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书中文 > 夜的命名术 > 992、最后一程(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书中文]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清晨。

    一群年轻人正背着巨大的登山包,一百余人排成长长的队伍,如孤独的旅客般穿过荒原。

    时值秋季,行人身旁的树干上满是金叶,杂草枯萎的模样让大地有些萧索。

    但行人很坚定,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

    他们穿过一处山坳,爬上一处山脊,每个身手都很敏捷,哪怕其中大部分都还只是普通人。

    最终,他们坐在

    山脊上眺望着远方的大地,像是等待着什么。

    大地辽阔,山川壮丽。

    渺小的人类坐在山脊上看起来格外的孤独。

    陈灼蕖看向李叔同:「师公,我们不是来完成生死关的吗?但我们山地骑行的生死关已经完成了。」

    李叔同笑道:「师公这称呼,真是突然就把我喊老了啊……我还风华正茂呢!」

    胡小牛:「……」

    陈灼蕖:「……」

    胡靖:「……」

    李叔同坐在山脊上平静问道:「你们还有几个生死关没完成?」

    陈灼蕖回应道:「我与胡靖一通过了问心,所以只需要再完成两生死关就能成半神,其他人没有过问心,所以再挑战三个生死关才可以晋升A级……翼装飞行、穿透地心、低空伞降。」

    这也是庆尘最后的三个生死关。

    李叔同说道:「你们想要一口气完成三个生死关?」

    陈灼莱认真说道:「是的。」

    「为什么?」李叔同问:「骑士历史上,还从没有谁在一周之内完成三个生死关的先例,就算你们师父也做不到。」

    陈灼蕖认真说道:「我们实力肯定没师父强,但胆子不一定比他小。」

    「你倒是和你师父一样,分秒必争。“李叔同笑了笑:「为什么那么急?」

    「因为我们没时间了。」陈灼藻分析道:「您也知道西大陆是不希望在决战中遇见百百目鬼的,所以他们定会在4天之内想办法与我们决战。现在师父没有回来,戏命师唤醒的七个老怪物还剩下六个,加上风暴公爵我们没有那么多半神可以制衡他们了,所以我要成为半神。」

    女孩的语气格外坚定,就好像她从来不怀疑自己有一天会成为半神。

    「你永远都这么自信吗?」李叔同问道。

    「我如果都不相信自己,还有谁会相信我?」陈灼蕖说道。

    如今李彤云跟随家长会离去了,陈灼蕖变成了这支队伍里做决定的人,她每天都会让自己保持最好的精神面貌,让所有师兄妹看到一个永不言弃的背影。

    李叔同忽然感慨:「但是,你们要想在短时间内完成三个生死关,恐怕还需要一个契机。」

    其他的骑士都疑惑了,他们需要什么契机?

    唯有胡小牛听到契机二字时,眼角略微抽搐了一下。

    当初庆尘说他和李恪缺一个契机的时候,叮咚追杀了他们五公里。

    李叔同然说道:「契机是骑士组织内的黑话,但这次你们要挑战的难度更高,所以你们需要的契机也有所不同。耐心看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它是命运里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但我需要你们将它记住,刻在心里,然后才明白这个世界、这一刻需要怎样的人。」

    陈灼蕖看向远方苍穹,她看到刚刚从云雾里缓缓出现的权杖号:「等等,这里要发生战斗吗?

