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下第二美 > 第77章 再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待那力夫把东西搁下,林俊仁仍是亲自拎着那一包袱新衣裳,回了自己屋子。

    林方氏跟了进来,再次确认已经关好门窗,林俊仁才打开包袱。

    上面确实是给美娘做的新衣裳,但里头,却包着白花花的官银!

    林方氏喜得眼睛都亮了几分,压低了声音问,“没给人发现吧?”

    林俊仁得意笑道,“怎么可能?回头你赶紧给方勤送去。”

    如今,他可算是知道有个得势女儿的好处了。

    就算挨了打,可没歇两天,韩县尊还是把他叫回去当差了。

    交给他的,还是一桩肥差。

    每年中秋前后,朝廷都会趁着农闲,拔下官银,用于征发民役,整治道路,疏通河道。

    今年湖州大水,又是汉王殿下来封地的第一年,所以燕成帝给的拔款,格外丰厚些。

    韩彻交给林俊仁的差事,就是掌管这部分银两,确保专款专用。

    但眼下工程还没开始,结算更是要等到好几个月之后了。

    林俊仁自然想到自家小舅子那一本万利的好生意,便将官银偷了出来。打算放几个月高利贷,白赚些利息。

    如今陆陆续续,已经偷拿了三百两。放上几个月,少说就是四五十两的利息。

    别说给美娘修整房屋,就算是再买一套小宅子,也是够了。

    要不,两公婆对女儿会如此大方?

    别做梦了!

    真若是个要脸的,根本就不会做出这等事来。

    只这些勾当,美娘却是一无所知。

    此时,在双河镇外,她正把二两银子装进荷包里,送别娄得月。

    “出门在外,没什么比银子更实用。姐姐拿着,应个急吧。”

    娄得月没有推辞,只是红着眼圈,用力抱了美娘一回。

    “我会努力挣钱,还妹妹的。”

    美娘笑了。

    在她耳边悄悄说,“我买的药虽多,可给姐姐喝的份量却不多,全是兑了水的!回头你找个大夫调理调理,大概没两年,就能嫁人生子了。”

    这要谢谢田奶奶,老人家的智慧深不可测。

    不仅出了个好主意,连解决方案也一并算计好了。

    反正又不是穿肠毒药,再怎样神医,也很难鉴别喝到肚里的真材实料有多少。

    只要蒙过眼前难关,过几年再生育,任谁也说不出啥来。

    娄得月却有些灰心。

    那日余家的话,到底流传了出去。她往后还能嫁人么?

    美娘嗔道,“等你去了芜城,看看人家玉兰姐是怎么过日子的。要说你比我也大不了几岁,可别这么死心眼!”

    娄得月腼腆笑笑,终于打起了精神。

    “我会好好保重,妹妹你也要好好的。”

    这就对了。

    原先,美娘是想把她送到苏栋那儿去,可想想觉得不合适。

    那边屋少人多,又没有大人,娄得月去了只能帮着洗衣煮饭,若心中难受,也难以排遣。

    倒不如去到玉兰那里,她年长几岁,明白事理,又豁达开朗,跟着这样的女子,才能真正抒解胸怀。

    只娄得月一人是不可能上路的,全亏了王大叔仗义。

    说他家有个老姨,嫁到芜城多年,也未曾走动。这回带着媳妇小儿子过去看看,也顺便送娄得月一程。

    美娘体谅他的好意,想着上回去芜城时,见许多人挑鸡赶猪的过去卖,两地的价钱可差了不少,便叫王大叔也如法炮制。

    要是卖不动,就直接送到玉兰店里。就看在她的面上,玉兰也会收的。

    王大叔觉得这主意不错,若能挣着几个钱,这趟就不算空跑了。

    只是初次经营,他也不敢进多,就进了两头猪,三十只鸡。

    若是亏了,也负担得起。

    只是听说他们要去芜城,郑飞扬又指点着王水生,两人去野湖里挖了一大筐子莲蓬菱角嫩莲藕。

    上回在芜城,他见这些本地不值钱的玩意儿,可都是能卖钱的。

    于是中秋这日,王家一大早吃了团圆饭。然后怀里揣着月饼,王大叔挑着鸡,王水生背着筐,王大娘照看着猪,热热闹闹上路了。

    和在葛家寄居的娄得月会合后,才要道别上路,却见来了辆车,是美娘替他们雇的。

    知他们东西多,特意找的是农家拉货的平板车。虽然没蓬,到底够大,人畜都能坐上。送他们去到码头,就能省好大力了。

    王大娘过意不去,连连念叨,“这可真是享福了,跟财主太太似的。”

    美娘噗哧笑了。

    这才哪儿跟哪儿呀,秋大姑出门才象财主太太呢!

    忽地王水生将她一拉,转头就见娄大娘挎着个篮子,里头松垮垮装着女儿两件旧衣裳,几个煮鸡蛋,几块大饼赶来了。

    王大叔脸一沉,可美娘轻轻摇头,示意让娄得月自己处置。

    “月儿呀,我们真不知道余家的人会那么坏。要早知道,断不能同意这桩婚事来着。如今你爹也后悔了,你别记恨我们,原也都是为你好来着。咱一家人,哪有隔夜仇,是不?”

    说着话,她还一眼一眼瞟着美娘等人。满脸认定,是他们在挑拔离间。

    娄得月冷声道,“对呀,我是你们生的,就不念生恩念养恩,也不能记恨你们不是?”

    娄大娘才自一喜,只听她又道,“横竖你们得了我的卖身银子,我也算还了你们的生养大恩。从今往后,大家谁也不欠谁的。你们于我,就是个陌生人。娄大娘,再见!”

    她转头跳上马车,“王大叔,走吧!”

    王大叔冷哼一声,带着一家子上车走人。

    娄大娘挎着一篮子不值钱的东西,尴尬的站在那里,半晌跺脚骂道,“没良心的小蹄子,将来有你哭着回来的时候!”

    嗤!

    郑飞扬配合的问,“美娘妹妹,你笑什么?”

    美娘轻笑,“我笑有些人哪,自己过不好,就巴不得亲生女儿都过不好。这样歹毒的心肠,老天又没瞎了眼,怎可能让他们遂了心愿?”

    “就是,说这样烂舌头的话,也不怕招了报应!娄姐姐将来,肯定能过得极好。”

    “那是自然。将来,咱们就等着看,到底是谁哭吧!”

    他俩一唱一合,可娄大娘还真不敢吵。

    这丫头如今是皇上都赏赐过的人,实在惹不起。

    没见那县太爷先是判了她的罪,最后都没下文了么?

    所以,她连屁都不敢放一个,闷着头走了。

    两小只齐齐甩了个大白眼,郑飞扬摸出荷包,“别生气,吃糖。”

    美娘不客气的拈了块大个儿的麦芽糖塞嘴里,“我才不生气,就觉得讨嫌得慌!”

    郑飞扬也含了块糖,却问,“那萧黑珠偷学络子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嗯,因小飞哥哥不喜,直接给人改名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