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靳少,早上好 > 第657章:情债难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抬头仰视她的清眸里满载着心疼和担忧。

    叶微蓝像是被人抽走身体里的骨头,虚软无力的瘫在椅子上,被汗水打湿的睫毛轻颤低垂,眼底的光明暗交迭。

    傅临渊的双手停了下来,侧头望向她的时候眼底的光复杂而隐晦。

    叶微蓝紧抿着唇瓣不说话,清秀的五官上萦满了痛苦和煎熬,耳鬓被汗水打湿,绒毛服帖的粘在白色的肌肤上。

    眼前的画面像是颠倒过来了,她眯着眼睛,空洞的目光在四处游荡,像是找不到一个焦距点。

    “你认输了?”傅临渊紧抿的薄唇松开,声线寒冽,“叶微蓝,你就这样认输了?”

    大约是听到他的声音,叶微蓝微微的侧头,眼神看向他,空洞而迷离。

    傅临渊与她对视,沉冷的声音里夹杂着怒斥,“如果你就这样认输了,那是我以前错看你,一个懦弱无能的人,不配与我傅临渊齐名!”

    king与queen,曾经是凌驾在所有黑客之上的王,是不败的神话。

    认输?

    她怎么可能就这样认输?

    她是那么热爱穿梭在二进制的世界里,肆无忌惮,恣意潇洒,她是那么喜欢听到键盘敲击的声音,在她听来那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

    怎么可以轻易的就认输?

    可是——

    她的右手真的好疼,钻心的疼,这股剧痛像是要钻进她的脑子里,让脑子快要爆炸了。

    曾经他们在网上的对决,切磋的画面还在一帧一帧的划过,那种酣畅淋漓的快感还记忆犹新。

    画面一转,切换到了帝国。

    他们的对决,他们成为敌人,她亲手摧毁了帝国,也摧毁了他多年来的心血和一切……

    如果没有遇见靳仰止,或许他们会是这个世界上最有默契的搭档,自己会一直当他是伙伴,他们会一起继续统治者二进制的世界。

    为了爱情,她抛弃报仇的信念,也抛弃了曾经志同道合的伙伴,可是她不后悔,如果一切能够重新来过,她还是会选择靳仰止,放弃其他所有的一切。

    因为人生从来都是选择题,有舍才有得,如果什么都想要,那就太贪心了。

    只是——

    叶微蓝忽然掠起眼眸,迷离的眸光雾蒙蒙的凝视着傅临渊,沁着血珠的绯唇轻抿,沙哑的溢出三个字——

    “对不起。”

    傅临渊一怔,眼底闪过诧异。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跟自己说出这三个字,他以为——

    她一直都是恨自己的。

    “叶微蓝……”干涩的唇瓣轻抿,声音都带着几分涩哑,“如果我恨你,现在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叶微蓝迷离的眼眸像静滞了,呆呆的望着他。

    傅临渊削薄的唇瓣勾起自嘲的弧度,“我本应该恨你,因为你毁掉了我的一切,甚至连临思的死也是因为你。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自己恨你!”

    没有选择,是因为他的心始终被这个女人牢牢的攥在掌心里,明知道她不会珍惜不会在意,甚至是不屑,自己却就是放不下她,心甘情愿的被她捏碎。

    叶微蓝迷离的眸光里闪过一丝茫然,呆滞的望着他,像是迟迟没有回过神来。

    傅临渊低垂的长睫掠起,深渊般的眸子与她对视,垂在身侧的右手抬起悬浮在她的头顶却迟迟没有落下。

    片刻后,他还是收回了手,幽暗的眸光里有什么迅闪过,沉声道:“叶微蓝,我们之间的种种,从来就没办法用对错来定义,一切都不过是造化弄人,是我们各自的选择,无关是非对错,你明白吗?”

    叶微蓝深呼吸,努力克制住不断颤抖的手臂,烟眸里浮起诧异,微微勾了勾唇角,“你……不怪我?”

    傅临渊反问:“我说怪你,你就能满怀愧疚的离开靳仰止,来我身边吗?”

    叶微蓝不假思索的摇头。

    这辈子她就算是死,也不可能离开靳仰止。

    “所以我怪你怨你又能改变什么?”他长睫低垂,遮掩住眸底的黯淡,像是在保住他最后的骄傲,“叶微蓝,我还没有蠢到得不到你的爱就要得到你的恨!”

