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书中文 > 夜的命名术 > 990、最后一程(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书中文]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家长会成员从密钥之门鱼贯而入,共济会成员南富元语等人、孙楚辞等鲸岛学院的时间行者学生们站在门的两侧,给他们递新的鞋子。

    上百辆货车驶来,那是早就准备好的物资。

    家长会成员发现,只需要他们提前报上自己的名字,这些负责接应他们的人甚至能当场调来合适的鞋码和衣物,根本不用测量。

    小七纳闷道:“你们是怎么知道我鞋码的?”

    南宫元语一边低头在液晶板做着统计,一边解释道:“秦书礼在你们跋涉路统计好的奥,你们应该不知道,他一直在负责和我们保持联系,但这件事情需要对你们保密,因为当你们走进密钥之门后面的时候,会有新的人生等待你们,它需要你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走完这7600公里。我说不是直线距离,是建模后的曲折路线距离,算上海拔落差了。”

    这位洛一高曾经的学霸,此时脸上也没了稚嫩,只剩下如同士兵一般的硬朗。

    南宫元语继续说道:“秦书礼负责统计你们的人员数量,甚至还要统计离开的是谁,然后确保我们在这里发放的物资足够准确。”

    小七怔在原地,他忽然意识到,其实秦书礼一直都,知道他们只要过了剑门关就会发生此时这一幕。

    秦书礼知道他们会遇见迎接他们的战友,会有饭吃,有水喝,有新鞋子穿,还会有新的人生。

    可是对方依旧毅然决然的去做了拖延时间的敢死队,与剩下那16位家长会成员一起消失在了浮空飞艇的燃烧弹中。

    家长会成员一个接着一个的走进密钥之门,大家保持着秩序,每秒同时两人进入,速度极快。

    百扇密钥之门接引之下,甚至不到一个小时就全部通过了!

    待到门后只剩下小七的时候,南富元语疑惑道:“还有一万多人没领取物资,误差这么大吗?秦书礼当初给我们保证不会有误差的。对了,秦书礼呢,他的物资也没领取,他人昵?”

    有人将秦书礼的物资拿来。

    小七把那双新鞋接到手中,深吸一口气摇摇头:“不是有误差,是因为我们在抵达剑门关前的最后一天。遭遇了浮空飞艇的轰炸,那些战友都被留下了,秦书礼也被留下了。”

    那个辛辛苦苦统计大家人数和鞋码的人,最终没有领到自己的那双新鞋。

    这时,秧秧走来问道:“庆一呢?他不是负责接应你们的吗,没有跟着你们一起撤离?”

    小七愣了一下:“我想,他可能还有更重要的任务,他要负责摧毁那一万两千架战争机器人。”

    “怎么摧毁?”秧秧问道。

    小七道:“我也想不到有什么办法能够摧毁它们……它们非常恐怖。”

    秧秧若有所思,下一秒竟冲天而起,朝剑门关方向风驰电掣而去!

    南宫元语说道:“走吧小七哥,你们还有你们的任务……能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小七回应。

    “这七千多公里,你们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南宫元语问道:“我是说,在这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情况下,怎么坚持下来的?”

    小七乐了:“我们其实也在赌。”

    “赌你们会成功?”南宫元语问。

    “不,赌我们不会后悔。”小七回头望了一眼剑门关方向的天空,最终一脚踏入密钥之门。

    门后是双眼以白色绸带蒙上的张梦阡,笑着用手指搭在了他的手腕上。

    不远处,李恪、陈灼蕖、胡靖一、神宫寺真纪等掌握了骑士呼吸术的骑士们都在了。

    剑门关方向,闫春米忽然抬头,她看见一双马尾的女孩云层之中穿透下来,身上还

    带着些许云气,就像是天上落下的人物。

    秧秧落在她面前问道:“庆一呢?”

    闫春米回应道:“他离开剑门关去执行引爆任务了,他们要在结界松动的时候引爆一枚小型核弹。”

    秧秧皱眉:“自杀式的引爆吗?”

