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权色声香 > 第880章 无情后是多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880章 无情后是多情

    话后,短暂沉默。

    夏商拧着眉头起身,活动手脚缓缓往屋外走去。

    南宫楚心表情和夏商一般,问了一声:“你要不要紧?外面雪刚停,正是最冷的时候。”

    “不打紧。”夏商简单地回了一句,但说话的语气和以往不同,似乎是轻柔了许多。

    南宫楚心还在细细体会这温柔话语中透着的某种信息,夏商已经推门去了外面。

    屋外的冷风透进屋来,南宫楚心一颤,回过神来,也跟着出去了。

    夏商想着自己的事情,得知自己的身体是因为情蛊而出现问题之后,夏商反倒安心不少,想着只要找到苗可可,应该会对自己的情况有个明确的回应,不过是找个时间写一封心去成都的事情。

    但南宫楚心让夏商的心很乱,虽说那天两人还没有开始自己就吐血晕了过去,但脑海依稀记得从那女人剩下而出的血……

    这就难办了!

    这是夏商没有遇到过的情况,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处置。

    就算南宫楚心说了不要他负责,但这总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

    难道一定要负责?

    可夏商自觉和这女人没什么感情,抛开身份不说,就算自己一定要负责,但人家姑娘不答应啊!

    站在南宫楚心的角度看,她是个有野心的女人,想要利用王妃的身份干一番大事,她怎么可能安心在夏商的背后做一个小女人?

    夏商是个典型的大男子主义,南宫楚心显然又十分强势,这个矛盾现在还无法调和。

    “你在想什么?”

    身后传来了南宫楚心淡淡的声音。

    夏商摇头,看着山坳间的雪景,没有听天楼阁,只有遮天蔽日的一片白,偶有山林透露出的青翠,就像是一张雪白的宣纸上散落的几粒富有画意的茶。

    夏商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在享受雪后山间的凉意。

    但夏商的动作骗不过南宫楚心。

    南宫楚心忽然压低了声音,走到夏商身前:“我告诉你!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我也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我根本不需要!”

    “你为什么这么紧张?”

    “我有我自己的使命!你的行为可能影响我全部的部署,那天的事情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如果你威胁到我的计划,那时候我可不会心慈手软。我之所以紧张,是因为你这个人让人捉摸不透,以前我以为我了解你,但那天之后我发现自己错了,我现在不知道你下一步要做什么,我怕你行了吧?”

    南宫楚心的语速极快,带着非常的气愤,或许是发泄前天的一切,但很快就有些气馁的意思,松了口气,低下头,小声接着说:

    “毕竟……毕竟……你不是那种让我讨厌的人,我不想以后你我之间出现不可调和的矛盾。”

    “不用担心,我已经有了决定。”

    “什么决定?”南宫楚心一脸紧张。

    “放心,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影响。”

    “到底是什么?”南宫楚心问着,但开口之后就后悔了,这个男人怎么可能告诉自己?

    正是此时,夏商眉头皱得更紧,身子也微微躬着,显得十分难受。

    “你怎么了?”

    夏商摇头。

    南宫楚心将夏商搀扶着往屋里走:“不会是又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吧?你中了情蛊,不能随便动情!”

    回到屋中,夏商重新坐下,摆摆手:“兴许是昏迷之后的气血不顺。”

    “你眼睛躲我干什么?但不成被我说中了?刚刚心里想着我,所以就……”

    “胡说八道!”

    夏商恼了一声。

    南宫楚心丝毫不气,反而有些窃喜。

    但这一分欣喜让她自己大感意外,心说自己为什么这么开心?难道……

    南宫楚心甩甩头,赶紧丢下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

    安静了一会儿,夏商的不适之感才缓解。

    南宫楚心想了很多该说的话,下意识地想要改善两人之间的关系。

    “你应该知道,在京城的势力争斗中,一旦你参与进去就不可能说停就能停。而我不过是一个人,远远不能代表整个庸王身边的势力。很多事情,很多决定不是我一个人能独断的。”

    这话明显是南宫楚心在示弱,夏商听了有些诧异,能让这个女人说出这样的话来,到也是觉得不容易。

    “你的意思是自己是不得已而为之?”

    “你要相信我!一方面是时间越来越紧迫,京城中各方势力都在秘密地筹备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出无法估量的大事件,没有充足的准备就只能沦为任人宰割的鱼肉。还有跟在我身边的人,没有一个是善类,都是不好应付的。如果我不能组作出一些让他们信服的成绩,他们就会取而代之。在这一点上我不能退让,也没有资格退让。”

    “你身边的人?你说的是那个广邪吧?他到底是什么人?”

    南宫楚心一皱眉,并没有回答。

    夏商继续说:“我不是要打探他的底细,只是跟你提个醒。广邪那人不是什么好人。”

    “这点我心中有数,我能驾驭他。”

    “你把他看得太简单了。”

    “为何这么说?”

    “那人眼深眉浅,后脑突兀,天生的反骨像,命里妨主。”

    突然的一句话叫南宫楚心一愣:“好端端的怎么说起面相来了,对了,在扬州的时候就得知过一些消息,说你是玄门高人,你说广邪是天生反骨,那看看我又是什么人呢?”

    南宫楚心很认真,理了理头发,正对着夏商好让他看得清楚些。

    夏商压根儿没看,轻点着桌面:“反凤细眼自古多情又苦命。”

    “啊?我多情?”南宫楚心指着自己,忽而笑了起来,“哈哈哈……你是第一个说我多情的,他们背地里都说我是个冷血无情的女人。你这个玄门高人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不过是没遇到中意之人罢了。”

    南宫楚心又是一愣,看夏商说得这么认真,好奇问道:“那我的中意人在哪儿?”

    “还是不要去找的好,你若动情必是过得苦的。也就是说,你喜欢的人乃是你的命中克星。”

    南宫楚心若有所思,双手托着下巴,盯着夏商:“会不会你就是我的命中克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