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无限猎场 > 第四百六十五节 对等x的x原则(6)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给他。”王洛看了看舒尔茨,这样写道。

    几个人松开舒尔茨,把一旁的纸笔递给他。

    这次,舒尔茨没有再发出奇怪的声音,而是飞快的写了起来。

    “我们是奉命行事。”

    “空间给我们任务,安排我们对付这些被诅咒过的背叛者!”

    “你们都该死!贪图一点儿蝇头小利,就敢去和背叛者进行合作,妄图对抗空间!你们以为,至高无上的空间会不知道这样的情况吗?它不会放过你们的!当惩罚到来的时候,你们一个也休想逃掉!”

    这些话,是什么意思?‘背叛者’和‘妄图对抗空间’联合起来用,是指之前国王率军挑战神明的那件事?还是在说雄鸡和b&b的那些做法?

    他是因为看到了刚才会面的情况,认为我和‘背叛者’进行了合作?这样的话,就是指评议会的那些团队,认为他们背叛了空间?

    还是说他是认为国王和他的部下是‘背叛者’?这个倒是好解释

    可是,那贵族们那位布鲁托男爵,又为什么把这个人送到我的面前?是男爵犯错了,没发现这个人的问题?还是说他是故意这么做?

    王洛看向面前,依旧在奋笔疾书的舒尔茨颅骨上冒出来的血迹。

    要不然,就是这个人真的疯了?

    “告诉你们,这不是最近的事情!我们很久以前就接到任务了!长久以来,虽然表面上妥协着、合作着,但那都是假的!他们所有的罪孽,我们都记录了下来!全都一清二楚!最终清算的时候,他们连最小的罪孽也休想隐瞒!”

    是吗?那还真是辛苦你们了。以一个团队的形式,打入罪犯中间,长期写小报告这种事,还真是很辛苦、很了不起啊

    “他们行动了!在条件不合适的情况下提前行动了!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回去了!只要观察到最后,查清他们想干什么,我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了!他们的力量束缚不了我们!只要合适的条件出现,我们就能离开!我们一个也不会死!谁也拦不住我们!”

    他们能随意离开?这就是战车团队始终不出现的理由?因为他们有底气,随时可以离开?

    这会不会也是布鲁托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理由?因为他们就算把我们杀光,也无法阻止消息泄露出去了?

    肯迪尤知道这件事吗?

    应该不知道吧。如果知道了,他就不会是那种态度了。是战车的人认为他不可靠,隐瞒了他吗?

    这不是一味的扯谎,但也未必全部都是真相。

    “你写的这些都是真的吗?”王洛写了张纸条,递给仍旧在不停撰写的舒尔茨。

    “谁知道呢?”舒尔茨看到王洛的纸条,停下笔,看着王洛,随即这样写道。“是你的态度导致了这样的问题。你刚才不是写了很多吗?不是把很多‘可能性’都展示在了我面前吗?我说不定只是在做和你一样的事情,真假什么的,就由你自己来猜,对等的原则嘛!”

    呃这个

    看来,是我之前的做法让这家伙很生气,所以他才这么做。

    算了,这也没办法。就算他是想要说谎,这些‘虚假’的内容里也透露出了很多信息,某些真相的线索和痕迹,某些他心中的趋向和渴望。

    这位舒尔茨先生知道一些场景里贵族的事情。这是他个人所知道的?还是说战车的高层都知道了?也不知道他在战车团队的地位如何?肯迪尤应该没有出战。

    王洛想到这里,写了两张纸条给一旁的人。

    “因为某些意外,战车团队的舒尔茨出现在了我们的营地里。请问,他在战车团队的地位如何?为了感谢我们对他的救助,那位雅各布先生愿意付出多少代价?”

    “把这张纸条送给肯迪尤队长,得到答复后尽快赶回来。”

    部下跑开后,王洛再次看向面前,依旧在不停撰写的舒尔茨。

    如果他是普通成员,那么消息应该就是他自己得知的。而如果他是官员,那应该就是战车的团长知道了一些雄鸡的情况,为了让手下有更强的凝聚力,而对他们透露了一些。

    如果是后者,那战车的这位雅各布先生,应该对雄鸡的恶行、b&b的手段都有了一定的了解。在了解到一部分情况后,他充分利用这种情况,纠结其余的小团队,拉起了一支队伍来与对方对抗,就是现在的战车团队。

    也许他了解的还不够多,不够深入;也许他不止把这当做危险,更当做一次机会。所以,就形成了之前那个表面上一团和气的评议会。

    “然后,我们将获得最大的成就!最高的奖赏!我们的勇士将会征服一个又一个场景!我们的战车将踏平巍峨的高山!我们的战舰将穿越汹涌的波涛!我们的飞机会征服辽阔的天空!到那时候,所有的敌人都只能在我们脚下颤抖和哭泣!”

    这

    他是在做伪装?为了掩盖之前的那些内容,混入一些夸张的词汇,装作自己疯了?

    不错的办法,自己也该这么做一下。

    王洛走到一旁没人的地方,拿起了徽章。“男爵先生,你都看到了?”

    徽章里过了一段时间才响起布鲁托充满嘲讽意味声音。“是啊,看到了。你是想说,有了新的逃脱方式,想要提前结束我们的合作吗?”

    “不,我只是想问问。你们在他身上进行了精神类实验吗?”王洛说道。“他的精神状态好像出了些问题。”

    徽章里沉默了一阵。“实验的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但这一批的人传送之前我都检查过了,状态都很正常。就算他疯了,也是你刺激的结果。”

    “我?”王洛的嘴角抖动了一下。“可是之前我进行的都是正常的交谈”他不是装的吗?

    “他的头部受了伤。”布鲁托说。“我不能确定那些学徒是不是偷走了某些实验材料。但之前检查的时候他显得还算正常。你可以检查其他人,都没事。”

    是吗什么实验材料?脑髓?

    “他本来也没事,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能痊愈。但你刚才和他进行的那番谈话,那种连番的设想,那种‘对等原则’进一步的刺激到了他那个受伤的位置,把他给逼疯了。”

    “从我这边,可以看到那个受创位置正在大量出血。很厉害啊,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