    闫春米笑道:“不是的不是的,您放心,他们在安置核武晶会撤退到安全距离了,不会有危险的。”

    秧秧松了口气:“那就好。”

    在庆尘去完成最后一次生死关之前,曾拜托她照看好东大陆这边,秧秧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庆尘好不容易归来,却发现曾经那些认识的人已经不在了。

    剑门关外,三艘浮空飞艇还在飞行。

    舰仓里,庆一看着全息沙盘问道:“我们还要多久能抵达结界边缘?我要准确的时间。”

    “1小时20分钟,”宋鸟鸟回应道;“届时我们所在的飞艇最先着陆,原地布置防御线后,搭载着贪婪的飞艇降落。”

    “多久能够设置好遥控引爆程序?”庆一问道。

    宋鸟鸟回答:“很快,只需要1分钟就可以了,毫无难度。”

    庆一又问:“从结界解冻、战争机器恢复行动能力,到我们引爆贪婪,需要多长时间,是否会给它们解决‘贪婪’的机会?”

    “不会的,它们根本没有机会,按下遥控后,延迟0.01秒就会起爆,”宋鸟鸟说道:“这颗贪婪的当量很小,我们在完成设置后只需要15分钟就能撤出安全距离,浮空飞艇的防电磁脉冲涂层足以抵挡辐射和余波。”

    庆一松了松自己的西装领带:“那就好。”

    此时的庆一身穿黑西装、白衬衣,就像当初庆尘在情报一处时的装扮。

    平时不工作的时候,他会换上白色运动服。

    密谋司的同事们偶尔会觉得,这位新老板时时刻刻都在下意识的模彷那位庆*“#尘老板,或许连庆一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件事情。三艘浮空飞艇准时抵达空域,庆一来到搭载着‘贪婪’的浮空飞艇,以他的虹膜、指纹、声纹解锁程序,将这枚微型核弹启动,进入随时可以引爆的状态。

    庆一突然笑了笑:“刚才我父亲以为我要用命去引爆它的时候,看样子是真的急了。”

    宋鸟鸟在一旁点头:“是的额。”

    庆一觉得很有意思,庆坤小时候就常常给他千万别太有志向去参加影子之争,爹赚到的钱已经足够你当一辈子纨绔子弟了。

    别人父母都是希望自己孩子争气些,庆坤反而希望他能吃喝玩乐。

    庆氏其他几房的掌权者对待孩子,个个刻薄的不行,唯独庆坤天天鼓励庆一玩游戏。

    庆一立志做一个和父亲不一样的人,绝不会像父亲那样邋遏、胸无大志、天天心里打小算盘。

    可后来他才意识到,自己父亲庆坤其实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是他再痴长几岁也赶不上的人。

    庆一启动贪婪后转身离开,没有半分拖沓:“撤退。”

    然而他们准备回到自己的浮空飞艇时,宋鸟鸟忽然说道:“等等,我像看到结界里的一架战争机器动了一下!”

    庆一豁然望向天空:“把全息沙盘给我放大!”

    当全息沙盘锁定某架战争机器后,所有人看着,那架战争机器人的身躯正在颤抖,背后、掌心的脉冲引擎也在重新尝试点燃,喷射出蓝色的能量!

    庆一深吸一口气,最坏的情况发生了,就是他们刚刚将贪婪带到这里,却还没来得及离开的时候,结界松动了!

    宋鸟鸟这边利用战争机器人颤抖的频率迅速建模:“它们恐怕在4分31秒之后就会解封!我们来不及撤退到安全

    距离以外了!”

    庆一笑骂道:“草,真特么倒霉!”

