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无限猎场 > 第四十六节 回报x与x根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聪明人,会知道该如何选择。是留在这个苟延残喘、再无前途的群体中挣扎呢?还是鼓起勇气,开拓一片新天地呢?”

    说完,王洛将手一挥。

    对面的三位都吓了一跳。细看时,他的瞳孔依旧迷离,并没有醒过来。

    “主人....”胡忠看向胡羡晗。

    “这些内容,你给出去了吗?”胡羡晗问道。

    “给出去了。”

    “什么时候?发了多少?都发往哪里了?”

    “今天早上。172份。发往了各地的报社和巡视组。”

    “带他走。”胡羡晗站起身来。“既然他已经发了。这里恐怕随时会有人来。”

    胡忠没有再提杀掉王洛的话。他和花开一起把王洛搬到外面的马车上。把王洛放到车厢里后,胡忠把一粒药丸交给花开,然后走到前面去,收拾马匹。

    ----

    任务完成。

    花开拿起药丸,看了一眼车厢里的王洛。走到一旁,把药丸吞了下去。

    随着一阵剧烈的疼痛,她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凸起的腹部变平了,腰肢变细,胸部挺了起来,皮肤变得光滑,头发变黑...

    片刻之后,所有的丑陋之处都消失了。花开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镜子,一个大美人又出现在里面。

    这便是背叛的回报。

    她钻进车厢里,坐到王洛的对面,看着他。

    不像他说的那样“可能有机会”,而是和他们合作,实实在在的摆脱了这个困扰了自己许久的大麻烦。除此之外,还能够重新入睡,并且得到那件道具。

    “我漂亮吗?”她问道。

    “很漂亮。”王洛回答道。

    “那...你喜欢我吗?”

    “挺喜欢的。”

    “喜欢我什么地方?”

    “这个时代,人们大多很自私。能牺牲自己,为别人报仇的可不多了。尤其是,之后要面对这样的危险和恐惧。”

    她低下头,几滴眼泪落下来。“对...对不起,我也没办法。他们答应,配合的话就解决我身上的问题;不配合,就会杀了我。”

    这不算是提问,所以王洛没有回答。

    “他们应该会杀了你吧。就算想救你,我也做不到。”花开擦掉了眼泪。“对了,我一直想问这个来着,你为什么拒绝她?就是林菲睿。”

    “基于男性对滥情女性本能的排斥。”

    这个回答让她很难满意。“那为什么去撩她?”

    “好玩。乱惹纯情的姑娘是种罪过;耍一个滥情的女人,看到对方胡思乱想、情绪起伏,就不需要愧疚,是非常愉悦的事情。”

    果然。奇怪的是,王洛的回答并没有引起花开心中的负面情绪。过去,曾在一瞬间就被激发出来的恨意,现在已经无影无踪了。

    “你爱周素烟吗?”

    “不。”

    “那为什么放过她,又把她留在身边?她不是想杀你吗?”

    “因为她很笨,造成不了什么伤害。我想找个女人帮忙做饭,正好遇到她。”

    “你喜欢梁思嘉吗?”

    “不。”

    “你怎么看梁思嘉?”

    “挺不错的,可以当猴耍着玩。”

    这个答案让她很满意。“那你...有爱的人吗?”

    “有。”王洛的这个回答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是谁?”她的心跳略有些加速。

    “我的同胞,我的同类,所有希望生活变得更好,并且愿意为之付出努力的人。”

    “就...没有单独爱着的女人吗?”

    “没有。”

    这个回答让她有些轻松、有些厌恶、有些失落、有些释然。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胸比较大,腿长一点,相貌过的去。”

    “你到底把女人当成什么啊?”

    “复杂的不稳定性综合体。”

    这是啥....“这是你的第几个场景?”

    关于这个问题,虽然从杨问天那里得到过答案了,但是实在没法相信。会不会是杨问天被骗了呢?

    “第三个。”

    那么,就是真的非常优秀。真正的天才,能在第二个场景就击败武洲,要不是...被自己带到这里来,他完全有可能在空间中大展宏图的。

    不过,才能说明不了什么。她想起以前看到过的,夭折在半路上的天才。

    有些,是死在了和契约者的对抗中;有些,是因为太过贪婪;有的则纯粹是意外...死在林菲睿手里的貌似也有几个。

    那个人,会怎么对待王洛?之前对他愈信任,在遭遇这样的背叛应该就远不能原谅他。

    “你要是老老实实的去做这些任务,应该不知道落到这个地步。”

    没有回应。这不是问句。于是她又很不耐烦的问了过去。“为什么你就不能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为什么就非要搞那些歪门邪道呢?”

    “人有该做的事情。”王洛的声音,开始变得有些机械而沙哑。“我厌恶它们,打从心底里厌恶。而救下那些被它们寄生的人,能让我从心底感到幸福。”

    他的声调已经开始变化。

    是那毒素。它的效果开始进一步发作了。他会越来越衰弱,等到所有的精力耗干,生命之火便会熄灭。“可是,你就宁愿自己去死...吗?它们不是怎么都会输吗?你不是并不信任那些‘民众’吗?你在战场上不是从来不重视人命吗?你不是经常喜欢开一些很过分的玩笑吗?为什么在这种事上就这么死心眼呢?”

    面对花开的这个问题,王洛回答的声调似乎变高了。

    “因为我想救他们!其余的一切,都是为这样做而寻找的借口!”

    “他们没犯任何错,为了让生活变得更好,他们非常努力的在劳动,这就是尽我所能,去拯救他们的全部理由。我,被侮辱过、嘲笑过、虐待过、欺骗过;我喜欢耍人玩,不拿别人的痛苦当回事;在战场上不在乎人命;做事只顾利益,不看因果----但我依旧把自己看做是他们中的一员!”

    “我依旧愿意救他们,而极度鄙视和唾弃劫掠和吸食他们的那些蛆虫!不服你咬我啊!”

    “死则死矣,何惧之有!大丈夫生于世上,本就应当顶天立地。为了活下去,我会努力到最后一刻。但如果失败了,需要去死,又有什么值得犹豫的!”

    她注视着面前的这个男人,眼角泛出泪光。

    从前,就是一个爱开玩笑,说话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男人呢。

    可是,现在他不是像之前一样开玩笑,也不是漂亮话。而是在毒素作用下,百分百的真话。

    对了,那个时候,他也选择了帮我。就算我之前想杀他,就算是我把他拖进了这个地狱。他依旧愿意帮我,依旧想救我...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突然觉得车厢里有些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