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下第二美 > 第420章 碰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李瞧见渡口,心就安定下来了。

    就算天又阴沉下来,还飘起零星雪花,也无甚大碍了。照这个进度,天黑前绝对走得到。

    俞小鱼早就醒来,知道美娘姨姨把马车让给了他,还隔着窗子,跟美娘奶声奶气的嚷。

    “等到了船上,我,我请姨姨吃,吃好吃的羊肉锅子,肉都给你。还,还给姨姨捶腿!”

    “好呀!那给捶肩膀不?姨姨这儿也有好东西,你得捶得好,才给你。”

    正逗弄孩子,忽地前方一声惊呼。

    只见一个冒雪进山砍柴的乡亲,从他们队伍前方,骨碌碌的连人带柴,直滚下山去!

    众人吓了一跳,都不等美娘吩咐,就有侍卫快步冲到前头,将那老乡扶起。

    竟是个头发花白,衣衫破旧的大娘,摔得还很不轻。头破血流,很是骇人。紧闭双目,晕死过去。

    众人急忙上前,拿药救治。

    但此时,因靠近村塞,有乡亲在不远处瞧见,却叫嚷起来。

    “撞死人啦!村里快来人啦,撞死咱村的人啦!”

    有侍卫急忙辩解,“别乱嚷,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明明是她自己摔下去的!”

    那乡亲却是不信,“若不是你们撞的,你们扶什么扶?如何还这般好心,肯给她包扎救治?”

    这这这,这简直是无理取闹!

    谭迎春万万没想到,时隔几千年,还能遇到这样蛮不讲理的碰瓷党。

    “照这么说,做好人还错了么?我们就合该见死不救,撒手不管?”

    谁知又有赶来的老乡尖酸刻薄道,“瞧你们这高头大马的,一看就是富贵人家,怎肯管我们这些穷人死活?天下有这么好心的有钱人吗?”

    谭迎春简直无语。

    这什么狗屁逻辑,有钱人就是坏人,穷人就都是好的?

    简直鬼扯!

    侍卫小李,一脑门汗的赶到前头问,“到底是不是咱们撞的?是也没什么好怕的,赔就是了。”

    最先救人的侍卫十分委屈,“真不是我们!碰都没碰到她,不信你们看那脚印——”

    可再一回头,那些雪地里的脚印,早被赶上来的众人,踩得七零八落,根本看不出究竟了。

    乡亲们越发有理。

    此时从村中赶来助威的人,也越来越多。还多有拿着扁担棍子的,眼看一个不和,就得动手。

    小李他们虽然是带了刀的,但若是动起手来,必然惊动官府,事儿就更大了。

    才不知如何是好,美娘从车里出来,冷静吩咐。

    “究竟怎么回事,把那大娘救醒问问,不就知道了?”

    谭迎春却觉得事情没这么乐观。

    这里的人一看就蛮横无理,只怕不肯说真话。

    果然,当他们将那大娘救醒时,村里人就说了。

    “胡大娘,你可得想清楚了说。到底是怎么摔下来的?这些有钱太太,可阔气着呢!方才张嘴就要赔银子,要多少人家都给!”

    “那还用说么?我娘肯定给她们撞的!”

    这胡大娘的儿子赶了来,贪婪的眼光瞟过那七八车的行李,问都不问他娘怎么了,就先给人定了罪。

    美娘瞧瞧这汉子身上六七成新的厚实新袄,再瞧瞧这大娘身上的破旧棉衣,心里有了数。

    “大娘,你亲口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胡大娘神情瑟缩,眼神闪躲,半晌才为难道,“我,我实在记不得了……”

    那美娘就懂了,“既如此,你们就去报官吧。我留个人下来,陪你们处理这些事。大娘你先找个药馆看看,伤到了哪里。一应花销,只要最后官府断了是我们的责任,多少我们都赔。”

    “我们才不上官府!”

    那胡家媳妇也赶来嚷嚷,“官府都是帮你们这群有钱人说话的,又不会向着我们这些穷人。你们赔钱!”

    “对,赔钱,给银子!”

    侍卫小李有心说给几两银子,打发得了,可美娘却眸光微冷的轻轻摆了摆手。

    “我说了,你们花多少,我们都给。但要现银,却是没有。”

    那些乡亲顿时闹腾起来。

    “不可能。瞧你们这些马车,少说也得上百两银子。”

    “上百两太少了,全村这么多人出了力呢。要上千!”

    ……

    侍卫小李脸都气红了,他算是知道为何美娘不跟他们谈钱了。

    这根本就不是普通乡民,他们就是奔着讹人来的。

    他愤怒道,“你们休想!我们一两银子也不给!”

    可那胡家儿子,眼光露骨的又看了一眼美娘。

    今日为了出门方便,她没有穿着华丽衣裳,只拣了件素净的藕色萱草云纹长袄,随意缩着头发,插着根玉簪。

    若有识货之人,就看得出她身上衣料奢华,是宫中内造,玉簪更不是凡品。

    可在乡下人眼里,却只以为坐着美娘的大马车,带着孩子的谭迎春才是正经太太,而打扮素净的美娘,不过是个女管事而已。

    这胡家儿子眼神闪烁,贪婪的目光扫过美娘俊俏的脸庞。

    “没银子,那你们至少得留下一半的行李。还有这个丫头,得留下伺候我老娘!”

    “大胆!”

    小李忍无可忍,仓啷一声,拔出腰刀,厉声道,“你们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就敢这般撒野。回头送到官府,好好治治你们这群刁民!”

    他是想震慑这些百姓,却不想适得其反。

    美娘意识到不对,还未出声,那胡家儿子便道。

    “大家不要怕,咱们人多,她们人少。她们这样仗着官府欺负人,咱们把行李抢了一分,回头官府也奈何不得我们!”

    对!

    “抢!”

    贪婪,大概是人的天性。

    法不责众,不也是常理么?

    人群之中,也不知是谁第一个带头,割断了后头一辆行李车的麻绳。一只箱子摔下来,恰好是放下人衣裳的。

    就算是下人的,可那些花红柳绿的料子,在阴沉沉,飘着雪花的天气里,格外鲜亮而扎眼。引得这群乡亲顿时红了眼,上前哄抢。

    “你们不许抢,不许抢!”

    侍卫小李到底年轻,一下子急红了眼,跑去护行李。谁知那胡家儿子,却是早盯上了美娘。

    这么漂亮的小娘,若卖到窑子里去,少说也值上百的银子。

    所以他竟是仗着一身蛮力,闯到马车边,扛起美娘就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