    话音刚落他反而愣了一下,明明他一直将庆尘当做学习的榜样,可到了这种危急关头,他倒像庆坤的一样先骂了一句脏话。

    “老板,现在怎么办?”宋鸟鸟问道。

    庆一看着那些正在松动的战争机器人:“老爷子把这枚贪婪交给我时说过,这一万两千架战争机器今天必须永远留在这里。所以没有任何理由逃避,我们没有时间撤离到安全区域了,各位也没机会撤离了,大家就在这里等着它们彻底松动,然后引爆贪婪。”

    这就是最坏的情况了,他们本可以在几十公里外耐心等待的,却没成想时间就这么巧的赶在了这尴尬的时间。

    就好像命运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不论你做好了怎样的准备,都无法躲开。

    庆一在最后的时间里,让宋鸟鸟拿来无线电通讯设备,先接通闫春米所属的浮空飞艇:“让剑门关的庆氏部队继续撤离,并告知银杏山,我一定会完成任务,这里的战争机器不用再担心了,它们今天一个都跑不了。”

    闫春米疑惑:“发生什么意外了吗?。”

    庆一回答:“结界提前松动了。。”

    闫春米愣住了,她很清楚这句话意昧着什么。

    庆一继续说道:“帮我转告我父亲,他是最好的……算了,别转告了,大老爷们说这干嘛,我预计在1分12秒之后引爆贪婪。”

    闫春米迟疑问道:“还有什么话要留下吗?”

    “没有了,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说完,庆一便要将无线电通话挂掉。

    然而里面传来秧秧平静的声音:“不要提前引爆贪婪,等我到。”

    庆一怔住了。

    秧秧认真说道:“相信我。如果庆尘在,他也会选择相信我。守在贪婪旁边,再拖延点时间,如果我救不了你,你再引爆它。”

    下一刻,秧秧从剑门关冲而起,她起飞之处的地面上骤然现巨大的磁场纹路,彷佛她独有的力量印记。

    轰隆一声,闫春米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脖子:“等等,她的速度竟然已经能突破音障了?a级力场系觉醒者的飞行速度就能突破音障了吗?”

    秧秧在空中快速穿梭,时至今日她依然是a级,但力场系觉醒者的a级,很明显已经超出的认知。

    过去的她,其实一直都在藏拙。

    但秧秧很清楚,这场战斗绝对不是从一万两千架战争机器人手里救下庆一那么简单,而是必须完成既定的任务,摧毁那一万两千架战争机器人!

    不然,银杏山上的计划就全乱了,那边根本没有准备任何后手来解决它们。

    一切力量都正在向5号城市北方汇聚,等待迎接风暴公爵和兽人军团的到来。

    如果这批战争机器人不解决,那所有人都会面临两面夹击,而且大家根本没有余力来解决这些战争机器人了。

    a级是不够的。

    秧秧在空中忽然从兜里掏出一支左轮手枪来。

    禁忌物ace-055,与命运无关的左轮手枪!

    总共六种子弹:空包弹、盛大烟花弹、冰冻buf弹、加速且石化皮肤弹、升级弹、降级弹。

    每天必须对自己开一枪,且只能开一枪。

    一旦违背规则,每次违背后左轮里将多一枚真实的子弹,且开枪后必然射中宿主。

    然而秧秧坚持着每天对自己开枪,却从未见过升级弹!

    她利用庆尘在超导世界积分第一的机会,从b级升到a级,本希望可以用这件禁忌物触摸一次半神的领域。

    只要让她触摸一次,哪怕这

    升级效果只能持续一天,也足以让她踏入那个门槛!

    晋升也是早晚的事情。

    但她的希望落空了。

    秧秧距离结界还有很远,恐怕很难在结界彻底松动前抵达。

    开枪吗?现在只能赌她足够幸运。

    可一旦出现的是降级弹或者减速弹,恐怕庆一就真的没救了。

    她只犹豫了一秒钟,便举起在轮手枪骤然朝自己扣动报机!

    天空中放出烟花来!

    盛大的烟花在空中,绽放,哪怕此时阳光正烈、烟花也不受丝毫影响的爆发出绚烂的焰火,美轮美免的像是盛开的县花转瞬即逝。

    一天一次的机会已经用完了,却毫无收获。

    秧秧毫不犹豫的再次扣动扳机。

    银色的轮盘疯狂转动着。

    这一刻,名为命运的轮盘里,已经有一枚真实子弹。

    秧秧要赌!

    赌她不会被命运里的六分之一厄运选中!

    砰!

    又一枚烟花弹在空中。

    绽放。

    秧秧咬牙,再次扣动扳机……

    轮盘里已经有两枚真实子弹了,三分之一死亡几率。

    砰!

