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无限猎场 > 第八十六节 分散x欺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说,我们人数上有优势,就不能分几支小部队,分头攻击吗?非要都挤在那里?”

    面对大兵的抱怨,格鲁默不作声。

    “我们调不动汉军。”红电在一旁解释说。:“这不是调遣令,可以详细命令士兵们。圣旨的作用就是命令他们来进攻,至于进攻中具体采取什么战术,要看他们的指挥官。”

    “我有个主意。”一旁的达特笑着说。“用道具控制少数几个士兵,我们也混在里面。然后,我再用镜像术做一些汉军士兵的幻想出来。伪装成大队士兵,从别的角度进行佯攻...”

    “好主意!”大兵赞叹道。“只要敌人一分兵,正面拿下的几率就更大了!”

    “控制少量汉军的道具...”红电沉吟了一下。“花开,听的见吗?听到的话,就马上给我们送一些来!”

    他像是在对空气说话。也没有回复。不过,周围的众人丝毫没有露出异色。

    ----

    面对攻来的敌人,周应雄挥起长刀,狠狠劈下。

    敌人举起盾,挡住了他这一击。随后一刀劈来,砍在周应雄身旁士兵挡来的盾牌上。

    “铛!”盾牌被劈开,那人随后又一刀,劈到了那士兵的右手上,随即献血飞溅而出。

    受伤的士兵向后退去,另一名士兵顶上来。

    这是个契约者。周应雄喘着粗气,不再进攻,举盾格挡对方的又一次攻击。

    他的力量比自己大,速度比自己快,单挑的话,自己肯定不是对手。但是在战场上,那种属性优势,可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问题不在这,在于别的区域。

    这次,敌人没有集中力量攻击倒塌的栅栏,而是从多个角度分头攻击。而他也被迫分兵相迎。

    敌人分散开之后,各处的工事和箭楼都能给他们带来更大的打击和伤害。但是...战斗在第一线的自己,没办法进行调度。这样的话,只能指望刘安了。

    好歹也上了这么多次战场,把士兵调到敌人进攻的位置,他总是会的吧。也许该安排一支小部队,随时支援压力更大的位置....算了,不管那么多,能击溃面前敌人的话,空间自然就有了!

    于是他高举盾牌,紧握刀柄,准备抓住敌人的破绽,进行下一次攻击。

    ----

    “老师,您怎么在这?”

    守在辎重营门口的两个面孔,有一个是兰克比较熟悉的。

    他是少数愿意学习的男学生之一,一个英俊的、挺讨其余的女学生喜欢的小伙子。现在,他左手裹着绷带,左腿的裤子上也沾着血迹,手持长枪,笑着对自己打招呼。

    “前面好像打起来了。”兰克含糊道。

    “是啊。”小伙子笑道。“汉军打来了。所以原本的守卫都被调去防守。我们这些轻伤的,被调来守营里各处,防止奸人作乱。”

    “好像来的不少啊。”另一个,伤口在脸上的卫兵插话道。“一会儿,我们恐怕也要再上战场了。”

    “我倒是不怕去。”小伙子说。“就是现在伤还没好,自己穿不上盔甲...”

    “找人帮你吧...”

    兰克陪着他们闲扯了几句,只觉心底焦躁不堪。

    “我要进去换些物资。”敷衍了一会儿,他含含糊糊的这么说道。

    “当然没问题。”两人让开路,把他放了进去。

    辎重营面积不小。左边的帐篷和车子里储存的是粮草,右边是其余的物资,负责任务发放和结算的书吏,其帐篷是顺着中间的路一直走,走到尽头就到了。

    这里的守卫原本很多、很严格。但是现在许多卫兵都被调了出去,把守的只剩下十几个人了。

    之前,兰克过来看过几次任务和奖励,那时候,对于敌人接纳投诚,并给契约者任务的做法,他和伙伴们都颇为赞赏。

    是啊,在战场里风险很大,付出很多。更糟的是,要在胜负分出之后才能获得真正的大收益。在这样的情况下,场景进行到一半就破产的团队绝非少数。能赢还好,一旦最后发现自己是输的一方,损失就太大了。但在这里,虽然困难,但是危险并不大的任务,却能做到旱涝保收。

    不是空间放出来的,而是同样的契约者放出来的。之前有人这么做过吗?不,兰克和他的伙伴们都没见过类似的。那些人,就算是较大的收获,也都会纳入自己的团队中,绝不会分享给外人,甚至投诚过来的人。

    呵!挺有气度的人。要不是王洛杀了他们,非得报仇不可,也许是个值得合作的对象。

    他向左拐了过去。负责把守粮草的有四个人,其中有三个听过兰克的课。

    “老师。”看到他走过来,其中两个都站起身,向他问候。“您怎么过来了。”

    “你们受伤了还不好好养伤。”兰克勉强解释着。

    杀了他们?不,一旦他们喊了出来,周围的士兵便会向这里聚集吧。就算是受伤的士兵,数量一多,自己也不是对手。现在连机甲都没有---更关键的是,火很快就会被扑灭。

    他看了看一旁盛满水的木桶。就算是刚建立起两天的营地,士兵们也没有遗漏这玩意。

    “没办法。”一个士兵笑道。“您要是来兑换的话,张主办还在。”

    说个什么谎能把他们调开?现在开饭了?别的地方有异常?要给他们上课?

    兰克本来就不擅长说谎---在此刻情绪近乎错乱的情况下,就更编不出来了。一个又一个的借口从他脑子里浮现出来,又全被否决掉。

    不合逻辑、太荒谬,他们不可能相信。但是,一时又想不出合适的...怎么办?现在离去,也会被怀疑,难道只能动手了吗?

    “其实,是之前吃的粟米不大合胃口,我想看看营里都有什么粮食,能不能换一种...”

    几名士兵听到是这样的要求,都笑了。“老师需要的话,我给您秤几升吧。”其中一名这样说着,弯腰去拿量具。“回头找她们帮您煮。”

    拿了之后怎么办?不离开的话,一定会被怀疑的!但是离开之后,又找什么借口再来呢?

    “你们看!”一名士兵突然像发现了什么似得,惊呼起来,指向远处。“那边好像有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