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下第二美 > 第598章 番外九 数枝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已入冬,寒意侵人。

    大燕南方某州,一所临水的普通民宅里,透过半掩的窗户,可以看到须发皆白,衣饰寻常的老者,正与一位衣饰素雅高贵的青年说话。

    离着民房十几步开外,一处凉棚底下。

    在临海小县磨砺七八年,凭官绩升任为州官的展云楼,已经蓄起小胡子,越发显得沉稳。

    有地方官员陪着小心,试探着问,“大人,要不要派人前去听听?”

    到底一位是前太师,一位是前皇后所出的二皇子,万一图谋不轨呢?

    展云楼顿时沉了脸,“皇上都如此信任勤王殿下。你我岂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给说破心思的地方官员,又羞又臊,再不敢啰嗦。

    见人已警醒,展云楼又语气和缓下来,“你们身为地方官员,有此警惕也是好的。这徐家发配至此,可还安生?”

    地方官员忙忙回话。

    而屋子里头,徐太师瞟见外头官员并未留意这边,低声哀求。

    “……念在骨肉亲情一场,王爷好歹听我一句劝吧。难道外祖父还能害你不成?皇上,皇上他没安好心……他既要做仁德圣君,你便去求他,让外祖回归朝堂,必可助你一臂之力……”

    “或者你把外祖带在身边,他既允你游走四方,绘制山川地形图。外祖就替你结交地方名士,世家豪强……”

    勤王闵杰,实在听不下去了,拂袖怒道。

    “绘制一份大燕的山川地形图,是孤生平志愿。若能做成此事,孤死而无憾!绝不会容许任何人,拿着此事图谋不轨。”

    “孤劝外祖父,还是安心在这儿颐养天年吧……这是母妃求了多次,孤请示过皇兄,才来探视一回……外祖要有些生活艰难,倒可以略说一二,余者皆不必再提!”

    徐太师真是恨铁不成钢。

    他在朝堂上斗了大半辈子,女儿也当了那么多年的皇后,要不是最后功亏一篑,输给了燕成帝。如今这天下是谁坐,还真的很难讲。

    可怎么他们这一对争强好胜的父女,偏就生出这样一个云淡风清,不争不抢的皇外孙?

    闵杰要是不争,饶是徐太师智计百出,又有何用?

    简直是空有一身屠龙技,却找不到龙啊!

    最终,他只能提了些小事。

    房子太差,待遇不好。

    冬天不够保暖,夏天不好纳凉。

    他要求也不高,给他重修一座宅子吧。

    里头起码得有一处暖阁,一处凉亭。其实附近山中就有一处温泉,要能给他引来泉眼,建个浴池,就最好不过了。

    闵杰听完,径自摇头,“我看外祖生活得挺好,已经没什么需要的了。”

    他自从立志,要替大燕画一份详尽的山川地形图后,已走过了许多地方。徐太师这小院自然比不上皇宫王府,但在民间来说,是很不错的房子了。

    而且看他这副模样,皇兄对徐家,真是手下留情了。

    想想当初,徐家可是谋反获的罪,可念在徐太师年事已高,重点看在闵杰和清河公主一双弟妹的份上,燕武帝连劳役也免了他的。

    给了两间干净砖房,留一个下人服侍。

    太享受自是不可能,但真没有故意矬磨,不过给他个地方养老等死罢了。

    如今闵杰倒觉得皇兄太过温和,所以徐太师这一大把年纪,居然还存着旺盛的斗志,真不知是谁给他的勇气。

    居然还好意思修房子引温泉?

    他当是来度假的么!

    闵杰懒得理他,连备好的银子都不愿给了,转身就走。

    官员们自然齐齐去送。

    伺候徐太师的仆人刚好挑水回来,也被指派出来了。

    “大人,麻烦您去问问,殿下有没有,呃,带些东西过来?”

    就算话不投机,但徐太师自觉身为长辈,堂堂勤王过来看他,怎么能不留些礼物银钱呢?

    展云楼猛地转头,上下看着那仆人。

    因徐家失势,曾经狐假虎威的徐家管事,早不复昔日的趾高气昂。奴颜卑膝,十足似个下人。

    但他的声音,他的声音展云楼死都不会忘记!

