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一三三、琴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十二派斗剑,得了各派镇守使的默许,甚至还拨下了奖励,共计二十件法宝,其中还有三件是飞剑。

    这种斗剑并不禁制外宗弟子参与,甚至追随各派弟子进入接天关的仆从,也可以登上擂台,一展平生所学,故而各派参与斗剑的人,轻易超过了数千。

    安羽妙终究是,还未能突破大衍,不过她花费了数日功夫,把飞锥剑也祭炼了,如今空剑海有两口飞剑,威力已经极为不凡,至少能用来斗法了。

    做为吞海玄宗三代最出色的弟子,又是名头响亮的十仙子之一,安羽妙隐然已经是此番天罡斗剑的魁首候选之一。

    至于齐冰云,自然就是大衍斗剑夺魁呼声最高的一位,风头一时无两。

    王崇虽然并不想去斗剑,热闹总还是要看,毕竟每个人都去,他若是不去,就显得特别,去了反而和光同尘。

    他当然选择了,跟自己师侄儿去,尤其是天随子也要参加这一场天罡境的斗剑。

    天罡境的斗剑,实在第九关,镇守使亦是出自峨眉,也是杨祖师一系,名叫杨墨。

    这一关的大阵,是峨眉的两界乾元须弥金光大阵,最能防护,就算斗剑有了什么危险,也能护持得这些比剑的修士安全。

    王崇进入了第九关,见到漫天的金霞,忍不住就有些感慨。

    他还带了吞海玄宗,参与此番天罡斗剑的人马,本宗弟子总有一百多人,外宗也有差不多一百余人,更有两百多名仆从,亏得王崇如今真气雄浑,若不然这张花毯还承接不住这般多的人。

    这些人在花毯上,或坐或卧,或者站立,也都兴奋至极。

    只有安羽妙等寥寥数人,才能把持道心,不骄不躁。

    第九关的景致,有八九分是仿了峨眉的五灵仙府,山脉绵延,中土旧民都生活在山脚下,形成了数十个村镇,倒也极为祥和。所有各派的修士,都在洞府之中居住,跟中土旧民划分开来。

    此番斗剑,第九关的镇守使杨墨,特意划分出来一座山峰,从山顶到山脚,足有近百处斗剑场,每一处都有年长修士看顾,免得有甚损折。

    王崇喝了一声道:“各去自家的斗剑场罢!”

    吞海玄宗的弟子们,还有那些外宗弟子,以及来挣一个前程的仆从们,纷纷跃下了花毯,各自本想了自己的斗剑场。

    安羽妙和天随子,都拱手为礼,王崇也说了一声:“去吧!”

    张秋此番没来,张玉娘却偷偷报了名,此时见大家都走了,就扯着王崇,央求道:“小师叔祖,我有些怕怕,你陪我去如何?”

    王崇哈哈一笑,答道:“就看你如何剑挑诸敌!”

    张玉娘这才欢喜,就坐在花毯之上,让王崇把她送到了壬丑字号斗剑场。

    这座山峰,以天干地支,交错命名,划分出来百余处斗剑场,张玉娘自然派不到最顶峰的几处,但有吞海玄宗弟子的分身,这一处斗剑场,好歹也在山腰。

    王崇催动花毯,到了壬丑字号斗剑场,颇有些人山人海之意,除了四五十人是参加斗剑的各派子弟,其余都是来围观的,比参与斗剑之人多了数倍。

    这一处斗剑场,人流颇为复杂,大半都是十二派之外的别宗弟子,其中还有十余名各派弟子的仆从,似张玉娘这种出身正魔十二大派的人,反而极少,吞海玄宗更是只有张玉娘一个。

    王崇随意观察,忽然心头一动,扭头看去,却见一个穿着童子打扮的少年,眼神里似乎有些妒恨之色,盯着自己和张玉娘。

    王崇回了一个微微一笑,这个童子慌忙低头,不敢再正眼瞧看。

    王崇出身也算寒微,猜得到这少年的心头所想,能来这里的都不是大派的要紧人物,似王崇和张玉娘还能驾驭如此“煊赫”的一件飞遁宝物,招摇而来,全场也只有他们一份。

    他和张玉娘如此出类拔群,会被那些不得志的人妒忌,也在情理之中。

    这般只是小小一眼的妒恨,又没什么冲突,王崇亦不打算有任何举动。

    琴画低下了头,却又忍不住抬头去看,心底的妒恨不减,王崇也不知道,他其实也算吞海玄宗的人,还是打鼓岭周家的人。

    周寒身为大衍,却被天罡境的王崇一拳击败,早就被宗门内传为笑柄,他虽然知道接天关有些奇遇,但畏惧危险,又不想见王崇,也就没来。

    但他收了一个本家的侄子,叫做周重白,却带了一些亲朋好友,以及仆从来了接天关。

    王崇根本就没在乎,这些晚辈弟子,故而还真不知道,周重白有琴画和棋书两个贴身童子。

    周重白虽然被周寒提携,拜入吞海玄宗,也不敢把宗门的道法传授,故而琴画学的还是周家的道法,但也不是周家正宗所传,毕竟周家也不会把家传的根本道法,教给下人。

    琴画暗暗忖道:“不就是得了老祖的恩典,学了真传道法么?若是我出身不是仆厮,也学宗门道法,哪有这些少爷小姐,耀武扬威的份。”

    他偷瞧了一眼张玉娘,暗暗忖道:“谅来怎么也不会比这小娘子差,肯定比季观鹰那蠢材好多了。本来还以为,他能一招击败周寒二老爷,人有多厉害。没想到,在接天关四处都传他,一年多都没有进境。当年怕也是老祖给他灌输了什么功力,还赐下什么宝物,方能偷袭击败二老爷。不然……说不定连我也及不上……”

    琴画越是偷看王崇和张玉娘,心底就越是不忿,最后干脆不看,暗暗催动周家的心法,镇压躁动的心神。

    主持这出斗剑场的也是峨眉一派的弟子,也是杨道人一脉,是个中年道人,叫做无求子!

    他微微一笑,喝道:“诸位的号牌,若是亮起,就来上来比斗,赢家到我这边,等待下次斗剑,输家可领一粒丹药,有伤疗伤,无伤健体。”

    无求子说的有趣儿,不少人都笑了起来,气氛倒也一时活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