令,说话的弟子才悻悻去了别处。

    百画推着柯三客到了马车边上:“刘管家,今日的确是天色太晚,如此赶路也找不到更好的去处,只能委屈您了。”

    “柯三,你搞什么的?一路上慢吞吞地走,明知道赶不到驿馆为什么不走快一点。”

    百画在一边嘀咕:“要不是带着你这老东西怎么会走这么慢?”

    “那妮子你说什么呢?”

    “刘管家,事情已经如此,实在是没有办法。今夜您就住在马车里,总好过我的弟子们睡在地上。”

    老人想了想,似乎也没有别办法,这才悻悻地说:“我只能接受这一晚上,明天晚上必须找个舒服的地方。

    “好,明天一定会有个舒服的落脚点。”

    老人这才放下帘子,回到了车厢内。

    ……

    ……

    三更天过,官道上月不见光,星辰稀松,凄寂荒凉,夜风时有时无,带着不小的湿气,似乎在酝酿一场许久不见的雨。

    没有任何遮蔽,古剑门的弟子都这么就地睡着。

    一个个的睡得还挺沉,马车里的刘管家似乎也耗尽了经历,从里面传来了淡淡的鼾声。

    只有柯三客坐在自己的轮椅上,望着天,看着夜里的风云悸动,眉头深锁,似乎在担心一场大雨的来袭。

    风带动沙尘,空气中始终带着一股沙沙沙的声音。

    但藏着沙沙沙的声音背后,一连串的脚步声却在这个时候越逼越近。

    脚步声能瞒过熟睡的古剑门弟子,却瞒不过古剑门的掌门人。

    柯三客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偏头锁定了脚步过来的方向,拿起靠在轮椅边上的佩剑,不见有人推动,轮椅却自己朝着前方滚动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