    再看一眼躲在屋里,探头张望的徐太师,展云楼心中多年疑窦,终于解开了。

    “原来是你,原来是你们!”

    “当年,是你家主子派你去封州,一户展姓人家威胁利诱,害死人家一对祖孙的吧?”

    徐家管事懵了。

    类似的事情做过太多,想不起来了。

    展云楼提醒了一句,“为了针对皇后娘娘,把一个姑娘弄死在她家门前了。”

    哦!

    徐家管事这才恍然,不自觉就脱口而出,“可惜那丫头太没用,死都死了,屁也没办成……呃,大人怎知?”

    他眼皮子跳跳,有些不好的预感。

    展云楼轻轻一笑,声音冰寒,“我就是那没用丫头的亲哥!”

    徐家管事白了脸。

    展云楼再看他一眼,转身走了。

    去找徐太师质问,你为何如此草菅人命?就为了一已私仇,害得一户无辜人家家破人亡?

    没用的。

    徐太师根本不会承认。

    一个下人弄死了人,至今都毫无悔意。身为主子,能不百般抵赖?

    什么人养什么鸟,所以展云楼放弃了讲理的打算。

    至于公报私仇?

    更没必要了。

    方才地方官员说得明白,徐家,是真心垮了。

    除了徐太师还贼心不死,大概有些想头。那些服役的儿孙们,可是在繁重的体力劳动下,累得啥心思也没有了。

    再看勤王,这还是亲亲的外孙呢。在探视之后,都不肯给徐太师留下一分一毫。还嘱咐地方官员,适当的给徐太师“找点事做”,省得他“胡思乱想”。

    呵呵。

    展云楼如今有妻有儿,更有官职有大好前程,为何要为这么一个黄土埋半截的老垃圾,自毁前程?

    就算是九泉之下的祖母和妹妹,都不会赞成,他拿前程去做傻事。

    他只要静静的看着,徐太师怎么遭罪就完了。

    但让展云楼没想到的是,第二天,那徐家管事就死了。

    据说是失足跌进门前小河里淹死的,但也有人说,是徐太师推的。

    可徐太师坚决不承认,只让人把管事尸体送给展云楼,说是管教无方云云。

    呵呵。

    展云楼不理,专门打理正事。

    过不上半月,徐太师死了。

    活活饿死的。

    总觉得有人害他,成天疑神疑鬼,水也不敢喝,饭也不敢吃。又没有仆人伺候,他连火都不会生,可不就只能活活饿死?

    报应。

    又有句话,叫多行不义必自毙。

    展云楼如今更愿意相信,祖宗留下的那副对联。

    “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要留好样于儿孙。”

    就如当年在强权之下,没有妥协的祖母。要不是有她的坚守,又将会把展家推入怎样的境地?

    要当真投靠了徐家——

    展云楼不敢想下去。

    好比妹妹娉婷,不过是一念之差,便白白做了棋子,送掉性命。

    但如今两相对比,徐家就算还有二皇子这样的得力亲戚,又有什么用?

    二皇子毕竟不姓徐。

    显然,他还恶了徐家。

    徐家就算还有几个伶俐儿孙,可几代被罚不能科举,显见得就败落下去,不过泯然一普通农户而已。

    随着徐太师死去,徐家在官场上留下的最后一点人脉,也就灰飞烟灭了。

    再看展家,就算当初只剩下展云楼孤苦伶仃一个人,但如今加上妻儿,有妻族相帮,有友人同窗相助,不就慢慢兴旺起来了吗?

    还有一些远房亲戚族人,看他得力,前来投奔。

    占些便宜怕什么?

    最怕给别人占便宜的本事都没有。

    展云楼不是圣人,但对于能帮的亲戚,他也不介意拉扯一把。

    就算他这些年在外为官,并没回过老家,但义兄舒岱时常来信,说展家在封州又恢复荣光,亦是让人不敢小觑了。

    是以展云楼早把当年仇恨放下,一心走向正途。

    如今仇人既死,他更是心无挂碍。

    起码,当个好官,修身齐家。

    虽不敢说治国平天下,但积善人家,必有余庆。

    这日晚饭后,展云楼便唤来妻儿,给全家上了一堂家风课。

    没有隐瞒,没有偏颇,平平直叙,讲述了展家这些年的过往。

    为免孩子们不懂事会记仇,他还特意隐去徐家,只以仇家代替。

    全家人听得唏嘘不已。

    妻子红了眼,深觉丈夫不易。也决心以过世的祖婆婆为榜样,做展家的好媳妇。

    最小的幼子还不甚懂事,眨巴着眼睛,总结着问,“那爹爹是教我们,做人就要管好自己,不去管坏人,对么?”

