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大讼师 > 084 当街对峙(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西三街上,人山人海,围堵的水泄不通。

    刘镇和郑文海到的时候,两个人都难掩惊讶。以前就算有热闹看,可也没有这么多人敢站在街上,尤其是他们都来了,这些人也没有跪下来磕头迎接。

    这太奇怪了。

    但来不及多思考,他们从马上下来。

    对面,暴乱的庶民们成群站着,蓬头垢面的他们,脸上没有慌张和求死的绝望,只有忿忿不平义愤填膺!

    “干什么!”郑文海素来脾气不好,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他指着对面这些聚拢在一起,手持棍棒的庶民,呵斥道,“把棍子都放下来。”

    “都不想活了是不是!”

    少年昂首站在前面,像一只初生牛犊:“我们就是因为想要活着,所以才站在这里!”

    “你谁家的,胆子不小!”郑文海指着少年,吩咐道,“来人,将他乱棍打死!”

    郑氏的家丁冲上来。

    “你们不能抓他!”

    所有人上来,将少年团团围住,护着他,一起冲着郑文海和刘镇道:“我们没有做错事,我们只是想要讨个说法。”

    “这些和尚欺辱我们,就该死。”

    刘镇先是震惊,继而是大怒。这些人眼中没有敬畏和害怕,这是不可被饶恕的事情,他和郑文海道:“不用和他们多说!”

    话落,目光扫过四周,一字一句道:“所有参与暴乱的人,不论身份,一律就地处决!”

    郑文海深以为然。

    这些人不能留。

    人群中嗡嗡躁动起来,参与暴乱的庶民是害怕的,如果对方劝慰教训一番,他们中一定会有人丢下武器,回家去。可对方上来就要杀他们,现在他们没有路走了。

    唯一能做的,就是反抗。

    杜九言躲在人群后面,很高兴。

    “杜先生,现在不上去吗?”连奎问道。

    孙喜武一颗心在头顶上突突跳,他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有一种就算今天死了,也光荣伟大死的值得。

    他不知道为什么有这感觉,但却越来越强烈。

    “不急!”杜九言低声道,“再等一下。”

    她打量着并没有参与暴乱的升龙庶民,观察着他们的反应。

    他们的脸上渐渐露出感同身受的愤慨。

    这很好,杜九言很满意。

    刘镇和郑文海带来的并非家丁,而是私兵,这些人和家丁当然不同,一动起来就能感觉到杀气涌动,轰隆隆的声音,整齐划一令人不由自主的害怕。

    廖程和方才被打的人缩站在一边,恶狠狠地盯着这些庶民,等着他们尸首分离,死状惨烈。

    对方逼近,庶民们后退。

    杀气厚重地压在这条街上,压在所有人的心头上,忽然,有人站了出来,抄起铺子撑门的们拴,道:“我和你们一起!”

    杜九言朝说话的人看去,发现居然是屈三,小小少年满脸通红地攥着拳头,露出赴死般的倔强。

    “我也帮你们。”

    “我也来!”

    “要死就一起死,这日子活的没意思。”

    “孩子他爹,要死我们一起死!”方才拦着夫君的女子,喊道,“我们一家人在一起。”

    她牵着两个孩子,冲着自己的男人跑过去。

    “我!”

    “还有我!”

    无数人从街道的两边站出来,走到马路的中间。本来是分割鲜明的人群,忽然间就乱了起来,再也分不清楚哪些人是无辜的,哪些人是参与暴乱的。

    从塔塔寺来的时候,是一百零二人,此刻的已远超这个数。

    “我也来!”

    “还有我!”

    远处,没有挤过来留在刘镇他们后方的庶民喊道。

    随即,此起彼伏,无数人响应。

    他们声音不高,甚至依旧难掩胆怯,或许再等一会儿,他们的无畏就会消失,但此时此刻,他们的无畏是真实存在的,就只想豁出命讨到公道。

    “和尚该杀,杀的对。”

    “欺压我们,我们就应该反抗。”

    无数人念叨着,他们走过来,挤在这狭窄的街道上,每个人都挺着胸膛,像一堵墙,一堵虽破败不堪,却依旧矗立的墙。

    刘镇和郑文海目瞪口呆听着看着,两人当了这么多年的家主,第一次见识到,庶民们的团结。

    这种团结,莫名让他们焦躁,气怒。

    刘镇没说话,烦躁地一挥手!

    战事一触即发。

    有人害怕地闭上眼睛。

    “谁在这里闹事!”

    “都把刀剑收起来,否则我们就不客气了。”连奎、孙喜武等衙门里的六位捕快,带刀冲了进来。连奎哐哐敲着手里的锣鼓,锣槌一划指着要打架的人,“这里是升龙西三街,不是练武场考校场!”