    李叔同没有回答这个问

    题,只是平静说道:「故事的开始总是温柔至极,故事的结尾总是满目疮痍。远方炮火迸发,正如这个渐渐崩坏的世界。」

    更高处,李恪没有背登山包,而是背着一个轻巧的小包,和张梦阡伫立在山脊最高处。

    那小包很眼熟,似乎正是庆尘在尼泊尔的珠峰北坡缴获的禁忌物之一,骑士预备役们却不知道它是什么作用。

    先前所有骑土全部汇合时,李恪还没背上这个禁忌物,但禁忌裁判所的三月来了一趟后,便随时背在身上了。

    李恪看着远处的战场,对张梦阡说道:「需要我为你解说么?」

    此时,张梦阡蒙着双眼站在旁边说道:「我虽然眼瞎了,但心没瞎。」

    说着,他朝面前伸出手掌,天地的风和远处的声音,为他在心里描绘出了一副巨大的画卷。

    李恪说道:「按照老爷子的计划,如果挑战生死关成功的话,接下来要分头行动。恐怕要决战之后才能见到……亦或是见不到。」

    他们两个作为师兄,余下的生死关只剩两个,要比其他人快一点点。

    张梦阡笑道:「会相见的……云镜先生呢?」

    说着,两人同时回头看向身后,李云镜正盘坐在山顶气定神闲的修行。

    就在这山巅之上,天上的云气与星辰仿佛形成一条匹练似的往他头顶灌去凿。

    云如星环,围绕着李云镜这颗恒星,山巅之上宛如一个独立的星系,声势浩大。

    原本李云镜是很少修行的,尽职尽责的守护着李恪与张梦阡。

    但18号城市烟消云散之后,他便开始没日没夜的修行,反过来却是李恪和张龄梦阡负责守护着他。

    李叔同在山脊上站起身来,走上山巅对李云镜说道:「我记得。你以前好像常说修行随缘,老爷子钓鱼的时候,你就算在藏在暗处发呆,也不怎么修行。」

    李云镜睁开双眼:「李氏没了。」

    睁开双眼的瞬间,云雾散去,星辰寂灭。

    他守护前半生的李氏就这么毁灭在一场战火里,半山庄园,抱朴楼盖,龙湖,龙湖上的那座断桥,还有那个老人,全都不在了。

    李云镜说道:「总得有人给当他们报仇吧。」

    权杖号之中,庆宇死死盯着全息沙盘,还有上面忽然出现的风暴号空中要塞。

    风暴公爵竟用孤零零的一座空中要塞,想要撼动庆氏空军舰队。

    空中要塞确实可以携带许多战斗机、浮空飞艇,成为它们暂时停靠的空中岛屿,但风暴号携带的战斗机总共80架,浮空飞艇220艘。

    而庆宇这边,战斗机足有120架,浮空飞艇算上权杖号携带的有620艘,数量是完全碾压的。

    但风暴号却还是毫不犹豫的发起攻击,似乎只来一座空中要塞,便足够了。

    庆氏的舰队开始加速冲向风暴号,风暴号甲板上的战斗机全部电磁弹射起飞,待到甲板空无一物之后便如一扇门似的打开了天幕,一艘艘浮空飞艇升空,倾巢而出。

    双方舰队在空中交火,但意外的是,陈灼蕖他们竟看到庆氏舰队完全处于下风。

    「怎么会……」胡靖一怔证问道:「我们数量不是比西大陆多吗?」

    「因为西大陆的空中要塞技术更加先进,彼此依托着空中要塞战斗,自然是西大陆更厉害一些。」陈灼蕖解释道:「你看风暴号的主火力炮数量虽然和权杖号一样,但它们的瞄准程序精度更高,轨道移动

    更快,蓄能更快。看起来好像是一样的,但参数完全不同。」

    「奇怪了。」陈灼藻说道:「庆氏舰队好像并不是以歼灭敌方战斗机、浮空飞艇为第一目标的,它们正在护送着权杖号快速靠近风暴号。」

    眼见庆氏舰队的浮空飞艇一艘艘陨落,可是权杖号和剩下的舰队却坚定继续向风暴号冲去。

    舰队在庆宇指挥下阵型严谨且悍不畏死,当浮空飞艇损失过半的时候,这支空军也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

    真正的精锐部队是指什么?未必是指实力强大,而是指他们即便面对挫折,也不会变成一盘散沙。

    越来越多的浮空飞艇坠落,荒原上遍地是烟与火,就仿佛那大地龟裂开来,地底的远古熔岩进射出来,将世界燃烧起来。

    庆氏战斗机把弹药都打光了,但依然还在前进。

    庆氏空军学院里一直流传着一个故事:「老师在讲台上问学生,庆氏歼星—11总共携带了多少枚导弹?」

    学生们回答:「4枚主导弹,12枚副导弹,总共16枚。」

    但老师摇摇头回答:「是17枚,当你们弹药打光的那一刻,而目标敌人依然对你的战友有威胁,你和你的座驾就是这第17枚导弹。」

    当权杖号与风暴号相距50公里的时候。

    庆宇面无表情的坐在指挥席位上,他打开通讯频道:「战斗机组最后次汇报情况。」

    通讯频道里传来飞行员的声音:「战斗机组剩余7架,已无弹药,燃料舱剩余47%,我部将继续前进,预计在3分钟后全部坠落。」

    「继续前进,」庆宇说道:「浮空飞艇机组做最后一次汇报。」

    通讯频道里传来指挥官声音:「浮空飞艇剩余81艘,已无弹药,燃料舱充足,我部将继续前进,预计在11分钟后全部坠落。」

    庆宇平静道:「继续前进。」

    这竟是最坦然的‘最后一次汇报’,而汇报之人则坦荡的计算出自己的死亡时间。

    庆宇再次问道:

