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无限猎场 > 第六十七节 平行x的x频率(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就涉及到另一个问题了。”王洛说。

    他不想杀我。

    说这些,不是为了让我放松警惕,然后动手。他是真的没有动手的意思。

    “任何一个团队领袖,掌握了权力的人,有必要让整个团队发展的更好。在合适的时候挑选合适的发展方向...”

    是因为知道我的处境了吗?像我打听到了DTPH的情报那样,他也打听到了我这边的情报?

    “在空间里,可以通过对应场景的装备购买,战斗技能和专业技能上的选择来降低战斗的难度;用合适的奖惩制度来来鼓舞士气;用未来发展方向的分析来指引团队的方向....”

    所以,才对我说这种话,试图动摇我?

    我才不会上当呢!但是,利用他让袁森嫉妒一下,似乎也很好?

    “所有这些,这位林女士完全都不懂,她脑子里装的,只有享乐...”

    他在批评林菲睿?也就是说,他根本就看不起那个贱货。

    这让苏苒很高兴---发自内心的高兴。

    并不是像之前,知道任何男人说林菲睿的坏话时都会感到的那种高兴。而是另一种,更为复杂的兴奋感。

    她拿出一条粉色的手绢,擦了擦眼泪。

    最近一直在哭,眼圈说不定有点儿黑。进入场景之前也没做美容。这身盔甲....现在的形象会不会不够好?

    她刚这么一想,另一种思路就又涌上了心头。

    呸呸呸!我这是在做什么啊!他是敌人,是敌人!打扮干什么?给他看吗?我是傻瓜吗?

    所有的团队都联合起来了,要一起对付他!他很快就会死了!袁森对不起你,但你不能这么做!要是这么做了,还有什么资格去责备他?

    于是她很没好气的打断了王洛的话,“所以你才展示了那样的报纸,和所有的团队同时作对?”

    刚说完,她就后悔了。但话已经说出口了,也不好收回,于是她只好用求情的眼光看着他,希望不会引起误会。

    王洛怔了片刻,眨了眨眼睛。“对,正是如此。”

    他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了她胸口的位置,随后向上一挥。“因为我能赢。”

    知道你很厉害了!知道你是大团队的团长了!不用耍帅了好不好!“你能赢?”

    “当然。”王洛露出一个微笑来。“正因为他们人数多,我才能赢。”

    “为什么?”苏苒问道。

    “论整体的数据,他们看起来确实很强。但实质上,只不过是纸老虎罢了。”

    哼!

    “因为,他们每个人在心中看中的都是自己的利益。”

    “如果我们很脆弱,会被轻易的干掉,那么他们就会争先恐后,迫不及待的来干掉我们。但是,我们并不弱,在战斗方面,是块硬骨头。那么,他们就需要联合起来,一起对付我们。”

    对,这种合作是很强的,你打算怎么对付?

    “这种联合刚开始的瞬间,他们的目的还是对付我们。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合作过程中出现利益的时候,他们就会忘掉原本的目的...转而追求别的利益。”

    这个....不能说他说的有错。“于是你就针对这种追求来进行攻击?”

    她这样说着,突然想到了拍卖行里的风波,不禁脸色一变。“也就是说,拍卖行的事情....”

    王洛沉默了片刻,对她笑了笑。“没错,一切尽在掌握。”

    苏苒不由得重新审视起面前的男人来。

    也就是说,他是故意的,故意挑动起其他团队对他的敌意,然后借此牟利?

    不...冷静一点儿。我们还是敌人啊。

    这些话未必是真的,他有什么必要对我说真话呢?这些,都是为了想要动摇我,然后摆脱困境而说的...

    想到这里,她心中的理智压倒了涌动的情感。“真的?”

    “倒也不完全是。”王洛笑了笑,回答道。

    “我不知道敌人会犯什么错,我只知道他们一定会犯错;我不知道敌人之间的矛盾会以什么方式展现出来,但我知道他们之间的矛盾确确实实的存在。”

    “激怒他们,把他们变成敌人。然后,要做的就是等待他们犯错。再根据他们行动的方式,随机应变的做出选择和决定。”

    “并不是最明智的做法。”苏苒说道。“以你们的规模和实力,完全有更安全、更从容的做法。”

    王洛又用右手的食指点了她几下。“要的就是不安全。”

    “安全会引起腐烂、懒惰、萎靡、傲慢....不付出什么代价就能获得的胜利,基本上都会带来这些后果。对一个成长中的团队来说,一点儿仇恨、一点儿危机感、一点儿合适的敌人,能有效的提升队伍的积极性、凝聚力、奋发精神...”

    “你对我说这些,就不怕我告诉你的部下?”苏苒考虑了一下,这样说道。

    “这种事,没什么不能说的。”王洛说。“我对团队的责任是带领他们努力、奋发、获得胜利。能保证的,是他们的努力会有回报,也不会让他们无谓的送死,而不是那种过度的责任,让他们绝不会死什么的...”

    另外,就算我这么对你们的部下说,你也有理由,你的部下也不会相信我而相信你,对吧....

    “如果有人以这样的理由来责备你呢?”苏苒想起了以前的某次经历。“如果他在你面前痛哭流涕、撕心裂肺般的大喊大叫,谴责牺牲了他养的宠物呢?”

    王洛怔了怔。“傻瓜总是有的,我也准备了处理方法。你在乎他们?”

    “像你一样,很反感。”苏苒说。“但也没什么理由来反驳他们。后来,袁森为加入团队设置了很严厉的考核,以避免这种人再混进来。”

    “以这种人为行动依据的话,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王洛看着她。

    那眼神和语气,就好像他们根本不是敌人,而是朋友在随便谈论工作上的问题一样。

    气氛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苏苒不由得拢了拢头发。

    她隐隐约约的觉得这样有点儿不合适,但是又不想改变。“你遇到这种事,会怎么做?”

    “不在这种事上浪费精力。”王洛说。“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而要做的事情是无限的。在激动的情绪、迫切证明自己的渴求上消耗过多精力的话,就没有精力去顾及正事....”

    这话是在暗示我。

    她有些生气,但又有些高兴。这暗示也可以视作是规劝。

    也许,是在告诉我,不要纠缠和袁森的事情,选择他就好....

    想到这里,她的心怦怦乱跳,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