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无限猎场 > 第二百一十八节 崭新x的x起点(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汉弗拉:“等等,后面还有一些。”

    于是他又读了起来,这次,标题是‘附录’: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隔断’和‘抢劫’,都是混合在某些较为普通和有益的行为中的:

    “宗教活动,能满足人们一定的社交需求---以至少在口头上宣称平等、不会引发人们自卑感的方式。”

    “宗教交流,可以安抚人们的心灵,在受到打击而无力报复的情报下,人们需要交流来宣泄情绪。而在普通的生活中,缺乏这样的渠道。”

    “如果社会组织能提供类似的渠道,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那么,就可以避免宗教带来的问题。而如果不去处理这些问题,硬是去强加管理,那么就只能暂时起效,而后,会来带很不利的反弹。”

    ....

    汉弗拉读完这些,把文件放了下去,揉了揉额头。

    特尔特杜:“我还是不懂。他这是想做什么?打击宗教势力?”

    汉弗拉:“应该不是吧。汉国...这里的宗教情况并不是很严重。”

    “而且,现在他的命令那些人会听从吗?也许在新镐京,有些人会执行。但是其余的地方,没人会听他的吧。”

    特尔特杜:“在当巡抚的时候,一开始也没人听他的。但是,他下的命令,对那些人有好处,后来不就好了吗?”

    汉弗拉:“那是地方小。在这里,这些人对付上司可有着丰富的经验。”

    “他们会故意曲解团长的命令,把任务中可能获得的好处拿过来,然后把事情搞砸,最后再把人们因失败而产生的怨气吸引到团长身上。”

    特尔特杜:“你是说...郑太傅的那些手下,为了报复团长会这么做?”

    汉弗拉:“而李尚书和他的手下,为了报之前的仇,也会乐见其成。”

    这样说着,他叹息了一声。“接下来,我们的担子可能会很重。”

    特尔特杜站起身来:“我倒是不担心。团长一向都能胜利,这次肯定也可以。”

    12月4日小雨

    汉弗拉一手拿着电话,另一手拿着一份文件,正在做着汇报

    “对,他们说,希望推动您之前提出的...把大学搬迁,然后在原地修建居民区的计划。”

    电话里响起了王洛的声音。“然后呢?”

    汉弗拉:“然后,他们已经初步拟定了计划,需要您批准。”

    王洛:“批准?我现在什么也不能批。”

    汉弗拉:“因为他们可能找麻烦?”

    王洛:“恩,目前这个阶段,能做的就只是聊聊天,写写报告。”

    汉弗拉:“报告....对了,您之前的报告,是打算对那些宗教团队收税吗?”

    王洛:“我对你提到过吧,现在是资本的时代。很多事情,都可以用收钱来解决。”

    “譬如对宗教,软了没效果,硬了会招致过分的反弹。那么,收税就是非常好的办法。”

    汉弗拉:“但是您不能下令。”

    王洛:“对。发文下令的话,某些人就会定一个非常夸张的数字,把信教的人逼到忍无可忍,闹出事来---然后把责任推给我。”

    汉弗拉:“可是您的报告上提到了,他们恐怕就会采取行动吧。”

    王洛:“这只是提到一个方向,如果他们根据这种方向就去做什么过分的事,搞砸了,那责任就是他们的。”

    “他们会挑我的毛病,难道我就不会挑他们的吗?在他们犯下这种错误的时候,我是不会客气的。”

    汉弗拉:“您向来都有办法。对了,有人最近来说,说他们的工资都停发了。”

    王洛:“我知道。我这边很多人的钱,也都停发了。”

    汉弗拉:“真的?这...这是什么意思?”

    王洛:“大致上,就是想告诉这里的人:跟我没前途。”

    “他们知道,我可以动用外部的钱。但是如果我用了,那他们正好有理由找我的麻烦;如果我不用,就只能看着大家断顿。”

    汉弗拉:“可是...您不能找财务人员,要求他们解决问题吗?”

    王洛:“那是郑太傅的人。要收拾他不难,但是,之后如果用外人,情况还是不会改变;而换上你们过去,他们就有了新的可攻击对象。”

    汉弗拉:“您是说...”

    王洛:“恩,他们应该是在户部准备了很多烂账。我要是调动那里的官员,他们也会听命,但是,那里的账目有多少?让一个不那么懂行的人参与进去,出事有多容易?”

    “这是他们给我准备好的陷阱。现在,最好是不要动。”

    汉弗拉:“您这么想肯定是有道理的。但是,那些普通工作人员....”

    王洛:“把事情给他们讲清楚就是。”

    “如果我是个虚荣心特别强的人,就会打肿脸充胖子,认为这种事是严重的侮辱。但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

    “...把事情对那些人说清楚之后,他们会恨我呢?还是会恨那些具体执行,具体不给他们钱的人呢?”

    汉弗拉:“呵呵,恐怕,还会有相当一部分人抱怨您。”

    王洛:“随便了,不管它。我刚才又准备好了一份报告,有关律法的。”

    汉弗拉:“哦?还是您之前说的,动态律法的进一步内容?”

    王洛:“不,主要是对法律业界工作人员的批判。”

    “法律是什么?尽管它经常被用来作为保障某些群体和阶层利益的工具,但实际上,那并不是它的本意。”

    “归根结底,一个群体内部实行的法律,是为了协调其内部矛盾和资源分配;保障其在与外部群体对抗时的竞争力;引导其内部成员倾向的行为---以便促使整个群体发展的更好的工具。”

    “而当前,国内的很多法律界的工作人员,认识不到这点,为了简单省事,对来自国外的律法全盘照抄,而完全不顾国内的情况。这种可耻的做法,造成了一系列的严重后果。”

    “他们往往振振有词,说什么‘这虽然不是最适合的,但已经是现有条件下最好的了’。而在这样的话背后的真相,其实就是懒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