    又是烟花弹。

    丰盛浓烈的烟花在天空中绽放,秧秧就像是在烟花典礼之中穿行,如命运送行。

    秧秧毫不犹豫的再次扣动扳机!

    银色轮盘再次疯狂转动,在枪械之中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二分之一的死亡几率,这一次不再是烟花,是加速、石化皮肤弹!

    虽然还是没遇到升级弹,但以现在的速度,足够她及时赶到战场了!

    她的速度忽然提升,在空中发出呼啸的轰鸣,如流星一般轰隆隆的划过天际!

    被意志所支配的力场在她身边发出颤抖的嗡嗡嗡,那一切力量被她掌控着。

    世界本源的规则之一如女孩的盔甲,涌动的气流如战马,天上的烈日如手中长枪。

    少女如中世纪的骑士,弯腰,呼吸,只是轻轻夹了一下马肚便握紧缰绳发起了冲锋,烈日也随着她的冲锋落入山谷!

    斗转星移!

    另一边,结界里战争机器人已经全部复苏,它们在落向地面的过程中,背后的脉冲引擎全部重启,再次飞上天空。

    战争机器们只是短暂的观察环境后,立刻将目标锁定地面停靠的三艘浮空飞艇。

    密密麻麻的战争机器前仆后继的俯冲下,似乎它们知道地面那浮空飞艇里到底藏着什么。

    宋鸟鸟问道:“老板,引爆吗。”

    庆一犹豫了一下:“炸!”

    话还没完,他便听见远万传来的轰鸣声,所有入转头看去,正是一颗流星如约而至。

    庆一高声道:“再等等,宋鸟鸟你去守着贪婪,一旦我们挡不住,立刻引爆!”

    其实这个决定很愚蠢,在战争之中任何犹豫都会导致溃败,这一万两千架战争机器人的战略意义远高于他们生命的价值,最明智的做法应该在最稳妥的时候消灭它们,但庆一想起秧秧所说的,总觉得自己该等等。

    只因为秧秧说,如果是庆尘在,就一定会相信她。

    战争机器如蝗虫群一般向地面扑来,然而秧秧要比它们更快一步来到浮空飞艇上空。

    却见她凌空伫立在半空中,平静抬头看向迎面而来的机器集群,竟不退反进,迎着那些俯冲下来的战争机器冲了上去。

    当双方交汇时,秧秧身周力场全开,前排的战争机器飞行失量竟被突然改变,完整的洪流到她这里被一分为二,失

    去控制的向侧面倒飞。

    就像是滔天的洪水泼洒下来,一块坚硬的礁石抵住了所有泥沙、河水、生死!

    而后,那些战争机器想要绕过秧秧摧毁地面的浮空飞艇,却见秧秧张开的双手重新握起,那些意图绕开的战争机器竟又被她牵引回来!

    秧秧徒手在空中击打着一架架战争机器,她手中没有武器,却彷佛戴着一只三米的透明拳击手套。

    凌空三米挥出一拳,无形的力场冲击之下,竞将战争机器砸得七零八落。

    她曾对庆尘说过,面对超凡者时,因超凡者有生命力场抗衡她的力场,所以战斗时并不能发挥力场系觉醒者的全力。

    但面对机器时不同,一万两千架战争机器其实和万两千块等重的石头也没太大区别。

    秧秧身形在战争机器中快速辗转腾挪,没有任何一架战争机器能在她面前扛住一拳一脚,只要无形力场波及之处,战争机器便立刻零落成破碎的零件,如雨般向地面掉落。

    一个人vs一万两千架战争机器,这种经典之战的画面令人永生难忘。

    庆一等人站在原地甚至怔怔的忘记了自己要干什么,或者说他们本来也做不了什么。

    仅仅五分钟,秧秧便催毁了720架战争机器竞没有一架战争机器能冲过她的力场领域!

    有战争机器人对她发射微型导弹,可导弹遇到她,像两个同极的磁铁,产生了永远无法靠近的斥力!

