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无限猎场 > 第十四节 激进x的x选择(1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战车那个叫梯希尔的人愿意借给我们320万通用点。利息四成,下个场景回来后归还。无需抵押,但需要我们和他们签署今后三个场景互不侵犯的协议。如果您同意,他还希望和您见一面,直接交易。”

    “双头鹫愿意借40万,利息三成,但要求在下个场景回来后的第一天就归还。他们也接受我们使用装备来换,但价格要比市价低两成,并且他们要自己挑。”

    “我们这次回来的似乎有些早,不止是我们那些小队,赤红、财富...还有一些别的团队,都还在场景里,没有回来。”

    王洛的办公室里,第一个进入的汉弗拉做出了这样的报告。

    “也就是说,还有一部分在。”王洛考虑了一下,“不是坏事。”

    “确实。”汉弗拉说。“王牌团队知道我们回来了,第一时间就在打探继承者那边的情况。在了解到特尔特杜掌控了青瓦殿之后,他们颇为震动,似乎把我们当做下个对手了。”

    “你去找他们借钱了吗?”王洛问道。

    “没有。”汉弗拉说。“只是找到他们中的某人,试探了一下,却遭到了果断的拒绝。她说‘很遗憾,接下来我们就是敌人了’。”

    “跟我想的差不多。”王洛说。“这样的话,应该不难对付。”

    “他们实力很强。”汉弗拉说。“人数虽然少,但很团结、很坚定、轻易不会被动摇。他们的团长袁森,拥有很强的战斗力。”

    “公牛也很强。”王洛说。“杀起来有什么难的?上次在舞会上,我们都见过他,你觉得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很机灵、很精细。”汉弗拉回忆了片刻,这样回答道。“但没有您这样的气魄。”

    “如果你在他的团队里,能以为他好的名义,把他耍的像猴子一样团团转吗?”

    汉弗拉怔了怔,耸了耸肩。

    “说到底,那种智力也就局限于侦探的水平。”王洛继续说道。“也就是说,在鸡毛蒜皮的地方纠缠不清,在细枝末节的地方地方反复纠缠。在顺境时意气风发,稍有一点挫折就气急败坏。”

    “也未必有这么差。”汉弗拉说。“在战斗力方面,他们还是很强的。”

    “他们有实力,完全可以扩张,但却始终保持着那几个人的小团队。这是为什么?”

    王洛说着,举起右手的食指来。

    “第一,应该是担心加入的人不会对他忠诚。但是,忠诚本身就是奢侈品,哪有那么多人莫名其妙就忠诚的?”

    “不忠诚,也一样可以合作。长远来说,再松散的合作,总体上带来的收益,也一定会超过那么孤零零几个人、小猫两三只单独行事而带来的利益。”

    “第二。”王洛又举起一个指头。“这团队也有七八个人,为什么以战斗力出名的只有他自己?”

    “恐怕,真有战斗力的也只有他自己。如果不保证自己的地位,他连压制身边的人、甚至枕边人的信心都没有。”

    “这个人,心中应该是怀着深深恐惧的。他那种强大,就是所谓的‘匹夫之勇’。”

    “能笼络队友,能保护队友,但是却不给队友真正的提升实力的机会。那些队友难道不会厌倦吗?在队友遭遇困难时或者能舍身相助,但是遇到利益的时候就不舍得分给别人这就是标准的:‘妇人之仁’。”

    “这种人,战斗力也许是真的强,但弱点也是同样明显。真遇到的话,收拾起来并不费力。”

    “您是对的。”汉弗拉回答道。“他不会比B&B的那些人更难对付。那么,您的计划...”

    “前期,公开购买少量材料的计划让兰克负责。”王洛说。“而你,用这些借回来的资金进行暗地里的购买,等这些钱都差不多花光了,然后我们就在报纸上开始宣传....”

    “这个好说,我是想问另一件事。”汉弗拉说。“刚刚您的这种说法....是用来凝聚团队的,还是真的?”

    王洛看着他,略停顿了一会儿。

    “在上个场景,陷入黑暗中之后,我得到了一些情报。”

    “那个名为‘国王猎场’的地方,同时也是一座狩猎场。这个,之前你也知道了。”

    “是的。”汉弗拉说。“我看过您给我的内容了。”

    “在那个场景里的居民们,在很久以前曾集结起来,试图反抗掌控他们命运的‘神明’----应该就是把我们拉进这里的空间。”

    “空间为了惩罚他们的反抗,把他们都变成了这种不死不活的状态。然后,那些居民,为了摆脱自己的困境,建立了一座威武的城堡。然后,他们所在的世界被空间变成了一个场景,在里面投放了很多我们这样的契约者。”

    “对那里的居民来说,我们是猎物,是用来研究和测试数据、以帮助他们恢复原本身份的工具。我当时,看到了他们被空间诅咒的过程,当时,空间说的话,非常冲动、得意、充满孩子气。”

    “孩子气?”汉弗拉疑惑道。

    “对。”王洛说。“当时,反抗神明是一位国王,他对神明说的是:‘我诅咒你!愿你在黑暗的地狱里永世沉沦!愿猎场上的野兽撕咬你的肢体!愿这样的痛苦在你身上永远循环!你这践踏战士荣誉的混账!’”

    “而后,空间给出了颇为得意的答复:‘呵呵呵,那就给你永恒的地狱,给你无数的野兽,给你永远无法摆脱的痛苦。既然你自己已经选好了,那就给你这一切!’‘对了,看在你过去功绩的份上,再给你找些部下吧。他们对你那么忠诚,让他们永远陪伴你,不是对他们最大的奖励吗?’”

    王洛把这些内容写了下来,递给汉弗拉。“你看,不是很孩子气的回答吗?”

    汉弗拉把这些内容反复看了几遍。“您是依靠这个,才把大家从黑暗中救了出来?”

    “倒也不全是,但多少总有些帮助。”王洛说。“我给你看的只是用词。但还不止如此,其语调中还透露出了某些愉悦感。”

    “愉悦感?”汉弗拉重复了一遍这个词。

    “是啊。”王洛说。“不是那种冷静而无谓的处置,不是那种循规蹈矩的照章办事。里面有情绪在,有爽快感在。”

    “而您就是针对这种情绪,制定了这样的计划。”汉弗拉点点头。“确实很不错,那么,我这边具体怎么行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