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书中文 > 夜的命名术 > 991、最后一程(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书中文]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禁断之海上,正有一般民用浮空飞艇摇摇晃晃的飞行着。

    舰仓里只有两个人,庆尘坐在地板抱着一个液晶板,快速的翻看着新闻。

    这些西大陆的新闻都是曾经的,失去了时效性。

    然而庆尘试图通过西大陆发生过的事情,来了解这世界里,遗忘过的全貌。

    因为舰仓摇晃的缘故,面前的杯子在光滑的地板滑来滑去,庆尘看着里面几乎要泼酒出来的水,抬头看向手忙脚乱的黑蜘蛛:「不是,你会驾驶浮空飞艇吗?我要早知道你会把浮空飞艇驾驶成这个样子,就去绑几个驾驶员了。」

    黑蜘蛛脸色一红:「我也没想到这民用浮空飞艇的配置这么低、竟然只能全程手动。他们甚至没有购买自动驾驶包。」

    庆尘指着手上的液晶板:「自动驾驶包是需要购买的,15万一年的会费,老百姓当然不舍得买了。」

    黑蜘蛛差愧的低着头:「我以前也没怎么亲手驾驶过浮空飞艇…而且这个民用飞艇的年限太久了,很多零件都出现老化。」

    庆尘若有所思:「我们距离中。继岛还有多远?」

    「1100公里。」黑蜘蛛说道。

    「难熬啊。」庆尘感慨。

    黑蜘蛛转移话题:「到了中继岛之后,我们没有通关信标,肯定会遭遇对方的审查,到时候老板你,就在飞艇等着,我来想办法解决他们。」

    「能解决吗?」庆尘说道:「我可以帮忙。」

    「老板你还没有恢复记忆。」黑蜘蛛一边说话,一边回头看见庆尘从这民用飞艇里找了不少餐刀握在手中,完全是一副跟人拼命前的紧张样子。

    虽然庆尘在表世界杀人了,但反应过来之后也是后怕了很久,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

    飞艇渐渐稳住了,黑蜘蛛也慢慢的熟悉了它的驾驶方式。

    「老板。」黑蜘蛛说道。

    「嗯?」庆尘抬头,目光从液晶板挪开。

    「其实,你还没找回所有记忆,但你为什么执着的想要回去呢?」黑蜘蛛问道:「我研究过你,如果的记忆状态回到了穿越之前,那你应该躲着这种事才对。那时候的,你非常谨慎,谨慎的甚至过了头。」

    庆尘想了想:「因为一张纸条,帮我想起了碘伏、山楂、扳手这三个人,我总觉得,他们坚持的事情,应该不会错,和当他们这样的人在一起,应该也不会错,仅此而已。」

    浮空飞艇里沉默下来,接下来的几小时里,庆尘全神贯注的看着新闻。

    黑蜘蛛隔了很久说道:「距离中继岛还有18公里,但奇怪的是并没有人警告,我们不要靠近,老板,等会儿可能有危险。」

    庆尘忽然抬头:「我觉得,等待我们的可能并不是危险。」

    浮空飞艇抵达中继岛上空,奇怪的是这里到处都燃烧着火焰,像是刚刚被神秘人物推毁了似的。

    黑蜘蛛问道:「我们降落吗?」

    「降落,毕竟我们也没燃料了,总不能掉海里去喂怪物吧。」

    浮空飞艇落下,刚打开舱门,黑蜘蛛着见门外身穿戏命师黑袍的人,便立刻掩护着庆尘向后退去:「老板小心。」

    庆尘拍了拍她的肩膀:「那个,他们好像没有敌意。」

    门外的戏命师饶有兴数的打量着庆尘:「听说你失忆了,真的很难想象白昼之主竟然会有这一天。亲爱的,快来看你的偶像。」

    黑蜘蛛迟疑:「五公主?