    可是,宋鸟鸟急促分析道:“秧秧出手的速度正在逐渐变慢,战争机器的摧毁程度也没彻底摧毁,变成了只能优先摧毁它们的动力核心。”

    庆一认真观察去,发现宋鸟鸟说的没错,秧秧的速度也正在慢慢下降。

    秧秧终究不是半神,a级的力量于正面战争而言来还是太小了,就算她对面的是2000块石头,一口气也无法举在天空。

    “我们帮不了她,”庆一平静道:“战争机器人集群还是太庞大了。”

    他很感谢秧秧能来,但这还不够。

    “快看,剑门关方向!”有密谍高声道。

    庆一转头看,正看见三百余艘浮空飞艇快速驶来。

    是庆坤,他并没有带着庆氏部队撤离,反而在秧秧重返战场之后,也跟着闯了进来。

    这场战争,所有人都不缺同行者。

    庆一连同无线电质问道:“庆坤司令员,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迅速撤退,我即将引爆贪婪!重复,你部现在必须撤退!”

    无线电里传来庆坤的笑骂声:“老子跟你平级,你只是保密等级高,轮不到你来命令老子。”

    庆一沉默了,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已经无法改变庆坤的决定。

    但是,他不能再等了。

    可就在这时,庆一抬头看见秧秧竟然再次拿出了禁忌物ach—055,与命运无关的左轮手枪。

    “她要做什么?”宋鸟鸟疑惑:“我知道这件禁忌物,她已经违反规则开了三枪,左轮里面已经有三枚真实子弹了,再开枪恐怕会当场死掉。”

    可话音刚落,却见秧秧将轮盘快速拨动。

    银色精致的轮盘飞速旋转着,秧秧嘴角微微翘起:“让我想想如果是庆尘他会怎么做?”

    彭!

    她凌空而立,竟没有一点犹豫的扣动报机!

    灿烂至极的烟花在秧秧背后的天空中综放,可是这灿烂的一切也只能作为女孩的背景板,这一分一秒,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喧宾夺主。

    宋鸟鸟怔征道:“她不会还要再开枪吧,再次扣动报机的瞬间,轮盘里会出现第五枚子弹。”

    没人知道的是。

    庆尘在走进成神之路的最后一梦时,精神意志已经庞大到反过来影响世界了。

    他身为一个独立世界,与这个世界的意志平等。

    那个梦也庞大到足以将秧秧拉扯进去。

    所以庆尘在梦里待了十年,秧秧便也忘了一切在里面待了十年。

    庆尘曾经对她提起过这个梦,可她也只是听客,不曾参与其中。

    这一次,她也在梦中

    每天7点35分,她会像约定好的一样从银杏站上车,站在少年身旁,穿过城市。

    秧秧看见何今秋成为老师,看见李修睿成为校长,看见庆尘和zard、小六结半而行,看见扳手成了生物老师,看见山楂成了地理老师,碘伏成了学生会主席,宇超、赵明可成了学校里最调皮捣蛋的学生。

    她在那个梦里看见了太多曾经离开的人。

    毕业典礼上,她看见庆尘与那些离开的人一一拥抱,却不记得这些人是谁。

    直到梦想那一刻,秧秧才明白庆尘成神之路最后的心结,是那些曾经璀璨过的人。

    梦里醒来的时候她不知道庆尘身处何地,只觉得心里隐隐的疼,那不是她心里的疼,而是庆尘的。

    不能再少人了!绝对不能!

    秧秧突然扣动扳机,这是她最店一次扣动扳机的机会!

    “你们是在赌自己会成功?”

    “不,我们赌自己不会后悔!”

    宋鸟鸟、庆一等人傻傻的看着,秧秧一次次尝试,她当然知道这是禁忌物ace-v055,但她没想到女孩竟然敢拿命来赌!

    果然,能让那位督查喜欢的女孩,和那位督查一样凶狠。

    刹那间,宋鸟鸟只觉得自己身体轻飘飘的,彷佛地球失重力了似的,身形竟在慢慢悠悠的向天上飘去。

    所有人如置身在宇宙太空里!