    「空中要塞机组做最后一次汇报。」

    「反重力系统损毁7%。」

    「反应堆完好。」

    「外装甲损毁97%。」

    「主火力炮损毁100%。」

    「无人机损毁100%。」

    庆宇在通讯频道里轻声道:「感谢各位与我走这最后一程,我部将在11分钟后全部坠毁,但胜利终将是属于我们的,功成不必在我。」

    战斗机组:「功成不必在「我。」

    浮空飞艇机组:「功成不必在我。」

    空中要塞机组:「功成不必在我。」

    是许久不曾被提及的六个字,却是庆氏部队的军魂。

    庆宇面色平静的离开指挥室,就在离开的时候,一道白色光芒洞穿了指挥室的一切,但权杖号却在巨大的飞行惯性下继续向风暴号靠近过去。

    庆宇没有去管破碎的指挥室,和那些牺牲的士兵们。

    他在破碎的廊里,继续往权杖号的核心走去。

    庆宇来到反应堆前,这里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只需要轻轻按下一个红色按钮,原本的反应堆散热装置便会关闭,海量的石墨会向内回填,瞬间将这座反应堆变成一颗核弹,代号愤怒。

    庆氏依据联邦条约放弃了核武器的研发,但他们从没放弃过这柄利剑,而是将它藏了起来

    。

    七宗罪,傲慢、贪婪、暴食、愤怒、***、嫉妒、怠惰。

    贪婪由庆一携带,暴食被运去了18号监狱,傲慢在银杏山,愤怒在权杖号,还有三枚不知所踪。

    现在愤怒将被启动。

    庆宇站在动力室的操作台前,轻轻摩挲着干干净净的操作台。

    他曾被火种军校拒之门外,还是银杏山上那位老爷子保了他一个名额。

    那时,他对老爷子说,如果家器族想用军校名额换他一生自由,他不同意。

    但那位老爷子告诉他,庆宇只需要永远站在庆氏利益这边就可以了。

    往后的二十多年里,这句话便是庆宇的唯一人生准则。

    ……

    风暴号上,风暴公爵站在那间暗室前面,两架战争机器人守卫着这里。

    他最终还是选择走了进去,全息影像里的零站在枯萎草原上,一匹骏马正在她身边低头咀嚼干草。

    零背对着风暴公爵,正眺望着虚拟世界里的草原尽头。

    一阵风吹来,枯黄的干草一片片被压低,就像大海上的波浪。

    风暴公爵说道:

    「这里的一切都要被摧毁,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带着你的初始服务器一起走。」

    零微笑道:「我的初始服务器在千年前的废土壁垒里,就被罗岚、周其摧毁了。也许你以为我诞生于西大陆,但其实我诞生于东大陆。只是你们误以为我偶然诞生于西大陆,其实我是被东大陆神明任小粟流放过去的。被自己喜欢的亲手流放,真是悲惨。」

    风暴公爵证住了:「你诞生于东大陆?」

    「没错。」零笑着说道。

    「这就是你身处庆氏阵营与我敌的原因吗?」风暴公爵问道。

    「不不不,」零摇摇头:「我之所以与你们为敌,只不过因为我女儿壹想要我与你们为敌,仅此而已。我此生已无追求,她的追求便是我的追求。记得当初的那座君临号吗,在上面与风暴城舰队战斗的就是她。」

    风暴公爵沉默了,今天他才发现自己原来一点都不了解面前的这个女人。

    「对于你,我算什么?」风暴公爵问道。

    零思索了两秒:「你太不了解人工智能生命了,我是完全高于你的生命等级,就像看猫猫狗狗一样,我看你也是如此。我觉得你小时候的很可爱,奶萌奶萌的惹人怜,但长大后就不可爱了。」

    风暴公爵不再说话,暗室里只余下零的清脆笑声。

    零说道:「庆氏舰队想换掉风暴号,以此来保全家长会的地面作战能力。你们想用风暴号换掉东大陆的所有空军,以此来保全兽人军团的地面作战能力。双方都以为自己手里拿着最大的牌,但偏偏这种情况才能决出生死。我很期待这满目疮痪的结局,但那一切应该与我无关了。」

    风暴公爵凝神,他忽然发现零在全息影像里的身影,正在渐渐虚化,发梢则如星辰般消散。

    这很奇怪,对方明明处在虚拟世界中,却出现了与世界意志同化的征兆!

