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下第二美 > 第59章 相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燕家客店。

    秋大姑一觉醒来,两小只已经回来了。听说生意已经谈成,连定银都拿回来了,十分惊奇。

    等两小只说完经过,她方瞧着二人道,“这还真是傻人有傻福!我这病上一场,倒是因祸得福了。”

    两个小傻子,早习惯这样的无差别攻击。不痛不痒,反觉欢喜。

    美娘是真没想到,秋大姑报那样高价,都能卖出去。

    这一单生意做下来,除了线钱和分给美娘的,还能净赚将近五十多两银子!

    再来上一回,就能把欠美娘的那一百两都还清了。

    看小姑娘沾沾自喜的小模样,秋大姑很是瞧不上眼。

    “就这仨瓜俩枣的,有什么好欢喜?我是不知你们会找到那种店,要早知道,价钱我还得加两成。算便宜她了!”

    郑飞扬很困惑,“就这么个络子,怎么就能卖那么贵?别卖不动,下回再不要了吧?”

    “闭嘴!”

    这回,二女倒是同仇敌忾,异口同声了。

    美娘道,“你也不想想,梅姨待客的厅堂里都摆了什么?书桌砚台,香炉茶碗,哪一样都不便宜,可有一样正经货品没有?咱们一去,连上的茶都格外香。她那里别说几钱银子,说不定一二两都能卖得到呢!”

    秋大姑道,“或者干脆不卖,只拿来当添头也好。那些贵重衣饰,人家随便就能赚上几十几百两银子,这点子又值什么?真是没见识的傻小子!”

    郑飞扬被一个接一个的白眼,训得灰头土脸,只得强行转移话题,“那个,那萧什么珠,抄咱们东西怎么办?”

    秋大姑不答,却看向美娘。

    美娘却已想过,“这事我倒早就想过。咱们做这络子,再怎样也瞒不了人的。时间一长,肯定有人学了去。只能指望大姑,多想些新花样,常换常新了。再说咱们这样好的丝线,就算仿制,也不是人人做得起。”

    秋大姑也赏了她一记白眼,“少拍马屁。我只管领上路,往后这些事,你自己操心去。明儿好生表现,把那梅姨哄好些,知道吗?”

    美娘瞪大眼,“大姑你明天不去?”

    秋大姑理直气壮,“我这不还病着么?”

    明明就好多了,刚才肉丝面都吃了一大碗!

    她不说,就是在考人了。

    美娘想了想,“大姑这意思,是这回生意已经谈成,您再去也没多大用处。倒不如留着这个机会,下回再见?”

    郑飞扬恍然,“对呀,那时想涨价,也容易了。”

    秋大姑直撇嘴,“你当人家是傻子么?”

    美娘又琢磨了一会儿,“明儿只是送货,大姑去不去无妨。不如等着咱们要走的时候,再专程去拜访一次?就显得既体面又尊重了。”

    秋大姑方道,“终于开了点窍。所以,你们明儿要注意看看,那梅姨有什么喜好。想想能送些什么,既体面又有人情味的,让人家记住你。”

    这条销路打开,往后就不愁生意了。

    美娘恍然。

    做生意就跟做人一样,不能只盯着眼前利益。你拿人家当生意人,人家也是如此。若你肯拿她当朋友,这生意才做得长久。

    郑飞扬摸着脑袋嘟囔,“算了,横竖我不做生意,就不费神琢磨了。”

    当即又挨了二女白眼,美娘更是教训。

    “你将来去到军营,难道不跟人打交道?以为拍拍肩膀,一起喝酒吃肉就是真兄弟?想想叶叔这回怎么去的省城,长些心吧!”

    郑飞扬只好戳地装蘑菇,自琢磨去了。

    一个侍卫路过,瞅着有点眼熟。

    这不是今儿给那小姑娘牵马的男孩么?

    小殿下可惦记着呢!

    “别多事,赶紧走吧!”另一侍卫把他拉走了。

    既然和徐九晕发生了冲突,闵柏的微服私访也必须提前结束了。

    今儿街上可不少人见过汉王,而小殿下为了抹黑,又故意弄得满脸油污。再留下来,就该惹事了。

    晚上他们回来,便瞧见周边巡逻的士兵多了些。应是有官府的人得到消息,但还不敢确认。

    毕竟藩王擅离属地,可是大罪。

    徐赟自己不方便出手,但愿意为徐家卖命的小喽啰可多得是。

    万一有人参上一本,主子没事,他们这些跟出来的下属,就要倒大霉了。

    所以闵柏也没闹脾气,反正他已看了不少,次日一早,便包袱款款准备回巢了。

    只刚坐上马车,忽地看到一个小姑娘。

    侧着脸,坐在一匹老马上,跟旁边的少年有说有笑。

    她,她她她!

    那马,那少年,那小姑娘,不分明就是昨天帮他的人吗?

    再看她的脸,她的脸!

    平安瞧着小殿下神情有异,抬头一看,他也呆了。

    天,居然是她?

    这会子小姑娘没系头巾,那张脸,太好认了。

    天下美人哪有那么多?

    这分明,分明就是当初小殿下从江里捞起来的那一个!

    看她也从老燕家客店出来,原来竟是住同一家店么?

    看闵柏指着人,半天说不出话来。

    平安冒着大不敬的风险,赶紧把车窗关上了,“殿下,这时候可不能节外生枝啊!您瞧瞧这多少巡逻的?咱们还是回去吧!”

    闵柏一巴掌拍他头上,小太监豁出去了。

    “殿下,您就是打死奴婢,奴婢也不能让您出去相认!”

    他都准备好承受殿下怒火了,却听他家主子哈地一声,大笑起来。

    坏了,这是魔怔了?

    “哈哈,孤就知道,孤救的人没错!眼睛长得好,声儿也好听,人还格外机灵!嘿嘿嘿!”

    再看他家殿下,哪有半分生气模样?

    分明是喜得眉开眼笑,恨不得抓耳挠腮了。

    “我们还住同一家店呢。真有缘份!”

    再有缘,这不也擦肩而过了么?有啥可乐呵的?

    再说,您昨儿那副尊容,好看么?

    此时,小殿下终于把笑出八颗牙的嘴角收一收,想起这个重要问题了。

    可他一点不着急。

    相反,他,他更得意了!

    “我昨儿那副模样,她都没嫌弃,还一个劲的帮孤。哎,这人长得好看,就是没办法。父皇从前就常说,这世上男子,再没有比我们爷儿俩更英俊的了。孤都那样抹黑了,还是掩盖不住啊!”

    平安在想,能有什么法子,把耳朵戳瞎?

    简直听不下去了!

    您说得都对,这世上哪有人敢跟你们父子比美?

    都美到被人调戏了,还显摆呢!

    可他家小殿下,显摆完还同情起他,“自然,以你这姿色,是不懂的。”

    平安受不了了。

    他这姿色怎么了?王府里还有比他更好看的小太监么!

    呸,

    他一汉子,要什么姿色?

    小太监阴恻恻道,“那是,奴婢相貌平平。恐怕只有薛慎薛大人,才懂殿下的苦恼。”

    小殿下摸摸下巴,略遗憾,“他长得也算凑合,就是太老了点。过几年,孤再大些,估计他都老得没法看了。哎,到时都不好意思往他跟前站了。”

    今年不过刚行冠礼的薛老大人,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幸好这是出门前,没人瞧见。

    赶紧照照镜子,薛老大人觉得,自己今天也是青春正好,潇洒正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