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位面之狩猎万界 > 第六百一十章 如此亲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面对电话那边丝毫不客气的责问,黄二叔在电话里只是陪笑道:“马上就到,马上就到,姐夫你们别着急啊!”

    电话那边又不依不饶的说了一阵,这才挂断了电话。

    黄少宏耳力惊人,将电话里那人的言语听了一个真切,不由得有些撇嘴,这都什么狗屁亲戚!

    就刚才二叔嘴里的大姐夫,就是他那个大姑的老公,这人叫陆国庆,原来是冰城某建筑公司下属大集体企业里面卖苦力的,记忆中这人对谁都唯唯诺诺。

    听黄秋珊那丫头说过一嘴,说这两年借着他三小舅子,也就是黄少宏三叔黄三城的关系,成了个小包工头,搞一搞装修工程赚了点小钱,这说话也跟着抖起来了,对自己亲戚也这么不客气。

    黄少宏心里想着就朝二叔看了一眼,有些为其感到不值的说道:“二叔,你至于吗?”

    话虽然说的含糊,可二叔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摸着肚子笑了笑:

    “这点小事,犯不上计较,咱家你爷你奶去的早,你爸也没了,我们兄弟姐妹之间要是再不团结,这一大家子那不就散了嘛!”

    他说完之后,沉吟了一下,接着说道:

    “二叔知道你心里还记着当年你姥爷的事情,可是后来医院不是出证明了嘛,当时你姥爷身体状况本来就很不好,再加上你父母事情对他的打击,随时都有可能......”

    “二叔!”

    黄少宏忽然喊了一句,然后脸色有些阴沉的道:“要是没有他们那些冷嘲热讽的风凉话,说不定我姥爷还能多活几年!”

    黄二叔苦笑摇头,给自己点上根烟,有些纠结的吸了起来。

    是非对错他黄二山分的清,可亲情关系却理不清。

    一面是他侄子,一面是他一奶同胞的亲姐亲弟,都是他最亲近的人,自然希望两边和睦如初,可是目前看来,很难!

    两人一路无话,五菱宏光开到客运站附近,还没到站前,就看见有六个人正提着行李箱,大包小裹的站在路边。

    二叔连忙喊停车,又嘱咐黄少宏别使小性儿,怎么也把面子上的功夫做了。

    待黄少宏点头答应,黄二山这才打开车门,脸上堆笑迎了上去:

    “大姐二姐,大姐夫二姐夫,小光、小宁也有两年没见着二舅了吧,咦......老三他们一家呢?”

    路边几人之中,一个身体微胖,满面红光的中年妇女开口说道:

    “老三他们一家自己开车过来的,他们走的早,昨天说是在杭州玩呢,刚才又通了电话,说往这边赶呢,估计一会就到了!”

    黄少宏扫了一眼,脑海中想起这些人早些年的样子,说话这个应该就是他大姑叫黄秀英,十几年没见老了不少,即便是不笑,眼角也挤满了鱼尾纹,依稀能看出当年尖酸刻薄的模样。

    她旁边的干瘦老头,就是大姑父陆建国,以前当苦力的时候体格还可以,现在当包工头了,身体反显得瘦弱不堪,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

    再旁边一个中年秃头大叔是二姑父王顺海,旁边与大姑有五六分想象的是二姑黄秀华。

    那两个被二叔叫做小光、小宁的青年人,就是黄少宏两个姑姑家的表哥了。

    黄少宏这一代人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女,每家都只有一个孩子,那个叫小光的全名陆亚光,是大姑家的表哥,比他大五岁。

    有人说五岁就是一个代沟,黄少宏和这表哥就是这样,两人从小就玩不到一起去,后来父母出事之后,就再也没联系过,所以也谈不上什么感情。

    那个小宁叫王宁,是二姑家的表哥,比黄少宏大三岁,两人的关系和陆亚光差不多,也不是很亲近。

    此时这两人都不冷不热的和黄二山打了照顾,叫了一声二舅。

    陆建国见到黄二山,又少不了拿出当姐夫的派头,斥责了几句,说对方没拿他这个姐夫姐姐当回事儿,接站都能迟到,还能指望上你什么?

    黄二叔此时收起了暴躁的脾气,哈哈一笑也不以为意,只是招呼众人上车,还动手帮他们一起提着行李。

    黄二叔体格一向不错,在饭店里百十斤的大米那也是抗了就走,所以帮忙拿了一个行李箱根本就不是事儿,反而两个姑父年龄大了,提着大包小裹都有些费力。

    而那两个表哥,人手一部手机,不知道是在打游戏还是在刷微博,只每人背了一个双肩包,根本就没有帮父母提行李的意思。

    黄少宏见此也装作没看见,转头朝着窗外给自己点上一根烟,悠闲的抽了起来。

    这两家人带的东西实在不少,还有不少干果、山货之类的东北土特产,黄二叔帮他们一起拿上车,有些憨厚的笑道:

    “这来就来呗,家里什么也不缺,你说这大老远的,你们还拿这些东西干什么?嘿,还都是我爱吃的呢......”