    “谁要敢乱动,就统统抓到衙门里去。”

    噗嗤!

    刘、郑两家,不知道是谁笑了起来,看连奎几个人就跟看傻子一样。有人道:“你们还真自己是根令箭了?我看你们连鸡毛都不如。”

    “你再说一遍?”连奎指着说话私兵,此人穿着刘家的衣服。

    那人头一抬,道:“你他娘,狗屁都不是。还在这里抓我们,你算个什么东西。”

    “敲死你这个王八羔子!”连奎啪叽一声,敲对方的头,“老子是府衙的捕快,正经执法。”

    “你算个什么王八羔子,在这里打架不服管还顶罪。”

    连奎气势很足!

    被打的私兵捂着头,露出很吃惊的表情,他没想到连奎敢打他。

    “你看看他们多乖,”连奎指着暴乱的庶民,“让他们不动他么就不动,就你们废话多。”

    “找死!”被打的人拉着兄弟,打了过来。

    连奎接招,孙喜武也跟着打起来,郭凹、以及顾青山……

    他们人虽少,可打架一个能顶几个。

    噼里啪啦,你一拳我一拳,当众肉搏。

    刘镇好半天反应过来,呵斥道:“都住手!”

    这些蠢货,让他们杀庶民,他们居然和衙门的捕快动手打架。

    庶民和捕快能一样?

    “住手!”刘镇又喊了一声。

    大家这才停下来,连奎带着衙门里的捕快以及顾青山他们,拦中间站着。

    “这是干什么?”忽然,有人出现,也是一脸震惊地看着所有人,道,“大清早吃饱了撑的在这里械斗?”

    是刘永利!

    他穿着簇新的官服,个子特别的高,刘镇一脸狐疑地打量着对方。

    自己家人他岂能不清楚,这身高……

    “你是?”刘镇问道。

    刘永利也没有这个胆子和这气势。

    “二位家主兴致很高啊!”刘永利问道。

    刘镇眯了眯眼睛,道:“刘大人看不出这是什么情况吗?”

    他很狐疑,可对方的脸又确实是刘永利的。

    难道贴着人皮?

    对了,大周是有这样的东西。那这身高……

    桂王!

    刘镇顿时想明白了。可转念又想到,既然桂王贴着刘永利的面皮,就表示他不想以大周王爷的身份干预。那他就当他是刘永利便是。

    “不明白。”刘永利问连奎,“你们在干什么?”

    连奎左看看右看看,就瞧见人群里面杜九言给她打眼色。

    他用抹了辣椒的手背揉眼睛,眼泪顿时簌簌地落,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跪在了刘永利的脚边,道:“大人,他们欺负人!”

    “我们来执法,这些私兵无法无天,居然打我们。”

    “求大人做主啊。”

    刘永利脸一沉,瞪向打人的私兵。

    私兵被刘永利的气势骇了一跳,指着对面的庶民,道:“是他们,我们要杀他们镇暴乱!”

    “这几个捕快莫名其妙,上来就挑事!”

    “这笔账看在你们家主的面子,先记着。”刘永利卖人情。

    刘镇嘴角抖了抖,谁需要你卖人情?

    连奎默默起身退到一边。

    “暴乱,你们为什么暴乱?”刘永利站在中间,俨然是主持公道的人,是青天大老爷。

    庶民就道:“过去的半年,我们被恶和尚关在塔塔寺,受尽折磨生不如死。我们今天来讨公道,可是他们说我们不对,我就问问,我们错在哪里。”

    刘永利听着正要点头,郑文海一看这势头不对,忙上来道:“刘永利,你弄清楚状况,这些暴民如果不压制,会是什么后果。”

    “我们应该站在一边!”

    按道理那肯定是站在一边的,民和官向来都是对立面。

    “我站道理。”刘永利白了郑文海一眼,冲着庶民们居然点了头,赞同地道,“有冤屈知道伸冤,你们是对的!”

    人群传来一阵欢呼,庶民们很兴奋。

    郑文海勃然大怒,反过来指着刘镇,道:“你家的人,你不管?”

    刘镇看白痴一样,看着郑文海。这要真是刘永利,他有胆子站在这里说话?

    “刘大人!”刘镇道,“这件事必须要处理,否则,有一就有二,事态必然会越演越烈。”

    刘永利道:“怎么处理?”

    “杀了!”刘镇道。

    杀了一了百了。

    有人咳嗽了一声,

    立刻有人会意,带着庶民们闹腾嚷着喊着冤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