    」

    「嗯。」五公主摘下自己黑色的兜帽:「在这里等你们好几个小时了,我下属锁定了这座中继岛的一位侯爵,恰好看见他会被庆尘先生杀死…我就提前把他给杀掉了。这种破坏命运的感觉,真的很美妙。」

    庆尘问道:,「目的是什么呢?」

    波顿已经凑了上来,甚至毫无顾忌的想要捏庆尘的脸:「你还记得我吗?」

    「不记得了。」庆尘摇头。

    波顿赢嚎:「那我以前跳进洪水里救你,岂不是白救了吗?!」

    五公主笑道:「没事的,总会想起一切的。」

    黑蜘蛛问道:「你们为什么要肃清这座中继岛?」

    「因为要做一场豪赌的时候,总得把筹码放在正主手里才行。」五公主笑道:「我先前与王小九合作,但东大陆那边最终还是面前这位说了算的,我得让他知道我都做了什么啊。你们的民用飞艇太慢了,还是换乘我的五公主号吧。」

    庆尘问道:「先谢谢你的好意,但我还有更重要的问题,从你的角度看,东大陆还需要小心谁?」

    「兽人军团?」五公主思索道:

    「他们补了禁忌物蚁后这一环,让原本不可控的兽人军团变成了可控。如果早点拿到蚁后,恐怕巨人族都从这个星球上消失了。」

    「还有吗?」庆尘问道。

    「当然是傀儡师宗丞了。」五公主意味深长的说道:「最近东大陆被风暴公爵和我父亲打得焦头烂额,恐怕很多人都忘了,还有一剧毒的蜘蛛藏在暗处。」

    「谢谢。」庆尘转身走上对面的五公主号:「等待战争结束,我会去西大陆拜访你的。」

    「还好你没有王小九那么暴躁,不然我挺害怕的。」丁五公主与他挥手告别,波顿侯爵泪洒当场。

    五公主为他擦拭眼泪:「不哭哦。」

    「当初,你看见属于我的命运片段里,我成为了公爵?」波顿止住哭声忽然问道:「谁给我授勋的?」

    五公主微笑:「我给你授勋的。」

    她回头看向快速升空的五公主号,似乎早已看见命运的终点。

    此时此刻。

    西南的山野里,正有一个年轻人穿过小路,他看着眼前壮观的山色感慨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这条路正好对应着表世界的蜀道,更长、更险,却被家长会走通了啊。他一路沿着家长会曾走过的路,先是参观了大悲寺,然后又沿着轨迹来到秧秧推毁战争机器人的战场:真是恐怖啊,恐怕西大陆的那位老国王也没想到,处心积虑制造出来、隐藏好的战争机器人,竟遭遇了滑铁卢。先是遇到个不在五行中的老和尚,又遇到个不在命运里的姑娘,惨,太惨了。」

    说着话时,穿过遍地狼藉的战场遗迹,最终走到空无一人的剑门关。

    伫立在山脊,眺望着眼前即将一马平川的西南地界。

    年轻人回头望去,身后竟还跟着上千人。

    在身后第一排二位老先生面色呆滞,他们的模样实在太苍老了,白色的眉毛都垂在了脸颊两侧。

    老先生身后,竟有上干名赤脚力夫,背着数不清的画轴。

    年轻人笑道:「好戏开场了,这次应该不会失败了吧?只是没拿到陈羽手里那枚空间戒指,走到哪都需要背着这么多画轴,稍微有点掉价。」

    山风呼啸而过,山间升腾起大雾来,将们掩藏其中,指挥车内,零看着一条条前线传递回来的消息:庆宇带领的前线部队正在不

    断被歼灭。

    就在庆氏部队以为兽人军团只会近战厮系的时候,它们开始携带重火力武器,甚至还伴随着战斗机轰炸袭击。

    现在所有人都找不到风暴号的位置,可风暴号的舰載机却一直在协助兽人军团突进。

    这些兽兵甚至还会精确激光制导、电子信标制导,一旦被它们锁定的军事设施,立刻会迎来风暴城空军部队打击!

    一旦一多万的A级兽人军团开始现代战争模式,庆氏部队在正面战场便只能被无情碾压。

    但零不在乎这些,她只是平静的下达指令:「127、128、129部队原地驻守,必须守住新川江防线,181、1@

    兵云爆弹,肩扛式的导弹轰击出去,瞬间在兽人军团中制造出大片高温无氧区域。

    这种云爆弹的作用原理就是一瞬间燃烧大范围氧气,制造高温烧灼,专门克制有掩体的机械化部队,打兽人军团刚刚好。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那些兽人军团一瞬间被灼伤,却没有死掉。

    它们浑身的皮毛、皮肤都被融化,但强大的生命力促使着它们继续冲锋。

    一时间兽人军团像被人剥了皮的野兽,狰狞可怖,却没有死。

    庆氏阵地的金属风暴启动,却只能将合金防爆盾牌击打的坑坑洼洼,根本打不穿。

    重火力炮轰击,可炮管才刚刚调转,兽人军团便立刻躲闪开,炮管的速度根本跟不它们移动的速度!