    下一秒,兽人军团之中有人砸碎密钥之门,风暴公爵一瞬间从暗室里消失,他终究是将零留在了这座风暴号之中。

    残破的权杖号里,庆宇郑重的按下按钮,面前的屏幕上,反应堆的温度、冷却液流速温度参数全都消失,只剩下一个倒计时。

    庆宇抬头看着倒计时一点点流逝。

    零站在

    空荡荡的风暴号里笑道:

    「我这一生还要经历多少次核爆?」

    没人回 答她,正如她这千年来的生命一样,人们喜欢从她这里寻求答案,却从未认真回答过她真正想问的问题。_c?*o?*m完整首更。

    剧烈的光芒将残破的权杖号包裹,紧接着向外界迸发,宛如一颗恒星。

    2分钟前。

    骑士预备役们看着庆氏一艘艘浮空飞艇冒着浓烟坠落于荒原之上,战争里最残酷的一面就这么展现在他们面前。

    他们以为自己是来完成生死关的,结果李叔同带着他们徒步140公里,竟是要看一场注定会失败的战争。

    李叔同沉默的看着这一幕,他就是要带着骑士预备役们来见证这一幕。

    这就是他所说的契机。

    所有骑士预备役忽然想起李叔同所说:「耐心看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它是命运里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但我需要你们将它记住,刻在心里,然后才明白这世界、这一刻需要怎样的人。」

    这就是他们需要的契机。

    庆忌的暗影之门如约而至,李叔同带头走进去:「走吧,走完你们的最后一程。」

    门后,是早就准备好的浮空飞服,它将带着所有骑土预备役完成最后一程。

    陈灼蕖看向李叔同:「师公,这就是说的契机?」

    「没错。」李叔同点头:「这是庆氏空军合计13915人,给 们换来的一个契机。」

    这一次没有人追杀骑士了,他们得用另一种力量来支撑他们往前走。

    浮空飞艇往西北方向飞去,就在5号城市西北310公里的地方,还保留巨大的天坑群地貌。

    李叔同站在浮空飞艇里,看着大地在他们脚下倒退:「人生孤旅…今天你们可能会有很多倒在生死关前,生与死只有一线之隔。但不管死的、活着的,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有意义。」

    一小时后。

    浮空飞艇上,李叔同打开舱门,猎猎的风向舰仓内倒灌进来。

    回头望去:「前面是高山坪天坑,也是历代骑士完成生死关的地方。你们都经历了翼装飞行训练,拥有挑战它的基础,但此生死难料,你们是否做好准备了?」

    骑士预备役们全都戴好护目镜,各自背着身上的伞包:「准备好了!」

    「完成这里的生死关,再完成翼装飞行。」李叔同问道:「天坑狭窄,最多只能五人组,谁先来?」

    张梦阡笑着往前一步:「我和李恪还有其他任务,我们先来吧。」

    李叔同点头:「去吧,此去虽生死难料,却天高地阔!」

    呼吸。

    张梦阡与李恪的脸颊上同时绽放火焰纹路,他们轻轻助跑后,毫不犹豫的张开双臂,从舰门跃而下!

