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 第八百九十一章从此后, 我与你再无任何关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然了,你还是我的亲妈,如果能安心跟着我过安分守己的清贫日子,那我也会给你一口饭吃的,相反,你若再去赌博,那我只能与你断绝母子关系了,这话我说到做到,希望你能好自为之。”吴子云继续面无表情地说道。

    女人傻眼了:

    “儿子,可千万不要这样啊,你不愿意向你爸再要一分钱了,这个可以,我也不再逼你了,但你千万不能放弃那个继承权啊。”说到这儿,她满脸的焦急,苦口婆心地说道,“你真要这样做的话,我一定会跟你急,你知道吗?妈妈为了让你以后能过上人上人的生活,苦心经营了这么久,现在你满十八岁了,可以有这个条件拥有继续权了,现在你又这么争气考上了好的大学,只要你大学毕业,你爸的东西就必须全都是你的。”

    这样说着,她拿起桌上的矿泉水瓶拧开,一口气倒了很多,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将气顺些。

    “妈妈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千万不能死脑筋,这面子值几个钱啊,到手的财富才是真的,你可千万不要以为这社会上的钱有多好赚,告诉你吧,凭你的本事,再怎么赚也赚不回你作为路家长子的继承权,再说了,你若不继承,那你爸的所有东西就会给你那个野女人所生的孩子,但若是你继承了,真没他们什么事了,到目前为止,在法律上,只有你才是你爸财产的合法继承人,那个女人所生的只是私生子而已,根本不受马来西亚法律保护,最多是你爸给他们一点钱,但你不一样,你是长子,将来那里的一切都是你说了算,你要明白这是妈的苦心,为了你,我忍气吞声这么多年,就是想让你有一天能回去能当大少爷,高高在上的,这样你也可以少奋斗好多年,活得风光亮丽点,再说了,也不能便宜了那个野女人所生的孩子呀。”

    她的声音阴狠怨毒,眸子里都是算计得意的笑。

    听到这里后我才算明白了。

    原来这么多年,她将路子晨带大,最终的目的就是想占领路子晨亲爸的全部的财产。

    那么,路子晨的亲爸当年为什么会让她带走路子晨呢,想必当年肯定有场激烈的夺子官司,只是不知怎么回事就败诉了吧,虽然我不十分清楚,但这其中一定还有隐情。

    想着这些年她将路子晨控制在手中,担心他亲爸会随时来抢夺孩子,想方设法地将他东躲西藏,保证了她的衣食无忧,也满足了她的私欲,可吴子云却因此备受摧残,我心里真不是滋味。

    而现在,她为了霸占路家的财产,又在想着将吴子云变回路子晨,让他去与他的亲爸相认,好占夺先机了。

    只是,现在的吴子云已经18岁了,成年了,他还会听从她的安排吗?

    只怕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真是人算地算不如老天爷一算。

    打得的一手好算盘,却因心术不正而毁了。

    “妈,滚,给我滚,你觉得以后我还会听你的话吗?”吴子云一直在低着头听着她的话,忍无可忍时,突然站起来,指着病房门朝她吼,大有她不走,他就要动手将她赶走之意。

    那女人面对着高出自己很多的儿子,忽然有些莫名的害怕,同时又恼羞成怒了。

    她大概没想到吴子云会如此油盐不进,根本不听她的摆布与劝告吧。

    “你这个逆子,竟敢这样跟我说话。”盛怒之下的她用手指着他,哆嗦着说道。

    吴子云则眸光如铁,冷冷看着她,唇角是一抹蔑笑。

    女人被他看得有些发慌,又不甘心自己运营了这么久的计谋让儿子给破坏掉,她强自镇定,斩钉截铁的说道:

    “儿子,你没得选,这次,你必须听我的,大学毕业,我就会让你继承你爸的财产。”

    吴子云冷笑:“现在要争夺家产了,你就不怕我与我爸见面相认了么?以前想方设法拦着我,不过,你放心,就算真有那么一天,我也绝不会让你如愿的。”

    “放肆。”那女人真的火了,大喝一声,冲过去扬起手狠狠一巴掌朝吴子云脸上打去。

    吴子云没躲避,那一巴掌就那么重重扇在他的右边脸颊上。

    他眸中闪着寒光,唇角是讥讽不屑的冷笑,慢慢抬起手抚摸着自己被打的脸,逐字逐句的说道:“好,这一巴掌算是偿还给你生我之恩,从此后,我与你不再有任何关系,你再不可能像小时候那样禁锢我,左右我了,更不可能以后利用我去争夺我爸的财产,我与你母子情分今天已尽,以后你死活再也不关我的事,现在请你滚,远远的滚出我的视线。”

    他一字一句的说完,浑身都是骇人的寒气,就连站在外面的我都感觉到心惊胆战的。

    这时那女人的手停在半空中,呆呆地望着自己发红的掌心,眸里有着说不出的悔恨与痛苦。

    她很后悔自已打了儿子吧,把他逼到了绝境。

    “儿子,儿子。”她突然冲上去双手摇着他的双肩,一只手抚摸上他的脸庞,声泪俱下:“对不起,妈妈不该打你的,可妈妈真的是为了你好,你要体谅我。”

    “滚。”吴子云一把推开了他,掳起了一只衣袖,那上面一道丑陋的伤疤盘旋在他的手腕上,说不出的渗人。

    “你还记得这个吗?”吴子云指着自己手腕上的伤疤,红着眼圈说道,“那年我才六岁,那个年龄的孩子不应该是无忧无虑的吗,可我每天过着战战兢兢的日子,吃不饱穿不暖,你为了躲避我爸的搜查,将我藏在地窖里,整整三天不闻不问,我饿得头晕眼花,去吃死老鼠,而你竟然去赌博,还欠下了巨额的债务,后来,那些歹徒抓不到你,却抓到了我,他们用我来威胁你,让你还钱,可你是怎么做的?你无动于衷!

    我清楚的记得那天阴风惨惨,下着淅沥的小雨,那些歹徒把我拎到你的面前,当着你的面用刀割我的手腕,一刀一刀的割,我痛的钻心,晕死过去又疼醒过来,可你自始至终也没有拿钱赎回我,在你的眼里,我永远都没有你的钱重要,后来,是关妈报了警,那些歹徒将我丢到下水沟里,关妈救了我,将我送到了医院里,若不是她,我早已经死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