    “你可以为靳仰止不报父母的仇,我也可以为你不报临思的仇!”

    最后一句话让叶微蓝彻底沉默了,薄如蝉翼的睫毛轻颤,缓慢的低垂,在眼角投下一片青影。

    她宁愿他恨自己,报复自己,也好过他这样……

    情债难还啊!

    靳仰止一直静静听着他们的对话,并没有打扰,此刻见他们都不说话了,拿出纸巾轻轻擦拭她额头的汗水,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蓝蓝,还好吗?要是不行,就让我来。”

    叶微蓝没说话,低垂的眼帘轻阖。

    片刻后,她猛然睁开眼睛,侧头看向傅临渊,眼神坚定,语气更是恢复了昔日的轻慢和桀骜,“傅临渊,要是我赢了……”

    眸光落在他的右腿上,一字一顿坚定道:“以后你就别做那些事,跟我去京城,以后我罩你!”

    傅临渊一怔,似笑非笑,“就算我愿意,你以为他愿意?”

    靳仰止扭头迎上他嘲弄的眸光,声音清润又笃定,“为什么不愿意?”

    “如果公平竞争能让你从我身边抢走蓝蓝,那只能证明她不够爱我!”削薄的唇瓣翕动,声线平缓却夹杂着一种无穷的力量和气场。

    他看着叶微蓝,眉眸含笑,“她不爱我,那是我的无能,只不过——这些假设问题都不存在。”

    因为蓝蓝爱的人是他,他相信蓝蓝,更相信自己值得蓝蓝深爱不移。

    叶微蓝收回眼神,与他对视,眼底泛起秋波涟漪,笑意盈盈。

    她就知道宝贝儿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自己的人。

    傅临渊心头狠狠一颤,看着相视而笑的两个人,美好的宛如一幅画卷,两个人眼神里盛满的是这世间最珍贵的东西。

    是深情,是信任,是千金都换不到的真心。

    而这样的真心是自己不管付出什么都得不到的。

    一股苦涩涌至咽喉,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最终波澜不惊的回答,“你先赢了我再说!”

    叶微蓝绯唇轻挽,“宝贝儿,给我一点动力。”

    靳仰止眉眼都开了,起身俯在她的唇瓣上亲了一口,“蓝蓝,加油。”

    叶微蓝点头,左手揉了揉还是刺痛的右手,明艳的眸子落在键盘上,深呼吸一口气……

    贝齿轻咬着粉唇,舌尖尝到了铁锈般的味道,没有迟疑太久,双手重新覆盖在键盘上。

    纤细白皙的十根手指敲击在键盘上,右手明显颤抖的厉害,那股刺痛依然在钻心,可是她没有一秒的停滞,飞快的敲击出一行一行的代码。

    傅临渊看到她苍白着的小脸上神色却如死一般坚定,不再迟疑,也飞快的敲击起来。

    两个人都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仿佛外界的一切都不存在了,此刻在他们的世界里只有代码。

    叶微蓝颤抖的右手也越来越稳定了,或许是因为太过投入和专注,近乎忘记了掌心指尖的刺痛,手从最初的一百五飙升到一百九,甚至还在往上飙升。

    战南望他们回来,看到这两个人的状态,彻底被惊艳了。

    “卧槽,他们这是手吗?”战南望看看他们的手,再看看自己的手,感觉他们那不是手。

    楚兰音眸光在傅临渊和叶微蓝之间流转,眼底涌起欣赏,“只有在二进制的世界里他们才是同样一种人,注定为二进制而生。”

    姜小鱼赞同她的话,“微蓝每次碰到电脑,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像是会光。”

    靳仰止站在一旁看着叶微蓝专注的模样,神采奕奕,眉眼间凝满自信的光。

    他的蓝蓝是真的热爱着代码。

    ……

    二十分钟后。

    叶微蓝率先停下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双手垂下的时候指尖控制不住的颤抖,扭头看向傅临渊时,神色倨傲又嘚瑟,“我赢了。”

    傅临渊动作停下,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抽出晶片卡递给靳仰止,“你只有五分钟时间。”

    靳仰止接过晶片,攥在掌心里,“我知道。”

    眸光落在额头挂满汗水的叶微蓝脸上,低头在她的额角亲了一口,“等我回来。”

    叶微蓝乖崽崽的点头,“好。”