    寻常人根本做不到这么快的移动速度,寻常人也根本举不起那么重的防爆盾牌,当这种A级基因战士数量过多时,现代战争竟也会被粗蜜的战斗方式打穿!

    这一小股兽人军团,轻而易举的杀进阵地之中。

    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它们的脚步。

    有土兵在地堡的掩护下用重型机枪扫射。

    但还没等重型机枪打需透后牌,兽兵就已经冲到地堡前,徒手砸开了地堡的顶!

    甚至还有兽兵能拿出高爆手雷扔进地堡,将里面的士兵尽数炸死!

    空中的无人机包围过来,可还没等它们开始攻击,鲁兵竟已突进到神经元接驳无人机的士兵面前,将土兵活活撕裂。

    短短十分钟,整片战场如人间炼狱一般,127团伤亡过半!

    有层次的防御阵地,被兽兵轻而易举的打穿,土兵们想瞄准他们都不容易。

    溃败。

    这是庆氏部队战争历史极少遇见的溃败,普通士兵在这群兽兵面前毫无还手之力的被屠杀掉了。

    他们边打边退,可是退无可退了。,

    127野战团的团战灰头土脸的站在阵地上。

    副团长看着那一头头被云爆弹烧去皮毛的兽兵:「团长,现在怎么办?」

    团长惨笑:,「还特么能怎么办,拿上光荣弹跟它们干!」

    也就是这个时候,兽人军团出现的山脊处又有人影出现,他们毫不犹豫的发起冲锋,速度跟兽人军团相比也毫不逊色。

    有庆氏士兵愣了一下,他茫然的看着那一个个如小黑点似的人影:「是影子部队来了吗?好像不是,速度好像比影子部队更快!」

    「那山脊背后是70的坡度,一般人根本爬不上来!」

    「等等,人数也不对,影子部队的精锐不是只有三百多个吗,这我数数,这最起码已经翻过来两千多个了啊!」

    却见那两千多人瞬间完成了冲锋,所有人的速度越来越快。

    但在这快速突进之中,队伍却不见丝童凌乱,他们每百人一队,分成多支小队。

    整齐的援军在这凌乱的战场里,就像多柄手术刀,精准的插入了兽人军团的背部!

    最关键的是,这支部队虽然不如兽人军团高大,却比兽人军团灵活,而且更有章法。

    有庆氏士兵忽然说道:「这特么不是家长会的人吗?最前面的是小七啊,我在5号城市,见过他!」

    「等等,家长会?!家长会不是刚刚通过剑门关吗,都说他们撑不住了。怎么么一个个变得这么生猛!?」

    下一刻,一头兽兵举起手中,防爆盾朝小七挥舞

    过去,却见小七一个滑铲便从盾牌与地面的缝隙钻了过去,顺着兽人军团的档部空障滑到兽兵背后灵活起身。

    「倒!」小七起身后灵活转身,双手环抱兽兵腰部,竟是以弱小的身躯完成极其生猛的背摔!

    轰!

    那兽兵被托举著向后凌空而起,脑袋被小七以强大的臂力、腰力重重的摆在地上,砸的稀烂!

    寻常兽兵的身高大概在2米2左右,没有狼王那三米高的优势,却依然比小七高出两头。

    但就是这般魁梧的善兵,猝不及防之下遭遇小七,蛮力在千锤百炼的技巧里就变成了【玩具】

    瘦削的身影展现出极端暴力的力量,总是令人惊叹的。

    还活着的庆氏士兵都惊了:「卧槽!」

    「卧槽!」

    「卧糟!」

    一片惊叹声中,家长会的部队已经穿***来。

    战场之中的兽兵只有1000头,风暴公爵正在利用它们强大机动能力横扫整个西南防线,并将它们分散成每队1000头的队伍,迅速击垮一个防御阵地。

    不是他愚蠢到分散力量,而是1000头兽兵组成的队伍已经足够恐怖,够用了。

    但现在,家长会以2000的人数优势,快速将战场分割出来。

    兽人军团平均A级,家长会这支队伍也平均A级,全面碾压!

    庆氏部队看着家长会成员辗转腾挪,兽人军团掉落在地的沉重盾牌,在他们手里举起来也轻松无比。

    大家看着他们,只觉得在看着一群超人!

    谁也没想到,家长会竟然在短时间内忽然完成了极致的蜕变!