    长子说,“有仇不报非君子!不是不管仇人,但没必要为了仇人,轻易折损自己。”

    长女道,“当咱们的力量比仇人强大的时候,他自然就知道怕了。所以自己先要强大,才是最重要的。”

    ……

    展云楼没指望一天就能教会他们,许多道理都得在人生日后的成长中反复锤炼,才有更深的体会。

    如今,他只让妻儿们记住这个教训,更记住展家那句祖训——

    “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要留好样于儿孙!”

    孩子们琅琅有声,认真坚定,伴着窗外阵阵梅香,沁人心脾。

    芜城,故园。

    梅姨从没读过展家祖训,故此她也不知能留什么给儿孙。

    银子?

    说来好象有点俗气,但她能留给他们的,似乎也只有这些了。

    故园的生意虽好,但她如今年纪渐大,打理起来实在有些力不从心。便想趁着还有余力,把生意交待出去,别辜负了自己辛苦半生,才经营出来的铺子。

    玉兰觉得她的担心,有些多余,“管它什么名门,清清白白做生意赚来的银子,白送还嫌弃?那也太没道理了!”

    章希光也说,“要是你儿子真嫌弃你,当年就不会主动认你。他要是不说,谁知道呢?后来还三番五次要接你回家团圆,只是你不肯去。”

    说起这事,梅姨又是甜蜜,又是苦恼。

    她自然知道,儿子是个好的。

    她原想着,这辈子能听一声儿子安好的消息,便心愿足矣。

    真没想到哪怕一岁多就母子分离,但上官棣一直记得她。

    虽说是个模糊的印象,但当年他主动奉旨来芜城迎美娘上京时,却是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看到儿子不仅长大成人,还高中探花,梅姨已经满足了。

    尤其听说上官棣的父亲,到底终生未娶,临终前还不忘叫儿子来寻她。梅姨心里的那点子不甘,就更加烟消云散了。

    那个男人,是真心喜欢过她的。

    只是在太年轻时,欠缺了一点勇气。

    可越是知道这些,梅姨就越不想做儿子人生路上的绊脚石。

    所以在上官棣想要出使北方时,她全力支持,还亲手给他做了数套漂亮衣裳。

    要出使,

    要代表大燕体面,能不好看些?

    再说上官棣这个小毛病,始终未曾改变。

    爱漂亮着呢!

    而出门前,上官棣听从家中长辈意思,成了亲。

    新娶的媳妇,那也是个名门闺秀,知书达理,懂事极了,一样支持上官棣的抱负。自丈夫走后,数次来信,要接梅姨去,梅姨皆婉拒了。

    不是不愿意一家团圆,只是相见欢,同住难。

    她想着自己到底出身太低,只怕跟儿子,跟高门儿媳相处不来。时间长了,会让儿子难做。

    且她跟上官棣的亲生父亲,说到底名不正,言不顺,也实在怕影响到上官棣的官声。

    玉兰很不赞同,“照你这么说,皇上要娶美娘为后时,都得让她先跟林家断了来往才是。否则那样一大家子乡巴佬,尤其还有个林俊仁那样的亲爹。岂不麻烦更大?可这些年,不也太太平平过来了?”

    说起这事,几人都忍俊不禁。

    当年林俊仁想得可美呐。

    女儿当了皇后,他就是国丈老爷,官居一品!

    谁知真等美娘入了宫,立了皇后,圣旨传来。

    皇后娘家,是林家老族长领了承恩侯的爵位。至于林俊仁,只给封了一个最低级的从六品伯爵。

    才与县令平级!