    地面的砂砾缓缓浮起,如漂浮的一枚枚陨石!

    天空中白色的厚实云层,彷佛瀑布般向地面倾泻!

    似乎这方世界只能有一个引力,便是世界中央的那个少女!

    秧秧半神了!

    庆一怔怔道:“都这么狠的吗?”

    话音刚落,却见秧秧双手面向战争机器人平举,她张开手掌,当紧握时,3600架战争机器人骤然在空中被挤做一团。

    无穷的引力犹如黑洞一般,将它们完全拉扯到一起,彼此之间的钢铁身躯发出嘎吱吱的声音。

    “下去!”

    秧秧将用力向地面压去,那挤压在一起的3600架战争机器竟彻底失控的向地面砸去。

    轰隆隆!

    当它们坠落地面,庆一等人不远处的地表像被陨石撞击似的,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远方庆坤在浮空飞艇里看到这一幕,下意识惊呼:“卧槽!家主庆尘就够狠了,老婆还是个半神,让不让大家玩了?”

    他忽然觉得有点奇怪,既然有这么狠的角色在,制空领域里力场系觉醒者本是无敌的,就算来一万两千架战争机器人也不行啊!

    秧秧现在想要解决那些战争机器,已经是时间问题了。

    庆坤只是疑惑,西大陆的帝视角东大陆的天地棋盘,难道都没有看见这幕吗?

    等等。

    与命运无关的左轮手枪……会不会是这支左轮手枪扣动扳机后的结果,是命运里根本看不见的?

    不然什么要起这么古怪的名字?

    而且,胡氏情报里也从没记载过这件禁忌物到底是谁起的名字。

    如果秧秧手持这件禁忌物时已经完全脱离了命运的启示,那就能说得通了!

    此时此刻,战争机器人集群迅速计算着局势,它们忽然发现自己面对秧秧这样的力场系半神根本无能为力。

    于是,它们立刻分成三队,一队冲着秧秧冲去,将自己装甲内携带的导弹全部发射出去。

    另外两队则趁着秧秧被吸引注意力的时刻,一队去攻击地面的浮空飞艇,最后一队则向远方逃离!

    战争机器人体内携带的人工智能程序是专门战争存在的,不管它们如何分析,都认为这一战它们已经无法胜利了。

    这是西大陆从来没想过的结果!

    可是,千枚微型导弹袭来,秧秧却平静的凌空而立,面色都未变动一下。

    她再次伸开手掌,却见那千枚微型导弹在天转弯,直奔那些逃逸的战争机器人。

    一招看起来像极了庆尘的无矩,但秧秧时阻挡、引导的却是导弹。

    轰鸣声传来,那些逃走的战争机器纷纷爆裂坠落。

    秧秧随手一挥,那些冲向她的战争机器全在空中,失去方向感,像几千只无头苍蝇似的原地打转,它们身周的力场宛如一个没有出口的迷宫,不论它们如何挣扎都别想逃离。

    力场系觉醒者天生就是超凡者里的王者,当初李叔同看见秧秧便惊讶,这百年都未必出现的超凡者。

    直到她晋升到半神的那一刻,世人才能明白她在制空领域有着怎样的统治力!

    这就是力场系觉醒者的统治力……

    秧秧低头看去,最后一队正朝庆一奔袭而去,她感觉自己身体内的力量在快速流逝,但是还够用!

    刹那间,就在2400架战争机器即将抵达庆一上空的时候,戛然而止了。

    紧接着,它们倒飞着向天上去:就像有人用一个无形的兜网罩住了它们,然后狠狠一拉!

    庆一等人惊魂未定的看着这一幕,宋鸟鸟问道:“这……”

    庆一说道:

    “关闭贪婪的起爆程序,我们用不到它了。”

    他们就这么抬头看着,看着秧秧如杀鸡属狗似的解决那些战争机器人,只觉得前所未有的痛快。

    东大陆这边已经压抑太久了,一支支部队全军覆没,一个个熟悉的人不见踪影。

    秧秧进入半神的这一天,虽然只是短暂的一天,但东大陆终于打了一个足以记入史册的大胜仗。

    5号城市北方,一直野战部队正在快速移动着。

    零坐在指挥车里盯着全息沙盘;“庆野,按照计划时间,贪婪引爆了吗?”

