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无限猎场 > 第二百一十五节 诸般x的x疯狂(1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蒲手更和蒲永贤再次出现在了面前。

    “你是说,蒲胜夫又重新开始为老头子工作了?”

    蒲手更一脸凶相,这样问向蒲永贤。

    蒲永贤摇了摇头。“对,就是这样。他直接说了,信不过我。”

    “这混账!”蒲手更咒骂起来。“又变卦了?我这就去找他!”

    “你去也没用。”蒲永贤说。“我去那里,是因为听说蒲爷弄到了许多武器,想看看是怎么回事虽然没能进去,但也看到了一些情况。蒲胜夫的许多手下都武装起来了,他们还在桃园大厦旁边构筑工事。”

    “工事?”蒲手更吓了一跳。“怎么回事?”

    “说是要对付汉国人。”蒲永贤叹息了一声,这样说道。“但应该是摆个姿态,好向那些外国人要更多的支援吧。”

    “那些人会在这种情况下给他支援吗?”蒲手更诧异道。“早就没有胜利的希望了。”

    “那些鬼佬什么时候指望他胜利了?”蒲永贤又摇了摇头。“他们指望的,就是尽可能给汉国人造成损失。要不,我们现在就离开吧。”

    “离开?”蒲手更看着他。“你忘了那女人给我们描述的生活吗?”

    “也未必会那样。”蒲永贤有些没底气的说道。“再说,就算变成那样了,也是以后的事情了,总比”

    他没能说出后面的话来,因为蒲手更把右手的食指放到了他面前。

    “不管拿了多少武器,他要对付的也是汉国人。”见他沉默了,蒲手更这样说道。“难道会优先用那些武器来杀了我们?”

    “应该不会。”蒲永贤说。“但胜夫对我的态度”

    “他应该就是想吓唬吓唬你。”蒲手更说。“知道你是那种遇事愿意多想的人,就吓唬吓唬你,好让我们去向他认错,好再次为他送死去。不理会他就是了,没什么好怕的。”

    “不,应该不是这样。”蒲永贤摇了摇头。“这样的话,明天晚上的宴会你觉得我们还该去吗?”

    “去。为什么不去?”蒲手更的脸上闪过一丝凶芒。“不去的话,他要是真以为我们怕了,就说不定会对我们做什么了。”

    “我觉得,我们最好找点儿保险。蒲仄英好像一直都没出发。”

    “你是说”蒲永贤看向自己的同伴。“这样有意义吗?”

    “怎么没意义?”蒲手更哼了一声。“要是他在宴会上把我们扣下了,甚至直接杀了我们,怎么办?把小姐扣在手上的话如果他敢做什么,我们就有了底牌。”

    “我想”蒲永贤慢吞吞的说着。“要是你有这种怀疑”

    他停顿了一会儿。“我们直接杀了他吧。”

    蒲手更看向自己的同伴。“杀了她?”

    “我说的不是仄英小姐。”蒲永贤继续慢吞吞的,仿佛一个字一个字一般吐出来的说道。“而是蒲家诚。”

    蒲手更看着他,沉默着。一时间,周围的空气仿佛都沉重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

    打破这沉默的,是片刻之后的一阵大笑。蒲手更看着面前的人,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蒲永贤严肃而凝重的看着他。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既然蒲家诚不给我们机会,那我们就也不能给他机会。”

    蒲手更还在那里笑着。

    “绑架太软弱。”蒲永贤继续说着。“如果要动手,那就不要在那里挠痒痒,直接杀了他,才是解决我们当前的难题最好的办法。”

    “老爷子在骨子里,是一个非常残忍的人。”蒲永贤说。“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但我”

    “没想到,你比我还狠啊。”蒲手更终于止住了笑声。“也真难为你了,平时一直装作对他那么忠诚的模样!”

    “我没有装。”蒲永贤说。

    “之前我对他忠诚,是真的。现在我要杀了他,也是真的。”

    “蒲爷的大恩呢?”蒲手更的语气里满是嘲讽的味道。

    “是啊,蒲爷从小就给我们衣食。”蒲永贤说。“后来又给我们机会读书,这都是天大的恩情。”

    “之后,还提拔我们当头领呢!”蒲手更哼了一声。“这个你怎么不提?”

    “那不是恩情。”蒲永贤看着他。“是我们建功立业,一点一点拼杀回来的。多少当初和我们一起的同伴都死了?也没见蒲爷如何。”

    “所以,这不是恩情。”

    “分这么清,有意思吗?”蒲手更哼了一声。

    “按理来说,活命之恩大于天。该舍了这一辈子来回报蒲爷才是。”蒲永贤继续说道。“可惜,这次是蒲爷先舍弃了我等。”

    “也未必吧。”蒲手更笑道。“如果是胜夫自己的意思呢?”

    “蒲胜夫不敢。”蒲永贤说。“他也不是那种人。”

    “这倒是。但是万一是他领会错了蒲爷的意思呢?”

    “那就是我对不起蒲爷了。”蒲永贤说。“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生死攸关,不容确认。也只好对不起了。”

    “哈哈哈哈!”蒲永贤又笑了起来。“好了,我清楚了,但你打算怎么做?”

    “呵呵呵。”蒲永贤笑了起来。但就算是准备择人而噬的恶鬼,只怕也比他的笑容更温和些。“我们去找那个女人吧。”

    “她?”蒲手更意外道。“她能做什么?”

    周围再次清晰起来的时候,这二人正走进程贞的屋子里。

    她正坐在罗顺之前常坐的那张办公桌对面(他们最后一次谈话时她坐的位置)在她周围,许多罗顺看过的书,用过的笔记本散乱的放着。

    她已经洗过了脸,也没化妆,多少显得有些憔悴。之前的僵硬、恍惚、绝望都从她眼中消失了。目前的程贞,正拿着笔,在面前的笔记本上画着什么。

    袁森看过去,绘画的手法非常粗糙,简直像是小孩子的作品。

    勉强能看出来,那是她和罗顺最后一次会谈的简笔画。她还是坐在那里,而在桌子对面,坐的不是罗顺,而是一头人形的猪。

    嗯,仔细看去,能发现那猪的相貌与罗顺有几分相像。程贞在那里画着,发出了‘嗬嗬’的笑声。但过了一会儿,她又低下头,再次哭了起来。

    这女人,应该正难受着吧。

    该怪谁呢?面对罗顺这种戏耍和玩弄她的人,采用精巧的方式来进行报复,不是很正常的选择吗?

    她成功了,这很了不起。但结果呢,却发现自己落到了这样的境地。

    也许,对这个宣传应该保护癌细胞的女人来说,这样的结局并没有什么不合适的。也许,这是她应得的结局。

    “程女士。”蒲永贤走进来一会儿后,在她后背开口道。“我这里有件能干掉蒲家诚的工作,你有没有兴趣?”

    程贞迅速的捂住了面前的笔记本,一脸惊讶的望向他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