    众人看着两人下落的姿态中毫无畏惧,反而像是在尽情享受。

    李叔同并没有看李恪与张梦阡的生死关结果,似乎只要跃下那一步,不管失败或成功,都不再重要了。

    生与死,都是骑士的宿命。

    待浮空飞艇飞过高山坪天坑后,再次拐回来,李叔同看向身后骑士预备役:「下一组谁来?」

    陈灼蕖、胡靖向前走了一步:「我们来。」

    身材壮硕的张虎宝也往前走了一步:「算我 一个。」

    说完, 三人陆续一跃而下,他们在降落时顺应

    着气流调整姿态,渐渐的,三个位组成条斜线队伍,如利箭般向高山坪天坑冲去。

    三人之间相距十五米,以免自己干扰到其他人。

    在空中,他们看见李恪与张梦阡已经徒手从天坑里面爬上来,并看见那两人也并没有观摩师弟师妹完成生死关的意思,而是大步流星的向南方走去,没有丝毫留恋。

    两人走着走着跑起来,越跑越快,仿佛大地之上的两枚流星。

    陈灼蕖在通讯频道里说道:「集中注意力,我们快接近天坑了。」胡靖与张虎宝心神一凛。

    600米。

    500米。

    400米。

    300米。

    200米。

    100米。

    然而就在此时,一阵山风吹过,陈灼蕖与胡靖及时收束身形,以最小的受力面积去迎上那股强风。

    可张虎宝就没那么幸运了,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风带出了队伍!

    这么低的距离,想要开伞已经来不及了!

    想要重新调整方向进入天坑也来不及!

    胡靖一惊呼一声,转头看向失去平衡的张虎宝。

    张虎宝却在坠落前的最后时刻,在通讯频道里说道:」你们加油,生当如蜡烛一样,从头燃到尾,始终光明。」

    轰隆一声,张虎宝坠落在地面的声音与陈灼蕖伞的声音混杂起,然后声音戛然而止。

    胡靖一吊着降落伞缓缓落入天坑底部,这个一直努力的笨小孩放声大哭。

    陈灼蕖则面色平静:「骑士死在生死关的挑战里,死得其所。」

    只是说这话时,她的指甲也扣进掌心里。

    所有人都知道生死关是会死的,先前翼装飞行生死关还没完成,便有一名骑士预备役同伴坠崖身亡,今天恐怕会死更多。

    但他们没有回头路可走。

    李叔同在浮空飞艇里静静的看着这一幕,没想到第二队就出现了伤亡,这并不是个好消息。

    死亡是会传递恐惧的,一旦后面的看见有摔死,那剩下还没挑战的便会感受到这种恐惧。

    可是,后面还有九十多个预备役要挑战生死关。

    李叔同沉默两秒,转头看向那些青涩稚嫩的面孔:「下一组谁来?不要恐惧,这是骑士的归宿……」

    话还没说完,却见许多人往前一步。

    胡小牛:「我来!」

    「我来!」

    李叔同有些错愕,那些稚嫩的面孔上没有恐惧,只有坚定。

    这一瞬,每人都褪去了脸上的稚嫩。

    仅仅一瞬间。

    李叔同本以为会有人退缩,不是他小看了谁,这是人性。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这些骑士全都没有退缩!

    胡小牛说道:「张虎宝临死前都不后悔,那我们也不后悔。」

    李叔同忽然笑了:「现在有点骑士的样子了……这我拼了老命,也得给你们一人找一件禁忌物。」

    有人笑道:「师公,这句话再说一遍,我录下来。」

    「我录了。!」

    「你随时录音是什么鬼?!」 李叔同叹息道:「骑士果然没有正经,赶紧跳吧,别耽误时间了。要不是太危险,都想给这些人全都踹下去。」

    浮空飞艇以极快的速度在苍穹上往返穿梭,一队队的骑士

    预备役纵身而下,世上还没有过如此疯狂的举动!