    靳仰止起身望向战南望,“上面就交给你了。”

    战南望颔,“放心吧。”

    游轮上没有潜水服,所以他是要直接潜入海中,在水里替换装置。

    先不提海底的危险,光是要在水下憋气就是一件极大的挑战。

    在这里潜水憋气最好的人是靳仰止,一直保持队里最高的记录,战南望知道,所以才没跟他争。

    靳仰止脱掉外套,领带,鞋子,等一切累赘的东西,只穿了一件白衬衫和西裤,正准备走出船长室外面。

    “宝贝儿。”叶微蓝忽然叫了他一声,起身疾步走向他。

    靳仰止停下脚步,回头的时候,她已经走上前一把搂住他的脖子,扬起头就在他的唇瓣上狠狠亲了一口。

    “buff kiss。”叶微蓝烟眸依依不舍的望着他,“我等你上来。”

    靳仰止点头,干净有力的手指握住她的小手,触碰到她的婚戒时,长睫微颤,抿唇道:“等我回来,我们就办婚礼吧。”

    结婚这么久,他一直还欠她一场盛大的婚礼。

    叶微蓝露出笑容,轻悦的嗓音一口答应,“好呀!”

    靳仰止低头又在她的唇瓣上亲了一口,不再迟疑,松开她的手,转身走出船长室,在过道上直接跃身一跳。

    ——嘭!

    水花四溅,男人挺拔的身影没入海中,如鱼得水般很快就沉下去了。

    叶微蓝知道他厉害是一回事,担心又是另外一回事,忍不住走出船长室,趴在走道的护栏上,烟眸瞬也不瞬的盯着波涛汹涌的海面。

    傅临渊他们也走出来,几个人并排而站,望着海面上的波澜。

    头顶上是螺旋桨的声音,平头哥他们还在救援船顶上的人,已经有一半的人撤退了,还剩下一半的人在等待救援。

    游轮的船身已经千疮百孔,渗水的情况已经越来越严重,而再过不了几分钟,要是靳仰止没有成功替换自毁装置,整艘游轮都会自毁,到时候船上的人都会死!

    包括他们在内!!

    战南望见他们的神色凝重,气氛压抑的厉害,忍不住开口道:“放心吧,这家伙可是打破过世界纪录的,保持潜水最高纪录14分钟,简直是三栖人类!”

    要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服靳仰止,叫他一声靳神,因为他各种数据在队里,甚至在世界上都是破纪录的。

    偏偏本人低调,永远一副云淡风轻,没有半点恃强凌弱的姿态。

    叶微蓝趴在栏杆上,望着黑漆漆的水面,骄傲道:“我的宝贝儿当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男人。”

    “啧啧!”战南望牙齿都要被酸掉了,“靳仰止那么低调一个人,你怎么就没学到一星半点?”

    叶微蓝扭头嫌弃的瞪他一眼,“我家宝贝儿内敛,我外放,我们这个叫互补,天生一对,你懂什么?”

    战南望翻白眼。

    林垢走过来找他有事,战南望跟他去船长室里说,外面太吵了。

    傅临渊杵着拐杖走到她旁边,手指落在栏杆上,低头余光扫向她的小脸……

    明亮的眼神眼巴巴的望着海面,像是在等主人回家的小动物。

    “叶微蓝,你真的想我去京城?”男人喉结滚动,声音不冷不热的响起。

    叶微蓝头也不抬的“嗯”了一声。

    傅临渊剑眉微敛,“叶微蓝……”

    声音,欲言又止。

    叶微蓝见他不说话,抬头望向他,红唇微抿,“傅临渊,躲在黑夜里的日子你还没过够吗?”

    傅临渊一怔,沉默了。

    “你跟傅临思不一样,她已经没办法回头了,你还有回头的机会。”叶微蓝开口,声音顿住,穿过他落在他身旁的6沉舟和楚兰音的身上。

    “你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楚兰音想一想,难道你要她一辈子跟着你过着刀光剑影的日子吗?”

    傅临渊余光微微扫了那两个人一眼,依然没说话。

    “就算你想带着楚兰音过着那样的生活,我也不想看到6沉舟继续堕落下去了。”

    她望着海面,黑白分明的眼瞳里漫着对未来的美好期许,“他是我的哥哥,也是我曾经真心喜欢过的人,我希望他能放下过去,不为任何人,只为他自己,重新开始,好好的活一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