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下第二美 > 第455章 不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舒秀才惊讶道,“你还愿意做这个事?”

    美娘傲然道,“身正不怕影子斜。说真的,小妇人身家几何,芜城乡亲大约都是知道一二。如今何知府也在这儿,每年我交的税钱,都不知能买几片山林了吧。展家那点生意于我来说,还真算不上什么。又不是离了他张屠户,就只能吃带毛猪。所以这个仗势欺人的污名,我可坚决不背!”

    她不背,

    她家男人,汉王殿下更不能背。

    何知府听得连连点头,“少夫人做事,一向大气。就好比如今人人家里都在用的牙刷,她要是想赚钱,只要一支加上一文,那一年便是多少?可少夫人一直卖的都是成本价,就为了让百姓人人都用得起,且不知给多少穷人家找了门生计。而这门生计,也并不只惠及咱们芜城一地。做人可不能一面受着人家的好处,一面又疑心人家的好意。”

    当下便有两个白龙学宫的士子站了出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们愿意前往封州,见证此案。为免人家说我们有失偏颇,路费也不需林府掏了,我们自己出了就是。”

    好!

    当下又有一位白龙学宫的先生站了出来,“你们皆是精研我法家的弟子,正可以此案当个范例。这路费就由老夫向学宫申请,算是学宫派你们去的。你们可要好生研习,如实纪录。也让世人知道,我们白龙学宫,心是偏向哪儿的。”

    他这么一说,顿时又有好几个学生想要报名前去观摩了。

    轮不上公费不要紧,他们也可以自费哒。

    连谭二哥都暗搓搓凑到一旁,跟着举了手。

    他早点掌握一手消息,也好通个小风报个小信啊。

    何知府见此,干脆悄悄跟韩彻交待,“你把手上事情安排一下,亲去查明了回来。”

    重点,

    别让人牵扯到汉王殿下!

    韩彻在双河镇锤打了几年,人也沉稳多了,顿时会意,“下官领命。”

    这边事情既然告一段落,那些扛的大旗,早被人扔下,扯去烧了。

    至于跟着闹事的人,跑了几个,焦侍卫也带着人,悄悄抓了几个,已经秘密押回府里审着了。

    人群散去,只当看了一场热闹大戏。

    美娘见已无事,自要回去歇着。

    那展家女孩却是不忿,紧走几步,追上她道,“林,林美娘,你,你站住!”

    美娘乌眸回转,蛾眉轻挑,却半字不接。

    到底展家女孩,自己沉不住气道,“你,你带我进府,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否则……”

    嘁。

    美娘鄙夷轻笑,扭头就走。

    丫鬟小萤落后一步,轻声道,“姑娘,您那些要紧的事,还是留着给官爷们说吧。我们少夫人,不听也罢。”

    这个时候还想威胁人,谈条件么?

    你倒也得有这个资格啊。

    她都想要害死美娘和腹中孩子了,谁还敢给她机会?

    展家女孩呆呆看着美娘的背影,由始至终,她都没有半刻停留。

    这怎么跟她想象的不一样?

    甚至,从始至终,她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问过。

    难道她就这么无足轻重,就这么无关紧要吗?

    就好象从小到大,祖母的眼里,始终只有兄长一样。

    总说,只有兄长出息了,她们才能有好日子过。

    原本,她也是信的。

    可后来呢?

    兄长中个秀才便病倒了。

    成日里花钱如流水,吃一天的药钱,比她一身衣裳还贵。

    可给兄长请大夫买钱,半点不吝啬的祖母,连朵漂亮的珠花都舍不得给她买。

    还总说什么,待日后,待日后!

    可她为何要虚度青春,去待那些日后?

    她也想穿漂亮衣裳,她也想戴漂亮首饰。

    她,她也想嫁给俊美多情的汉王殿下!

    林美娘她有什么了不起?

    据说,她就一双眼睛生得好。

    可她自小到大,最引以为傲的,也是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

    如果自己能有机会打扮起来,说不定也一样的漂亮,一样的讨汉王殿下喜欢。

    他都能不嫌弃林美娘了,肯定更加不会嫌弃自己。

    怎么说,她还算是名门之后呢,出身比林美娘可好太多了。

    那人说,只要她肯听话,就能把她送到汉王殿下身边。

    一个可怜的孤女,被林美娘迫害的小孤女,这世上哪有男人不怜惜,不来英雄救美的?

    所以那天,在看着他人把祖母推进人群之中摔倒时,她没有说话。

    她扶着吐血昏迷的兄长,其实还垂下头,偷偷笑了。

    那讨厌的祖母,总是管着她,不许她这样,不许她那样的死老太婆,终于死了。

    而病了这么久,花了那么多钱的兄长,也终于快要死了。

    等他们都死了,她就自由了。

    展家的家业,就全是她的,还有那一千两银子,也是她的。

    她有了钱,就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到汉王殿下的面前,他一定会喜欢她的。

    而她需要做的,就是在林美娘面前哭泣哀求,让世人都知道她的坏。

    然后,殿下一定会讨厌她的。

    那时,他就会看到自己。看到自己的柔弱、可怜与美好。

    可为什么,为什么事情卡在了这一步?

    她明明把该做的都做了,可林美娘为什么不跟她吵,不跟她闹?

    她就这么云淡风清的,眉头都没皱一下,就让别人都觉得,她还是好的,自己才是坏的,不懂事的。

    方才那官员看着她的眼神,都开始怀疑了。

    不,

    她还有件事可以做。

    展家女孩从袖中掏出一把小刀,这也是那人给她的。

    说必要的时候,可以假装抹脖子寻死。他在她身边布置了人,一定会及时阻止。

    只要林美娘落下逼死人命的名声,就再也无法洗清了。

    而一个柔弱的,可怜的,无助的,受伤的她,就一定能见到汉王殿下,就一定能去诉说自己的冤屈了吧?

    “林美娘!”

    在美娘即将走进家门时,展家女孩忽地大喊一声,然后举刀狠狠抹向自己的脖子,“我要见汉王殿——”

    她话音未落,便说不下去了。

    那一刻的感觉很奇异,整个人突然都变得轻飘飘的,好似浮到了云端。

    脖子那里凉凉的,好象风都能穿透整个身体。

    我这是怎么了?

    展家女孩不解的低头,想看个究竟,却一头栽倒在地,睁着那双大大的,黑眼仁多,白眼仁少的漂亮眼睛,气绝身亡。

    她临死前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上当受骗了。

    那说好的,会拉着她的人呢?

    人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