    整个家长会的队伍,突然跃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成为所有人都要仰望的存在,精锐中的精锐!

    队伍中的小九在无线电通讯频道里道:「切割战场!」

    家长会高手迅速分成两两一队,再次将一头头兽人分割来。

    然而奇怪的是,这些家长会成员一个个身上都携带着三四柄匕首,却没有携带现代武器。

    127团的团长已经插不上手了,只能在一边观望着:「厉害归厉害,可完全放弃现代武器也不可取啊,就算影子部队之前也是以现代武器为主的。」

    小九在通讯频道里喊道:「杀!」

    话音刚落,小九从腰间抽出一柄匕首播入善兵腹部。

    下一刻,轰隆一声,那柄匕首的刀身竟在兽兵腹内爆炸。

    兽兵坚韧的皮肉将所有爆炸的威力都裹挟在身体内,可它的五脏六腑都炸成了碎渣,心肺、肝脏、肾脏,全部毁坏!

    一瞬间,连云爆弹都难以杀死的兽兵,直接被炸成了一滩肚包肉!

    「卧槽,好狠…」因长喃喃道;「这是专门给他们研发用来对付兽兵的武器吧?这玩意打人类没啥用,打兽兵可太好用了。」

    庆氏士兵先前看着兽人军团只觉得一阵绝望,因为他们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怪物。

    可现在大家忽然发现,原来银杏山早就有了其他准备。

    一名士兵擦了擦脸上的血污:「要是这样的话,当炮灰好像也没什么了,只要能赢就行。」

    一柄柄定向爆破匕首被家长会成员刺入兽兵身体,轰隆隆声不绝于耳,留下了一地的兽兵尸体。

    最关键的是,在真正实战中,所有人都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些兽兵虽然已经被西大陆用禁忌物

    完全控制,可没人能够精确的指挥到23万兽人军团的每一个个体。

    风暴公爵可以用它们来完成整体的战略调整,例如将它们化一股股洪流,淹没庆氏防线的堤坝。

    但是,在正常战场作战时,这些兽人战士的战斗方式更多依赖本能。

    它们没有战争理论,没有完备的协同作战技巧,当它们温到同样强大的家长会队伍时,只能被碾压。

    战场只剩下一小队兽人部队回缩在一起,始终没有被分割开。

    它们背对背结成一园,手持盾牌抵御着家长会的攻击。

    其中一头兽兵竟在掩护下拿出一枚食指粗细的信号发射装备。

    127团长怒吼:「小心,它在寻求空中部队轰炸支援!」

    小七不知何时被兽兵伤了腿,一瘸一拐的跑过来,越跑越快!

    当他穿过阵地奔向兽人军团最后的阵地时,高声吼道:「送我们进去!」

    下一刻,有家长会成员双手结梯,小七、小九等最精锐的高手踩在上面,竟是精准的落入兽兵结成的防御阵地里!

    兽兵高大,外面根本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只听短暂的角斗声,外围举着盾牌的一名鲁兵竟被割断了跟腱!

    兽兵阵地被小七和小九从里面撕开了!

    家长会成员蜂拥而上,兽兵彻鹿溃败!

    当最后一头兽兵倒下时,127回的阵地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庆宇部队打了太多的败仗,这一次,他们走战场就是注定要送死的炮灰,但是没关系,只要赢了就可以。