    话音刚落,一通电话接了进来:“贪婪没有引爆,陈秧秧成为半神,独自一人摧毁12000架战争机器人,大捷!”

    连零都愣在原地:“嗯?”

    奇怪。

    太奇怪了。

    她是看过命运片段的,所以她知道在庆一抵达结界边缘的时候,结界就会松动,庆一根本来不及撤离。

    但贪婪会引爆,战争机器会被全数摧毁。

    这是命运里写好的剧本,现在却被改的面目全非。

    这一场战斗,胜利原本该属于地棋盘的,因西大陆帝视角必须锁定活人,所以连戏命师都无法知道战争机器的结局是什么,按理来讲应该是所向披靡的。

    但天地棋盘让庆氏提前看到了战争机器,于是它们精心准备了一枚微型核弹却没用上。

    “有意思了,”零笑着说道:“下令让庆一和剑门关一带庆坤部队全部撒离,向我部汇合。再命令庆宇的空军舰队、陆地集团军,再次向北推进50公里,不要给风暴号穿透防线袭击城市的机会。”

    庆野问道:“是否告知秧秧尽快来汇合,力场系觉

    醒者半神,说不定连空中要塞也可以击落。”

    零摇摇头:“她只是短暂的成为半神一天而已,如今我们连风暴号在哪都不知道,风暴城空军也不见踪影。她早晚会再次成为半神,但这场战争里恐怕来不了……”

    “来不及了吗骤?”

    零肯定道:“嗯,如果我猜的没错,风暴公爵不会将战争拖到六天以后,因为他知道阴阳师式神回到神桥后要修养七天,如今距离百百目鬼再次出现还有6天时间,他不会给百百目鬼重见天日的机会。”

    这时,指挥车内再次传来消息:“庆宇司令员的陆军先锋已经和兽人军团遭遇,但兽人军团出现的并不是主力,只是和我们的先锋部队在北方山林里周旋!”

    零皱起眉头:“让他们撤退……不,可能已经晚了。”

    “晚了吗?”

    “你们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独行者在山上遇见了独狼,就在他与独狼对峙的时候,另一头狼已经悄悄绕到了他的身后,”零道:“这一支兽军团拥有狼的狩猎本性,就算没有指挥,它们的群体作战能力也极其出色。没有蚁后之前,它们将罗斯福室也当做敌人,如今有了禁忌物蚁后,它们便成了罗斯福室最锋利的武器。”

    话音刚落,消息接踵而至:“先锋部队遭遇埋伏,短短2分钟就死伤过半!他们最后传来消息,这支兽军团里还有一个身披黑袍的老人,先锋部队拿他根本没有办法,对方在战场里如入无之境!”

    一支编制为500人的先锋部队竟然连2分钟都撑不到,就溃败了。

    这支完全由a级兽战土组成的部队,已经恐怖到了极点。

    “要用导弹火力覆盖吗?”庆野问道。

    零摇摇头:“那里恐怕只是一小股兽军团,真正的主力不见到我们,是不会冒险暴露的。他们会逼着我们短兵相接,让我们不敢丢下大型杀伤性的武器。”

    最关键的信息是,风暴公爵已经开始唤醒黄金棺里的老怪物了。

    加上风暴公爵,便是七位戏命师半神。

    这支先锋部队才刚刚全军覆没,相距310公里驻扎的野战团也突然传来遭遇袭击的消息,几乎是同一时间,庆氏部队在北方的第一道防线开始溃败了,即便他们拥有现代战争武器,也对这种高机动性的兽人军团毫无办法。

    不,准确讲这兽人军团本身也是生物武器的一种,同样是人类基因科学的顶级水平了。

    零叹息一声:“溃败来的想象中还快,通知庆宇向后撤退。”

    没了卫星通讯,连人工智能最擅长的极限微操也用不出来,风暴公爵摧毁卫链的时候,似乎很清楚他的对手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