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无限猎场 > 第二百二十六节 重重x的x迷雾(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汉弗拉又拿起杯子---这次里面已经空了。于是,他拿起酒瓶,又给自己倒了半杯,然后看向了特尔特杜。

    “去警告一下他,让他放弃可能的计划---以便确保团长的行动一切顺利。这会是个好主意。”

    特尔特杜:“怎么做?他家里虽然没有马,但我记得有只猫....”

    汉弗拉:“不需要杀什么。把某些计划告诉他,让他不敢行动。”

    特尔特杜:“这?你要泄露团队的秘密?”

    汉弗拉:“不,团长没有告诉我任何计划,我也不知道团队的任何计划---所以,不算是泄密。”

    特尔特杜:“可是...可是这样的话,他会信吗?”

    汉弗拉:“那就要看我们的语言艺术了。”

    特尔特杜看着汉弗拉,举起杯子,略微喝了一点。

    “这样的话,你自己就能搞定,为什么要告诉我?”

    汉弗拉:“我们是同伴,不是吗?”

    “之前,我们一起经历过很多危险。接下来,无论是在这个残酷的空间里,还是在团队内部,互相合作、互相帮助,总比孤身一人要好。不是吗?”

    这样说着,他朝特尔特杜举起杯子。

    特尔特杜考虑了一下,也举起杯子,和汉弗拉碰了一下。

    “只要不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我乐于和团队内的伙伴合作。需要我做什么?”

    汉弗拉:“帮我打听一些情报,罗波在新镐京,急切过不来。而你的人在这里,应该了解了很多情报吧。”

    特尔特杜点点头:“没问题。”

    汉弗拉:“然后,我和他们见面的时候,可能会提及某些不那么愉快的事情。到时候,需要你保证我的安全。”

    特尔特杜:“这个也好说。但是团长那里...”

    汉弗拉:“在时机合适的时候,我会去找团长说清楚。”

    “以团长的作风,他不会计较我们私自行动的事,而会给我们应有的奖赏。”

    听他这么说,特尔特杜点了点头,举起了杯子。

    “没错,他一向都这样....干杯。”

    “干杯。”

    12月20日小雪

    汉弗拉坐在办公室里,手机放在面前,听筒的位置正响着特尔特杜的声音:

    “从团长当上宰辅之后,郑太傅就不像从前一样活跃了。他基本都待在家里,喂喂鸟、浇浇花、听听戏。对付我们的工作主要是郑太傅的弟弟,新任的平章大人来做的。最近,在他家里有十来家权贵的子弟经常聚会,饮酒作乐,无所不为....”

    汉弗拉:“他们都准备怎么对付我们?”

    特尔特杜:“似乎有很多计划。但是情报来源那边没有详细透露,只是说‘贾大人都躲过去了’。”

    汉弗拉:“是啊,什么命令都不下,想找茬也不容易。那这次,他们派去动手的人是谁,你查清了吗?”

    特尔特杜:“查清了,他们派去攻击罗刹国边疆部队的人姓罗,是个旅帅。”

    汉弗拉:“旅帅?是郑太傅手下的人?”

    特尔特杜:“对。这旅帅有个哥哥,在郑平章手下当詹事,是郑平章一手提拔起来的。”

    汉弗拉:“也是贵族出身?”

    特尔特杜:“不,这詹事的父亲是个工人。他和郑平章的儿子是同学,后来毕业的时候也在一块儿工作。有了这一层,慢慢被提拔起来的。”

    汉弗拉:“这样的人....”

    特尔特杜:“你打算怎么做?”

    汉弗拉:“他们是一开始就选定了这个人,还是有多个人选,讨论过的结果?”

    特尔特杜:“这个...我需要再去打听一下。你着急吗?”

    汉弗拉:“没有就算了。把这个人的资料给我,我看看...能不能去跟他谈谈。”

    特尔特杜:“他吗?我还以为你打算直接跟郑太傅去谈。”

    汉弗拉:“反复考虑了一下,那不合适。”

    “团长已经把平台给我们搭建起来了。既然这样,为何不充分利用呢?”

    12月21日阴

    路边,汉弗拉拦住了一名中年男子

    “你到底想干什么?”中年男子停下脚步,不耐烦的看向汉弗拉。“说了我有事。”

    汉弗拉笑了笑:“可我要说的,对您可能也很重要。”

    中年男子:“好吧,最多给你三分钟。”

    汉弗拉:“罗詹事,不用三分钟,半分钟就够了。”

    “听说,你弟弟打算在最近公开支持宰辅大人....在24日晚,攻击罗刹国的边防部队?”

    罗詹事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惧。他看看左右,随即做出了坚决的否认:“你胡说什么呢!”

    汉弗拉:“这样一来,就可以在几千名知县的面前,让这位到任没多久,连身边人的工资都保障不了的宰辅大大的出个丑。之后,不管怎么处理,都容易多了。”

    罗詹事的眼中闪过一道凶光。

    汉弗拉露出一个笑眯眯的表情。“宰辅大人知道了,所以要我来找你。”

    闻言,罗詹事的目光变幻了数次,最后,确定在了询问上。

    汉弗拉:“你觉得,宰辅大人能力如何?”

    罗詹事:“这我可说不好。”

    汉弗拉:“至少,对你们来说很难对付,是不是?”

    “说忍气吞声也好,说心大也好。他对于你们各种各样的试探,全都装作没看见。有时候写写报告,有时候找各处的官员聊天。你敢确保,里面所有的人对依旧对你们忠诚吗?你敢确保,里面没有想要赌一把,在他身上下注的吗?”

    罗詹事:“就算有,我们也能处理掉。”

    汉弗拉:“我相信你们可以。但是这次的做法呢?他把全国各地的知县都邀请过来,争取这些人的支持---你们能处理掉这所有人吗?”

    罗詹事:“他们就算来了,也不一定会支持你们。”

    汉弗拉:“没错,但是他是鼓励这些人去争取好处---来自于外部的;还鼓励这些人去争取前程。你觉得会有任何一名官员拒绝更大的权力、更好的前程吗?”

    “而你们,收买也好、威胁也好,都只能在桌子底下偷偷摸摸,而不能像他这样光明正大的去做。就算你们实力很强,把这些人都威胁和诱惑住了,你们给的起好处吗?”

    。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