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下第二美 > 第20章 臭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掐两朵新鲜才开的桅子花,美娘去了隔壁叶家。

    才进门,就见叶蓉正拿着她的花布,臭美的在水缸前左右比划。

    叶氏照顾着两岁多的小儿子吃粥,头也不抬的嘱咐道,“你小心些,别给人弄脏了。眼下才遭灾,是没指望了。等下半年看你爹能不能多接些活,过年再给你扯身新衣。”

    叶蓉正想说好,转头看到美娘,一下脸红了。

    却见美娘没半分不愉,反笑吟吟道,“妹妹你瞧婶子多疼你。来,把这花戴上,又香又好看。”

    叶氏略怔,随即爽朗道,“美娘来啦。等一会儿啊,我打发了小宝,就给你量尺寸。”

    “不急。”说着话,美娘把另一朵桅子花别她衣襟上了,“婶子也戴着,香香衣裳。小宝,你娘好看吗?”

    “好看!”叶小宝咧嘴,笑得小脸上都是粥胡子。

    叶氏原想说不要,见此便也笑着算了。

    将最后几口粥赶紧喂了儿子,一面跟美娘说话。

    “我昨儿算盘了一下,美娘你都快十二了,湘色这匹不如做条马面裙,红色就做件对襟长褂,春秋好穿,正经也是大姑娘的衣裳。余下料子再给你做身棉袄棉裤,等到冬天也尽够了。”

    这两匹布美娘还没细看过,叶蓉红着脸抱给她,就想去倒水,美娘却拉着她一起坐下。

    爱美乃人之天性。

    不过比比,何必小气?

    两匹布质地细腻,一匹湘色有暗花,一匹李子红,皆是娇嫩粉润的颜色,非年轻女孩不能穿。

    美娘在身上比划了一番,十分满意,“婶子方才说的裙褂就好,只那棉袄,您看能不能做成我身上这样子?”

    她身上穿的,还是王府的小宫女装束。

    水红上衣,湖绿裙子,但巧妙做了几处拼接,就半点不显乡气,反清雅得很。

    要说美娘从前,也不知打扮。

    全因林方氏说,女孩儿要朴素大方才显得体。所以美娘常年穿着旧衣,还多是父兄淘汰不要的。

    但如今,她却是再不肯信那些鬼话了。真要朴素大方,怎不全家一起穿旧衣?

    还是瑞姑说得对,别怪世人只敬衣衫不敬人。

    没人有义务从你不起眼的外表下,去发现你的美德。

    在有条件的时候,尽力把自己打扮得精神体面,才是对自己的尊重。

    且得旁人高看一眼,又有什么不好?

    她往后,可就是要臭美了!

    叶氏细看一回,赞道,“这样好看,也不难做,又省料子。说不定还能给你凑件棉坎肩出来,只是你爹,就得多费些棉花钱了。”

    “省下来的棉坎肩,我送蓉妹妹。再有多的,给小宝做双棉鞋也好。好婶子,千万别省着,省了也不归我呢。”

    看她说得诚心,叶氏笑了,“那婶子可就不客气了。”

    美娘就喜欢她这爽快劲儿。

    有来有往,才有人情在。

    昨儿要不是叶氏给力,她如何能从林俊仁手上,讨到这些布和小银锁?

    但美娘想多得叶家关照,想送的人情,便不止于此。

    等叶氏打发了小儿子,帮她量好尺寸,美娘便问,“婶子家里可忙?我打算去葛大娘家帮忙做些家务,蓉妹妹能一起去么?”

    小姑娘想得长远。

    就算葛大娘那儿一时没针线活,又不是一世没有。趁着人家有事,交好一番,日后岂能不关照于她?

    且如今还有个秋大姑呢。

    怎么看,都不象是寻常之人。美娘并不贪图什么,但一个好汉三个帮,能结些善缘,何乐不为?