    林俊仁自然不服。

    可随圣旨来的,还有美娘的一道懿旨。

    上面写得很清楚,要是林俊仁唧歪,这爵位就干脆省下,不封了。

    林俊仁,林俊仁只得领了。

    他还想撺掇着林方氏闹事,可林方氏却高高兴兴接受了与丈夫同级,从六品的安人诰封,回头还骂了林俊仁一顿。

    “有个从六品就不错了!美娘把侯爵给了老家,也是理所应当。那边俸禄是要充作族中公产,置田修路,供族中子弟上学的。咱们这里的俸禄,却是实打实给了自家,你我一年加起来,亦有四五百两,做什么不好?”

    林俊仁想想也是,只得作罢。

    自美娘把他们两口子接到芜城林宅,其实就打算好了。

    就林俊仁那德性,不可能给太高的爵位。不如恩荫林家,多扶植些族中子侄。也不指望他们一步登天,能有个读书的机会,蕴养个四五十年,将来能考出几个秀才,做一个门风清正的农家大户,就很好了。

    至于林俊仁,他不是一直羡慕美娘的大房子么?

    如今她们阖家入了京城,干脆就让他住进来养老,顺便打理房子了。

    皇上皇后的故居,林俊仁敢怠慢吗?

    住进来他才发现,美娘家里,亭台楼阁不多,菜地不少。

    虽有些下仆,但也不算多,是以如今的林伯爷,可是比住在双河镇桂花巷子时还要辛苦。

    成天收拾菜地,打理花卉,竟是干不完的活。

    朝廷给的俸禄,大半都得拿来养宅子,给下人发工钱不说。便落下几两银子,还被林方氏管着死紧,要留给孙儿孙女将来读书嫁娶。

    弄得林俊仁又开始嘟哝,想搬回家去。

    但那已经是不可能的。

    林宅再如何,条件还是比家里强。

    且桂花巷子里,林家的房子虽然还在,但已被霍红儿“霸占”,去做顺心小站了。

    连一双儿女都送到芜城,跟公婆同住,入了白龙学宫。

    如今的白龙学宫已经开了女学堂,收了一个班的女学生。

    这可不是美娘的意思,而是芜城本地闺秀们,自己争取来的。

    当白龙学宫开始着手,画当年林皇后关于刑律的那壁画了,就有城中小姐提出。

    既然说是林皇后开了白龙学宫律法研究的先河,那为何不能再开一个先河,教授一些女学生?

    皇后娘娘能为国计民生,辅助帝王,出谋划策,殚精竭虑。就算她们没这么大的本事,但能多学些东西,日后治家教子,又有什么不好?

    风气的改变,总是这么慢慢来的。

    从前皆以从商为耻,觉得那是下九流。

    可自从皇后娘娘开了一个好头,大家的想法,也有所改变。

    种田读书,固然都是好的。

    但商人能通天下之利,只要赚的是正经钱,不黑心不蒙人,又何错之有?

    尤其妇人,若有余力,适当从商,贴补家用,又有什么低人一等的?

    所以如今梅姨走出去,能得到的眼光和评价,都比从前高了许多。

    她也才动了跟儿孙团聚的心思,只是还有些胆怯,想得人鼓励而已。

    章希听出她的心事,忍不住又拿项大羽举例。

    在美娘入京为后那场盛事里,项大羽意外被家人认出,得知他如今富贵,特特找上门来。

    痛哭流涕,演得跟真的似的,要他认祖归宗,还要给他娶妻生子。

    啊,

    生不出来也不要紧,反正兄弟家里,有不少侄子,尽管过继。

    呵呵。

    项大羽操起一根大棒,统统打了出去。

    当年家里并不是没有别的出路,只为了贪钱,就把他卖去了南风馆。

    真若还念半分亲情,为何这么多年都不来寻他?

    只听说他现在手上有了几个钱,就跑来找,当他冤大头么?

    有些骨肉亲情,尚可挽救。但有些骨肉亲情,真是天生带着毒的。

    所以项大羽当着家人的面,就明明白白的说了。

    他当年被卖,已经跟家里一刀两断。以后自己是死是活,都跟家里没有半文钱的关系。

    为防他们啰嗦,他还特意请了中人,立下文契。

    凡他身上的钱,将来全是义妹章希光的。

    若有不测,将来一应后事,也是章希光的孩子们,替他披麻戴孝,与家人无关。

    他家人见实在捞不到油水,这才灰溜溜的走了。

    章希光就说了,“……如今听孩子们念书,有个词儿叫因地制宜,因时而变。若上官家跟我义兄家那般糟心,我们定是宁肯你留在芜城,必也不会劝你了。可上官家分明是懂礼数的好人家,为何不去?”