    小七一瘸一拐的站在人群之中,却对127团的战士认真说道:「抱歉,需要各位替我们吸引一些火力。我们现在只能挑软柿子捏,那些有戏命师带队的我们都动不了。」

    家长会很清楚,兽人军团整体力量仍旧比家长会强大许多。

    他们只有三万多个A级,七万多个B级,四万多的C级,在兽人军团面前还是太弱小了。

    必须用游击战术,在庆氏部队牺牲的同时,一点点削弱兽人军団。

    所以,他们需要炮灰。

    127团的团长说道:「这话就见外了,快撤退吧,西大陆的空中打击很快就要来了,我们也要转移阵地了。」

    「撤退!继续游击!」小七一招手便带着两千名家长会成员消失的无影无踪。

    团长忽然高声喊道:「拜托们了,一定要赢啊!」

    127团的士兵赞叹道:「全是A级啊,我也想加入家长会了。」

    团长骂骂咧咧的说道:「我现在知道为什么家主非让他们徒步穿过横断山脉了,想成为A级吗?代价很大的。而且咱们都要死了,下辈子吧。」

    「团长,你能别说丧气话么?」

    「行!背上战友们的尸体,转移!」

    路上,一名士兵背着自己死去的战友,一边走一边问道:「团长,兽人军团的A级战士和家长会如今的总数一样,家长会恐怕还是打不过他们啊。」

    团长骂了一句:「老家主肯定还有后手啊,等小家主回归,说不定一招就给它们杀干净了。」

    「听说:小家主要成神了?神明出手什么样的?」

    「咱估计是看不到了,但我感觉得是一拳能打爆太阳那种级别吧,什么风暴公爵、戏命师老怪物,统统都一拳打死。」

    「太浮弯了……」

    「反

    正很强就对了!」

    战士们迎着夕阳缓缓撤离着,只觉得阳光暖暖的,并不觉得这秋天寒冷。

    当西大陆战斗机抵达的时候,这里的战斗已经结束,只剩下一地兽兵的尸体,兽人军团南下之路到这里突然停顿了一下。

    但也只是短暂的停顿,便调整阵型继续向南方奔袭。

    风暴号之上,风暴公爵平静的坐在指挥席位上,听着下属汇报:「EM1221队伍的兽兵全军要没,目前还无法确定它们遭遇了什么级别的伏击,应该是一支极其精锐的队伍,以数量优势围剿了它们。我已经派出一支精锐土兵去勘查战场遗迹,很快就会有战斗分析传递回来。」

    15分钟后,一名土兵跑进指挥室:「侦察机在战场附近发现了家长会的踪迹!」

    一名身穿黑袍的戏命师皱眉道:「家长会虽然强大,但也不过平均C级的实力,想要全灭EM1221队伍,必然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他们的主力部队或许已经在这里了。」

    另一名戏命师说道:「接下来,每一队兽兵都必须由戏命师领队,即便没有老祖宗的队伍,我们也得顶上,避免被家长会愉袭。他们兵力不足就只能游击,我们不能给他们游击的机会。如今我们的上帝视角已经越来越模糊,无法看到战争机器人为何失联,也看不到最后一战的细节,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小心谨慎,不能再出错了。」

    先前那名戏命师香向风暴公额:「陛下,我要求裁决者集结施展黑魔法,先前被家长会逃逸了,这一次他们主动送来,而且就在1200公里范围内,黑魔法将给们当头一击。」

    「附议,即便他们可以再次逃离,也能避免他们出现在最后的战场!」

    风暴公额缓缓点头:「准。」

    风暴号里,一位裁决者被召集到黑魔法室,从奴隶底层仓库抬来一箱一箱的黑魔法材料。

    载决者们是无法应对正面战场的,他们最大的优势便是诅咒。

    这段时间以来,裁决者都被冷落了,根本没有事情做,只能在各自的房间里默默练习中文。

    风暴公爵已经登基,看样子并没有打算将公爵之位传承给原先的公爵家族,而是要在裁决者里选择一个来进行扶持。

    所有裁决者攒着一股劲,想要好好表现一番。

    他们将黑附子的根茎、死者风干的血肉、山羊的眼球、禁忌之森的黑泥土、鲑鱼的三阵六十枚鱼子太攀蛇的毒牙,一并放在各自面前的六芒星法阵中。

    各自按着名单吟唱咒语,以家长会成员的生日、真名为钥匙,开启六芒星的黑魔法阵。

    如今他们念诵中文名字已经流利无比了,根本不会出现任何差错。

    下一刻,第一位裁决者成功了,

    面前黑魔法材料化作飞灰,飘散于空中。

    裁决者兴奋道:「成功了!那些家长会成员果然就在1200公里内!」

    在这黑魔法室内,一个又一个黑魔法成功吟诵,黑魔法材料以惊人的速度消耗下去,直到所有人精神力渐渐枯竭。

    两小时后,一名裁决者长老起身:「我们合计136名裁决者,总计诅咒16000名家长会核心成员,今天可以暂时休息了,我去向陛下汇报战果,待到明天恢复了精神力,再继续施展诅咒。」

    裁决者们面带喜气的回到各自房间,那位长老捋着胡子志得意满的走出门外。

    走廊上,清扫机器人正打扫卫生,迎面走来两名士兵

    就在

    裁决者长老即将与两名士兵相遇时,一名士兵脚下踩到水渍向后滑倒,他一股坐在地,腰间的手枪骤然走火。

    砰的一声,子弹从枪袋里射出,直奔裁决者长老面门。

    然而当士兵摔倒时,裁决者长老已经察觉不对,机敏的躲开。

    子弹擦着他的鬓角打在走廊大花板,又弹了两下不知道打在何处。

    裁决者长老下意识便觉得不对劲:士兵在要塞内虽然佩戴枪械,但会被要求关枪械保险。

    现在,士兵怡好摔倒,又怡好忘了关枪械保险,子弹又冲着他来的,哪有这么多巧合?

