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无限猎场 > 第一百一十三节 盘旋x的x阴翳(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这算什么辩论?

    胡元没太听懂。周围,有些人似乎和胡元有同样的感觉。他们喧闹着,讨论着,大多的表情都很迷茫。

    有的叽里咕噜,用的不知道是什么语言。但也有人用的是汉语。

    “不是说要审判报纸造假的内容吗?”

    “别急,之前那是汉国法庭一有空就进行的辩论。报纸造假的要过一会儿。”

    不一会儿,一名新的法官坐到了审判席上。接着是新的检察官、辩护人、文书。

    而之前空缺的被告位置上,这回也有了人---还不止一个,而是五个。

    “下面开始有关《新长安都市报》进行虚假宣传的案件审理。”新的法官宣布道。“请检察官宣读案情。”

    这次的检察官站了起来。

    “本月12日,《新长安都市报》上刊载的新闻:‘本市执法大队某李姓官员向夜总会收取保护费’、‘据消息人士透露,新长安市可能向购房者发放公民权’均为虚假新闻。”

    “根据动态律法《民法》第九款《新闻管理方案》的规定,《新长安都市报》违反了第七条、第十五条、第三十二条的内容,现向法庭提起公诉,要求法庭判处《新长安都市报》的经营者和工作人员散布虚假新闻罪。”

    之后,这名检察官又念了一些别的,大致也都是类似的内容。

    这个,倒是比之前那起控诉要容易看懂的多。胡元这样想着,看向被告席上的那些人。

    媒体嘛,不夸大其词才有鬼了。胡元过去也处理过这种事情,一向拿他们没什么办法。就算是在这里,就算之前的那种动态的规则有一定的威慑力,应该也一样奈何不了他们。

    果然,接下来,穿着一身昂贵衣服的,操持着生硬汉语的克拉依辩护人进行了有力的辩护。

    他指出,两篇新闻的报道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在用词中,已经使用了足够的虚拟词,稍有理智的人,一看就能知道,这种新闻的内容只是推测。

    至于那些愚笨的,完全没有理智而会轻易把这种推测当做真相的人,根本不值得关注。

    然后,在过去,不只是《新长安都市报》,这里所有的新闻媒体使用的都是类似的虚拟词,难道法庭要把他们都抓起来吗?

    再然后,就算《新长安都市报》在报道上出了什么偏差,那也是好的。如果执法大队的那名官员没有这么做,完全可以出来澄清;如果市政府没有向购房者发放公民权的义务,也可以发布他们的公告。在这种偏差后,民众得到了真相,没有任何损失,而是大大的好事。

    听起来很有道理,胡元周围很多的人都被说服了,在那里频频点头。

    “辩护人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高处,法官这样问道。

    那位穿着昂贵衣服的辩护人挑衅似的看了对面的检察官一眼,表示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检察官有什么要说的吗?”法官又继续问道。

    “我想,需要提出新的控诉。”检察官站了起来,这样说道。

    第一,过去媒体们使用了什么样的宣传技巧,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对当前来说既无价值,也无意义。

    至于其他媒体是否使用了这种技巧,并不是当前需要关注的事情。

    第二,汉国政府治下所有媒体在宣传中的首要原则,便是‘大部分人,大部分时间都不思考’这一条。

    民众都很辛苦,有自己的工作,自己的生活,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详细分辨消息的真假。在用词中,以巧妙的话术来误导民众。这固然不违反过去的落后法律,但在新时代的《动态律法》面前,是违法行为。

    第三,辩护人提出的,新闻媒体可以尽量撒谎,而别人需要做出澄清的说法,已经违反了《动态律法》的第十九款,犯下了‘牵涉精力罪’。

    “这种罪行也许有落伍时代的律师还不知道。”检察官看着对面的对手,这样说着。“动态律法里有说明:人类社会组织最主要的矛盾,就在于工作的无限性和精力的有限性,这两者之间的矛盾。”

    “因此,任何试图自己只要说说就可以,而要求社会组织去消耗大量精力,从事不在计划内行动的人,都应该得到应有的惩罚。”

    说完,他看向已经面色铁青的辩护人,“我能理解,在乡下待久了的笨拙辩护人来到文明世界后表现出来的笨拙。放心,这只是第一次,对您的判罚不会太重。”

    那辩护人听到这话,变得像是被丢进油锅里的鱼,语无伦次的嘟囔起来。什么‘恶法非法’、‘从来没听过什么动态律法’、‘克拉依人无需遵守汉国的法律’‘我有很多朋友’之类的。

    一旁的文书们,纷纷用---那种闻到腥味的猫的眼神,看向这位辩护人。有的当即就站了起来,向外走去。有的则从怀里掏出了什么,快步走向这位辩护人。

    辩护人不远处,有的被告也站了起来,朝他走去。这时,那辩护人身旁一个穿着法警衣服的人,掏出一把枪,直接打死了辩护人。在周围人惊讶的时候,他飞速靠近了对方的尸体,从死者身上拿走了戒指和钱包。

    周围顿时一片喧哗,被告们更是纷纷大喊起来。

    “谋杀!”其中一个年纪最大的人朝法警和法官喊道。“这是当庭谋杀!”

    “刚才被杀者公开宣布,他不愿意遵循动态律法。”高处的法官说道。“所以,他不受该法律的保护。对该人做出的任何攻击性行为都属无罪。”

    这时,检察官开口了。“但是,当庭开枪是违法行为,并且,你把地板弄脏了,需要法庭的人手处理。按照规定,要处以两千元的罚金。”

    一旁,别的法警走上前去。那名法警从刚才收获的钱包里掏出一沓钱来,略掂量一下后,先冲着周围的人笑了笑,然后带着一幅得意的表情,从里面掏出了两千块,递给了过来的人。

    “我就知道。”这人看向远处的检察长。“这老...这位老先生在听到周检察长的话之后,肯定会暴跳如雷,干出这种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