    玉兰甚是赞同,“咱们不说别的,就说你那儿媳。相公成亲便离了家,一走都快七八年了,可她每年三节四礼,几时把你拉下?还嘘寒问暖,亲手给你做针线。要是假的,也装不了这么多年。再说你自己身上又不是没钱,到了谁家屋檐底下过不得?”

    梅姨给她们劝得终于下了决心,“那我这就去回信。嗳,你们不知道,我那儿媳妇上回写信,说我再不去,她就要亲自带着孩子来接我了。”

    “原来咱们白费半天口水,她竟是来显摆的!”

    正说笑间,忽地多年老仆,丫鬟阿桃激动的跑了进来,“梅姨,主子!”

    梅姨笑嗔,“你瞧瞧这一把年纪,也是有儿有女的人了,怎还这般不稳重?”

    可阿桃的眼里,都闪着泪花了,“是,是少夫人,少夫人带着小少爷来了!就在门外呢,都已经下车了!”

    啊啊啊!

    梅姨慌得立即起身,摸头发拉衣裳,各种六神无主。

    玉兰章希光笑着起身,“您很好了。别担心,美着呢!”

    再转头,就见一个活泼泼的小小子,已经蹦蹦跳跳,跑了进来。看着梅姨,就冲她笑出一口小白牙。

    果然旁人没说错,他的样貌,与祖母甚有几分相似呢!

    小小子收敛形容,小大人般整整衣衫,老气横秋,跪下行了个大礼,“孙儿拜见祖母!”

    梅姨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眼泪扑簌簌的直往下掉,“好孩子,快起来,快起来!这祖母也没准备礼物……”

    “没事儿!”小小子拉着她的手爬起来,笑得喜眉喜眼,“咱们一起上京,迎爹爹去!”

    什,

    什么?

    “你爹爹,你爹爹要回来了?”

    正是。

    上官棣的媳妇,上官少夫人也进来了。很是面善,看着就是个端庄贤良人。

    “家里刚刚接到消息,相公出使数年,立下大功,正与纪大人一道回返京城呢。相公还特意为母亲求了道诰命,所以家中长辈命儿媳和孙儿特来接您,一起上京去!”

    什么?

    上官家的长辈都同意了?

    还给她求了诰命?

    梅姨不可置信掩着嘴,手都在抖。这种好事,不是应该留给妻儿吗?再不济,也是族中长辈啊,几时轮到她了?

    可旁边章希光她们,早已笑着,流下眼泪,“这是您应该得的呀!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总算是熬出头了。阿桃啊,快给你家主子收拾东西,一家子高高兴兴,上京去!”

    “对对对!也替我们去给皇后娘娘请个安,告诉她,我们都好着呢。”

    “嗳,那咱们也得赶紧准备礼物啊!”

    “对对对,赶紧通知大家,林家也别忘了。让林伯爷啊,也给皇后娘娘送个礼!”

    哈哈哈哈!

    欢快的笑声,回荡在故园。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所有在逆境中,依旧能坚守正直、善良,依旧愿意付出努力、上进的人们,值得这样欢快和笑声,更值得拥有这样的芳香与甜蜜!

    数月后。

    爆竹声声,又是一年新春到。

    京城,皇宫里。

    萧明珠没去外头凑热闹,反正那些热闹也都不是她的。只百无聊赖的歪在熏笼上,吃蚕豆。

    不是喜欢,而是实在太无聊了。

    比起徐太妃爱上除草,她爱上了吃。

    一天只要醒着,嘴巴就不空。

    话是懒得说的,从前为了讲故事哄徐贤妃,不不,人家如今是徐太后了,讲得已经够多了。如今的她,倒是习惯了这份哑巴一样的清静。

    噗哧。

    又一声臭屁。

    可吃蚕豆不就是这样?

    萧明珠挪挪屁股,心中有几分奇异的快活。

    也只有听着这样的动静,她才觉得自己还是个活人,而不是具行尸走肉。

    “娘娘娘娘!”小宫女欢快的跑进来,喊了半天,萧明珠都没搭理。

    直到人都戳她眼皮子跟前了,萧明珠才耷拉着眼皮着呢,“什么事?又没到吃饭的点。”

    小宫女道,“是您的家里人,来看您了!”

