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下第二美 > 第533章 做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汉王殿下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火然文

    不是五百,不是五千,是五万担?

    看他不敢信,徐通也犹豫起来。

    “会不会是我算错了?要不你再找人算一遍。”

    不用了,殿下亲自算了一遍,当真是五万担。

    帮忙凑粮食的,都不是什么大户。

    全是徐家亲戚,方家亲戚,薛家亲戚,或王府属臣家属,以及王瑞堂王大人这般,广大零散的低层官员和亲朋好友。

    当年,他们这些人都是通过曾对美娘一见钟情的曾璞曾探花,发起的咏燕高祖诗会上认识的。

    后面诗会虽散,但大家有意趣相投的,便走动起若干个小圈子。

    这里要夸两个人了。

    一个是从前薛慎身边小厮,如今脱了奴籍的薛良薛秀才。

    他学了薛慎的学问,却没学他的傲气。

    处事周到圆滑,跟这些小圈子的首领,俱保持了联系。

    再一个,就是系出名门的曾璞了。

    这五万担粮食里,他一人就认捐了五百担,着实算是个大户。

    于是有他二人一个联络一个带头,大家便五十一百的凑起来,没想到积少成多,居然凑出整整五万担!

    “……也是殿下人缘好,还有鸿姐儿她娘处事得当,总爱关照人,尤其鸿姐儿太讨人喜欢了,大家才肯出力。”

    徐通把账本交给闵柏,笑得憨厚却认真,“我把账都记好了,将来若有机会,这人情还是得还的。”

    那是当然。

    连鸿姐儿拿皇上一点东西,都知道记账,殿下又岂会输给女儿?

    闵柏慎重给舅舅行了一礼,“舅舅这番恩情,我就不说谢了,但定会记在心里,必有报答。”

    徐通不好意思道,“报什么答啊?我又没做啥。你做的都是正经事,舅舅也没多大本事,只能说能帮一点就帮一点了。天儿渐渐冷了,这是你舅母给你做的棉鞋,别嫌弃,就搁屋里换换脚吧。鸿姐儿也有,她倒肯给面子,很是爱穿。你舅母瞧着,可高兴着呢!”

    这一刻,闵柏忽地犹如题糊灌顶,明白先生说的,舌头与牙齿的故事了。

    牙齿坚硬,但永远会掉光。

    舌头柔软,却能伴人一生。

    有时,适当的示弱并不会让人看轻,反而会得到更多的帮助。

    他再次深施一礼,表示受教了。

    徐通越发不自在,赶紧搁下东西就走了。

    今儿去得早,回城也早。

    徐通进京时,一看正是饭点过了没一会儿,就让家丁带路,去城中一处酒楼。

    小惊鸿这些天不是在走亲戚吗?也认识了不少小朋友。

    其中就有薛大表哥八岁的儿子。

    那小子也是个手中撒漫的,收了小妹妹的礼,便表示他也要回礼。

    正好他要过生日了,就拿私房钱请妹妹去酒楼,吃好吃的酱肉肘子。

    小惊鸿一听,顿时答应了。

    这还是头一回有人正经邀请她去酒楼吃饭呢,从前都是跟她娘去蹭吃蹭喝。所以小姑娘很慎重的广而告之,特别交待大家那天都别来找她,她得去赴宴!

    所以徐通才挑了今天,去见外甥殿下。

    否则他也稀罕着小姑娘呢!

    算算这会子估计饭也吃得差不多了,小惊鸿也该回宫了。

    徐通便在街上买了一包热气腾腾,京城有名的点心,想赶着给小惊鸿送去,带回宫当零嘴。

    等他赶到那条巷子,还没到酒楼门口,先听到小姑娘震耳欲聋,标志性的哭声了。门前还围着一圈人,指指点点。

    徐通心里一紧,赶紧赶忙的挤上前去,却见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文士,比他更加气愤的先一步出来,挡在鸿姐儿身前,指着对方怒斥。

    “……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坚。人家一个小姑娘,尚知爱惜盘中餐,将吃不完的食物打包,赠予穷人。你们身为公主之尊,为何还不如一个孩子懂事,非要放恶犬来吓唬人?”

    徐通闻言吓了一跳。

    再看那被指责的妇人,竟是被贬为庶人的德阳长公主!

    和她同坐在马车里的,便是之前中风了一回,又渐渐恢复的汝阳长公主。

    旁边还有个瘦巴巴的青年妇人,他却不大认得。

    要说德阳长公主从前,就极会躲在后面,煽风点火。如今被夺了公主尊号,就越发的肆无忌惮。

    当下皮笑肉不笑道,“李大学士,你这就有些不讲道理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放恶犬伤人了?狗又不是人,看到有人发放食物,自然嘴馋,它们要扑上前去,谁管得住?先生你要教训,只管教训恶犬便是。何苦指桑骂槐,毁我们这些妇人名声?”

    这位李大学士,正是被清和公主仰慕才学的那位。

    只他为人虽然有才,却不擅长口舌之争。尤其身子不好,给人一怼,顿时气得手脚冰凉,头晕目眩,说不出话来。

    德阳长公主颠倒了黑白,挑眉掷出几两碎银子,“罢了罢了,这钱拿去,给我家的狗也买上几道酒菜,省得它们嘴馋,抢别人吃剩的。”

    而汝阳长公主,盯着小惊鸿跟徐贤妃一模一样,哭得跟小花猫的脸,艰涩又快意的挤出话来。

    “穷、鬼!”

    鸿姐儿被她凶神恶煞的嘴脸,吓得哭得更凶了。

    徐通心中憋气,快步上前,先把小惊鸿抱了起来,“不哭不哭,舅爷爷在呢,鸿姐儿不哭。”

    又给她们见礼,“不知汝阳郡主和萧夫人在此,实在失礼了。只萧夫人既不缺银钱,为何不在家中把狗喂饱酒菜再带出门来,也省得在外头丢人现眼。”

    哎哟,

    这么个八竿子都挤不出个声响来的老实人,居然也会怼人了。

    德阳长公主,被他这一口一个萧夫人,噎得差点吐血。

    她家驸马萧旦,在庆国之战时,身为主将,不仅寸功未立,还怕死投降。后面萧旦被庆国皇叔所杀,但追究起责任来,萧家也被抄没家产,贬为庶人。

    这还是看在先帝的份上,没把她家赶尽杀绝。

    但德阳长公主从天之骄女,陡然失势,这份憋屈,可想而知。

    所以,她是恨极了打胜仗的闵柏。

    要不是他这么能干,何至于显得她家驸马一无是处?

    对于闵柏的女儿,一样没好感。

    故此当傅惜华,就是徐通不认识的那个干巴青年妇人,跑来说鸿姐儿欺负了清和公主,德阳顿时自告奋勇,跑来找麻烦了。

    横竖是个没名没份的野种,就算欺负了她,又能怎样?

    要不是顾忌皇上,她就不是叫狗抢食,而是直接咬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