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下第二美 > 第558章 余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郑飞扬本想着江婉婉刚刚生产,怕她为此操劳,有些犹豫要不要加入。但如今美娘送了一百亩田契,算是解决了后顾之忧,郑飞扬便想出手了。

    江婉婉听得十分高兴,“自家盖的房子,自然比买现房划算。且左右邻居都是熟人,住得也安稳。到时就找叶叔的人来盖房吧,定能帮我们办得妥帖。”

    郑飞扬也是这意思。

    于是小夫妻开始商议着大概要买多大封皮,盖成什么样儿的屋子,还画了图纸,讨论得津津有味,却不知一团巨大的阴影正渐渐逼近。

    也不止是逼近他们,那阴影正逼近美娘一家,以及整个芜城。

    唐府。

    唐庄这天外出应酬,天黑才回。

    原打算回房休息,忽地想起有件公文还未处理,又起身去了趟书房,谁知却撞上虞妙嫦了。

    他顿时皱眉,“你来这里做什么?”

    他的书房,因事涉军务,别说虞妙嫦了,就连妻子孩子都不让进来。

    可虞妙嫦强词夺理,“我来偷东西,你要不要报官?正好把我休了,彼此清静!”

    这什么态度?

    唐庄气得正想吵架,唐夫人恰好赶来了,“好好的,这又是怎么了?相公你消消气,妹妹你跟我来。”

    她把虞妙嫦拽走,唐庄甩一甩袖子,自进书房,处理公文去了。

    至于虞妙嫦的话,他只当是气话,并未疑心。

    而唐夫人更未多想,反拿好话劝起虞妙嫦。

    “我知道妹妹心里苦,是以爱跟相公抬扛。可你这么犟下去,伤的只是自己,又是何苦?”

    虞妙嫦讥笑,“那象姐姐似的,明明为了这个家,弄坏了身子,还得贤良大度,给丈夫左一个右一个的纳妾娶小,就不苦了么?”

    唐夫人被噎得心口一阵刺痛,待缓过来之后,笑得伤感,语气却越发温和。

    “妹妹说得没错,我心里也是苦的。可这世上,又有几个女人真的能活得痛快舒心?谁不是咬着牙,劝自己往好里想,咽下那些苦楚?”

    虞妙嫦大不赞同,“那也未必。总是男人不好,才会让女人过得辛苦。象那汉王殿下便是个好的,林美娘就活得痛快。”

    她若拿别人举例,唐夫人还不知如此反驳,但说起美娘,她却笑了。

    “殿下的少夫人自是过得好的,可这世上,有几人能有她的本事?我就是再投一回胎,也未必能做到她那样,也就不必羡慕人家的造化了。”

    这回轮到虞妙嫦哑然了。

    她一直妒忌美娘的运气,却忘了人家也是有真材实学的。

    容貌出众,天生音律极佳,又白手起家,挣下偌大家业。

    说实话,她嫁不嫁汉王殿下,都能过得极好。

    跟她比,不是找虐么?

    唐夫人语重心长,劝起她来,“妹妹若实在不想呆在唐家,我们也没有强留的道理。你到底还年轻,就算没有孩子,也有大把的人生要过。将来不论你再嫁谁家,或是就自个儿过了,做人总得留三分余地。否则山不转水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你将来有没有求到别人的时候?凡事都把人逼到墙角,实不是做人的道理。”

    虞妙嫦低头默默,也不知有没有听进心里去。

    窗外,唐庄忽地进来。

    拿出一份地契,当着唐夫人的面,交给虞妙嫦。

    “你我夫妻一场,就算不能白头偕老,总有几分情意。你说的对,但凡女人过得不好,总有男人的责任。认真说,之前我就不该娶你这样的千金娇女。娶了,我又不能全心全意对你,让你受了冷落,是我的不是。

    这个小庄子,就算是我对你的小小补偿。咱们也不必等着你爹发话了,就算你爹不肯,我也放你自由,让你去过你自己想过的生活。

    你,保重。”

    虞妙嫦再看他一眼,眼神复杂的接了这份地契要走,唐庄却叫她留步。

    虞妙嫦心口砰砰直跳,还以为他要说挽留自己的话,谁知唐庄却为难道。

    “我今日赴宴,却是听到一个消息。你家兄长,好似突然故去了。可岳父怎么不来报丧?我也不知究竟,你自己留心吧。”

    虞妙嫦心神剧震,手中地契落地也不自知。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她爹明明刚派人来找她,要她偷出唐庄的军令,就同意她和离。

    如今那枚军令就好好的藏在她怀里,怎么会有哥哥去世,却不告诉她的道理?

    唐庄犹豫再三,实话实说,“你自己的父亲,想来你比我更加了解。我也不知该怎么说,总之你将来,多加小心吧。”

    虞亮这个人,在官场上的名声实在不大好。

    精明强干,却刚愎自用。

    且心思狭隘,一旦得罪了他,那可是睚眦必报,且不择手段。

    虞妙嫦当然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可她如今,给兄长去世的消息,震得心神大乱,也没工夫说话,匆匆回屋了。

    唐庄倒命人把那份地契,连同虞妙嫦的嫁妆整理出来,若有些花用在夫家的,也给她补足,一并送去。

    转头望着妻子,眼神中是深深歉意。

    “对不起,这些年,也让你受委屈了。”

    唐夫人瞬间就泪流满面了。

    她想象平日那般大度贤良,表示没什么。

    可心头积攒的诸多委屈,却让她更想任性一回。于是痛痛快快在丈夫面前,大哭了一场。

    懂事二字,说起来容易。可哪个女人,能对丈夫的娶妾纳小,无动于衷?

    当然唐家也有唐家的理由,但能不能也稍微,顾及下她的感受?

    就算唐庄要续娶,不能在她死后吗?非得在她活着的时候,这样来伤她的心。

    她也是个人,不是个木头啊!

    而冷静下来的虞妙嫦,并没有流露出半分异样。更没有去找虞亮派来的人,求证兄长过世的消息。

    她只是擦干眼泪,听从吩咐,将唐庄那份军符,悄悄拿去做了个假的放回去,将真的送了出去。

    拿到军符的虞亮心头大定。

    暗想到时凭此令打开芜城军营的兵器库,交给盗匪们攻城作乱,回头查起来,掌管芜城大营的顾瓒,便难辞其咎。

    他可是汉王殿下带出来的心腹,折断了他的前程,就相当于折断汉王一臂。

    还有江州何知府,只要在城中杀人放火,乱上一回,他也必会受到牵连。

    所以虞亮现在不怕搞事,就怕事情搞得不够大。

    他几乎是拿出血本,还负债若干,让俞秀秀替他招兵买马去了。

    而此时的汉王殿下,却毫无察觉,他还泡在农田里,为秋收忙碌着呢!

    更新最快(的新八一中文网  (м.ō)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