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下第二美 > 第539章 识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这这,这就被人识破了?

    看汉王殿下一眼认出自家汗王,穆里青惊出一身冷汗。

    才要否认,谁知首领兀烈,却是放声大笑起来。

    “汉王殿下好眼光!请陛下恕罪,小王正是塔塔部族的汗王兀烈。只因仰慕汉家风俗,天家威仪,这才瞒着族人,私下上京。未尽礼仪之处,还请陛下宽恕。小王年轻鲁莽,行事不周之罪。”

    他这番爽快承认,倒让人不好怪罪了。

    且口口声声都在请罪,燕成帝也只能压下不悦,大度的不予计较。

    兀烈就势,风度极佳的将匕首赠予汉王殿下。

    “汉人有句话,宝剑赠英雄,鲜花配美人。以上两者,却都可奉与殿下。殿下休要以为小王是存心戏弄,臣来大燕之前,曾听说汉家之地,人杰地灵,有集天地钟灵毓秀于一身者。原本小王是不信的,可见了殿下,小王方心悦臣服。大概也只有汉家之地,才孕育得出殿下这般人物。小王不擅言词,若有冒犯,还望恕罪。”

    这家伙哪里是不擅言词,分明都快把汉王殿下夸成一朵花了!

    偏偏不得罪任何人,还显得理直气壮,直爽豪迈。

    徐太师的心里,酸得快要滴醋汁了。

    而汉王殿下却沉稳之极,没有得意忘形,也没有故作谦虚,只淡淡的说,“孤的相貌身份,皆是父皇祖宗所赐。而立下些微功名,全赖大燕朝廷上下支持,军民用命。虽是汉家富饶,孕育了孤。但更是孤的幸运,生在了大燕。就如同兀烈汗王,生在草原,才长成你这般人物。若易地处之,我们也许都会泯然众人矣。”

    “说得好!”

    这番话,说得殿上君臣无不觉得面上有光。

    但首先站出来鼓掌的,是汝阳长公主的驸马,谢圭。

    他那公主老婆,汝阳长公主虽然总是拖后腿,但这些年谢圭见事明白,跟对了风。且女儿谢常平极刷好感,所以燕成帝对谢家颇为优容。

    见他本就在鸿胪寺挂职,掌管外宾接待,今儿就叫来一起来了。

    “就象草原上,不止汗王一个好汉,我们汉家,亦不止汉王殿下一个钟灵毓秀之人。汗王既读过读书,当知道我们汉人还有句话,叫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而我大燕每三年开科取士,状元榜眼探花,谁又不是钟灵毓秀之人呢?”

    这话说得大家心服。

    汉王殿下虽好,但也没必要过度吹捧吧。

    这不是夸奖,是捧杀了。

    所以礼部尚书王瀚也说,“橘生于南则为橘,生于北则为枳。汗王初次前来大燕,见到殿下这般人物,惊为天人,不足为奇。但我大燕人才济济,出类拔萃者,又岂止一位汉王殿下?汗王要是多呆些时日,定能大开眼界。”

    这话说得有志气。

    群臣纷纷附合,在这些番邦外国面前,不就得保持这种泱泱大国的自信么?

    倒显得兀烈少见多怪了。

    看全面压制住草原人的傲气,挫了他们的士气,燕成帝也面带微笑,随意如家常般问起汉王殿下。

    “皇儿为何来得迟了?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去敬汗王一杯吧。”

    话虽有些责备,却更透着亲热。

    汉王殿下领命,敬了兀烈一杯。

    “儿臣之所以会来得迟了,也是因为给汗王准备一件礼物。”

    哦?

    那是什么?

    汉王殿下清脆击掌,宫中太监顿时扛上来一卷地毯。瞧那材质,却是羊毛制成,还很有些粗糙。

    当下官员们面面相觑,不懂汉王殿下这是干什么。

    须知草原上最多便是牛羊,他们的特产除了牛羊肉,就是羊毛毡毯。

    这回带来送给大燕陛下的礼物当中,就有不少华丽的毡毯,很是精细。

    听说要数个女工耗费多年,但汉王殿下扛出的这一卷毡毯,还这得颇为粗糙,是故意打脸么?

    穆里青当即就怒了,“汉王殿下这是何意?我们的汗王一见到你,就送出心爱的匕首,你却拿卷毡毯当回礼吗?”

    徐太师肚内冷笑,面上故做好人,“这,只怕是汉王殿下拿错了吧?”

    穆里青更怒,“堂堂大殿之上,帝王面前,这样的借口,未免也太拙劣了!汉王殿下,您若不解释清楚,小臣就算拼着一死,也要与你讨个说法!”

    燕成帝的脸色也沉了下来,“皇儿,你这是何意?”

    汉王殿下没有解释,只道,“儿臣想请兀烈汗王和使臣上前一步,仔细观瞧。”

    穆里青气急,“这再看也是个羊毛毡毯,还能看出什么?”

    “等等!”

    兀烈的面色忽地凝重起来,走到近前,细细抚过这葡萄纹样毡毯,忽地道,“本王有个不情之请,请殿下把我的匕首借来一用。”

    汉王殿下微一挑眉,递上匕首。到底是个聪明人,看出端倪了。

    兀烈割开毡毯一角,面色大变,将匕首双手奉上,深施一礼,“小王多谢汉王殿下的厚礼!”

    穆里青愣了,“汗王,你是不是上当了?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毡毯!”

    兀烈叹道,“这确实是一副普通的毡毯,可你看看它是怎么织的?”

    那还能怎么织?

    人工织啊!

    不对。

    穆里青就着兀烈割开的破损,瞪大了眼睛,仔细观看之后,忽地面色大变。

    “这这这,这不是人织的!”

    这说的什么话?

    不是人织的,还能是神仙织的?

    群臣听了个莫名其妙,倒是燕成帝最先回过味来,双目如电看向儿子。

    闵柏躲开父皇的咄咄目光,迅速挖坑,“这是宫中有人设计出的新型织机,专织羊毛的。这副葡萄纹样毡毯,就是她用了三天时间织好。”

    “才三天?”穆里青惊呼起来,“这么大副毡毯,就是手脚最快的老阿妈,也要织上至少一月才得。居然三天就织好了?殿下当真愿意将这织机送给我们?”

    利字当头,他当即能屈能伸的单膝跪下,“请殿下原谅小臣之前的无礼。当然,光这么说显得太没诚意,小臣愿意负荆请罪,请汉王殿下责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