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无限猎场 > 第五十九节 崩坏x的x庆典(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灵看着地上的白骨和尸体,一阵颤抖,一阵恐惧。

    到庭园,在她来说是第四次。这里一直是她心中最美好的地方。之前,遇到挫折、痛苦、麻烦的时候,她经常梦到这里。

    而结果,这才是真实的面目吗?

    也许,换条出路也来得及?当人才是更好的选择?

    她看向远处的王洛。

    他背后是仍未熄灭的火焰。那高高飘扬的头发与背后的火焰混合起来,竟然有一种奇异的美感。

    她不由得又想起之前看到的那双眸里的深渊,颤抖的更厉害了。

    不,老师它们马上就会干掉他的。就像之前那次一样。

    她想起这段时间里待在它们身边的,双眼无神,被胡忠揍了好几次也从不反抗的王洛,稍微安心了一些。

    这时候,王洛举起了右手。从她的位置,看不大清楚。她正想靠近些,却突然发觉他的右手处开始发出一阵淡淡的红光。

    他想干什么?

    这个疑问刚从她心底浮起,马上就得到了解答。他弯下腰,右手的光芒重重击在地面上。

    长发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飘扬。在柳灵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时,突然感到身子一阵摇晃。

    她定神看去,一时间目瞪口呆。

    在她身边,整个地面都开始摇晃、崩裂、瓦解。有些地方坍塌下去了,上面的虫子也掉下去了;有些地方的火焰,在这震动下越过了界限,烧到了别的地方。在她周围,蛆虫们惨叫着、呼喊着、怒骂着,纷纷开始四散奔逃。

    去找老师?她看向不远处的胡羡晗,又看了看王洛。

    不,还是逃走吧。

    我跟他可没什么仇。她想起路上和王洛相处的过程,认为自己做的从来都不是最过分的,想必他不会优先来杀自己。

    对,还给他喝酒了呢!他没有蜕变成功,肯定也有我的功劳吧!就算是最近这次,想让林佑嘉杀他的事情,也可以解释的通...如果被抓住了,说是对方胁迫自己的就行!

    她列举出这些(至于王洛这一段时间都没有自我意识的事情,她刻意无视掉了),然后转过身,向自己进入庭园的入口跑去。

    ----

    “又...又出来一把武器,叫至高信仰之锤...”

    胡羡晗身边,许多虫子从地里爬出来,汇聚成一条大个儿的,正是沈渐秋。

    此刻,它哆嗦着、颤抖着,身上多了许多伤口。

    “那是什么?”胡羡晗像是丝毫没有受到周围逃难的虫群和晃动的地面影响一样,依旧保持着镇静。“你是被那玩意击中了?”

    “只是震击的余波。”胡羡晗语气的镇静在一定程度上安抚了沈渐秋,过了一会儿,它渐渐恢复了镇定。“我就吐了好几口血出来!老康呢?”

    它话音未落,天空中突然出现了几团绿色的黏液,向那个头发高高飘扬的身影袭去。

    会有效吗?它们一齐期待着。

    只见那锤子被举了起来,光芒绽放,向上方轻轻一击。

    他挥的并不远,只是手臂能挥舞到的距离,锤子也没有击中任何物品。随后,它们便觉得周围的空气全在颤动。

    “这...这是什么变态啊!”沈渐秋大喊着,但声音已经无法传到胡羡晗的耳中。

    凭对方的口型,它大致猜出了意思。“你怎么会把这样的存在带到我们这里了啊!”

    是啊,我也想知道。胡羡晗抬起头,看着一道刃光飞向漆黑的天空,一声惨叫,一个绿色的身影,从天空中掉落。

    随后,天空中也出现了裂痕。仿佛黑色的玻璃般,碎裂开来,哗啦哗啦的掉落到它们周围的地面。

    露出来的,是漆黑一片的天幕。

    完了。

    数百年的积累,无数祖先的努力,师长的寄托、精妙的谋略,庞大的团队,坚定的理念,对未来的期盼...所有的一切,全都完了。

    它想起第一次见到王洛的时候。当时自己受了伤,在路边读书,那个让自己一见便身生好感的小伙子问:“是不是需要帮助?”

    之后,尽管他提出了很多过分的要求,但都在容忍范围之内。因为,自己始终相信,他是己方的同类。

    再之后,听到他戏弄梁思嘉的做法时,自己只是哈哈大笑;就算他对林佑嘉并不配合而敷衍了事,自己也没有下定决心---直到他后续的做法让自己再也无法容忍、无法交代。

    之后,运用了巧妙的手段,想从他身上收回一点损失,这错了吗?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明明,早就击败了他;明明,已经从他口中得到了关于未来的一切发展趋势---那些最关键和最宝贵的内容。接下来,应该是走上巅峰的时刻;是让自己的名字,和最卓越的先辈们列在一起....为什么?为什么!

    不!绝不!就算这是命运,那也非要杀了他不可!

    在心中,胡羡晗下了这样的决心。然后它开口了。“老沈,你刚才说‘至高信仰之锤’,那是什么?”

    “就是他手里的锤子啊!”沈渐秋咬着牙,艰难的说着。“....他怎么会有这玩意??”

    “它的作用是什么?”

    “粉碎。效果的话...你也看到了吧。”沈渐秋的声音里充满恐惧。“他的身体还是一样脆弱,只要击中,我们就能杀死他!”

    “他还是没有意识吧。”胡羡晗问道。

    “是啊。靠近之后感觉的更清晰了。指挥它的行动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别的什么东西....”

    “你觉得,是周围的这些魂魄,还是这个世界的意志?”胡羡晗这样说着,看向自己的同伴。“无论是哪一种,如果是这些存在借他的手来杀我们。你觉得我们能逃掉吗?”

    “那....那怎么办啊!”沈渐秋突然瞪向胡羡晗。“说到底,都是你不好啊!不是你把他带到这里来的吗?”

    “所以,现在我要解决他。”胡羡晗镇定的说着。“倘若需要,你可以把他和我一起干掉。”

    沈渐秋震惊的看向自己的老友。“你在说什么呢...”

    胡羡晗招了招手,胡忠走到他身边。“主人。”

    “我们可能会死。”胡羡晗看着远处王洛的身影,轻声说道。

    “没问题!”胡忠回答的斩钉截铁。“要是早点杀了他就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