    不好!

    有问题!

    诅咒出了问题!

    裁决者长老刚要跑去指挥室将情况汇报上去,却见不远处一根气密管道被子弹击打变形,一枚螺丝渐渐被剧烈的气压顶出!

    嘭的一声,尖锐的螺丝撞击在走廊墙壁反弹回来,直勾勾的钉了裁决者长老的太阳穴里。

    太倒霉了!

    这种厄运,就像是如影随形的死神。

    也许,你能躲得过第一次,但死亡的阴影总会用更奇特的方式出现在你面前,最终带走你的生命。

    24小时内,必死无疑的诅咒!

    风暴号内一阵骚乱,风暴公爵下令查看所有裁决者情况!

    然而无一例外,所有裁决者都死在了自己的房间里,有人不小心摔跤而死,有人不小心吃了导致自己过敏的东西,呼吸道肿胀后窒息而死,有人哮喘没找到吸入器,有人在浴缸里躺着,被花板掉落的灯罩碎片割破了脖颈大动脉。

    死亡方式千奇百怪,唯一共同点就无人幸存。

    风暴公爵站在指挥室里阴沉着面目:「是黑魔法反噬,他们吟诵生死诅咒遭到了反噬。」

    一名戏命师皱眉:「为何会反噬?

    「因为家长会有我们不知道的禁忌物吗?」

    「不。」风暴公爵摇头:「他们的修行等级,全部高于或等于裁决者的等级!」

    谁也没想到,短短一阵子没见家长会,对方的实力等级已经再次登上了一个台阶。

    风暴公爵终于知道,为何家长会刚刚通过剑门关,就能立刻来到北方对兽人军团完成伏击,这是因为家长会已经出现了大批A级高手!

    上一次,黑魔法逼着家长会远走他乡,被迫放弃了10号城市。所有人就像缩头乌龟一样,躲到了黑叶原里。

    这一次,家长会什么都没有做,却让裁决者全军覆没

    事实上,当家长会踏上长征的那一刻,银杏山的那位老爷子就在等待着这一刻。

    家长会的复仇从这一刻起,才刚刚开始。

    远方荒野上,小七和小九正带队意气风发的走在山间。

    小七一病一拐的调侃道:「你是咱们家长会的小九,但你看老板的师姑王小九都半神了,你才A级,不太行啊。」

    小九没好气道:「这能比吗?人家是正统骑土…对了,那些预备役骑士们给咱们过问心之后,去哪了?」

    「不知道,老板的师父李叔同带着他们走了,可能是去继续挑战生死关了吧。」小七回应道:「我现在关心的是,裁决者现在有没有诅咒咱们?那群孙子先前逼得咱们跑路,现在应该找回场子了。」

    「哈哈哈,我猜他。们肯定遭到反噬了,要不是条件不允许,高低要看看他们,死的有多奇葩!」

    「打了一个大

    胜仗,接下来去哪?」小九问道。

    「当然是再打一个胜仗了,倪二狗那边说,又找到了一支兽人部队,咱们再去干一票!」小七在夕阳下大声唱道:「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

    歌声飞出好远,家长会所有人心中的抑郁,都已散去。

    风暴号内气氛格外低沉,风暴公爵坐在指挥席位沉默不语,戏命师们已经乘坐浮空飞艇离开。他们将进入兽人部队,为每一支兽人军团趋吉避凶。

    此时,一名士兵小心翼翼的说道:「陛下,找到庆氏空军了,我已经在雷达锁定他们,看浮空飞艇的数量,应该是庆宇部队的主力,司令员庆宇应该就在权杖号空中要塞里!」

    风暴公爵面色稍霁:「全歼,速战速决。」

    就在兽人军团在地面吸引所有人注意力的时候,风暴号已经脱离了兽人军团,来到庆氏空军面前!

    他们要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掉庆氏在空中的最后威胁!

    这样,兽人军团才能再无顾忌的长驱直入。

    至于家长会,风暴公司相信单凭家长会是不足以制衡兽人军团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