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无限猎场 > 第七十八节 徒劳x的x努力(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这种说法,哈斯特回应以沉默,没有表达什么意见。之后,王洛继续说了下去。

    “过去,对普通人宣传爱的时候,他们的心中是蔑视和优越感。但是今天在宣传的时候,他们的心中洋溢的是对自己和孩子的爱---他们离完蛋又进了一步。”

    哈斯特:“这...”

    “我不明白,你能详细解释一下吗?”

    王洛像是看着新奇的动物一样看着哈斯特:“你不懂?”

    哈斯特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我是搞银行的。”

    “您要是能为我详细的讲解一下,我会感激不尽。”

    王洛沉吟了一下。“好吧....讲一下也没什么不行。”

    “宣传,现代的、工业化的,全方位而立体型的宣传,像是一张大网,能引导和掌控大量人类的思维。”

    “报纸、电视台、互联网----无论这些东西,原本被创造出来是为了什么,但是在资本的手中,在应用的时候,它起到的就是这样的作用。”

    “要了解它们是如何工作的,就要了解人类的这一特点:大部分人,大部分时间都不思考。”

    “也就是说,作为群体的人们,会根据看到的新闻,产生膝跳反射一样的各种情绪---以看到财富而言,看到某人做出挑衅似的夸耀,就会厌恶和嫉妒;看到某人不经意间展露的财富,就会羡慕和向往。”

    “对细微情绪的把控,是能否做好宣传工作的关键,是判断宣传人员工作成绩如何、能力高低的依据。嗯....举个例子吧,巧妙的宣传,能让穷人,去站在掠夺他们的富人的立场说话。”

    “有意思吧---实际上,只要给那些穷人一个幻想,让他们看一些有关富人生活的电影和书籍---只要那电影和书籍够精彩,他们就会产生不由自主的代入感。幻想自己是富人---然后,就会在不经意间替富人辩护---乃至于替掠夺自己的人辩护。”

    “单独的这种幻想,造不成太大的影响。但是通过宣传,可以让这种幻想变的连绵不断。除非发生直接的冲突和极大的意外,否则,很多人都会陷入这种幻想中,一辈子也醒不过来。”

    哈斯特:“我倒是见过这种人。”

    王洛:“它还有另一种特点:巨大的量能。”

    “以较低的成本,它可以展示出大量的信息。”

    “一个假新闻----让人听到了,完全不会信的那种。但是,这张报纸在说,那张报纸也在说---最后,许多人就会信了。”

    “或者在这方面利用一些技巧:一个听起来很荒谬,谁都不会信的新闻---媒体报道了,然后被嘲笑了----然后突然翻转,这新闻是真的。”

    “这样反复来几次之后,人们对这媒体的印象就会固化。接下来,在关键的时刻,这媒体就算放出完全的假新闻,人们也会相信了。”

    哈斯特:“这个你一说,我就想起来了。还有吗?”

    王洛:“还有另一种:有些时候,穷人们的个人能力弱小到可怜,必须团结起来才有可能多获得一点儿资源,但是通过宣传,富人们就能让穷人们彼此先冲突起来、争斗起来---然后富人们就会安全的多了。”

    “第一种:思维牵引;第二种:量能轰炸;第三种:营造冲突。其实还有很多别的....情感错位:利用宣传,让人们在看待庸人的时候产生看待英雄的情感;自责宣传:让人们遭遇任何挫折,都首先认为是自己的责任...”

    “不过呢,真要详细说起来,几天几夜也说不完,今天就不详细说了。”

    哈斯特:“我知道,有些媒体不是这样的。”

    王洛:“这个我也知道。有些地区的有些媒体,不做这些事情----坚持正义。但是,正义是枯燥的、乏味的、让人厌倦的---尤其是在和平时代。”

    “因此,那些媒体传播不开。而这样的媒体,反而更受人们的欢迎,有更大的影响力。”

    哈斯特:“好吧,那你打算怎么对付他们?”

    王洛:“这个,当然也是利益。”

    “这些工作其实很复杂、难度很高。需要大量媒体界的工作人员来完成。说真的,比起工作的重要性来,他们的收入并不高---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微薄。”

    “在明确了自己工作的重要性之后,在明白了自己的价值之后,他们完全可以索要更多的资源。而这种尝试推动继承体系转变的做法,在这种做法中可能出现的冲突---都会让他们心中的贪婪滋长,都会让他们待价而沽。”

    “这次,和对付那些---不能给他们任何好处的穷人时不同,他们并不联合起来,全心全意为富豪们工作。”

    哈斯特:“也就是说:他们心中的贪婪和野心,是你最大的依靠?”

    王洛:“对,这整个计划,都是建立在人们的贪婪与野心之上的。”

    “很多经历过艰难坎坷,能洞察人性的富豪----他们能感觉到这一点。而这样的人,一定会动摇。”

    “为什么一夜之间会冒出这么多叛徒?现在露出来的这些,是不是只是叛徒中的一小部分?”

    “这些叛徒,是不是真的达成了一致?要不然的话,之前为什么一点儿风声都没有,一瞬间就变成这样?接下来还会有什么?”

    “门外的仆人,看起来和从前一样,但他们是不是也是同伙?身边的仆人,会不会在水里下毒,杀死我?”

    听到他这么说,哈斯特顿时瞪大了眼睛。“你打算这么做?”

    王洛:“我什么都没打算做。”

    “但是,产生这样的想法,也是有可能的、完全正常的,对吧。就算某位富豪家里出现了类似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对吧。”

    “毕竟他们不明真相,不知道事件的背后到底是什么。有什么人、什么力量。让这些人感受着敌意,然后在那里迷茫,在那里承受时间的压力---等到压力达到阕值,他们开始犯错的时候,机会就会大量出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