    大姑父陆建国开门直接坐在了副驾驶上,占了原本属于黄二山的位置,同时不冷不热的干笑了两声:

    “知道二山你什么都不缺,所以这些东西也不是给你拿的,我有个老同学也在这边,给他带了点咱东北特产,你就别惦记了!”

    黄二叔听这话,虽然脸上还在笑,但却多了一丝不自然,连忙关好车门,招呼开车。

    此时恰巧一阵清风从驾驶位的车窗吹进来,黄少宏‘呸’的一声,朝外面吐了一口吐沫,顺便将嘴里抽到一半的香烟也吐了出去。

    然后很自然的一侧头,漫天的吐沫星子就被风刮了回来,从他面前飘过,飞溅了副驾驶位的陆建国一脸。

    “你干什么玩意你!”

    陆建国一个激灵,连忙伸手去擦,同时露出一脸怒容。

    “风吹的,管我什么事!”

    黄少宏一脸无辜的指了指外面,然后提醒道:“都坐好,开车了啊!”

    说完就和没事人儿似的发动了汽车,朝二叔的饭店开去。

    此时黄少宏还穿着之前去送货的工作服,陆建国见他这样的穿着,以为是二小舅子饭店里的打工仔,正想说他两句找找优越感,那边黄二叔就连忙叉开话题问起其他事情来。

    黄二叔自然知道侄子是在替自己出气,心中苦笑的同时,倒是有些痛快的感觉,不过他也怕矛盾激化了,就问起大姐夫工作上的问题来。

    陆建国最近凭着三小舅子的关系,刚接了几个装修办公楼的工程,这几个工程虽然不大,但扣除各种好处、回扣之后,怎么也能剩个上百万的纯利润,所以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

    黄二山的话题正搔在陆建国的痒处,当即就神采飞扬的吹嘘起来,说自己现在一年能赚多少多少钱,家里换了什么样的房子,换了什么车,里里外外都是炫耀的话。

    那边大姑黄秀英也适时插嘴,埋怨黄二山当初不听话,非要来南方,留在北方跟着你姐夫一起干多好!

    黄少宏听这些话又是好笑又是厌烦,索性一句话也不说,直接将车开到了地方。

    在饭店门口把车停好,黄少宏直接就开门下车,打算进去找黄秋珊和李梓涵聊天,这一路上尽听这帮人吹牛逼了,以他的修为都有些透不过气来,需要赶紧换换空气。

    陆建国本想着招呼司机帮忙搬行李,见对方直接走了,他想起刚才的事情,火气就升了上来,直接就挑起黄少宏的毛病,大声对着赵二山说道:

    “我说二山,你这都雇的什么人啊,不三不四的,还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刚才咱们搬行礼,他这年纪轻轻的也不知道帮把手,现在这又和祖宗似的,这样的司机你还留着干什么啊!”

    黄少宏站住脚步,转过身也不等二叔说话,直接就怼了回去:

    “玩手机那个是你儿子吧?你儿子都不帮你,我凭什么帮把手?”

    陆建国登时就不乐意了:“哎,你这小伙子怎么说话呢,我儿子和你能一样吗?”

    黄少宏好笑道:“怎么不一样,我是人他不是人啊?”

    这一句话说出来,大姑二姑两家人全都不乐意了。

    黄二山连忙道:“少宏,你少说两句,大姐夫,这不是我雇的司机,刚才也一忙活也忘了和你们介绍了,这是大哥家的少宏啊!咱大侄子!”

    他这话一说,车内原本群情汹涌,想要集体讨伐黄少宏的众人就是一滞,几秒钟后陆建国才不咸不淡的嘲讽:

    “原来是少宏啊,那就不奇怪了,这小子从小这样没大没小的,不过二山,也苦了你了,他这么些年了,还在你这儿蹭吃蹭喝呢!”

    黄二叔一提这个脸上顿时精神焕发起来,想要说出黄少宏如今发达的事情。

    黄少宏却抢先说道:“那也比有些人惦记亲戚家产要强!”

    “小兔崽子怎么说话呢,赶紧进去!”黄二山见大姐、二姐两家人脸上都勃然变色,怕闹僵了,拉着黄少宏就往里面走。

    同时小声说道:“兔崽子你怎么答应我的,你要不想让你二叔我多活两年你就闹!”

