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下第二美 > 第175章 毒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到底在想啥?

    美娘看着师弟突然微微泛着粉红的白玉耳廓,竭力控制着小魔爪,才没过去揪一把。

    清咳一声,挪开视线。

    “师傅腊八开琴会,你看湖州那边有什么名门子弟,官家千金愿来。两三个……或四五个吧,我都能周全。”

    这,就这就是报答啊?

    看对面凤眸中掠过一抹失望,美娘心尖一颤,赶紧又补了句,“一共才十个名额呢,师兄我还没给他。”

    这都是看在你的脸的份上!

    不过说来也奇怪了。

    明明师兄也生得极好,为何看他就没感觉,看小师弟就这么让人把持不住呢?

    哇,真大方!

    果然幸福都是比较出来的么?

    小殿下又笑得露出牙花子,“师姐对我真好!听说师姐前些天,在江州可是技惊四座,几时能让师弟有这耳福,也听一回?”

    美娘略有些耳热,她现在算是明白,“色令智昏”的道理了。

    笑得这么招人,实在是抵挡不住啊!

    “我还没正经开始学呢,不过是师傅偶然教的小技而已。可别出去说破,我还指着这个在外头装象呢。”

    小殿下瘪嘴装可怜,“若师姐都自比为那啥,愚兄弟算什么?大胖和小胖,这辈子怕是都摆不脱了。”

    猪鼻子插葱——装象的美娘,给逗得也笑出两排小银牙。

    “你呀,少耍嘴皮子,快去交功课吧!”

    成功逗得小美人儿一笑的小殿下,在心底给自己点个赞,心花灿烂去交功课了。

    他没说,自己为了师姐的羊皮靴子,已经给他父皇写了封信呢。

    他还指望,等事情办下来,再给师姐一个惊喜。却没想到,他父皇燕成帝,却要先给他找个天大麻烦了。

    京城,十一月初一,大朝会。

    燕成帝很是忧心,边关送来急报,今年天气反常,至今一片雪花都没落下。

    因为干旱,关外的草原上寸草不生,牛羊死了大片。

    但最麻烦的是,开始流行疫病。

    干咳,高烧,头疼。

    别说妇人孩子,就是年轻力壮的汉子,都有说倒就倒下的。

    边关将士只得严查过路客商,但也很担心会有人将疫病带进边关。

    想彻底封锁关口吧,得皇上下令。

    但要是当真封锁了关口,又怕逼得关外那些人越发没了粮食药材要造反。

    真是进也难,退也难,怎么办?

    皇上没了主意,朝臣们也吵成不休。

    有人就提议,不如拿了粮食药材去草原上低价换些牛羊,省得打仗费钱费力。

    但太瘦的牛羊没肉,谁要啊!

    若有病就更不能吃了。且还流行疫病呢,谁敢去干这事?

    饶是之前算到边关恐有战乱的礼部尚书,王瀚王老大人,也没了主意。

    更别提永定伯傅德厚了,缩在人群后头当鹌鹑,生怕皇上注意到他。

    燕成帝心急如焚。

    此事若不尽快想个办法,疫病蔓延可是比打仗更恐怖的事。

    毕竟打仗是为了守卫亲人家园,将士们还有拼死的动力。

    但要是疫病蔓延开来,首先人心就慌了。且去跟群有病的人打,输赢可能都得是个死,谁还愿意去拼?

    往坏处想,若那些异族坏心,只消把把病死的牛羊往关口一倒,不出三天,边关必定不攻自破。

    还打个毛啊!

    徐太师站那儿琢磨一阵,心生一条毒计。

    “启禀皇上,臣有一策,不知当讲不当讲。”

    最讨厌这些废话了!

    燕成帝耐着性子,“太师请讲。”

    徐太师摆够了姿态,方道,“传闻,上官先生有通天彻地之能,如今他既又入世,何不召他祈求天地,早日降下瑞雪,以解灾情?还有白龙观的长春真人,一向宅心仁厚,医术高超。听闻边关有难,定愿意去救济苍生。皇上不如下旨,请他二人出山,前去平乱,以解燃眉之急!”

    老贼好毒的心肠!

    王瀚心中大骂,这哪里是叫人去平乱,分明是叫人去送死!

    长春真人主持的白龙观,是因汉王殿下所建,而上官令,如今更是汉王殿下的先生。

    徐太师这招釜底抽薪,分明是要弄成这两个老人家,好剪掉汉王殿下的羽翼呢。

    可偏偏这二人名声在外,还当真不好拒绝。

    果然,徐太师这话一出,其党羽纷纷跳出来附合。

    反正现在也没有好办法,为什么不死马当作活马医,派他二人去试试,万一有用呢?

    眼看有些中立的大臣,都给说得渐渐倒向这一边,燕成帝眸光渐沉。

    王瀚急中生智,忽地生出个主意。

    “回皇上,虽太师所言有理,但上官先生和长春真人毕竟都年事已高,且天寒地冻的,恐怕难以成行。皇上何不下道圣谕,先行询问一番,再作定论?”

    “准奏。”燕成帝干脆利落,制止了这个话题。

    徐太师只得闭口不言了。

    他有再多的理由,也干不过老人家的年纪。

    都六七十岁的人了,若这两个老家伙借口年纪老迈,身体不适,还当真勉强不了他们。

    敬老和孝顺,本就是传统美德,谁好意思忤逆?

    但即便如此,一道圣谕也紧急发向江州。

    傅德厚回府,立马唤来傅惜华,可有对策?

    傅惜华懵了。

    不是打仗,而是疫病?

    她,她不知道啊,也没关注过。

    那个时候上官令还未现身,天知道他会不会去祈雪,又会不会成功?

    别说傅德厚失望,连傅老夫人都不大高兴了。

    “还以为你多有本事,原来不过如此。”

    看他二人难掩失望之色,傅惜华耳朵都急红了,慌乱中憋出句话。

    “大概,不会成功吧。唔,就算求到了雪,可那些异族又没有牛羊来换粮食,肯定还是要打仗的。”

    呃,这话说得倒也有理。

    傅惜华略松了口气,又赶紧出了个主意,“不如,家里也存些粮食?若今冬无雪,明年开春,地里肯定长不好庄稼,粮价必贵!”

    傅德厚心动了,打仗的事离得远,但存粮的事,却可以早早来办。

    傅老夫人也心动了。

    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

    捞战功什么的,还可以放一放。多赚点银子,谁不喜欢?

    于是挥手让傅惜华退下,母子两个商量起囤粮之事。

    果然,边关消息一出,京城粮价没几日就开始上涨。

    傅德厚倒庆幸下手早,又赶紧囤了一大批,静待明年开春,好发一笔不义之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