    从中午到晚上,直到夜色降临,疯狂的举动才渐渐停止。

    所有人沉默的坐在高山坪天坑旁边,围坐在篝火前。

    只有陈灼藻还在平静的统计着人数:「62人完成挑战,27人失败后成功开伞,失败身亡……」

    所有人低下头去。

    李叔同打量着这个小姑娘,只觉得对方更加坚韧,因为只有对方知道在这重要时候,有些事,必须有人去做。

    他说道:「你和胡靖一已经完成生死关,接下来的翼装飞行生死你们便不用去了,我会让浮空飞艇将你放在南方120公里的地方,你们需要自己去和家长会汇合。」

    却听陈灼藥倔强说道:「最后翼装飞行,我也要去。」

    胡靖一怔怔的抬头:「我们不用去啊。」

    陈灼蕖摇摇头:「我要和师兄师妹一起,骑士之路的真正意义不在于强大自己的身体,而是锤炼自己的内心,所以我要把条路走完才是起真正的骑士。」

    李叔同笑道:「以前觉得你们真幸运,竟然成为了骑士。现在我觉得,骑士组织真幸运,有了你们。」

    胡靖一说道:「那我也去。」

    陈灼蕖看向他:「不怕死?」

    胡靖一咧嘴笑道:「不怕。」

    李叔同起身:「那就现在启程。」

    陈灼蕖好奇问道:「师公,光凭我们是不够的,是否还有人像我们一样努力着。」

    李叔同回答:「还有很多。」

    ……

    西北的苍茫大地上,正有1架蒸汽列车快速疾驰。 它穿过荒漠的无人区,穿过春雷河的发源地,穿过山川与大地。

    黑色狭长的车身摇摇晃晃,车首喷出黑色的浓烟,并发启程的悠长汽笛声。

    那沧桑的汽笛声在壮阔的天地间有些孤零零的,无人回应。

    郑远东站在车尾,默默的看着车厢里满满的金币,其中还有那枚正确金币。

    路远穿过长长的车厢,来到郑远东身边:「已经过了界碑,再有一个小时就会抵达001号禁忌之地外面的那座小镇,接下来怎么办?」

    「闯过去!」郑远东说道:「我们的目的地在001号禁忌之地里。」

    车转厢里只有12名昆仑成员,他们从西南出发,一路从西南日夜兼程的绕过兽人军团,来到这里。

    路远说道:「不是说001号禁忌之地很危险吗,咱们……」

    郑远东说道:「按照银杏山给的时间,现在庆氏空军可能已经没了。骑士预备役应该也启程了。不用怕,大家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都不能有错。」

    转身离开最后一节车厢,不再看那枚正确金币。

    1小时之后,蒸汽列车从001号禁忌之地外的那座小镇之上碾过,这里早就空无一人,连这里曾经发生过的罪恶一同被遗忘。 蒸汽列车辆穿入无边无际的茂密森林里,最终在那颗巨大的银杏树前停下。

    郑远下车之后,看着那株巍峨如山的银杏树洒下满地金黄,原来植物也可以灿烂如此。

    他高声喊道:「住在这里的西北军英灵,可否出来一见?时值东大陆动荡,西大陆的舰队和兽人军团已经打到家门口了,我需要你们参战!」 空空荡荡的001号禁忌之地里没人回应他的呼喊,就像它千百年来从未回应过谁一样。

    路远等人不知所措的

    站在银杏树下,他们不确定里是否会有人回应他们,甚至不确定那些英灵是否在附近能听见们的呼唤。

    郑远东手持黑色真视之眼,却见他身周有一圈透明的波纹滚荡开:「我是旁观者上一代董事会主席,按照千年前的约定,希望传媒有困难,西北军不得袖手旁观!」

    路远和倪二狗怔住,竟然还有样的约定?

    这时,远处一个声音说道:「你旁观者组织已经从希望传媒脱离出来了,算不得希望传媒。」

    所有昆仑成员往四周寻找,却根本没有看见说话之人的身影。

    郑远东凝声道:「东大陆李氏李云寿为抵御黑水城舰队,携李氏上下31992称名成员,与黑水城舰队在核爆之下同归于尽;家长会……」

    「不用说了,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有什么新鲜事吗?」那声音问道。

    路远说道:「现在十多万兽人军团正在逼近西南5号城市……」

    禁忌之地里,有人烦躁说道:「别老说这些没用的,我们与任小粟约定好,不可以离开001号禁忌之地,不能干涉禁忌之地外的人类生活,不然你们以为我们这么努力推进001号禁忌之地的边界做什么?」

    路远和倪二狗面面相觑,神明任小粟与西北军英灵竟然还有这种约定?

    而且,这些年001号禁忌之地不停的扩张,竟是因为这些英灵因不能离开禁忌之地,所以想要用禁忌之地覆盖全世界?

