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权色声香 > 第513章 商人之请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出入自家,却要翻墙。

    夏商总想别扭,无奈三位姑娘兴致勃勃,先一步已经翻墙出去了。

    一道矮墙并不阻碍,夏商轻松翻过,但脚未着地却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

    外边一点儿声响也不见,三位雀跃的姑娘忽然安静了。

    夏商背对着外面,脚刚落地,就听身后传来个冷冰冰的声音:“夏公子,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这声音夏商特别熟,是秀女剑月茹的。

    刚说不会被她们师姐发现,结果还没有出门就被逮到了。

    且看两位水月山庄女弟子,个个畏畏缩缩不敢动弹,低着头宛如人畜无害的小白兔,等待审讯。

    又看一边的青鸾,竟然商蓉也在!

    这妮子的遭遇和其他二人一模一样。

    如此,夏商倒成了最尴尬的一个,看着两个几欲发飙的母老虎,傻笑着挠挠头:“这事儿跟我没关系。”

    月茹冷哼一声:“此事自与公子没关系,只是这二人我要带走,我们不日便要行动,几日打搅,多谢了。”

    说罢,将脸一横,看着两位师妹:“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跟我走?”

    二人几百个不愿意,却又无奈,只能跟着月茹离开。商蓉这边倒是好交代一些,她看着夏商目光还有些躲闪,言语低沉:“本想师妹等你回来了便离开,不想这妮子赖着不走,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我这师妹若无人管教,难免性子野了,今日来便是向公子道别

    ,我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结识青鸾本欲引出杀害浅浅的仇人,但现在似乎没有那个必要了,如果那人正在门派中面壁,除了亲往七绝派似乎没有更多的办法,但此时还不是时机。

    为浅浅报仇的事,还得等待。

    不过……

    “商蓉姑娘,你们在苏州逗留也有些时日了,不知在这里是否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做?”

    “不过是一些江湖中的事情,公子不是江湖人,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近日来,江湖中人频繁在苏州集市出没,想来该是什么大事。如果商蓉姑娘真不便透露,那也罢了。”

    商蓉犹豫片刻,低声道:“白衣教将有一场号召天下武林人士的武林大会,会中将有传说中决定江山气运的神笔现世。”

    神笔!

    夏商微惊,不过很快就明白过来。

    什么狗屁神笔?

    不过是从他手中送出的一支假货,可笑的是还有人用它来举办什么武林大会,若是被人知道了,岂不被人消掉大牙?

    夏商自是没有表露什么,既然她们要走,也没有挽留,告辞之后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家中。

    搞了半天,这么多江湖中人来苏州是为了个什么武林大会,夏商自然是没有半点儿兴趣的。

    现在似乎到了跟二皇子正式碰碰面的时候了。

    稍作思量,夏商写了一封请柬,让下人提交苏州府,请二皇子过府作客。

    请柬的署名是五谷精粹东家夏商。

    以商人的身份请皇子,显然是不可能的事。

    但如果二皇子还是来了,则证明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时间定在明日中午,以便府中下人准备。

    剩下今日半天时间,夏商准备去花街逸居看看,也不知半月不见,那里装修得怎样了。

    本欲让如烟陪同,下人却说她一早去了五谷街。

    正巧,此去逸居会经过五谷街,夏商便让车夫先去五谷街带上如烟,然后再转去逸居。

    可赶到五谷街的工地,办事的小工却说没有见过少夫人,说她一日都没有来过。

    这就怪了,如烟又去了哪儿?

    没有男人喜欢自己的女人有事情瞒着自己,这多少让夏商心中生气一丝丝不悦,但脸上没有表露,又命车夫去往逸居前去。

    苏州有名的花街一如往日,此地永远是人流最密集的地方,也是文人墨客、翩翩公子,又或是达官贵人的汇集之所,只是近日来又多了些江湖打扮的人和巡逻的官差。苏州局势依然紧张,明面上神笔的下落还不得而知,此刻出现在城内的江湖中人无疑是对朝廷的一种挑衅,别看此时人来人往热闹非常,实则稍有风吹草动,城里就会爆发冲突。所以大多数人都选择了低

    调,人虽多,但也算有序。

    正惹眼的上上居依旧是人流最多的,若初见还在里面呆着,一直没有离开,只是从未接待过一个客人。

    这些都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的,此次回来,还没有去见过初见,也不知初见这么些时日过得到底如何。

    夏商没有立即去逸居,先到了上上居,寻找这里的老鸨。

    寻了一圈,等着老鸨在三个客人之间抽身得空,便上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老鸨依旧春风得意,逢人变笑,随着天气转暖,衣着也是越发地花枝招展。

    老鸨见夏商还未认得,只问:“公子是生客还是熟客?”

    “熟客。”

    “那公子的相好是哪一位姑娘呢?”

    “若初见。”

    听到若初见三字,老鸨才一愣,顿时恍然:“原来是您呀!初见姑娘对您可是日思夜盼,等得都消瘦了。”

    “带我去见她。”

    老鸨知道夏商不是善主,不敢多话,亲自领着夏商上楼,到了初见的房间门前。

    老鸨敲了敲门:“初见姑娘,有人来了。”

    里面传来初见懒懒的声音:“妈妈,我说过了的,我什么人都不见。”

    “你日思夜想的人儿来了也是不见?”

    屋内没了回应,只听到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很快房门猛地打开,一个衣衫不整的清瘦姑娘闪动着眸子望见了夏商:“公子!”这脆生生地喊,比鸟儿的歌声还要婉转动人,也不知期盼了多久,眼眶都有些红了,下一步就要扑倒夏商的怀里来。不过身边有外人,若初见只能强忍着激动,理了理自己的着装,恭恭敬敬行一礼,摆手

    请夏商进屋。

    老鸨识趣:“你们单独聊。”

    说罢便走了。

    见老鸨走了,初见才难掩激动抓住夏商的手,拉他进了房间,然后将房门锁上,窗户封严,就像是不敢见光的小情人会见情郎。一双美艳水雾闪动,走到夏商旁边激动地抓着夏商的手:“公子,你可算回来了,奴可担心得心儿都干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