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下第二美 > 第207章 出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远水解不了近渴,好歹定下一个也行啊。”

    徐贤妃的意思,送不了那些千金小姐,先送丫头也行。

    譬如萧明珠,她觉得就很不错嘛。

    萧明珠脸快绿了。

    陈姑姑更是愁得不行。

    谢常平都那样表态了,还要先给汉王殿下塞人,那不是打她的脸么?

    再说留下的都是贵女。

    象王家,正是皇上得用之人。如果大皇子真有什么,让人家守寡合适么?

    可跟徐贤妃解释,简直鸭背子泼水,无用功啊。

    好在此时,消息送到。

    “报!边关传来急报,汉王殿下,有治了!”

    公主府。

    赏赐发下,汝阳长公主就要疯了。

    借口生病,让丈夫把女儿接回府,才进门,汝阳长公主抬手,就想给谢常平一耳光。

    驸马谢圭上前拦住,“有话好好说,打孩子作甚?带着一个巴掌印回宫,你是给谁看呢?”

    后一句话,总算让汝阳长公主冷静下来。手收了回去,却余怒未消。

    “你看看宫里赏了什么?玉璧!看来我们家,是要出一个汉王妃了!”

    谢常平还当真上前看了一回,“这么好的玉璧,贤妃也舍得?是皇上赏的吧?”

    “你还知道啊!”汝阳长公主怒气几要化成实质,喷薄而出,“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还是看上那小子的脸了?他到底有什么好,你要嫁给他?”

    谢常平柔声和气,“那他有什么不好?除了他娘。”

    汝阳长公主气结,卡壳了。

    谢圭已经回过味来,“说得也是。除了贤妃,汉王殿下也没什么大毛病。”

    身份高,地位尊贵,如今又有名师指点,长得就更别提了,这样的女婿算是万里挑一的好人选了。

    汝阳长公主眼神闪烁,总不能说已经派人去弄死那小子了。

    “有他那娘,就够够的了!五儿你听娘说,回头我给你在世家子弟中找一个,绝对比他强,日子还更松快。”

    “不必了。”谢常平冷冷回绝,“当初,母亲把我留在皇宫邀宠,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宫中的生活。敢问这世间,哪个世家敢夸口如宫中一般,汇聚着天下的奇珍异宝,能工巧匠,还有一整个太医院,能让我随传随到?”

    汝阳长公主噎住了。

    当初女儿是身体不好,可也没有一定要留在宫中的地步。是她见父皇喜欢,借口治病,故意把女儿留下的。

    要说宫中太妃们也好,但毕竟不是亲生爹娘,且宫中规矩大,争斗多,一个小姑娘留在那里,实在是她狠心了。

    “五儿,你得知道——”

    “我确实知道。”谢常平冷静道,“先帝的女儿不少,得宠的又有几个?有我在宫里,家里的日子就好过。有你们在宫外,我在宫里的日子也才更好过。

    多亏爹娘生了我,我才一出生就过着高人一等的生活。所以身为家中一份子,我也理应为家里出力,这些,都没什么可抱怨的。”

    汝阳长公主不解了,“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选他?他,他如今有封地的好吧?你嫁了,日后不也得去湖州么?”

    谢常平笑了,笑得又骄傲又冷漠,“我说了,我早习惯了宫中的生活,我哪儿也不会去。他若娶我,我婚后发发病,继续留在宫中就是。若命中有子女便有,若没有,让他的姬妾生几个给我就是。”

    汝阳长公主道,“那若是皇上在,自然没人赶你走,但若是将来其他人上位……你一个皇长嫂,怎好久居宫中?”

    谢常平一脸轻松,“那就是我的事了,不劳母亲操心。好了,若无旁事,我先回宫了。下午太妃还约了我看戏来着。这玉璧我瞧着很喜欢,带走了。”

    看女儿来去如风,汝阳长公主简直不知说什么好了。

    倒是谢圭,有几分明白了女儿的心意。

    她不在意闵柏的情爱,甚至不在意闵柏的死活。

    她所求的,只是闵柏大皇子殿下这个身份,她可以从中得到的好处而已。

    换成张柏李柏,她一样嫁。

    若剩下那些小皇子不嫌她老,恐怕她也是能嫁的。

    说来,她骨子里还真是谢家的孩子。

    就跟族中每代都会出那么几个,恃才傲物,放浪形骸的男子一样。

    可汝阳长公主理解不了。

    谢圭只能换种方式劝,“好歹她还记得家族责任,再说皇上虽赏了玉璧,又没有正经发话。汉王殿下虽说有治,可具体情况如何,谁又知道?你这么急赤白眼的逼着她做什么?”

    汝阳长公主转念一想,真若是自己的人得手了,汉王死了,她女儿还嫁个屁啊!

    哎,

    若到那时,嫁了也好。

    白落个寡妇头衔,自由自在。等燕成帝一死,就算养几个私生子,又有谁管呢?

    于是,把此事搁下,汝阳长公主倒是记起另一桩事来。

    “你娘从前说的石佛寺,到底在哪儿?我让你找修庙的人,你找了吗?”

    谢圭不以为然,“你还当真了啊?我老家可偏远得很,真要是修庙,光运送木头材料,都不知得费多少银子。有钱做点什么不好?”

    汝阳长公主心疼了一会儿,到底想想性命关天,咬牙道,“再贵也得修!不修大,修小一点也行。这是你许的愿,你也得出钱!你说你没事,小时候许的什么愿啊,还把我拉扯上,真是的!”

    “那你就不修啊。”

    谢圭本就不愿,可汝阳长公主怕死,于是夫妻两个又闹腾起来。

    琐事不提,永定伯爵府。

    傅惜华终于如愿,讨了支金钗,可也备不住有人冷嘲热讽说闲话。

    “玉璧挣不着,好歹也挣块金镶玉啊。一枝金钗,算什么?”

    傅惜华怄火。

    宫里的赏赐是公开的。

    谢常平是谁都比不上,她也认了。

    可王家二姑娘也得了副玉镯。

    他家大姑娘因年纪稍长,燕成帝不愿耽误人家青春,直接赏了副头面首饰,暗示王家可以送其出嫁了。

    这样体贴周到,王瀚自然十分满意。

    还有两家父兄得力的女孩,一个得了块玉佩,一个得了块镶金玉锁。

    傅惜平费了半天劲,最后只挣上一枝金钗。

    倒不是说她这金钗就差了,上头还点缀几颗宝石,也算价值不菲了。

    但世人重玉。

    尤其作为信物的时候,玉更比金情义贵重。

    可傅家男人出不了头,她再卖力有什么用?

    好在汉王殿下得救的消息传来,傅惜华在祖母和父亲面前的份量,又上升了那么一点点。

    可接下来,傅老夫人径直问,“你看你这些兄弟们,要做些什么,才能出头?”

    傅惜华……

    宫中。

    萧明珠磨着徐贤妃,“只要娘娘打发人送,奴婢倒是愿意去边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