    哦。

    萧明珠慢吞吞的坐了起来,突然一下子,她跳下熏笼,反应过来。

    “你说什么?家里人来探我了?你没搞错吧?”

    “没有没有,真是您呢。原奴婢也不知道,后听说还是皇后娘娘发话,恩准你们见上一面。原来您跟皇后娘娘还是同乡啊,也没听您说过。这回是听说有乡亲来看皇后娘娘,您的家人便也跟着来了……”

    接下来的话,萧明珠都已经听不清了。

    她只觉得自己好似踩着云朵一般,又象是在雾里,见到了她在这个世上的亲爹和兄长。

    萧秀才已经老得不成样了,兄长两鬓也添了白发。

    但他们的脸上手上,当年因萧明珠纵火,为自己刷救火孝女名声而留下的伤疤,依旧那么清晰。

    萧明珠哭了。

    “爹爹,哥呀!”

    她有好多委屈,好多心酸想跟他们说。

    可萧家父子见着她,却是吓了一跳!

    这个几乎胖成猪的女子,真是从前爱美爱漂亮的萧明珠?

    萧父仔细辨认一番,才从那依稀熟悉的眉目里,把女儿认了出来。

    “明珠你,你怎么弄成这样?”

    这,这事就说来话长了。

    萧明珠不想多提。

    “爹啊,你能帮我去求求皇后娘娘,放我出宫么?我不想在这宫里耗一辈子,我什么都不要,放我走就行!”

    她如今,是真的后悔了。

    当年为什么要作死,给虞亮说动,去争夺燕成帝的宠爱?

    结果就撞见金选侍行刺皇上的那一幕,然后她就作为挡箭牌,被封了贵人。

    其中的勾心斗角,她想不明白,也不去想了。

    她只可怜自己,从始至终连皇上的手指头都没碰过,就白担了一份名声!

    白白在这宫里耗费了多年青春,她才明白自己错了。

    从一开始,就大错特错。

    她就应该安安分分的留在家里,做家里娇养的小明珠。听爹爹的话,好生嫁给那个小童生,生儿育女,才是正经圆满的一生。

    而不是处处想着争强好胜,各种行差踏错。

    想她后世,也不过是平凡普通人一个,凭什么以为穿越了就能混得风生水起?

    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爹爹爹爹,我始终是你女儿,你可不能不管我,呜呜……”

    看她哭得伤心,萧秀才也落下泪来。

    “当年我那么劝你,你何曾听过一句?什么事都不打招呼,便先做了。事到如今,爹爹又不是神仙,要如何帮你?当年你看不起那小童生,早中了举人,如今正经也是一方官吏。要不是他念着同乡旧情,告诉我们这信儿,我们还找不着你呢。”

    “进宫之前,恰好听说皇后娘娘开恩。凡先皇在世时,没宠幸过的妃子,若有家可归,皆可放出宫去,可你偏偏是记录在宫册里的。”

    “这辈子,爹能再见你一眼,已经心满意足了。你往后好好保重自己,至于其他,你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萧明珠失声痛哭。

    曾经,她的人生中,有过很多悔改的机会。可她偏偏都任意挥霍掉了,坚决的走上了一条死胡同。事到如今,哪里还有路能回头?

    到底,只能在这高高的宫墙里,度过余生了。

    等到走出宫墙,萧父脸上泪痕,早已干了。

    至于萧大郎,就没掉过一滴泪。

    反而轻声嗤笑,“爹,这回您死心了吧?”

    萧秀才确实死心了。

    这么多年没见,萧明珠都没问一声爹爹和兄长好不好,母亲好不好,家里好不好,只说她自己的后悔和委屈。

    她是知道自己错了。

    可她真的就懂事了么?

    还要他们去求皇后娘娘,把她接回家去。

    接回家去干什么?继续当老小姐,好折腾一大家子么?

    萧秀才当年那么爱女儿,这些年一直放不下的心,彻底心灰意冷了。

    “这丫头,许生来就不该是咱们家的人。横竖她如今也算有了着落,一辈子饭是不愁吃的,就这样吧。”

    萧秀才带着儿子走了。

    从此,他就没有女儿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