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无限猎场 > 第五十九节 毫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王洛安排的这个任务(编造评书来美化自己),加里维尔觉得不屑、无厘头、毫无价值。

    结局还是要在战场上决定。这样的宣传也许能得到汉军士兵的认可,但是汉军的待遇并没有到天怒人怨的地步,他们并不会因为这些而背叛。

    渡口营地的士兵目前处境艰难,现在士气低迷。但汉军的援军也差不多快要到了(张达手下的军官们一直在宣传这点)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只要依托营地进行短暂的防守,等待援军到来就可以。

    当然,这些都和自己无关。这任务不需要战斗,不追求效果,贡献点也不少(单人宣传三天的价格是600点)那就不要犹豫,马上去做,兑换出来的装备是实打实的。

    于是,阴影团队中的四个人,都跟随想要立功的现革命军校尉---原汉军军官宋偏将,来到了渡口处的汉军军营,在许多不同的营地,都开始了讲故事的工作。

    这些故事在敌人的士兵们很受欢迎。加里维尔讲的时候,甚至周围几座营帐的士兵都跑了过来---尤其是配上之后革命军抚恤流民、分田分地的情节之后。

    而在第二天,当王洛的大军抵达,把营地驻扎在渡口汉军不远处的时候。加里维尔看到,这座营地的许多士兵,都在各个角落窃窃私语。

    他们在动摇。因为营地里传播的故事,因为对面敌营带来的压力,还因为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的许多书信---都是渡口士兵们的家属写来的。在信里确认了安全、回到家、分了地、处决了恶人,劝孩子回家或者加入革命军,这之类的内容。

    “人们都会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事情。”

    出发前,王洛对提出异议的人说了这句话。现在,加里维尔大约能明白它的意思了。

    也许,真的可以不战而下,拿下这里?

    他把目光转向这里的统领,张达。

    作为家里的财物和土地都被分光的豪族,他会感受到深仇大恨,会决定和对面的革命军誓死一战吧...

    但是谁会跟随他呢?少量最忠诚的家丁?一些别的豪族子弟?不要说镇压了,现在,看到窃窃私语的士兵们,他连管都不敢管。

    士兵们只要达成一致,能轻松的吞噬他们。

    到时候,就可以全军渡河,避开这里的汉军援军。等他们和黄巾主力一决死战之后,再出来收拾残局。这就是王洛的计划吧....

    也许,自己有机会?也许,可以完成一个纳降三千汉军的任务?

    加里维尔正想到这里,激动起来,打算晚上试着去做的时候,营地的大门突然打开了。

    一队汉军骑兵,举着几面写着“卢”的旗号,鱼贯而入。在他们之后,是几百名甲胄齐备、队列整齐的汉军步兵。

    “北中郎将卢植有令!”为首的,正高举命令的骑兵长的又矮又胖,加里维尔依稀觉得他有点面熟。

    “大军即日可到,命尔等坚守营地,不可轻出。时机一到,合击破敌!”

    “下官遵命!”张达满脸喜色,奔向前,高声呼道。

    是他,格鲁。豪猪团队前突击队长、白鲨团队的叛徒、现任武洲团队副团长。

    ---

    “现在有件麻烦事。”

    面对周素烟,王洛目光澄清、表情镇定、态度坦然的说着。

    “据我的推测,你从前的队友,武洲的那些人,打算从你身上做文章。”

    “他们打算做什么?”周素烟拢了拢头发,注视着他。

    “引发我们之间的怀疑...这之类的吧。他们似乎是误会了我们的关系,认为我们像是普通男女那样...你爱上我,我也爱上你了。这之类的。”

    “是误会吗?那我们是什么关系?”

    “总之,他们打算利用这一点。”王洛说。“传播一些谣言之类的,说你在给他们传递消息。”

    “我没有。”她说。

    “谣言这东西一旦蔓延开来,你做了什么根本无关紧要。要知道,人是倾向于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内容的生物;并且,他们对有趣味的信息会格外的印象深刻。”

    “我听不懂。”她直截了当的说。

    “意思就是。”王洛深吸了一口气。“某位投诚过来的契约者,我在这里称他为A。A说你传递情报给敌人。”

    “接下来,如果我们不予理会。那么A就可以到处说你是叛徒,然后去传播我们的情报给敌人。”

    “你不会信的。”

    “如果因情报的丢失而导致队伍受到打击,损失人手。士兵们就会开始相信。这就是所谓的‘心理击穿’。”王洛伸出一个指头,指向对方。“我使用过这一策略,所以我很了解。”

    “越控制军纪,士兵们心底的种子就会埋的越深。一旦出现意外、失败,他们就会把责任归咎于你,还有没能及时处理你的我。”

    “你的意思是我先离开一阵?”

    “那样他们就可以采取另一种策略...下面的描述是一个例子,不一定是这么做。”

    “安排女人到我身边,故意受伤,吸引我去关注;故意跌倒,摔在在我怀里,这之类。”

    “在这同时,安排你看到这一幕。”

    “引起你的幻觉,导致你伤心,诱使你报复我,跟他们合作。”

    王洛摊了摊手。“从这个消息报告到我这里来的时候,我就闻到了----我最擅长的策略的味道。虽然我们....在彼此信任的人之间埋下怀疑的种子,对我这种开放性的经营方式,是非常好的攻击手段。”

    “我还是听不太明白。”她说。“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有几个想法,不过在那之前,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你说。”

    “你的运气怎么样?”

    周素烟想了一会儿。

    原本她脸上那种---虽然听不明白,但是感觉到了对方对自己的重视,因而流露出的,带着喜悦的笑容消失了。“一向不好。”

    “你能分辨出对方是敌意还是善意吗?”

    她又摇了摇头。

    王洛沉吟起来。

    “其实,之前说的这些,也可能是我多想了---并没有什么阴谋,只是偶然、意外、碰巧。”

    “但是,如果我判断正确,那这反而会是最好的机会。”

    “反计,发现敌人的计策并进行针对性反击的做法。按游戏术语来说,是必然命中,必然暴击的技能。”

    “心理击穿?被怀疑?到时候就都无所谓了。再用胜利击穿回来就是。只是,事情的关键,在于你的配合,能力、才智...以及运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