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下第二美 > 第91章 美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湖州,汉王府。

    薛慎那张龙女踏波图,已经端端正正挂在了书房视线最好的一面墙上。

    只汉王殿下愁眉不展,在画前走来走去,忧心忡忡。

    活似,活似遭遇了难言之隐。

    排除他这年纪不该有的烦恼,小太监体贴的端来一杯蜂蜜水。

    “殿下,您是不是先用这个?不行再传太医。”

    小殿下微愣,“你以为孤便秘了?孤好着呢!”

    忿忿然将蜜水一饮而尽,然后咂巴咂巴嘴,觉得心情好些了,才道,“把太医传来也行。”

    看,这不还是有病么?有病就得治,何必讳疾忌医?

    很快,老太医来了。

    可小殿下也不要把脉,只问,“要如何快速长高?”

    老太医一愣,不是需要润肠么?他药丸子都备好了。

    “这,这随着年纪增长,自然会长高。若是想快,把鞋底加厚就是。”

    老太医原是开个玩笑,谁知闵柏眼前一亮,烦恼尽消!

    鞋底,一定是鞋底的缘故!

    随即,他又变回那个礼仪出众的小殿下,气定神闲的问,“那有没有补药,能助人长高?”

    老太医果断摇头。

    “药哪里是混吃的?只要不挑食,多活动,总能长高。不过这也要看父母,一般父母高的,子女也高,反之亦然。”

    “那孤看父皇也挺高,孤怎么长不高呢?难道,难道孤会随母妃?”想到某种可能,小殿下惊着了。

    老太医呵呵笑了,“殿下莫急,有些人天生长得早,有些人却要晚些。象老臣亲戚家有个孙儿,小时比我孙女还矮,如今却比老臣都高出一大头呢。”

    闵柏眼睛一亮,“他也比女孩矮?”

    小太监注意到那个“也”字,瞥了殿下一眼,略明白些许。

    “是啊。因老臣家世代主攻儿科,这事还当真观察过。一般同龄女孩会比男孩长得早,学说话学走路都早。但男孩二十多岁还在长的都有,女孩一旦来了癸水,便不怎么长了。”

    “癸水是什么?”

    呃……

    老太医谈至兴起,一下子嘴秃溜了,可小殿下还睁大眼睛等着听呢!

    想想他这年纪也该渐知人事了,便秉着医者本心,简单严肃的做了个科普。

    小殿下听得小脸红扑扑的,不好意思多问。等送走了太医,再抬头瞧瞧画上的龙女,笑得呲牙裂嘴,又有几分不好意思。

    嗯,他才不会说。

    在龙女像经过他身边时,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比小美人儿矮了那么一丝丝。

    江州官员还说,这是按照小美人儿等身做的。

    等身……

    一万点的伤害!

    幸好,小美人儿不知道。

    不不不,这些都不是真的。

    他才没有比她矮,是因为鞋底的关系,必须是江州那帮没眼色的官员,给她配的鞋底太高!

    “小平安,去,让针线处以后给孤做鞋子,底都要加厚三分!”

    就知道会这样。

    小太监板着脸领命,又问,“殿下是不是,也该抽空给皇上写封信了?”

    都天降彩虹了,肯定会被人攻击,挑拔你们父子感情!

    好吧。

    去了心病的闵柏,“勉为其难”的提笔去给他父皇写信了。

    过了些天,当燕成帝接连收到数道关于盛赞大皇子如何“出类拔萃,天命所归”的奏折时,也收到了儿子来信。

    信中主题如下。

    爹,您几岁开始长个子?小时是不是也比同龄女孩矮?

    燕成帝只觉受到一万点的伤害!

    因为发育得晚,他小时可没少受到同龄人的嘲笑。

    好不容易靠刷脸坐上龙椅了,居然还有人敢提这事!

    这儿子绝逼是亲生的。

    唠叨了厚厚的几页纸,充分表达了他在这个问题上的担心,才在信的最后,说了几句彩虹事件。

    闵柏说,他也不想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他想搞也没这个本事啊!

    不过,照他估计,大概是因为长春道长做善事太多,感动了老天,才有的异象。

    但因为他身份尊贵,世人才把帽子扣他头上。

    不过这帽子太大,他太矮,所以建议老爹,赶紧给这老道册封一下吧。省得儿子给这大帽子压着,越发长不高。

    真若那样,他会到他爹面前来哭的!

    燕成帝气笑了。

    随即抽出一道早拟好的圣旨,又有几分吾家有子初长成的小小得意。

    这里写的,便是册封长春道长的旨意了。

    不过是想看看有谁会跳出来作怪,才特意延迟了几天。

    次日,等圣旨发下,朝中风向迅速为之一变。

    将拼命戴到汉王殿下头上的高帽,又戴到了长春道长头上。

    而原本宫中,正紧锣密鼓的筹备二皇子的百日宴,却被皇上忽地叫停。

    以二皇子体弱多病为由,撤销了庆典,说等到周岁再说。

    徐皇后气得在中宫又砸了一套茶碗,而徐太师在家,掀了一张桌子。

    消息传到江州,徐赟砸了一间屋。

    家风传承,延绵不断。

    只汉王府,也颇不宁静。

    自从徐皇后诞下二皇子的消息传来,徐贤妃就太平不了。

    成天不是哭诉老天不公,让那女人生了儿子。就是抱怨神佛不灵验,白收了她那些香火钱。

    但不管是哭诉还是抱怨,她都要找到闵柏,闹上一场。

    翻来覆去,无非责怪儿子带她离京。

    她要留在皇宫,必不于如此。

    如今皇后有了儿子,她们娘俩,将来可怎么办?

    闵柏烦不胜烦。

    只差没明说,要是她还留在京城,估计命都没了。

    宫中多几个小皇子,众人也不会把注意力全集中在他身上,不是挺好的么?

    可这糊涂老娘,说了她也不听。

    闵柏只得吩咐下头,赶紧去买几个聪明伶俐的小丫头回来。哪怕不学无术只会耍宝呢,只要能缠着他娘别来烦他,就阿弥陀佛了。

    底下人得了吩咐,赶紧去办。

    金桥镇的萧秀才家,重阳节那日,不幸走水了。

    大晚上,一场火烧得莫名其妙,又来势汹汹。

    萧秀才父子为救他家小娘子,都给大火烧伤,落下疤痕与残疾。萧家小娘子倒是好端端的,一点没事。

    只回头为给父兄受伤,这位小娘子,果断把自己给卖了。

    萧秀才又急又气。

    家里虽然遭了难,总有些田地,怎至于此?

    正想筹钱把女儿赎回来,可萧家小娘子却偷偷丢下张卖身契,径直跟人走了。

    嗯,卖身银子她也一并带走了。

    说是不给他们添麻烦,就是替他们省事了。

    这就让萧秀才为难了。

    就算他可以不治,但儿子还年轻,总不能眼看他落下残疾。若再赔出这一份卖身银子,那家里就当真过不下去了。

    且卖身契上写明,女儿是卖到人牙子手上。回头人牙子再倒手,又会加价多少?

    所以他只得暂时按下赎人的心思,一面打听她究竟给卖去了哪里,好做筹谋,一面还得对外夸赞自家那个孝女。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而世人不知端底,一时间,萧明珠的大名,竟是直追美娘,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好姑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