    本来还想在怼对方几句的黄少宏一听这话也就不说什么了:“那行二叔,只要他们不惹我,我也不招惹他们!”

    说完将车钥匙扔给二叔,让他自己去还车,转身去找里面俩丫头说话去了。

    一进饭店才知道,黄秋珊拉着李梓涵逛街去了,黄少宏干脆回了自己房间,将门一关,往床上一趟开始练睡功。

    这一觉一直睡到晚上开饭,房门被人敲醒这才起来,打开房门就见来叫他的是二婶。

    二婶知道黄少宏看不惯外面的亲戚,只是小声道:“哥开饭了,三叔他们一家也来了,你要是不想出去,我把饭菜给你端过来吃怎么样?

    黄少宏一呲牙:“你哥我凭什么躲着他们,走咱就到前面吃去!”

    黄秋珊好笑的点点头,不过还是提醒道:“那你可别闹僵了,他们过完年就走,住不了几天!”

    黄少宏点了点头,拉着妹子就走到前面。

    就见到二叔已经提前把饭店提前打烊了,腾出中间的位置,支起来一个能坐下二十人的大圆桌。

    大姑二姑一家已经都坐在位置上吃吃喝喝,推杯换盏,主位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谢顶的男人,挺着个腐败的肚子,满面红光,俨然就是酒桌上的中心。

    虽说过了十几年对方已经变了模样,但黄少宏还是一眼就认出来,这人正是自己那个三叔。

    本来做为主人的二叔二婶,不但没有坐在主人的位置上,反而坐在几家的末席。

    小字辈的都坐在另一边,大表哥陆亚光、二表哥王宁,还有一个看上去和黄少宏有几分相像的年轻人,人长的不错,就是一脸青春痘还充满了油光,让人看着有些影响食欲。

    黄少宏也认了出来,这人就是三叔的儿子,黄少良!

    此时这三个货那是都一脸献媚的在和李梓涵说话。

    李梓涵虽然不耐,但良好的家教让她只能点头尽量应付着,见到黄少宏出来,这丫头一脸欣喜,连忙招呼他过去坐在她身旁。

    黄秋珊则老实不客气的坐在了李梓涵的另一边,挡住了表哥、堂弟对闺蜜的骚扰。

    大表哥对黄少良说了两句什么,后者看着黄少宏一身饭店工作服,脸上就多少有些自傲的表情。

    二叔见到黄少宏走出来,连忙招呼道:“少宏,快过来看看你还认不认识三叔了!”

    说完转头朝主位上的黄三叔说道:“三城,老三媳妇,这是咱大侄子少宏啊!”

    黄三城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然后用教育的口吻说道:

    “也老大不小的了,一些道理你也都应该明白了,以后懂点事儿,少让你二叔跟你操心,知道了么!”

    黄少宏呵呵一笑:“那你和我说说,这家宴上哥哥坐边上,弟弟做主位,这是哪家的道理?”

    黄三城脸色一沉,不过他还没说话,指着他吃饭的陆建国就拍桌子了:“没大没小的,怎么和你三叔说话呢,你三叔现在是领导,哪有领导不做主位的?”

    黄三城脸色缓和了一些,朝大姐夫摆了摆手,派头十足,然后转过头对黄少宏道:

    “我也不和你这个当小辈的计较,回头要是混不下去就回冰城,看在老大的份上我这个当叔叔的也不能不管你,给你介绍个朝九晚五的工作,也好找个对象,要不你这样整天吊儿郎当的,谁跟你啊!”

    黄三城这话看上去是想给黄少宏介绍工作的好话,但听上去阴阳怪气的满满都是讽刺,一说完老一辈还差点,两个表哥和堂弟黄少良都呵呵笑了起来,看向黄少宏的眼神里也都充满了戏谑之意。

    黄少宏一开始还挺生气,不过随即自己就笑了,和这群小丑一样的亲戚置气,犯得上吗?凭白拉低了自己的档次。

    当即风轻云淡的点了点头,笑着坐在李梓涵的身旁。

    李梓涵甜甜一笑,夹起一块鱼肉放在黄少宏碗里:

    “二叔做了少宏哥最喜欢吃的红烧鲤鱼,我帮你挑过刺了,你多吃点!”

    瞬间饭桌上气氛就有些诡异起来,从黄少宏出来之后,就一直没说话的三婶儿说道:“二嫂你不是说小李是秋珊的同学吗?”

    黄秋珊嘻嘻一笑:“是同学啊,不过她也是我未来嫂子!”

    李梓涵脸色羞红,却没有开口否认,而黄三叔脸上火辣辣的,刚讽刺完对方找不到对象,那个国色天香的美少女就成了人家的女朋友,这脸打的真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