    叶氏素性豪爽,虽她会的是裁剪,不从葛大娘那儿接活。但听说她家来了病人,还特地让叶蓉去自家菜地里,摘了一篮子新鲜菜,才和美娘一块去了。

    这就是会做人。

    美娘又学一招,再想想林方氏,真是没法说。

    快到葛家针线铺,还隔着些距离,就听到汪汪的小狗叫声。

    一个四五岁,衣衫整洁,白胖圆实的小女孩,正拣了石头,残忍的砸小奶狗取乐。

    旁边一个十来岁,身材高大,瘦成竹竿的少年,费劲拦着。

    “妹妹,妹妹别这样。小狗又没惹你,别打了。”

    他声音沙嘎,赫然正是那晚给美娘送莲蓬的人。

    只他衣衫褴褛,跟戴着珠花,精致干净的妹妹比起来,简直象小姐和奴才。

    小女孩一转手,生气的把石头砸他头上,看到血流了出来,还兴奋的叫嚷。

    “流血喽,流血喽!臭哥哥去死去死,娘,娘快来看呀,哥哥又欺负我,把小狗都放跑了!”

    妇人应声而至。

    她一身黑布衣裳,显是寡妇。年约三旬,白皙丰满。虽两颊有些麻子,仍颇显姿色。

    将刚买的包子递给女儿,什么都不问,就严厉的瞪向儿子。

    “你是怎么带妹妹的?怎么又惹她生气了?”

    少年瞟一眼妹妹手中的包子,咽咽口水,“她要打狗,万一……”

    “她要打,你就让她打啊!难道几只野狗比你妹妹还亲?你要那么喜欢狗,就跟它们一起过去,滚!”

    “滚滚滚,不要臭哥哥!”小女孩跟着附合。还故意当着少年的面,炫耀的咬一口香喷喷的包子。

    可包子里滚烫的汤汁,烫到小女孩了。她呸的一声,生气的将整个包子扔了。

    看少年想捡,还赶紧踩上几脚,“不许捡,就不给你吃!饿死你,坏哥哥!”

    寡妇牵着女儿,冷漠的看向儿子,“走,咱们家去。娘给阿雪做好吃的肉肉,保证不烫了。你这混帐,天黑前不许回家,真是看了就讨厌!”

    少年因常年饥饿,青灰凹陷的面颊更显失落。看着母女俩离去的背影,默默掉头离开。

    今儿回家,肯定又不会给他饭吃了,只能自己想办法。

    不少路人怜悯的看着,却不约而同选择了沉默。

    叶蓉也很难过。

    可她只是个小孩子,能怎么办?想拉着美娘避开,却发现美娘不见了!

    四下张望,却见一只大狗汪汪叫着冲了出来,追上寡妇,扑向她女儿。

    一下便把寡妇的裤脚撕破,再一下,就在小姑娘圆胖的手上,挠出三道爪印,痛得她哇哇大哭。

    “啊啊,野狗发疯了,快来打狗呀!”

    寡妇惊恐的叫嚷着,却无人上前帮忙,还有人说起风凉话。

    “狗没疯,是你女儿疯了。方才打了狗崽子,这会子怨不得大狗来报仇,赶紧扔些吃的吧!”

    寡妇只得扔了篮子里的肉,大狗这才作罢,叼着肉走了。

    寡妇抱着哭得惊天动地的女儿,匆匆去瞧大夫。

    而此时,美娘拍拍手,回来了。

    “走吧。”

    叶蓉看一眼她手上的点心渣,忽地福至心灵,压低声音,“原来是,是你把大狗引来的?”

    美娘眨眨眼,眸光晶然,“我也不知道呀!”

    叶蓉捂着嘴,格格笑了。

    又同情道,“小飞哥真可怜,自他爹死后,竟没过过一天象样日子。”

    美娘也黯然了。

    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谁见了不伤感?可她又能帮得了什么?

    针线铺里,秋大姑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着力看几眼美娘,又问葛大娘,“这是怎么回事?从来只见重男轻女,这家倒是奇了,重女轻男成这样!”

    葛大娘叹了口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