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无限猎场 > 第九十九节 悲剧x的x开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然只是为了炫耀....

    王洛有些尴尬。因为艰难而来之不易的胜利,喝了很多酒,情绪比平时要亢奋,结果就有很多心理话想找人说---说了会很爽。

    问题在于,与杨问天和周应雄的关系,最近开始有些隔阂。不想对他们说。而对失败者讲述他们失败的理由,似乎是非常好的选择---但是想让他们成为自己的部下的话,不能这么说。

    “我很强。”于是他勉强找了个借口。“跟随我,你们会获得更多的胜利。现在,愿意加入我的团队吗?”

    武洲的众人都没说话。

    强者总是能得到尊重。之前他们说,因为那是敷衍、明显的谎言,并不会触及什么;而现在,如果答应,会被认为是真的。所以就不方便说,有什么障碍。

    “我们单独谈谈吧。”王洛看向林菲睿。“有些事情我不想做,但我更不想被蔑视。如果出现这样的危险....”

    林菲睿点了点头。“好的。”

    片刻之后,他们在一座小营帐里,桌子的两边,面对面坐下。

    为了防止冷场,王洛还吩咐人送上了一壶酒和几个菜。

    林菲睿很高,和自己差不多高。很美,所谓“雍容华贵”,便是此刻能想到的词汇。王洛轻轻嗅了嗅,有种同类的气息,虽然并不完全...

    “不怕我杀了你?”她绝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妙的笑容。

    “你有理由这么做。”王洛也微笑着。“为何不试试呢?”

    她明显在犹豫、在掂量,并在最后选择了放弃。“我并不会做那种傻事。”

    害怕了,因为之前的描述,把我想像成一个心计颇深、做好防备的人了。呵呵呵,这对接下来的谈判会大有好处。

    “我能支付的,是每人一万点。”林菲睿说。“你可以问你的手下。击杀地方契约者,其收获大约是每人八千,再多我也付不起了。”

    “另外,有几个人可以给你。”她耸了耸肩。“我们在之前的战斗中把全部资金都消耗光了。付给你这些,也需要出售我们的装备才行。求求你,发发慈悲吧。”

    她的脸在这一刻显得柔弱娇媚、楚楚可怜。

    王洛盯着她,仿佛一条盯着羚羊的狮子。片刻之后,他开口了。“你知道,如何击败一个运气好的人吗?”

    “嗯?”她略微怔了怔。

    “就是你。”王洛指出。

    林菲睿干巴巴的笑了笑,想着自己的“气运加身”技能。

    “不懂你在说什么。”她敷衍道。

    “举一个例子,刘备马跃檀溪,就是运气的一个体现。能在敌人的追捕下逃走,是很了不起的。但是这种运气,并没有帮他击败蔡瑁的人马,也只是逃走。”

    “也就是说,运气能做的事情,也有其极限。当你犯了错的时候,运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你选择最好的结果。但是,大的方向并不会出现变化。”

    “了解了这一点之后,需要做的就是针对大方向做文章。譬如,如果注定你那边的汉军部队能击败我的手下。那么,击败之后就真的会给你这边带来总体的胜利吗?”

    “你是说,你是故意放弃营地的?”林菲睿不可思议的凝视着对方。

    “不。”王洛否认了。“我只是做好了营地丢失的准备。就算丢了,也依旧保有胜利的机会。”

    “细节方面我并不是很擅长。能做的,就是占据大势。只要我的口号提了出来,那么豪族地主的疯狂就是必然,你的运气无法改变;农民们也就有了支持我的理由,你的运气无法改变;连败几场,你的部下就会对你失去信心。就算仍旧支持你,但是也会有野心滋生出来。这一点,你的运气也无法改变。”

    “在整个过程中,如果说我依靠着什么,那就是人性。不是某个单独的人,而是作为群体的汉军士兵的人性、作为群体的豪族地主军官的人性、作为群体的武洲团员的人性。最直观的表现,是这些不同的群体所表现出来的共同点---争取自己利益的本能。”

    “忠诚是需要理由的,而背叛是不需要的。我的宣传和政策---给本地的农民土地来让他们高兴、宣传废除继承权来激怒豪族地主、不停的战斗,来给汉军和你们施加压力;与汉军军官们的倒行逆施---虐待本地的农民和贪墨士兵的军功。在这段时间里,所有这些,在一点一点的摧毁着汉军士兵们战斗的理由。”

    “我想,你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阻止汉军的倒行逆施吧,也没有在这个需要支持的时期,重新缔造和你的下属团员们的关系吧---你连想都没有想到这些吧。

    “所有的这些,达成效果都很慢。需要不停的积累、不停的发酵,优势才会慢慢迁移到我这边。最终,量变引发质变,当我方的善意和对面的豪族地主们之间的行为发生交汇,在精神上彻底摧毁汉军士兵们作战的理由时,我就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我之前几次和汉军的战斗没有什么收获,或平或输,都无所谓。在最后一次战斗中,那支汉军已经到了只要一点崩溃,就会全线完全瓦解的地步。就算你在最后一战里用出了血雨,也完全无济于事。”

    “到了这个时候,你的运气也就只能保证你不死,再也无法保证你的胜利了----反正我本来也不打算杀你们,只要你们别太过分,别因为我的饶恕而蔑视我,拒绝付给我应得的收益,我就不会这么做。”

    “这么说。”王洛的这番话让林菲睿消化了一会儿。“你是故意让那些分到土地的农民被地主虐待至死?还有你营地里的那些老弱妇孺。你派兵过来的话,可以救他们。而故意选择不救,也是为了摧毁汉军士兵作战的理由?”

    “不,我可不担这个骂名。”王洛摇了摇头。“我要负责的,是最终和整体的胜利。”

    “如果我发现任何行为会破坏最终的胜利,我都会制止。汉军杀那些农民,不是我指示的,对不对?如果能在保证击败汉军的同时顺便救下他们,我会去的。但如果会妨碍整体的战斗,那我毫不介意他们去死。”

    “仁不掌兵,义不理财。他们死了,我会悲痛,我会哀伤,我会悼念---如果需要这些的话。但我不会在意。如果连这点事情都要在意,我还有什么资格当大军的统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