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下第二美 > 第135章 及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皇儿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要阻止人家父女团圆?”徐贤妃怒了。

    抢了美娘卖身契的小殿下,正义愤填膺的想张口,却忽地发现,说什么都不对。

    难道他能当着众人的面,说林俊仁不是个东西,能卖女儿一回,就能卖她第二回么?

    这样固然能救美娘,但美娘的名声,也彻底毁了。

    世人不会知道这么多,他们只会认为,一个这么糟糕的爹,怎么可能生出一个好女儿?

    所以林俊仁不好,美娘必然也好不到哪去。

    但要是把卖身契给了林俊仁,那岂不是把美娘重推进火坑。她还拿一千两银子赎身,又有何意义?

    想打老鼠,又怕伤着玉瓶。

    就是小殿下此刻的感受了。

    怎么办?

    一时之间,闵柏陷入两难。

    何知府思来想去,只能悄声建议,“殿下,要不,还是,先给他吧。”

    毕竟,一个孝字,压死人呐!

    就算明知林俊仁不是个东西,但美娘还未成年,身为亲爹,他就有权掌管女儿的一切。

    若林俊仁没来还好,但这会子他偏偏来了,扣着美娘的卖身契不给他,还当真说不过去。

    闵柏自然知道这道理。

    而徐贤妃,还在厉声催促,“皇儿你是怎么了?你还扣着人家卖身契干嘛!”

    小殿下急切的望向美娘。

    却见小姑娘的脸,一点点的白了,然后,冷得象冰!

    在见她攥紧了小手,似是决绝的想狠心开口时——

    小殿下豁然抢先,“孤就是不给!”

    麻蛋!

    就算是要背负恶名,他也要先护住玉瓶。

    然后,在听到身后小太监,满头大汗的悄悄挤出两个字时,如闻天音。

    “银子,她这银子还没还上呢,凭什么给?五百两银子,按母妃说的,汉王府出了。至于这卖身契,等那一千两送来再说!”

    徐贤妃目瞪口呆。

    这一招耍无赖,似曾相识啊!

    美娘暗松了口气,才觉浑身脱力。

    她方才都打算拼一个不孝之名,自己抢下来了。

    如今甚好。

    她的名声保住了,小殿下,小殿下也没多大折损。

    毕竟年纪还小呢,干些无赖事,那不是情有可原么?

    何知府也呵呵道,“林俊仁挪用公款在先,确实不适合保管这样贵重之物。万一他回头拿着卖身契又把女儿卖了,娘娘的账怎么办?”

    本宫,本宫一点也不心疼那五百两银子!

    徐贤妃怄得吐血。

    指望柳娘子和林俊仁再出奇招。

    可柳娘子底牌用尽,无再战之力。

    而林俊仁,也只能谄笑着上前求饶,“怎会?卑职,不,小民,小民还有个儿子,正在观外,要不将他押到王府,换女儿的卖身契?”

    “多此一举!”何知府拂袖不悦,“押你儿子,跟押你女儿有何区别?或者说,你是当真打算把女儿拿去卖钱,才一定要把她这卖身契要去?”

    正是。

    林俊仁敢做不敢认,只得眼巴巴的问,“那等我女儿送银子来的时候,这卖身契是不是就还我?那,那小民能去汉王府外等着么?”

    这,这竟还是个牛皮癣。

    “林俊仁,你不要脸!”

    一个白弱青年从殿外闯进,骂出许多人的心声。

    “就算美娘赎出卖身契,也不给你,给我!”

    “你,你是谁?凭什么跟我抢女儿?”

    林俊仁暴怒,差点就想跟人拼命。

    这哪是抢女儿啊,分明是抢他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

    青年往美娘跟前一站,指着自己鼻子,叉腰冷笑。

    “就凭我是她亲叔,林俊武!”

    林俊仁愣了。

    再看这青年跟美娘足有五六分相似,且口音也是老家人,想是作不得假。

    可自己这个弟弟,怎么就跑到这儿来了?

    林俊武道,“你已经把我侄女儿卖过一道了,她就算欠你的生恩养恩,也都算还完了。从今往后,大家桥归桥,路归路。你再想打她主意,得先问过我这个二叔!侄女儿别怕,有二叔给你撑腰,往后你爹,再管不得你!”

    小美娘,激动得热泪盈眶。

    只听他这一句话,小美娘就知道,这才是她真正的亲人!

    闵柏的一颗心,也终于落回肚子里。

    二叔哇,你来得太及时了!

    可林俊仁不服,厉声嘶吼,“我这亲爹还在呢,她凭什么跟你这二叔?长兄如父!这个家,还轮到你作主。”

    “虽说未成年的子女须归父母,但无论是世俗民情,还是本朝律法,皆明文规定。若父母任意苛待或买卖子女,子女可随其意愿,选择与叔伯一起生活。小美娘,你可愿随你二叔一起生活?”

    “我愿意!”

    就算不知这个走进来的老道是什么人,但美娘几乎是想都不想,就高声答出这句话。

    老道长点头微笑,接着又道。

    “咱们再来说说长兄如父。虽说民情律法,皆承认这一条,但也明文规定。成年的兄长在父母过世后,对未成年的弟妹,有抚养之责。林俊仁,你却是在爹娘死后,把一对嫡亲的年幼弟妹扔在老家,十几年不管不问,又该怎么说?”

    在林俊仁刚想张嘴时,他又道,“呵呵,你可别说这是你们的家务事,不必外人操心。此事涉嫌弃养亲人,若你的弟妹上官府检举,可是要判刑的。在座的官员不少,我可有说错?”

    只见一群官员,如小鸡啄米似的不住点头,望着这位老道长的眼里,简直要冒出无数星星。

    全是崇拜!

    林俊仁给这条理清晰的老道长,驳得哑口无言。

    林俊武更道,“你若是再找美娘麻烦,我就上官府告你!”

    林俊仁,再也无话可说。

    好样的!

    小殿下差点鼓起掌来。

    就算这老道长貌不惊人,衣着破旧,还顶着个特别大的脑袋,挺着个小锅似的肚子。

    就凭这番话,他也觉得这是位高人。

    冷静了一下,他突然发现大殿中的官员,尤其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官员,譬如何知府,眼神异样。

    就象是看着稀世美人般,一个个目光灼灼,盯着这个衣衫破旧的老道长。

    连眼珠都不带眨的!

    莫非,他们也看出这是位高人?

    那他究竟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