    路远惊悚道:「所有人都被涵盖在这禁忌之地里,还能活下来吗?」

    「这不用你们操心, 这禁忌之地是我们的,定什么规则我们说了算,到时候定不允许战争、杀人、盗窃、拐卖妇女儿童之类的,天下太平。」那声音笑起来:「哈哈哈,圣知那老小子想要的司法公正,最后怕是要在我们手里成功。」

    郑远东说道:「我知道你们和任小粟的约定,旁观者档案库里有记载,他担心你们永生不死,影响外面的世界。但如今国破家亡,还要遵守那个约定吗?」 禁忌之地里寂静下来。

    有声音忽然嚷嚷道:「庆尘那小子呢,先前抢劫我们,这次怎么不是他来?」

    郑远东回答:「他走了任小粟那条路,还没回来。」

    *********

    一艘浮空飞艇从禁断之海上飞过。

    庆尘坐在五公主号里,低头看着液晶板:「这五公主有点意思,不光留下这艘浮空飞艇,还在浮空飞艇里汇总近期东大陆发生的所有事情给我。一个西大陆的人,投资手笔不小。」

    黑蜘蛛说道:「她是知道自己杀不了你,最终被杀了。」

    庆尘若有所思:「对于那个傀儡师宗丞,你们现在知道多少?五公主的资料里显示他控制了陈氏财团,但陈氏空中要塞被我夺走后,又沉寂了。我在失忆前,是如何评价他的?」

    黑蜘蛛说道:「在你失忆前,把他当做最大的敌之一,并且,还是杀害嫂子的凶手。」

    「我的哥哥,我的嫂子……」庆尘若有所思:「是资料里那个叫做庆准的吗?」

    「是的,」黑蜘蛛问道:「老板想起来什么没有?」

    「这个名字很亲切,但还是想不起有关的一切,」庆尘说道。

    黑蜘蛛心里一揪,如今庆准已经与世界同化,这个世界上有关庆准的记忆点越来越少,万一庆尘再也想不起自己的哥哥怎么办?

    就在此时,他们已经抵达大陆海岸线,却听五公主号忽然响起警报来!

    「是防

    空导弹。」黑蜘蛛说道。

    她操控着浮空飞艇洒下诱导弹,解除导弹袭击的危机,并反手两枚导弹将陈氏的海岸防线轰平。

    黑蜘蛛汇报道:「老板放心,五公主号的火力强大,一般防空系统拿它没什么办法。」

    庆尘若有所思:「它还能应付多少次袭击?」

    黑蜘蛛说道:「五次。」

    庆尘点点头:「等它弹药使用完之后就降落吧,我要徒步去西南。」

    黑蜘蛛疑惑:「五公主号的燃料充足……」

    庆尘笑着:「它现在的飞行速度,还没我跑得快,而且我看五公主给的资料,想走一遍家长会走过的路。」

    指挥车内,一名作战参谋语调极快的汇报着:「长会偷袭成功了五次,合计剿灭了五千兽兵。但后续袭击时,发现兽人军团有提前伏击迹象,我部怀疑是有戏命师混在兽兵人部队之中……目前家长会脱离战场,伤亡几乎忽略不计。」

    零摇摇头:「希望你们以后的汇报里,不要再出现伤亡几乎忽略不计的词汇。我知道你们人类很英勇,但任何一场以保卫为名的战争里,每一个个体都值得被你们铭记……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是因为这话从人工智能嘴里说出来很奇怪吗?」

    有人小声说道:「是很奇怪……」

    零笑了笑: 「别在意,我只是用你们的行为方式和你们相处而已。庆宇呢?让他来见我。」

    指挥车停下,原本应该与权杖号同归于尽的庆宇出现在门外。

    在最后一刻,与风暴公爵选择的方式一样,他们利用密钥之门撤离。

    但是,撤离的只是一小部分,那些战斗机机组人员、浮空飞艇机组员,还有那些死在权杖号上的庆氏士兵,都不可能回来了。

    庆宇看起来有些低沉。

    零问道:「庆氏空军舰队的这次任务非常成功,将接下来的战争彻底打开局面。下达命令,庆氏陆军按照原计划兵分七路,如果我猜的没错,风暴公爵的兽人军团也会分成七路,从七条道路南下,避免我们再次使用微型核弹与他们同归于尽,各位,接下来要打硬仗了。」

    零在通讯频道里继续说道:「庆野,你带领一半影子部队从A1线路北上迎击;庆驱,你将剩余的影子部队与陆军汇合,由A2线路北上;李长青、李束,你们去与183野战旅汇合,由A3线路北上……」

    一条条命令下达出去,庆宇竟发现庆氏部队已然倾巢出动!

    他疑惑道:「你规划的很好,但问题是不管他们哪一支部队,都不可能独自去面对数目多达三四万的兽人军团。哪怕是影子部队也一样是送死。」

    零平静说道:「执行。」

    庆氏部队全部动了起来,所有w都意识到,这便是最后一战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